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都市小說›若神無用,就殺了!
若神無用,就殺了! 連載中

若神無用,就殺了!

來源:google 作者:青理一風 分類:都市小說

標籤: 於鍾 張輝 都市小說

弒神者的規矩是:「神!一定要有用!」「如果沒有用,我們就讓他有用!」「若真是毫無用處,就殺了!」夜來國的神徒們喚來的異界神明緩緩睜開眼;窺伺着雲滄國的子民,企圖竊取信仰之力壯大自身雲滄國人類與妖靈神怪和諧相處的局面被攪動打破,人類再一次面臨被奴隸的螻蟻命運;危機已在醞釀,被夜來國毀掉的雲滄國天才:弒神者於鍾,穿着機甲之衣,一步步劈開了禁錮,重新讓眾神戰慄,讓被蠱惑之人看清神之偽實展開

《若神無用,就殺了!》章節試讀:

那蒙面男子看到機甲巨人之後,沒有任何猶豫,直接化為一縷青煙鑽入法杖,飛快地遁走了。

機甲巨人伸出巨手,將散落在空中的紅色寶石碎片聚攏到一起,打入到了黑雕體內。

「小鳥,你可以走了,人給我留下。」

黑雕恭敬地低下頭,「謝救命之恩,待我煉化了火鳳晶石,再前往神靈調查所登門拜謝。」

一根黑雕的羽毛逐漸放大,將於鍾托舉到了機甲巨人的手中,隨後那根羽毛逐漸縮小落到了於鍾手裡。

「小子,以後拿着我老雕的羽令,在靈陽市坐鳥都不要錢,出了靈陽也只需要一折。」

於鍾拱手致謝,黑雕一聲長鳴,消失在了天際。

機甲巨人的手心處緩緩打開,出現了一個通道。

「進來吧。」機甲巨人的聲音再次響起。

於鐘點了點頭,剛走進去,就被一股藍色液體所包裹。等於鍾適應之後睜開眼,發現自己已經來到了機甲內部。

機甲內部是一片竹林,溪水潺潺之聲不絕於耳,蜿蜒的石道盡頭是一座小亭。亭中一個老人手持蒲扇正躺在搖椅里小憩。

於鍾走上前,恭敬地說道:「弒神學員於鍾,見過張輝所長。」

張輝伸了個懶腰,倒了一杯清茶,朝於鍾示意了一下。

「聰明,還知道我是神靈調查所的所長,不過也只剩聰明了,被剝奪弒神學員的身份很難受吧?」

聽到張輝的話,於鐘差點沒被茶水嗆住。

「所長怎麼知道這件事?」

張輝哈哈大笑道:「你以為江濟會這麼輕易的放你出來,鬼精的一個老頭怎麼會相信你?他是想讓我治你這個爛攤子!」

「治?」於鍾難以置信地說道:「治好?」

張輝點了點頭,「不過我沒試過。」

「轟隆」一聲,機甲提示已到達目的地。

四周的空間突然扭曲了起來,於鍾只覺得四周不斷地縮小,整個人被轉移到了神靈調查所的門口,機甲巨人最終凝縮成了張輝身所穿上的機甲之衣。

「所長,你居然在不使用神源的情況下,就能將機甲之衣變化成機甲巨人!」於鐘不由得驚嘆道。

「臭小子,看不起我是吧,雖然是我只是一個小小的神靈調查所所長,但江濟來了,也得恭恭敬敬地給我倒茶。」

於鍾連忙否認自己沒這個意思,張輝瞪他一眼,帶他來到了二樓的所長辦公室。

進入辦公室里,於鍾連忙給張輝沏好茶,給張輝端了過去。

「聰明!」張輝慢慢品了一口,「給我講講你理解的神源和精神領域。」

於鍾立刻嚴肅地站好,說道:

「神源是神的生命本源,也是我們催動弒神甲的核心能源,藉助我們的科技也可以將任何與神相關的東西轉化為神源,從而慢慢消磨掉神的生命。」

「精神領域是人的精神控制範圍,分為A到F六個等級,在這一範圍內,可以掌控一切。不過精神領域消耗極大,有時候需要神源支撐。」

張輝將杯子伸了出去,於鍾眼疾手快地將其倒滿。

「說得倒也不錯,但有一點你沒想明白,精神領域既然是我們人自身所有,為何需要神源來支撐。」

於鍾呆愣在原地,這他還從來沒有想過,一直以為是靠科技手段促進了能源轉換。

「那些神靈妖邪的起源你自然是知道的,由人類成千上萬年的崇拜而澆灌出來的。其實神源不過是信仰之力,這和精神領域其實差不多,一個是信神,一個是信自己。」

「你們之所以需要神源來支撐領域,其實是因為……你們並不相信自己。」

張輝的話對於於鍾而言,猶如雷擊一般。弒神者連神都敢殺,怎麼會不相信自己!

