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軍事歷史›三國:貂蟬我先扛走了
三國:貂蟬我先扛走了 連載中

三國:貂蟬我先扛走了

來源:google 作者:東山牧雨 分類:軍事歷史

標籤: 軍事歷史 呂布 貂蟬

三流大學生魂穿成呂布,正值司徒府夜宴,開局就拒絕殺董卓,還順手扛了貂蟬就跑,氣得王允破口大罵自從扛走了貂蟬之後,呂布性情大變展開

《三國:貂蟬我先扛走了》章節試讀:

王允是幾個時辰之後才離開呂府的。

離開的時候,是抬出去的,身上蓋着一塊白布。

別誤會,沒死,還有口氣。

只是這三月份的天氣,還是不太暖和,躺着不動的話會比較涼。呂布是個「好女婿」,細心而又體貼,才順手為王允蓋上一塊白布,保暖而已。

送走王允之後,呂布並沒有立即去後院陪貂蟬,而是一個人坐在空蕩蕩的大堂之中,默默地想着心事。

想着接下來該怎麼辦?

該如何才能破局?

誅董,那肯定是要誅的,原因有很多。

首先是因為,董卓的敗亡其實是必然的,只是遲早而已。

現在的董卓,早已不再是以前的那個西涼英雄,而是被權利迷糊了雙眼,變成了倒行逆施、暴虐無度,行事毫無底線的典範。

這種人和這種集團的敗亡是一種歷史的必然,即使沒有王允的連環計,董卓也可能只是多活一年兩年而已。

再其次,則是因為……董卓並不信任自己,並且一而再、再而三地讓自己干盡了遺臭萬年之事。自己必須借「誅董」之事洗刷自己火燒帝都、挖掘皇陵、暴晒武帝骸骨的污名。那樣才能將所有的黑鍋,全都扣在董卓的頭上。

除此之外,還有一個非常重要的原因就是,自己做為一個穿越者,最大的優勢便是了解一些大的歷史事件。如果過早的改變歷史,對自己絕對不是一件什麼好事。

所以,不論從哪方面考慮,都必須弄死董卓。

誅董是必須的!

只是……自己不要親自殺死他。

不能讓別人說……方天畫戟,專捅義父。

……

但是,具體該如何操作、誅董之後該怎麼辦,這才是需要好好考量的。須得謀定而後動,否則必會害人害己,死得很慘很慘。

需要考慮的問題很多。首先是軍隊方面。

現在自己能掌握的只有六千并州狼騎外加數百親兵,總計不過六千五百人。

武將現在還只有高順、張遼、曹性三人可稱為良將。其它魏續、成廉等人都只能算是三流四流。謀士……謀士一個都沒有!

就這麼一點軍事力量,想在亂世中爭霸,無異於痴人說夢。

看看周邊的對手,根據呂布的記憶,董卓現在不僅是稱雄關中,且雒陽(即洛陽)地區仍在董卓的控制之下,其手下的西涼軍,號稱三十餘萬。袁術現在佔據了豫州、南陽、淮南的大片土地,有將近三十五萬兵力。

袁紹已奪取冀州,正在與公孫瓚打仗,其中袁紹有大約二十五萬兵力;公孫瓚大約有十七八萬兵力。公孫瓚在界橋之戰中大敗,正在準備第二場決戰。

曹操已成為東郡太守,按歷史走向,要不了多久就會奪取兗州,並且隨後又在潁川大敗袁術,並奪了袁術的潁川郡,用不了半年,其手上的兵力就會暴增到二十幾萬。

劉備在做平原相,由於平原是屬於郡國,平原相其實就是太守;孫堅剛剛戰死,孫策還在守孝,但孫堅的舊部都在袁術手下為官,孫策b舅舅吳景在做丹陽太守。

總之,即使是一個尋常太守,兵力也都要比自己多很多。

其次是地盤。

好吧,不談地盤,自己現在根本就沒有地盤。

然後是掌握的人口數量。

這個也不用談,沒有地盤,何來人口數量?而沒有地盤和人口,又用什麼來養軍……

就這樣,一個人在堂上枯坐良久,想了很多預案,一個個仔細推演,心中雖是有不少想法,但是,總體來說,還是如同一團亂麻。

沒有形成一個完整的戰略方案,都還只是一些戰略的碎片。

……

一直到傍晚時分,呂布才站起身來,打算去後院陪他的貂蟬。不過,才走幾步,便又站住了。

呂布看到了一樣東西……自己的方天畫戟!

