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奇幻玄幻›喪屍:亡者歸來
喪屍:亡者歸來 連載中

喪屍:亡者歸來

來源:google 作者:龍xwm 分類:奇幻玄幻

標籤: 何杰 奇幻玄幻 龍飛

【異獸】【真實】【無異能】【無系統】沒有希望的末世里,你以為成群結隊的喪屍就是最棘手的問題了嗎?或者,你以為的人心?其實這都挺好適應的,人類是擅長學習的物種真正的敵人是你自己!在沒有一絲希望曙光的世界裏,享受了太久溫室嬌花般待遇的人難以接受末世的衝擊真正能活下來的,首先要戰勝自己,他人,其次才是喪屍!展開

《喪屍:亡者歸來》章節試讀:

其實,從這老頭上車、發病、一直到現在被寸頭哥綁着,躺在後排座椅上,整個過程不超過三十分鐘。

而寸頭哥把老頭綁了之後,還在試圖叫醒他,但卻沒有得到任何回應,老頭只是不停扭動身軀,嘴裏發出不和諧的嘶吼。

寸頭哥只能無奈搖搖頭,他現在也束手無策了,並且只能這樣處理,雖然很不合適,但也不可能放任老頭咬人,他這樣子可不像是會消停。

看到老頭除了抽搐,並沒有其他劇烈的反應後,寸頭哥便來到前排,向司機問道:

「師傅,最近的站點還有多久到?」

司機回過頭撇了他一眼,不耐煩的回了句:「馬上到臨安縣了。」

寸頭哥得到回復後沒有繼續和司機說話,而是坐回了自己位置上。

…………

大巴車又行駛了幾十分鐘後,慢慢的開進了臨安縣。

臨安縣,就是何杰老家靈鷲鎮所在的縣城,大巴車到這之後再往鄉下開,途經七八個村鎮,就到靈鷲鎮了。何杰的爸媽就在臨安縣工作,而老家其實就他奶奶一個人,縣城裡雖然有一套房子,但老年人大多不喜歡呆城裡,所以,何杰爸媽沒讓他在縣城下車,而是讓他回老家陪他奶奶。

「前面就是縣醫院了啊。」司機提醒道

嗤~

大巴車停在了醫院門口。

「你們快把那老頭兒送進去,我在這裡等你們幾分鐘」司機又說道

寸頭哥便起身走到后座,小心翼翼的攙扶起還在顫抖的老頭。何杰這才看到,老頭的臉都青了,眼睛布滿血絲,咬牙切齒的聲音不斷從嘴裏發出。

剛剛那些幫忙的人都不敢靠近了,生怕再被咬一口。

何杰連忙上去幫忙攙扶着。

他和寸頭哥一起把老頭扶下了車,然後寸頭哥抱着老頭向醫院跑去,何杰也跟了上去,畢竟能幫點忙也是好事。

寸頭哥抱着老頭,來到急診,對着值班的護士喊道:

「護士,這有人犯癲癇了!」

值班的護士忙上前查看,然後又喊來了幾個護士,把老頭抬上擔架床運走了

留下來的護士便讓寸頭哥和何杰登記信息,他倆才連忙把事情原委說出來。

但醫院顯然是要親人信息的,沒辦法,寸頭哥只能撥了110,畢竟自己還有事,外面車還在等着他們呢。

不一會兒**來了,在了解了事情經過後,又到大巴車上詢問了一番,了解了基本情況後,才接手了這件事,並准許何杰和寸頭哥兩人離開。

隨後他們回到車上,大巴才發車向目的地開進。

而何杰就算是跟寸頭哥認識了,上車後便和寸頭哥閑聊起來。

在閑聊中才得知,寸頭哥名叫龍飛,還真是當兵的。這次請假出來主要是回家奔喪的,因為他外婆去世了,雖然不是直系親屬只有幾天假,但他還是回來參加外婆的葬禮。所以他不是很熟悉這邊,並不知道各個站點,只知道外婆所在的鎮的名字。

而何杰在表示慰問後也把自己的情況告訴給了龍飛。

……………

另一邊,臨安縣醫院裏。

醫生正在剪剛剛接到的急診患者手上的扎帶,送患者來的倆人告訴他患者疑似癲癇發作,並且咬人,叫他們當心點。

但他們並未當回事,畢竟他行醫多年從未聽說過癲癇會主動咬人的。

但當扎帶被剪開後,剛剛只是劇烈扭動身體的患者竟直接雙手撐着護理床抬起上半身來,張開血盆大口朝着旁邊一個護士的脖子咬去!

