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現代言情›入世醫聖/入世醫聖
入世醫聖/入世醫聖 連載中

入世醫聖/入世醫聖

來源:google 作者:何顏閱色 分類:現代言情

標籤: 江如雪 現代言情 蘇俞

蘇俞身負七殺命格貴為一代兵王,在山中又學得驚世醫術,回鄉後卻遭遇女友出軌背叛,父母受辱,師父親自挑選的良配未婚妻也對他百般誤會……且看兵王如何一步步掙得紅顏青睞,大佬跪伏!展開

《入世醫聖/入世醫聖》章節試讀:

天青山脈某處幽靜的峽谷,有着一座木屋。

屋內,蘇俞看着眼前插滿銀針的木人,開心的咧嘴笑道:「嘿嘿!我做到了!3分56秒!老頭,拿來吧?」

聽到這話,一個鶴髮童顏的白衣老者面色有些難看,咬了咬牙從懷裡摸出一個古樸的木盒。

蘇俞見狀大喜,上前一把就從老者手裡搶了過來。

打開盒蓋,裏面紅色綢緞上整整齊齊碼着一排金針,長短不一總計二十三支!

天玄二十三針!

「哈哈,死老頭,你今天怎麼這麼大方?真的給我了嗎?」

白衣老者一臉肉疼,咬牙切齒從牙縫裡擠出一句話。

「那,那是自然,我天玄老人從不食言!」

蘇俞捧着木盒,眼睛直勾勾地盯着裏面的金針,口中隨意道:「謝啦!」

天玄老人看着小徒弟眼神變得柔和,他輕輕道:「小俞啊,事到如今,為師已經沒什麼能教你的了,你收拾收拾下山吧!」

蘇俞一愣,抬起頭看向師父。

「不是吧?你這老頭輸不起嗎?那這金針我不要了!」

「唉~」天玄老人嘆氣,「怎麼說我也是你師父,能不能別老頭老頭的叫我?」

「我的本事,其實你早就全學會了吧?」

蘇俞沉默了,是的,師父的天玄醫經他早在一年前就已經大成了。

之所以一直沒有表現出來,只是想多陪陪這個老人。

自從三年前拜師以來,天玄老人雖然對他異常嚴苛,但真的對他毫無保留傾盡所有。

蘇俞也不止一次看到老人獨自一人仰望星空的背影,那個背影透出無盡的滄桑與孤寂。

「唉~」

老人的嘆息打斷了蘇俞的思緒。

「我明白你的心思,好孩子,但你是個絕世天才,不能跟着我在這山溝里浪費大好年華啊!」

蘇俞剛要說什麼,天玄老人擺手阻止了他。

「你三年前的事情,我知道,我還知道你心裏有怨氣,但是蘇俞!」

老人口氣陡然加重:「你是炎黃子孫!永遠不必!也不能懷疑上面!明白嗎?」

蘇俞下意識立正,挺直背脊大聲答道:「是!」

「這就對了。」老人口氣緩和下來繼續說道:「你一生註定不會平凡,未來道路必然荊棘密布,我前些日子給你卜了一卦……」

「切~你算的卦也就騙騙村頭大媽還行。」蘇俞聞言嘴角一撇。

「你個小混球!」天玄老人氣得眼睛瞪得溜圓,「你知道個屁!對那些凡夫俗子哪能用真本事?天機豈能隨意泄露?」

「是是是,您老說的對!」蘇俞見師父生氣,連忙賠笑。

「哼!聽着,我給你說了門親事,那姑娘與你天造地設,你要是和她結婚對你日後大有益處,你一定要好好把握!」

蘇俞聞言頓時愣住,嘴巴張得老大。

「不是!我說老頭,你可真是老封建!這都什麼年代了!還帶包辦婚姻的?我不同意!」

天玄老人眼睛一瞪:「不同意也得同意!不然以後別叫我師父!」

聽了這話蘇俞抿住嘴,梗着脖子一言不發。

「唉!」見蘇俞這個樣子,天玄老人嘆氣繼續道:「你,你就聽師父的,師父還會害你不成?與她結婚對你有大好處啊!」

蘇俞這人吃軟不吃硬,見師父嘆氣,心也軟了。

他不同意的主要原因是心裏一直住着一個人,趙婷,從高中時兩人就是人人羨慕的一對。

八年前**入伍報效祖國,那時趙婷在車站為他送行,兩人相擁約定,等他回來就結婚。

這些年兩人一直保持着聯繫,前些天蘇俞還下山給趙婷寄過生日禮物。

「這事太突然了,我答應你下山去見見她。」

天玄老人鬆了口氣。

「這就對了嘛,放心!包你滿意!行了不說了你見面就知道了,時候不早了,我給你訂了回家的機票。」

