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奇幻玄幻›儒劍仙:從龍場開始悟道
儒劍仙:從龍場開始悟道 連載中

儒劍仙:從龍場開始悟道

來源:google 作者:加錢居士 分類:奇幻玄幻

標籤: 加錢居士 奇幻玄幻 虞明

這是一個妖魔環伺的世界七個強大國度為人族開疆闢土,有儒聖出口成章,保一方平安,有劍仙一劍劍氣九千里有神明信徒百萬,舉手投足移山填海——————————————————————————————————————————虞明無辜入獄,越獄後發現原來自己的妹妹是當今聖上的掌上明珠,一位嫡親公主封號寧安而越獄的虞明最後被元老院抓住,妹妹為了救哥哥主動請求聯姻為哥哥贖罪在所有人看來這是一場完美的政治聯姻太華得到了啟桑的全力相助,啟桑也可以和太華守望相助公主也因此得一才子沒有人提及聯姻的三皇子是個有精神問題的瘋子,沒有人提及三皇子的府邸里沒有一個活過三月的妃子,聯姻的結局只有死亡而虞明則完全被忽視了在審判台上,虞明咬牙切齒地發誓「我必將帶領我的軍隊踏破啟桑國門!我必將審判他們罪行!我必將啟桑的皇族一個個梟首皇都門前!我要今日為這婚約彈冠相慶的人……我要讓他們追悔莫及!」天若順我,我便順天,天若違我,我就是天這是一個書生吞噬異界靈魂,領悟百家真理的故事,這是一位書生為天地立心的故事展開

《儒劍仙:從龍場開始悟道》章節試讀:

妖域。

血之國

這是血皇帝的國度。

在血之國的腹地,有一片天威造就的奇觀——黑風澗。

黑風澗的高崖之下。

向上望去,在穹頂之上,無數鳥妖展翅高飛,遮天蔽日。黑風澗下一群妖魔無論在外界多聲名赫赫還是威震八方,此時都表現的恭敬而又肅穆。

妖魔安靜地趴在地上念念有詞,這是對妖神的祈禱之語,是對血皇帝拉蒙的歌頌。

大妖的旁邊是一片白骨累成的山。而這些骨頭都是人骨。

在累累白骨之中,一個晶瑩剔透的祭壇浮現。

祭壇是骨質的。晶瑩剔透,如一個藝術品一般。

在這畫風粗獷的妖魔中居然顯得有點小清新。

這裡是妖國的腹地。

而今日是妖國的神祭日。

既然是祭祀,那麼當然有祭品。

而這祭品之中就有這四周的累累白骨。

但這如山一般綿延的白骨卻依然不配擺上供桌。

真正的主菜在祭台之上。

一個長着羊頭的怪物披着一件不知什麼物種的獸皮披風,手持一支蒼白的骨頭手杖,一隻手提着一個燃着幽藍鬼火的油燈。

這是一位妖族的祭祀。

它口中念念有詞,跳着詭異的舞蹈。隨着舞蹈的律動,祭台逐漸產生了反應。一陣詭異的光在晶瑩的祭台內湧現。

如果有人族高層能在場觀看就知道,台上和神經病一樣瘋癲的祭祀,正是妖族赫赫有名的血皇帝-人族大敵拉蒙。

它是血妖之國的皇帝,也是人族的死敵。

拉蒙在為神祭日祭祀着妖神,隨着時間的流逝,狂熱的舞蹈逐漸平息。

主菜該上了,拉蒙提着那一盞油燈突然光芒大放。。

只見拉蒙手中的油燈無風自動,緩緩飄在半空之上。

慢慢的飄在了祭台的正**,油燈里的燈油,猶如銀河一般傾瀉而下。

但真有你卻傳出了一陣陣鬼哭狼嚎,肉眼可見的都有你浮現出一個個人頭。

居然是由靈魂凝結而成的靈魂之水,那燃燒的也不是什麼凡火,那是血之火的燃血之火,有着灼燒靈魂的功效。

這些龐大的靈魂也正是祭台之下累累白骨的主人。

隨着這無盡靈魂的注入,原本晶瑩散發著微光的祭台居然逐漸浮現出一絲絲血絲。

如同活物一般在骨質的祭台中浮動着。

原本光滑的祭台表面一個個符文居然凌空出現。

此時的拉姆卻表現的更為恭敬了,他知道那一位即將出現。

一甲子後,神域再次浮現大地。森林的足跡再次踏在了血之國的國度之上。

祭台周圍的空氣彷彿突然開始扭曲起來。他來了。

神出現了。

沒有人知道神靈的真實樣貌是什麼樣的。但神靈的傳說卻一直存在着。

血皇帝拉蒙費盡如此大力祭祀,可不是為了他所謂的信仰。

神靈雖然享受着妖國的祭祀,可為了維持着龐大的信仰,卻也不會吝嗇他的恩賜。

這就是神恩。

或者說這也是妖族龐大底蘊的一部分。

一段晦澀的文字傳入拉蒙的心底。

神說可以給予他一部分突破的底蘊,這也正是拉蒙一直想要的。

血之國因為上一次的戰爭元氣大傷, 而自己付出如此大的代價,為的也不過將這龐大的靈魂轉化為自己的實力罷了。

但這少有的景象卻讓拉蒙產生了一份好奇。

神恩是一種很奇怪的東西,他會給你心底最想要的。會讓你再付出等量的代價後進行補償。

但根據妖族歷史的記載,富足龐大的祭品。會改變神靈的恩賜。

他會把神恩轉變為你更需要的。

或者說變成他覺得你需要的。

或許你覺得既然是神覺得你需要,那就跟着神的意思來不就行了嗎?

