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奇幻玄幻›喪屍潮來襲,末日校園生存指南
喪屍潮來襲,末日校園生存指南 連載中

喪屍潮來襲,末日校園生存指南

來源:google 作者:粥好咸 分類:奇幻玄幻

標籤: 奇幻玄幻 白昱禮 禾田田

【末日+成長+白切黑+種田】校園內爆發了詭異的喪屍病毒身為手不能提,肩不能扛的女高中生禾田田如何與同學互相幫助渡過難關?什麼?軍隊短時間內無法支援、幕後黑手與白切黑學長息息相關看她如何一步步成長,在校園裡自給自足、成長為可以獨當一面的強大的末日王者展開

《喪屍潮來襲,末日校園生存指南》章節試讀:

喪屍潮爆發的第三天。

五人正坐在前往超市的車上,白昱禮開車的技術還不賴,據他所說是以前沒少偷開他父親的車。

坐在后座的禾田田突然把頭探到前排

「車載廣播能用嗎?」

正在開車的白昱禮抽空伸手打開了廣播。

機械女聲從廣播里傳來:

「我國各地近日起陸續爆發不知名病毒,請各位市民待在家中反鎖好門窗,請勿出門……」

副駕的齊藍關掉了廣播,車裡的氣氛頓時冷了下來。

「看來這次的病毒是全國性的。」禾田田沒頭沒腦的接了一句。

幾隻喪屍零零散散的走在路邊,空間里瀰漫著濃重的血腥味。幸好隴西市爆發病毒的那天是周末的早晨,大部分市民都在家中休息,因此街面上的喪屍並不多。這也為他們前往超市提供了便利的條件。

