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都市小說›入贅豪門
入贅豪門 連載中

入贅豪門

來源:google 作者:藍非 分類:都市小說

標籤: 孟晴 王信 都市小說

第一女婿不易做,那是要把老婆扶上家族的高位,還要幫老婆的生意擴大海外,而且王信還要地下追兇,賭上全球命運,把那些自私貪婪嗜血無情的經濟蛀蟲趕盡殺絕!展開

《入贅豪門》章節試讀:

第9章 定局

鋒哥那邊見胖子還不開竅,急了,連忙跑過去給他一個腦殼。

低聲狠狠訓斥他:「你瞎了?廣頭朱家大小姐也敢得罪,不知道朱虹是誰嗎?不知道你就去死吧,別扯我下水!」

什麼,朱虹?胖子愣了,慌了。

鐵手朱虹,不是黑道出身,但比黑道更牛,當年開早餐店,單手掐死兩個收賬的毒友,進了裏面十年。

出來後搞房地產、酒店、酒吧、港口,手下工人員工幾千人,聽說家產也有幾十億,是個一跺腳就能讓廣頭市顫三顫的人物,黑道白道都不得不給他三分面子。

這樣的人物,想要弄死胖子和鋒哥這樣的人,就好比捏死一隻過路的螞蟻,還不用他動手。

「呃,原來是朱家大小姐呀,失禮失禮,剛才小的沒注意看……」

「別扯這些沒有的,賠了錢趕緊死開,不然老娘一定讓你這車完完全全在廣頭市消失!」

朱菁冷哼一聲,真是沒有見過這種長得丑還比她跩的人,要是像王信這種長得有點弱帥的,她倒是給他幾分面子,哄他進屋,然後舔吃他。

「是是是,那個師傅,給你一千塊去修吧。」

胖子頓時冷汗潸然,馬上招手老劉過去,從錢包掏出一千塊。

「嘎——」

正在這時,後面一輛保時捷飛駛過來,停下,走出來一個更加漂亮性感的女子。

這個女子,胖子和鋒哥都認識。

「什麼,連廣南市段家二小姐也來了?」

胖子和鋒哥看着段曼笑吟吟地走向王信,腦袋頓時漲痛。

「嘿嘿,幸好,你們還在這裡,咦,朱菁你也來了?怎麼了,還沒有搞定嗎?」

看見現場有王信,有朱菁,還有其他不認識的人,段曼的心情有喜有驚。

「在賠了……」

朱菁用下巴讓她看看現場,已經到了賠錢環節了,她也暗暗驚訝段曼的趕來。

這傢伙,剛才不是還在電話里叫她不要見王信嗎?怎麼自己卻追來了?

難道王信這傢伙身上藏有幾個億,或者欠了她很多錢?

出於段曼對王信的特別重視,她也不由多看王信幾眼,對他也留了個心眼。

又看看段曼,赫然發現今天的段曼跟她以前的印象大不相同。

雖然是同樣時髦的衣服,但臉蛋更白更滑,白裡透紅又毫無粉刺痘痘那種,像從磨臉照片中走出來似的。

喲,她用的是什麼美容產品呀,竟然比以前更漂亮更年輕,像個初中生。

王信再見段曼,也有這種感覺。

雖然她穿着成**子的熱褲和蝠衫,但臉上洋溢出來的笑容能夠倒映陽光,比陽光更陽光,加上她本身的嫵媚,像個妖嬈的學生。

這還是以前那個段曼嗎?