但在各種妖族的前輩的一一試探下。

最後 得出了一個結論。

這玩意要看臉。

曾經有妖國花費了龐大的祭品,原本是為了幫助突破妖族的聖境。

結果觸發了神靈恩賜的異動,陰差陽錯之下。祭台之上的皇帝選擇了異動的神恩。

結果神靈告訴了他他將死在誰的手裡?得知此事,妖皇親自出手,將那個他未來的宿敵斬殺。

最後妖皇靠自己突破,並且沒有出現神靈的所說的死厄。

也有妖皇得到神靈的一尊化身,為自己擋住了一次死劫。

而問題就出在另一種情況。

有的倒霉蛋花費了舉國之力,換來的只是一堆雜物。

雖然事後證明了這一堆東西也有着他自己的作用。

比如該妖國的妖王有的因為被這個結果氣的狼吞虎咽被噎着了。妖王所在之地大旱,神明賜下的一壺倒不盡的水壺解救了他。

這倒不進的水壺聽着厲害,但這壺一次只能打出那麼小點的水。倒上100年還沒一條江的流幾天的水多。

最後這一個妖國的國王3000年後抑鬱而終。妖國也因為那一次豪賭被群妖瓜分。

因此,從今往後大家對神靈恩賜的異動就十分謹慎。

一念天堂,一念地獄。

一番斟酌。

拉蒙最後還是抵不住自己那一份好奇心。他也自信,憑藉著自己潛力,花費一些時間突破並不是問題。

或者說憑他的實力他有機會試錯。

這也是他強者的自信。

一段神靈的神喻刻印在他腦海之中。

「殺汝者,太華扶風,鎮妖獄下。」

這一段話頓時讓拉蒙驚怒交加,這是神確認的的死兆。

太**是自己的老對手了,自己知道太華的底細。

可神靈認為太**的一個小小扶風郡居然有人或者說有東西有能力在未來殺了自己。

這讓一向感覺自己強大的拉蒙怎能不感到惶恐?

拉蒙從來沒想到自己的未來可能死,他是血妖國至高無上的皇帝,是妖國最強的大妖,哪怕是一品聖人想殺自己,自己也有把握逃跑。

自己被最有潛力突破一品的大妖,是妖榜赫赫有名的高手,

他認為就算自己死也應當死在爭奪妖主的屍骨之路上。

神靈的話更多的讓他感到憤怒。

太**他知道,他手上的這一批靈魂,其中的大半正是出自那一個人族的國度。

在他看來,整個太華舉全國之力,也不抵他半個血之國。

可這一個國家居然有人能威脅到他,這讓他感到詫異和憤怒。

隨着神靈恩賜的結束,祭台逐漸恢復正常。那如活物般的血絲開始消退,祭台不再散發出微光。

而旁邊的累累白骨卻突然湮滅,好像失去所有的精華,湮滅成了細微粉末。

台下的各種妖魔感受到自己的皇帝從祭台上走下。

他們的頭顱不敢離開地面,這會被他們的皇帝認為這是一種不尊敬從而將他們斬殺。

黑風澗的氣氛逐漸沉重,皇帝好像沒有他們想像中的的高興。

彷彿沒有突破境界那種興奮之感。

憤怒的拉蒙叫來了他的隨從,一位同樣長着羊頭的妖獸。

「集結眾妖,一日之內我要君臨太華,七日之內我要他們踏破所謂的拒妖關。」憤怒的話語表達着血皇帝的不滿和狂暴。

隨着一聲命下,戰爭機器開始運轉。

拉蒙看着集結的軍隊面色陰沉,在一片黑霧中隱沒消失了。

事關自己的生死,哪怕自己覺得荒謬也得重視。這種事情當然要他親自動手才能放心。

太**的扶風郡,鎮妖獄是關押大妖和妖人邪人的地方,就是說威脅他的不局限於人,也可能是大妖。

但只是毀滅一個鎮妖獄也不保險,或許將扶風郡抹去才最安全,拉蒙如此想着。

獅子搏兔,亦須全力。拉蒙深知這個道理。

它要大軍兵臨城下,只是為了轉移太**的注意力。

……

而此時的扶風郡,依然活在一片祥和中。

卻無人能知這一次的風雲將齊聚在扶風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