整個過程實在太快令他們沒有反應過來。

「啊!」

正在急診室外,查看患者身上物品,試圖獲取家屬聯繫方式的兩個**突然聽到了急診室里傳出的一聲慘叫。

他們面面相覷,不知道發生了什麼,但是這一聲打斷了他們的動作。

隨後,急診室的門從裏面被推開。

一個驚慌失色醫生捂着被咬了一口的手從裏面跑了出來,看到門口倆懵逼的**顫抖着聲音喊道:

「里…裏面死人了!

倆**聽到這話,毫不猶豫的沖了進去。

一進去才看見,剛剛那患者將一個護士撲倒在地上,此刻正大口撕咬着護士的脖頸,而護士喉嚨處正向外噴出大量血液,顯然是沒法活了。

就是這倆**,看見這血腥的場面,都愣住了。

隨後反應過來,立馬上前將老頭從護士身上扯開,然後壓在身下。

但老頭卻死命的掙扎,兩個體格健壯的年輕**居然有點壓不住他。

突然!老頭的脖子以一種詭異的角度扭轉過來,一口咬住了壓在背上的手,被咬**驚呼一聲,忍着疼痛將手銬拿出來配合著同事把老頭給銬住了。

不一會急診室外又衝進來幾個醫生護士,應該是剛剛出去的醫生喊來的。

他們進來後看見這血腥的場面也是微微一愣,但隨後便急忙對地上還在微微抽搐的護士進行搶救。

而被咬**則跟着一個護士去清理傷口了。

…………

大巴車裡已經沒那麼熱了,剛剛何杰龍飛送老頭進醫院後,上車前還在外面買了幾瓶冰可樂。

他和龍飛聊得很投機,似乎是龍飛身上的軍人氣質吸引了他,他很願意和龍飛認識。

其實他本來也是準備大學期間去當兵的,畢竟大學生是現在軍隊最需要的,只要表現不差轉士官很容易的。但是沒想到遇見了陳露,再加上部隊本來就辛苦,他以前也只是微微考慮過,這一下墜入了愛河,他就把這個想法拋之腦後了。

就在他們閑聊之際,大巴卻緩慢減速了。

這時車上就有人問道:「師傅,怎麼又停了?這一路都耽擱不少時間了」

「長個眼睛自己看嘛,前面封路了」。司機不耐煩的懟道

何杰龍飛這才注意到,周圍早已堵塞,大片的車都停在這出城的唯一路口前。

而前方出口已經拉起了警戒線,後面還圍着一圈欄杆,並且有警燈閃爍。

「我滴個乖乖,出車禍了嗎?」

「啥車禍這麼大陣仗啊?」

「屁咧,裝甲車都來咯還車禍呢!」

眾人這才看到,欄杆後面居然還有好幾輛裝甲車橫向停在路中間,行成了一道防線,裝甲車下面還來回徘徊着全副武裝的特警。

「這是緝毒吧?」

「…………」

車裡的人又議論起來。

何杰和龍飛沒有再說話,而是看着外面的情景眉頭緊皺。

龍飛不知道在想啥,但何杰此時心裏卻很慌,他不知道為什麼,今天就沒遇到過一件好事,本來都快到,最後這些路程不超過一個小時,結果在這又遇到麻煩了。

他自然不知道發生了什麼,但就目前這架勢,要過去絕對不是那麼容易的,甚至可能直接封了不讓通行了,因為他還沒看見一輛車過去,也沒看見一輛車過來。

就在他胡思亂想的時候,一個身穿迷彩的人穿過擁擠的車輛走向大巴,看打扮應該是武警。

武警來到大巴駕駛窗前,向司機敬了一個標準的軍禮,然後說道:

「你好同志,所有出城的路都已經封鎖了,請返回城中!」

「啊?我這是客運車,可以過去吧?」司機笑着問道

「抱歉同志,所有車輛均不能通行,請返回城中,以免造成不必要的擁堵!」

這武警戰士在嚴肅的說完最後一句話後沒等司機繼續開口,就向後面的車輛走去了。

何杰這才發現,很多車前都有武警在工作。

最重要的是他們都還背着槍!

少部分司機看見不能通行,就倒車走了。

但更多的人是把車停在原地,人卻走下車和其他人議論。

整個路口都是嘈雜的議論聲和刺耳的警笛聲,莫名一股緊張的氣氛就上來了。

突然,警戒線後面有喇叭響起

「噗~呼呼」

「咳咳,大家聽好!不止該路段將封停,其餘進出的道路都將封停!任何車輛人員不得通行或滯留,天黑之前請速度離去,違者造成交通堵塞的將嚴懲不貸!」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