「不是吧?今天就讓我走啊?我這什麼都沒收拾呢!」

天玄老人轉身進屋,很快拿出一個破舊的帆布背包。

「你有什麼可收拾的,你衣服我給你裝好了,趕緊滾吧!」

說著一把將背包塞進蘇俞懷裡,接着就將他向外推去。

「不是,老頭!等會!」蘇俞掙開老人的手,向後退了兩步。

接着他噗通跪在地上連磕了三個響頭,聲音有些哽咽:「師父!感謝教導之恩!以後我不在身邊伺候,您老一定要保重身體,徒兒會常回來看您的!」

天玄老人眼圈微紅。

「臭小子!快走吧!下山後不要辱沒我天玄聖門的名聲!」

蘇俞起身緊緊擁抱了一下老人,接着轉頭便走。

看着蘇俞的背影,天玄老人輕輕自語:「七殺入宮,鋒芒畢露,命途多舛……呵呵,別以為老夫不知道你那個小女友,那個女人配不上你。只有老夫給你選的才是命中良配啊!」

與此同時,臨江市江家的獨棟別墅內,一個虛弱蒼老的聲音響起:「來人。」

一個身材高挑,容貌絕美的女人快步走來輕聲詢問:「爺爺,您有什麼事?渴了嗎?我給您倒水。」

「不是。」床上的老人面容枯瘦,滿頭白髮,他無力地搖了一下頭繼續說道:「如雪,你未婚夫今天回來了,你去見一面。」

「爺爺!」江如雪臉色難看,她怎麼也想不通,爺爺一直對她疼愛有加,怎麼突然就給她訂了個莫名其妙的婚事。

「我不去!」江如雪嘟起紅潤的小嘴,精緻的臉蛋微微鼓起。

「你要氣死我嗎?那孩子是一個隱世神醫的徒弟!你嫁給他是咱們高攀了啊!快,快把他請來,你爺爺我說不準還能多活幾天!」床上的老人呼吸變得急促,臉色更加蒼白。

「唉呀,好啦好啦!您別生氣,我去還不行嗎!」江如雪臉色難看卻也連忙答應下來。

出了江家別墅,江如雪掏出手機翻開一張照片,照片上的蘇俞濃眉大眼鼻樑高挺,臉上線條硬朗。

江如雪臉上布滿寒霜,口中自言自語:「真不知道你這江湖騙子是怎麼忽悠到爺爺的,哼!不就是為了錢嗎?不管花多少錢我都得讓你把這狗屁婚約取消了!」

江氏財團在整個臨江市赫赫有名,江如雪更是早早在集團內身居高位,這種江湖騙子她見得多了,只是搞不懂這次爺爺怎麼會上當。

一旁等候的司機低着頭,大氣都不敢喘,跟隨江如雪多年,他很了解這位大小姐的脾氣,此刻的她,非常生氣!

「去機場!」江如雪語氣冰冷,說的話彷彿都帶着冰碴。

呵!神醫弟子?江如雪心裏有了主意,她要當著爺爺的面拆穿這騙子的嘴臉!

爺爺的病已經大半年了,以江家的能力差不多將全國知名的專家都請了一個遍,但都束手無策。

面對這樣的病情,江如雪相信他一個江湖騙子肯定第一時間原形畢露!

時間轉眼到了傍晚,臨江市下起了鵝毛大雪。

蘇俞背着帆布包從機場大廳走出來,一身單薄的粗布衣裳引來路人側目。

自從天玄醫經大成之後,蘇俞就已經不懼寒暑,此刻零下十幾度的氣溫,蘇俞一身單衣也沒覺得絲毫不適。

上飛機之前他聯繫過趙婷,電話里趙婷說要來接他,還說有重要的事情和他說。

一定是結婚的事,蘇俞有些激動,兩人相戀快十年了,終於要走到這一步了!

四下張望,沒看到那個日思夜想的身影。

蘇俞心想雪這麼大,婷婷一定是在車上等着。

找到停車場,蘇俞躲到一個涼亭內,眼神漫無目的四下掃視。

就在這時,停車場內一輛不停晃動的黑色奔馳吸引了他的目光。

嘿,大冷天的,也不怕着涼!

蘇俞津津有味看着搖晃的奔馳,手中電話撥通了趙婷的號碼。

不知是不是巧合,當電話接通聲響起時,黑色奔馳也停止了晃動。

「喂,哈~蘇俞,哈~,你到了?」

趙婷接通了電話,伴隨着粗重喘氣的聲音。

蘇俞臉色難看,「嗯,到了,我在停車場旁邊的涼亭。」

「啊!你稍等,我馬上到!」趙婷語氣慌亂掛斷了電話。

電話掛斷後,黑色奔馳再次搖晃起來,大約五分鐘後,晃動停止。

又過了幾分鐘,車門開了,一個打扮時尚,容貌精緻的女人。

趙婷!蘇俞臉都綠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