在大堂的左側,有一個長約兩米的檯子,在這個長長的台上,有一個帶着兩個凹叉的架子,兩個豎起的凹叉上,橫放着一柄長戟。

此戟全長約一丈五尺(漢尺,約3.4cm),通體鋥亮,柄上刻有防滑的龍紋。刃長大約三尺(漢尺,約70cm)的,刃口極是鋒利,刃上有一道彎曲的血槽;鋒刃下端的兩側各有一個月牙刃,亦是鋥亮發光,鋒利異常。

此刻,這柄長戟就這樣靜靜地躺在戟架之上,散發著談談的金屬的光芒。吸引着自己的眼球,似乎是在向自己發出着某種召喚。

呂布心中一動,一種奇怪而又熟悉的感覺湧上心頭,這感覺,就好像在茫茫的人海中,又突然邂逅了自己……魂夢縈繞的初戀!

幾乎是出於一種本能,呂布不自覺地趨步上前,將右手搭在戟桿之上,一股奇檉的感覺從戟桿上傳來,頓時讓呂布有些血脈賁張,右手用力一扣,將長戟從戟架上取下,以雙手握之。

長戟在手,那種奇怪而熟悉的感覺更加真實了。

欲罷不能,欲罷不能!

呂布提起長戟,疾步沖向庭院,一副猴急猴急的模樣。

到了庭院之後,便是縱身一躍,長戟向前快如閃電一般刺出,接着又是一抖一旋,戟尖如白蛇吐信,一閃即回;然後順勢一掃,月牙白光一閃,殘影在空中划過如同白練,卻是一招「長虹貫日」,緊跟着再一抖,又是一招蟠龍回淵……

越舞越快,越舞越快!

似乎一切都是出於本能,又似乎一切都是渾然天成!

突然,呂布暴喝一聲,高高躍起,一道白光閃過,院中的樟樹已被斬下兒臂粗的一枝。

那樹枝從空中墜落,尚未落地,便又被長戟高高挑起,接下來,但見一片白光抖動,隨着「刷刷」之聲傳來,那樹枝已被攪成無數小段,最長者不過五寸。

戟法之快,竟至如斯!

呂布抽身後退,收住戟勢,酣暢的快意貫通周身百骸,忍不住吐氣開聲,對天長嚎。

這感覺,就好像跟初戀女友重溫了一場幻夢,酣暢無匹,快意無限。

「好,好,好!」

一陣叫好之聲從左側傳來,將呂布從剛才的忘我之境中拉回了現實。

轉頭視之,一條高壯的漢子站在離自己十餘米遠的假山旁邊。但見此人面如刀削,鼻若懸勾,雙眉入鬢,目如鷹隼。而最讓人注目的,乃是那一雙手臂,那手臂青筋虯盤,又長黑又粗……

猿臂善射!

沒錯,此人便是神射手曹性。

曹性此人,乃是呂布同鄉,自幼跟隨呂布長大,對呂布非常忠心。而且,其武藝也大多是呂布所授,其最擅長的便是射箭。

原本的歷史上,因高順被夏侯惇追殺,曹性怒射夏侯惇,毀其左目。

其實,在真實的歷史上,還有一事少為人知,據史載,郝萌謀反之時,曹性與郝萌交戰,「斷其一腕,復斫其首」,由此可見,曹性的刀法也是不錯的。

不過此時,呂布只是看了曹性一眼,便將目光看向了曹性背上的強弓,開口說道:「本善(曹性字本善),借汝強弓一用。」

曹性遲疑了一下,並沒有取下弓弩交給呂布,而是對身後的親兵低聲吩咐了一下,那親兵聞言,快速向廳中跑去。

「本善這是何意?」呂布不解地問道。

「將軍力大,還是用自己的弓吧。」曹性笑了笑道:「可別把屬下的寶貝拉斷了。」

這什麼話啊?

這麼小氣!三石強弓,哪那麼容易拉斷?