「把江濟給你的黑卡拿出來。」

於鍾連忙從兜里掏出來,遞給張輝。

張輝直接將黑卡掰成了兩段,扔在了地上。

突然被斷開的黑卡伸展重疊,眨眼工夫就變成一個機械人,然後又變成了一個機械手錶,出現在了於鐘的手腕處。

「看,這不僅僅是江濟的銀行卡,還是他送你的護身符,這個機械人的戰鬥力,不亞於一個B級領域的弒神者。它就沒有神源,驅動它的是江濟自己的精神力。這個老混蛋,這點破事還讓我來給你解釋。」

於鍾立刻明白了張輝話里意思,激動地說道:「也就是說,天賦是天賦,但精神力是可以再生的!精神領域是可以恢復的!只要我相信自己?可我一直都很堅定啊!」

張輝將手中的茶杯放在桌子上,嚴肅地說道:「不破不立,你還不懂所謂的神對於普通人而言,真正意味着什麼。江濟老了,他只能用半真半假的話穩住你們的心,等一個希望到來。」

「所長,那我該怎麼做?」

「回家找你爸媽吃飯,明天來上班。」

「啊?」

張輝直接一個爆栗扣到了於鐘的腦門上,「啊什麼,你以為事情這麼簡單,讓我先想想,回家去!」

於鍾摸了摸頭,訕訕地問道:「所長,最後一個問題,以前沒聽說你這麼強啊。」

「我來釣魚。」張輝瞥了一眼於鍾說道。

「路上襲擊我那個嗎?」

「那是個小蝦米。」

於鍾裝作一副受教的模樣,又給張輝倒滿茶後,才離開了神靈調查所。

走在靈陽市的街道上,於鍾第一次感覺到這麼痛快,他還有希望回到弒神堂、有希望成為父母的驕傲、有希望見到凌悅。

儘管還不知道究竟會怎樣,但至少於鍾感覺自己重新站了起來。

用江濟給的黑卡買了一大堆禮物後,於鍾伸手攔住了一隻喜鵲,那喜鵲黑白相間,羽毛光滑亮麗,非常好看。

沒過多久,喜鵲便將於鍾帶到了家。

於鍾本來想付錢,但突然想到老雕給了自己羽令,於是拿出來試探性地問道:「鵲哥,這玩意頂鳥費嗎?」

喜鵲看到羽令連忙說道:「你拿着老大的令牌,就是靈陽市鳥妖的貴人,不要鳥費不要鳥費,快收起來。」

於鍾大喜,連忙將羽令鄭重放在口袋裡,有了羽令,就不用買車了,以後去哪都騎鳥,真的是快樂自在。

「鵲哥,你在這等我一下,我喊我爸媽出來拿,不好意思東西太多了。」

喜鵲大方地擺了擺自己的翅膀,「沒事,快去吧。」

穿過一條羊腸過道,於鍾走進了一棟破舊的小區,這種小區在靈陽市並不多見,隨着社會科技的發展,大多人都搬到了靈陽市的科技區。

住在這種小區的,如果不是難以適應科技生活,就是實在沒錢。

而於鍾一家是後者。

樓道的感應燈於鍾咳嗽了幾下都沒有亮。

於鍾決定等幾天安定下來後,就帶父母去買房子去,反正江濟卡的錢,足夠於鍾買一套好房子了。

這次於鍾回來並沒有通知父母,他起初還不知道怎麼和父母解釋自己的事情。

但今天張輝的一席話,讓於鍾重燃了鬥志,也沒了此前的逃避心理。

到了頂樓,於鐘敲了敲自家的門,並沒有聽到任何動靜。

於鍾順手一拉,門突然就被拉開了。憑藉著記憶打開燈,於鍾發現家裡十分混亂,家裡的物件都被扔在了地上。

桌子上插着一根筷子大小的法杖異常顯眼。

將手中的禮物連忙扔到一邊,於鍾拔起法杖,法杖直接化為點點熒光,在空中凝聚成了一行字。

「靈河碼頭,見你父母。」

於鍾一拳捶在了桌子上,胸膛止不住地起伏着。

江濟這個謊實在是扯的太大了!夜來國繼而連三的試探自己,甚至連自己的父母都敢抓!而張輝的神靈調查所,居然連自己的父母都保護不了!

將口袋裡凌悅的耳釘放在桌子後,於鍾將手腕處的機械錶取下來貼身放好。

今天晚上,於鍾決心就算死,也要和自己的父母死在一起。

喜鵲看着於鍾一臉怒氣地跑了過來,以為他和父母鬧矛盾,正準備勸導一番,給自己老大的朋友留個好印象。

但於鍾直接跳到了喜鵲的身上,咬牙問道:「你能聯絡到老雕嗎?我父母被夜來國的人綁了!在靈河碼頭!」

喜鵲一聲啼叫劃破夜空,身上的羽毛化作無數赤色紅鳥飛向各處。

「我通知老大和神靈調查所了,咱們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