車安全的駛入離學校最近的一家大型商超的地下停車庫。

幾人打開車門鳥悄的從車上鑽下來,成一條直線向超市連着停車場的門走去。

一路沒看見一隻喪屍。

到了超市後門口,一隻身着保安服的喪屍發現了他們,張牙舞爪的就要向他們撲去。

領頭的白昱禮一棍子就干翻了那隻喪屍。

進入超市內,幾人兩兩結對前往不同貨架拿大家需要的東西。

因為超市裡的喪屍很少,只有十來個售貨員和顧客,並且間隔很遠,據禾田田觀察,喪屍似乎是通過聽覺辨別物體的,所以只要五人聲音小一些就不會引起他們的注意。

禾田田和齊藍、紀淮一組。

他們各自背着大背包,一到貨架前就瘋狂收刮需要的東西。

時間過了一半,禾田田突然想起來方慧出發前囑咐她的事。這東西她實在不好意思和其他兩個男生說,就一個人悄悄往日用品方向去。

趕往書包里裝了十幾包衛生巾,她轉頭就看到紀淮鬼鬼祟祟的跟在她身後,給她嚇的差點叫出聲來。

更恐怖的是,紀淮身後有一隻距離他們不到兩米遠的喪屍似乎發現了他們。

那隻喪屍看起來剛被咬不久,脖頸傷口處的血還在滴滴答答的往下流。

他灰白的臉上,一隻眼珠被摳了出來,剩下空洞的眼眶。

禾田田一把扯過紀淮,抓起放在貨架旁的棒球棍就往喪屍頭上招呼了。

好不容易讓這隻喪屍倒下,但附近的喪屍聽到了這邊的動靜都涌了過來。

「跑!」禾田田抓着紀淮的衣領就撒腿狂飆。

大家都聽到了禾田田的聲音,就大概明白了是怎麼回事了。也都緊緊摟着裝滿東西的書包向停車場跑去。

被禾田田揪着衣領的紀淮跑的快要喘不過氣來,卻也沒忘了經過各個貨架的時候隨手抓一把往包里塞。

變成喪屍後的人們行動有些遲緩,跑的並不快,所以眾人甩掉他們也不是什麼難事。

他們幾乎在同一時間趕到停車場鑽進車裡。

白昱禮更是一刻也不敢停的啟動汽車,從地下停車庫呼嘯而去,只留下在後面追着汽車的一群喪屍。

「我說你有病啊,好好的跟着我幹嘛。」正大口喘着氣的禾田田對紀淮劈頭蓋臉就是一頓罵。

這紀淮平日里跟她對着干也就罷了,這麼緊張的時刻還給她搞這麼一出,要是剛才她晚了一分鐘轉身,估計兩人要一起葬身喪屍之口了。

「我、我也沒想到你是去拿那個東西啊,我以為你鬼鬼祟祟的是要去幹壞事。」紀淮不好意思的低着頭小聲嘟囔着。

「啥東西啊田田?」旁邊的林大海也湊熱鬧問。

「不!關!你!事!」禾田田大聲吼。

被吼的林大海訕訕的摸了摸鼻子,然後嬉皮笑臉的打馬虎眼。

「不問了不問了。」

紀淮從包里掏出一瓶剛才拿的礦泉水,很貼心的打開瓶蓋遞給了她。

禾田田雖然生氣,但也沒有拒絕他刻意的討好。一口氣喝了大半瓶水。

「謝謝你剛才救我,之前是我不對,如果我之後再這樣,就天打五雷轟!」

紀淮一臉認真的豎起三個指頭髮誓。

禾田田看到他這幅認真的模樣,氣早消了。她本來就不是記仇的人,只要大家都平安無事就好了。

紀淮知道她接受了他的道歉,一口大白牙整整齊齊的露出了八顆,接着用他那好看的桃花眼亮晶晶的盯着禾田田向她諂媚。

「別,我可不吃你這套。」

「田田學妹啊,學長以後就欠你一個人情了。」

到了宿舍,幾人把搜集來的東西從背包一股腦的倒在地板上。

禾田田在之前就把東西發給了幾個女生,所以包里只有一些再普通不過的日用品。

地上堆起了一座小山那麼高的商品,品種繁雜。

最令人震驚的是林大海背包里倒出來的其中兩包五斤裝的大米。

「可以啊大海,想的挺周到。」禾田田忍不住讚歎。

接下來是白昱禮的包,裏面沒什麼特別的,壓縮餅乾和罐頭佔了大頭,剩下的都是些抗餓的小零食。

齊藍的包里里倒出來的幾乎是生鮮水果,有茄子、馬鈴薯、玉米、白菜等等蔬菜,還有幾包速凍餃子湯圓和一隻半成品烤鴨。

禾田田剛才忙着用包裝衛生巾,所以也沒什麼多餘的空間裝其他東西,倒出來的只有幾小包零食和從衛生巾貨架旁邊隨手塞的幾筒捲紙。

紀淮包里就更有趣了。

除了剛進去時裝的十來包泡麵,其他大部分都是禾田田抓着他狂奔的時候從路過的貨架看到啥拿啥裝的一些奇奇怪怪的東西。

其中不乏一些可愛的髮夾和若干的襪子毛巾,甚至還摻着幾包蔬菜種子,鬼知道是哪來的。

林大海賤兮兮的捏起一個貼着花的髮夾問:

「淮哥,你還好這口啊。」

頓時大家都笑的人仰馬翻。

「去你的。」紀淮給林大海的屁股來上了一腳。從他手上搶過那個可愛的夾子送到禾田田手中。

「這是我給田田學妹的,你懂啥。」

禾田田心安理得的收下了,把剩下的髮夾分給在場的其他女生。

紀淮撈起幾包蔬菜種子正準備扔進垃圾桶,就被禾田田一把攔下。

「說不定有用呢。」

紀淮想破腦袋也想不通禾田田拿這幾包種子有啥用。但他從車上就決定以後要聽她的話,於是把蔬菜種子收起來了。

禾田田指着齊藍帶回來的那堆菜說:「今天把那些菜給做了吧,不然再放幾天就爛了。」

剩下的人也都很贊同。

「我來做吧。」一旁很久沒出聲的齊藍接了話。

「想不到學長還會做飯,那今晚就辛苦學長了。」禾田田俏皮的朝他眨眨眼。

女生都去廚房幫着處理食材了,男生則留在這裡收拾帶回來的東西。

因為帶回來的菜實在太多了,有些馬上快壞了,大家決定今晚煮火鍋。

齊藍料理的很利落,不過半刻鐘就把食材收拾好了,其他女生並沒有幫上什麼忙。

禾田田從冰箱里拿出幾罐體育老師剩的冰鎮啤酒。

他很貼心的分了兩桌,一桌辣的,一桌不辣的。

齊藍和禾田田緊挨着坐在辣的那桌。

禾田田喜歡在辣油里翻滾過的餃子,齊藍就悄悄把那盤餃子移到她面前。

雖然準備了很多的菜,但因為人多,沒多久還是掃蕩一空。

一起幫着收拾完殘局天黑了大半,禾田田一個人跑到天台上吹風。

不多時,天台的門咿呀着打開了。

齊藍拿着兩瓶可樂坐在她身旁。

「怎麼不拿啤酒?」

「你還沒成年,不能喝。」

傍晚的風很涼,揚起禾田田的秀髮,露出她光潔的額頭。

她一頭墨色的秀髮蹭過他滾動的喉結。

「你今天做的很好。」齊藍看着星空對她說。

「真的嗎?我今天是第一次打喪屍,像電影里一樣,得勁!」她轉過頭看着齊藍,眼裡似有萬丈光芒。

「我還是第一次見像你這麼大膽的女生。」

「原來也不是,剛發生這事的時候,我嚇的腿軟,但後面就想明白了,我還要活着去見我爸媽呢。」

「一定會的。」他輕聲附和

「你說什麼?我沒聽清。」

「我說,我們一定都會活下去的。」

禾田田捏着可樂瓶的手緊了又緊,是啊,他們一定都能活下去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