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軍事歷史›三國:家兄典韋,開局硬剛呂布
三國:家兄典韋,開局硬剛呂布 連載中

三國:家兄典韋,開局硬剛呂布

來源:google 作者:年輕宦官 分類:軍事歷史

標籤: 典默 軍事歷史 曹操

典默穿越到東漢末年,成為了典韋的親弟弟為了入主曹營,典默一紙書信直接震驚曹操曹操:無論如何也要找到寫信之人,此人必是我要找的天縱奇才!在大營開啟尋人模式的時候,典默自動找上門,開啟謀士生涯袁紹:典家兄弟一文一武,曹阿瞞的運氣為何如此的好啊!劉備:典默真乃千百年不遇的曠世奇才,難道真的是天要亡我大漢!周瑜:既生瑜何生默呀!甄宓:夫君謀定天下,妾身佩服...展開

《三國:家兄典韋,開局硬剛呂布》章節試讀:

「主公不是召集諸將在大帳慶功嗎?去伙房作甚?」

荀彧一頭霧水,這舉動也太奇怪了吧。

「這就不得而知了,他也不讓人跟着,讓我們在這等着就是了。」

曹仁滿不在乎的說道。

整個中軍大帳里熱鬧非凡,大勝的狂歡渲染着每一個人。

如果說有一個人沒有參與其中,那便是一直在撓頭的荀彧了,他不明白曹操怎麼會在這種時候跑到伙房去。

「主公!」

曹操雙手負背,一臉嚴肅的從帳外走了進來。

文武趕忙分列左右,一併行禮。

「哈哈哈,主公,今天我們可是出了口惡氣啊,教那三姓家奴怎麼打仗了!」

「文則說的是,現在呂布就剩下三四千的戰騎,看他接下來還怎麼囂張!」

「要不然別等了,吃過慶功宴休整過後,帶着弟兄們殺向濮陽就是了。」

「哈哈,妙才所言甚是!」

眾人七嘴八舌的叫囂,大笑聲此起彼伏。

這一刻,曹操是失望的。

同樣是人,典默作為這場大勝的策劃者,卻不敢有絲毫懈怠,急着部署下一場戰鬥。

可眼前這群人,都快傲到天上去了。

曹操想罵他們幾句,最後還是沒開口。

畢竟,如果不是自己先去見典默,只怕也跟他們沒什麼區別。

「把酒撤了,大家飽餐一頓便可以。」

曹操淡然的一句話,讓狂歡的大帳瞬間陷入了沉寂。

「這…主公這是為何啊,慶功宴沒有酒怎麼行?」

眾人一陣訕笑,曹操剜了曹仁一眼,「好啊,那你們爛醉一場吧,若是一會呂布來襲,我便自己出去迎敵。」

「什麼?呂布會來偷襲?」

大家臉上的笑容僵住,眼珠子都快瞪出來了。

「我是說假如!為將者,要假想一切的可能,試想,昨夜偷襲東寨,不正是利用敵方麻痹無防的思想嗎?」

將典默的話複述一遍後,曹操一副恨鐵不成鋼的樣子看着眾人。

主公這是在敲打我們呢,是啊,我們才贏了一場,呂布的精華尚在,不該如此得意。

眾人一陣自責,恨不得找個洞鑽進去。

他們再看曹操時目光中帶着無比的崇敬,我們的主公可真是人中龍鳳,這種時候還如此謹慎。

不得不說,此刻的曹操被眾人看的有點不好意思了。

嘖嘖,原來用子寂的話來裝逼滋味如此的美妙。

你們現在驚訝的還太早了點呢。

接着,曹操將典默的計劃復盤,從懷裡拿出典默準備好的竹簡,眾人當即瞠目結舌,驚訝的嘴巴張大到可以放進一個雞蛋。

「主公真乃天人也,匹夫呂布此戰必敗無疑!」

「主公的話令末將茅塞頓開,今天末將才算真正見識到了主公的神鬼手段啊。」

「主公用兵如神,末將萬分佩服!」

「來人,快把酒都撤去,傳令下去,全軍不準飲酒,隨時準備作戰!」

不要停,繼續,會說話的就多說幾句。

曹操一手抵着帥椅攙扶着下巴,一手撥弄着自己的小鬍子,閉目享受着此刻裝逼的快感。

太特么巴適了!

尤其是連荀彧和程昱兩大謀士都被震驚的說不出話來那種感覺,如同飛上了九霄雲外,痛快呀!

「子廉、文謙,你二人今夜後半夜帶三千騎兵趕赴小泰林。」

曹操伸出食指,強調道:「切記,等呂布軍過後半個時辰,便偷襲其後軍,不可耽擱!」

「末將遵命!」

曹洪、樂進二人上前作揖。

「好了,諸位,敞開了吃吧。」

曹操笑呵呵的一擺手,眾人當即落座。

雖說沒酒,但激戰了一夜,餓是真的餓呀。

就連老曹自己也大口大口的啃起了燒雞。

「仲德,你想去哪?」

慶功宴結束,程昱行色匆匆。

「是文若啊。」

程昱張望了一下,然後低聲道:「我想去一趟伙房,聽說昨晚主公就是去了一趟伙房後立刻回來布置作戰計劃。

而今天回來的第一件事,也是去伙房,那裡頭,肯定有蹊蹺。」

「哈哈,君子所見略同。主公回來的路上一直嚷嚷着要跟將軍們一醉方休。

可從伙房回來後立刻要求禁酒,同時馬上部署了作戰計劃,這個伙房,不簡單啊。

更讓人奇怪的是,主公之前一聲口口聲聲要找的那位高人,為何現在隻字不提,只怕也跟這伙房離不開關係。」

荀彧也有同樣的猜想,二人一拍即合,朝着伙房走去。

曹營的伙房共有三間,其中兩間大房是用以準備全軍用度的。

典默所在的是第三間,小房,只有在加慶功宴的時候才會忙一些。

現在慶功宴早就準備完了,伙房裡只剩下典默一人,就連典韋也因為知道馬上要跟呂布過招而回營去訓練了。

「見過程大人,荀大人。」

見程昱和荀彧走進來,典默有禮的朝着他們行禮。

奇怪,這伙房裡就這麼個少年嗎?

二人張望一番,最後目光落在了典默的身上。

程昱問道:「小兄弟,方才主公來過伙房,見過什麼人嗎?」

典默撓了撓頭,「沒有啊,伙房裡就我一人,主公確實來過,只是照例詢問了下慶功宴的用度。」

看來老曹還沒有把自己的身份說出去,既然如此那就配合一下吧。

典默不圖那種裝逼的快樂,人啊,有時候不能太聰明,否則就會落得跟楊修一個下場。

荀彧走上前,壓低聲音問道:「小兄弟,主公的用兵方略是你教的?」

典默雙手一攤,一臉無辜,「荀大人,您在拿小的尋開心呢,我就是個伙夫啊。」

看着典默一臉真誠,還真不像是撒謊的樣子,荀彧便點了點頭退了出去。

「我說也是,就算真有高人,也不可能是個孩子吧。」

「或許吧。」

荀彧笑了笑,一甩衣袂頭也不回的走了。

沒關係,此人若真的是主公背後的高人,那這一戰結束後主公一定會回到伙房,到時候我守在外面,一定能找到真相。

荀彧並不是什麼八卦的人,只是眼下的情況他不得不上心。

軍中,如果真的存在一個如此驚世駭俗的奇才,那麼勢必會改變曹營謀士序列的格局。

不管是為了自己,還是為了以後家族的發展,都有必要挖出這個背後之人。

《三國:家兄典韋,開局硬剛呂布》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