兩人的心裏都不禁大為震驚。

「一千塊?」段曼為了趕緊幫老劉脫身,也過去察看車禍現場,又問老劉,「這個損樣,一千夠不夠修車?」

老劉無奈地搖搖頭。

「那就一萬吧。」

「一萬也不夠,還要賠人家的誤工費,至少兩萬。」

朱菁聽了,不由冷嗤一聲,過來搭個訕。

「要這麼算,他回去還要被老闆罵,精神損失費,十萬夠不夠?」

兩人忽然一唱一和起來,讓胖子懸在半空的那一千塊羞愧死了。

「那十萬,夠不夠?」

段曼一連問了司機三次夠不夠,目的就是不想自己賠。

司機在兩萬的時候就猛地點頭了。

胖子卻在心裏直罵娘。

今天他真是倒霉。本來以為可以靠鋒哥躲過一劫的,不料遇對一個朱大小姐也就算了,接着還來個段家二小姐。

現在車牌都讓人家記住了,除非他以後不在兩地討活,不然再栽在兩個小姐手裡,就活不成了。

「不,兩萬就夠了……」

「十萬?王信你說,要多少?往上說也沒問題。」

朱菁還不同意,卻饒有興趣地把這個決定權送給王信。

然後斜眼看段曼的反應。

可她這麼一說,不僅是段曼,就是老劉、胖子、邊鋒也愣了。

這個王信何許人?竟然能讓朱家大小姐對他恭敬有加。

讓王信做決定,段曼沒有意見。

老劉則向他投去暗示可以的目光。

胖子也對他投來乞求的眼神。

十萬,還往上說,那能割他一塊肉了。

一下子,大家都不說話了,把所有目光和所有期望都聚集在王信的身上。

王信讀懂老劉的意思,知道不能低於兩萬,想了想,便殷切地望着老劉,意味深長地說:

「那就賠五萬吧。」

話音一落,老劉和胖子幾乎同時感激地向他千恩萬謝。

胖子還以為王信會趁機報復,弄個十幾二十萬,突然聽到五萬,好像一下子撿了五萬似的。

走過來感激地點頭哈腰:「謝謝,謝謝王兄弟!」

老劉聽到數目比他索賠的數目多了一倍,就知道王信什麼意思了。

這是讓他拿着剩下的錢給小孩報名讀書呀!

「王信先生,謝謝,以後有什麼需要我老劉的地方,儘管給我電話,我隨傳隨到,風雨不改!」

老劉走到王信面前時,硬漢子的熱淚已經盈眶。

「行,以後在廣南坐計程車,就你了。」王信點了點頭。

確實,他也想以後多點光顧老劉,讓他多賺點。

胖子趕緊給老劉的手機轉賬了五萬,然後眼看着他調頭朝廣南市開回去。

段曼那邊也拉了那個高瘦窮鬼上了車,一起跟着朱菁的車朝市區絕塵而去。

驀然醒悟,那傢伙才是真正的主呀!

兩個大小姐還得給他面子!

「貌似那個窮鬼才是狠角色,你怎麼看?」

他問邊鋒。

邊鋒也是陰陰朝王信的背影瞥去一眼。

不知怎的,他的狠勁無人不驚無人不懼,就算是那些久經世面的小老闆,看見他也瑟瑟發抖。

但是王信沒有抖。

在他身上也找不到一絲殺氣。

一個不在道上混的人,不怕惡氣,不露殺機,就像一個退了休的老**,收了槍的老獵人。

光靠看穿一切的過人定力就能做到。

這個窮鬼,竟然是那種人?

「看什麼,我今天差點栽你手裡了,一萬塊拿來,我跟兄弟們去買酒壓壓驚。」

胖子又轉賬一萬,然後還笑呵呵地目送他們離開。

「嘛的,十幾萬,我新車都買一輛了,以後再也不信這些混混了,一個個在人前吹得自己手眼通天,看見個女人就老鼠見了貓似的縮成個混球……,得,以後見了這兩個娘們就繞路走。」

一轉身,胖子狠狠地給自己的車蓋一拳頭,後悔莫及。

在前往酒店的路上,段曼可不想吃這頓悶頭飯,但是朱菁嚷着要請,王信又好像五百年沒有吃過飯似的嚷着要去,她也不得不跟上。

而在前面帶路的朱菁也很納悶,感覺段曼老是不想王信跟自己見面似的。

「你越是不讓我見,我偏見!」

她對着後視鏡做了個陰險的表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