不過,見曹性不肯,呂布也只好搖了搖頭,又問道:「本善為何不在軍營?」

曹性臉色一整,開口說道:「聽說王允那老頭前來鬧事,要不要末將去司徒王府射上幾箭?」

「別鬧。」

呂布搖了搖頭道:「司徒王允殺不得。」

「末將也不殺他。」曹性道:「只遠遠地將它家掛在檐角的燈籠都射下來,讓他家變得烏漆巴黑,如何?」

「這主意倒是不錯。」呂布聞言大笑。

曹性此人,自幼調皮好動,喜歡到處亂射,也正因為如此,才練出了一手「指哪射哪,射哪指哪」的好射術。

如今見王允前來鬧事,便想着要找回面子,去王允府上亂射一通,將他家的燈籠射些下來,弄得他家烏漆巴黑,以消心頭怨氣。

這種事,呂布自然是樂見其成。

不過,這事也不能鬧得太大。

想了一下,又對曹性道:「再等一等吧,等天完全黑下來之後吧。去練練射術也是不錯的,只是絕不可射傷一人。」

曹性聞言高興異常。

正要回話,已有親兵取了一張大弓飛跑過來。

呂布上前兩步接過大弓。

但見此弓通體黝黑,弓把(握手處)粗如兒臂,弓臂對稱略帶兩個反曲彎弧。在左邊的反曲臂上刻着「四石」二字,右邊的反曲臂上刻着「龍舌」二字。

這就是呂布的「龍舌寶弓」了。

在原本的演義中,呂布曾用此弓轅門射戟……於150步外射中畫戟小枝,以此驚退袁術手下大將紀靈,救了劉跑跑一命。

漢代的「步」是計量單位,一步相當於後世的1.3米。150步相當於後世的195米。在195米之處射中方天畫戟的小枝,由此可見呂布射技是何等厲害。

再看弓弦……呃,弓弦沒有。

弓在不使用時,是不上弦的,以免因長期掛弦而損傷弓力或拉壞弓弦。

伸手從親兵手中接過一根黑色「龍筋」,下端掛在弓梢上,用力一拉一壓,便將上端也掛上了弓梢。

這就是傳說中的……「霸王硬上弓」,非力大之人不能為也。

再接過箭支搭在弓弦之上,剛才那種奇怪而熟悉的感覺又從弓箭上傳來。

左腳前伸,右腿微曲,雙手略一用力便拉了一個滿月!

不過,呂布卻並沒有急着將箭射出,而是雙眼微冥,靜靜地感受着四周的動靜。

突然,夜空中黑影一閃,呂布身隨影動,弓隨身轉,右手一放,但聽「嘣」的一聲弦響,箭矢帶起一道殘影已扎在百餘步外的院牆之上。

曹性眼尖,大叫一聲:「好!中了!」

親兵飛跑過去取回箭來一看,果然中了…………但見那矢尖之上,插着一隻蝙蝠!

原來,呂布剛才凝神,是在捕捉蝙蝠在夜空中飛行的軌跡,然後驟然發動,一擊而中!

飛將射術,神乎其技。

堪比某某國的「鐵穹」系統,令人咋舌,難以置信!

呂布長吁了一口氣。

看來穿越之後,舊主的武藝和記憶仍在,這是自己在亂世中生存的根本。

將弓豎在地上,又是一壓一拉,一招「霸王硬下弓」,便將弓弦輕鬆取下。

取下弓弦後,讓親兵再將弓箭及弓弦放回大廳,才回過頭來,對曹性道:「時候不早了,去吧,早去早回。司徒府所掛燈籠眾多,一壺箭才二十餘支,怕是有些不夠,記得多帶兩壺。」

頓了一下,又道:「司徒府中護院也是不弱,可別被抓了現行。」

曹性笑道:「將軍儘管放心,屬下連珠箭發,於百步之外射之,等到府中反應過來,早就射完了。再說了,彼府中護院見到曹某箭術,未必就敢來追。」

呂布點了點頭。

其實關於這一點,呂布也不是很擔心。倒不是如曹性所說那樣「護院不敢來追」。

而是王允應該和自己多少有些默契,不會讓護院來追。因為,一旦護院有了傷亡,這事情就鬧大了。

事情鬧大了,對他王允並非什麼好事。

想到這裡,便又叮囑了兩句,然後揮手讓曹性自去。

待曹性走了之後,呂布才轉過身,徑直向後院貂蟬的房間走去。

那裡,還有位絕世美人在等着自己。

……

(備註,漢制一石為29.95公斤,四石弓是指拉滿弓時,所需拉力為120公斤左右。)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