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軍事歷史›三國:開局呂布手下謀生
三國:開局呂布手下謀生 連載中

三國:開局呂布手下謀生

來源:google 作者:無常 分類:軍事歷史

標籤: 軍事歷史 無常 李安

開局呂布手下艱難求生,無力回天,死保舊主家眷輔曹操,治豫洲,戰袁紹,平河北,御異族得貂蟬甄姬之心,結秦王漢武之誓展開

《三國:開局呂布手下謀生》章節試讀:

手中的政事慢慢分散出去。李安也落個清閑,哪怕是自己的本職工作也交給糜橋去做。

糜橋也是聰慧,哪怕李安教一些現代的知識,他也能快速領悟也驚為天人。

導致他現在一直以李安第子自稱,拜弟子之禮。

搞得李安特別不自在。不就是教了一點數學嗎?至於每天看着我的眼神充滿狂熱。

趁有時間,正好出去看看繁華的下邳城。

街道上已經不復往日冷清,街道上人來人往,人聲鼎沸,好不熱鬧。

李安突然看見前面街道人群圍成一圈,裏面還傳出婦女的哭喊聲。

走進人群,才看清裏面發生的情況。幾個士兵正散圍着,一對母子。

而周圍巡邏的士兵,看到是自己人。什麼也沒管,繼續巡邏。

小孩兒看起來才五六歲。緊緊抱住母親的大腿。女人雖然生過孩子,體態豐腴 身材依然婀娜多,哪怕現在哭花着臉,也能看出是個美婦人。

看兩人服裝和應該也屬於小資家庭。。

「李氏,你丈夫已經戰死了。你沒了依靠。將軍願收你為妾室,認你兒子為義子。這是天大的好事,你別不識好歹。」其中一個士兵威逼利誘道。

「張奎我丈夫瞎了眼,認你做兄弟,他才剛死,你就欺負我們孤兒寡母!」站在死兵中間的李氏身體微顫,不知道是激動還是害怕。

半蹲抱著兒子,指責着張奎。眼睛掛滿淚珠,看起來讓人憐惜。

「我丈夫當初也救過你性命,你就這麼報答他救命之恩。」

張奎和李氏丈夫都是徐州人,都是曹豹手下司馬,曹豹帶兵阻攔張飛逃跑的時候被着急出城的張飛一矛戳死,李氏丈夫也死在那場兵禍中。

後來呂布把曹豹手下被打散分給了自己各部將,而張奎分給了宋憲。

可從司馬突然變成一小兵。張奎心有不甘,得知宋憲是個色中餓鬼,無女不歡。

想到自己剛死兄弟的老婆,雖然有了孩子。可依然下邳城有小有名氣的美人,於是就有了這一出。

本來剛開始李氏答應的好好的,可到了大街上突然發作。

他們也不敢用強,畢竟是將軍內定的女人,只能好言相勸,於是形成這個局面。

隨着圍觀的人越來越多,張奎也準備用強帶走李氏。

」你等何人?為何抓我家姐?我必上稟溫侯,治你等之罪。」

李安走出人群大聲厲喝,嚴厲呵斥道。

看這情況,也只能先聲奪人。再不管這個婦人可能真的要被抓走了,等待他的可能是噩夢一樣的生活。

自己也是呂布集體一個不大不小的官,應付這種事情應該沒問題,衡量再三之後,決定站出來。

「你是何人?我怎麼沒聽聽說李氏還有弟弟。」張奎眉頭緊皺。

「我乃太守府長史,難道本官還要把家眷一一介紹給你聽?」李安上前對着張奎大聲呵斥道,整個人看起來無比生氣,口水都快噴到張奎臉上。

張奎見這情景,點底氣不足。有些不知所措起來,轉頭看了看一群士兵中盔甲最鮮亮的那一個。

那士兵直接走了出來。直接說到

「可是李長史,可有腰牌證明身份。?」

李氏看此情景,默默鬆了一口氣,看着李安的目光感激無比。

李安取下隨身攜帶的腰牌,扔了過去。心想這事成了,還是有身份好辦事?要是平頭百姓出來阻止,可能還會有皮肉之苦。。

士兵低頭拿着腰牌看了一會。

「假的 殺了他。」說著就拔出刀,向李安衝過來,其他幾人也跟着拔刀隨跟上。

李安一驚,還是第一時間做出反應,一把推倒前面還沒有反應過來的張奎,扭頭就往人群鑽。

事情發生在電光石火之間,其他人根本沒有反應過來。

李氏也一臉驚駭,抱著兒子也不知道該怎麼辦。

人群也隨之混亂,像開水炸鍋一樣。

李安也不知道,那士兵為什麼要殺他,鑽進人群中瘋狂逃竄。

隨着人群混亂加劇,追殺的士兵也被人群衝散,都跟無頭蒼蠅一樣亂竄。

後面現在只跟着那領頭的死死咬住,李安跟着混亂的人群,沿着街道跑了數百米,也沒有甩開他。

而李安的速度,因為體力的原因也越來越慢,看這提得刀越來越近的士兵,心中緊張無比。

「你是跑不脫的,讓我給你個痛快。」已經離李安就十來米還在繼續拉近距離的士兵。

心裏萬分着急,再這樣下去,遲早要被追上,這垃圾身體,體力還沒前世的自己好,感覺快到極限了。

沒辦法了,李安跑到街道牆邊停了下來,看着越來越近的士兵。彎着腰一手扶牆一扶着肚子大口地喘着粗氣。

剛才在人群中快速跑動已經消耗了他為數不多的體力,這該死的身體真的薄弱。

「我得 ……主公看重, 你今天殺 ……了我。今天這麼多人看到。主公查到你,你必死路一條……。」

「不用多說,你今天必死。」拿提刀衝來,沒有絲毫的遲疑。準備直接砍死李安。

這個士兵明顯就是一個久經戰場的百戰精兵,身體素質和意志都屬上等。

看着面帶興奮,逼近而來的士兵。心裏默數。五步四步三步就是現在。

李安拿出腹部隱藏的切豬肉的短刀,以最快的速度刺向士兵。

剛才逃跑時趁混亂,在豬肉攤位,拿了一把短刀,做了最壞的打算,如果被追上,拚死一搏。

在士兵靠近時裝完全沒有反抗能力,彎腰藏在腹部。就等現在

「鏘」

士兵也沒有想到,李安還會有這一手。看這刺來的短刀。來不及躲避直接拿手中刀硬磕了短刀。

雖然刺來的短刀磕拼偏,但左腹部被依然劃那一道淺口,隨後一腳踹飛李安。

」鐺「短刀也脫手落在了遠處。而李安也因為這一腳差點背過氣去,剛想爬起來,就看眼前刀鋒逼近。

我命休也。

這是李安唯一的念頭。

「鏘」一把畫戟。就在李安頭上架住了士兵砍過來的長刀。

畫戟上挑,直接磕手中長刀,接着上前一腳踹到士兵腹部傷口,直接踹倒在地,戟尖銳頂在咽喉處。

整個動作行雲流水,李安也反應過來。看這旁邊站立着一個身穿甲胄,手持畫戟 梳着馬尾辮的女孩,女孩看起來最多十七八歲,杏眼娥眉,面容精緻,小巧的瓊鼻高挺,眉宇間滿是難掩的英氣。

「多謝姑娘相救,在下李安,日後必當報答。」李安起身抱拳朗聲道。

「我是宋憲將軍手下司馬。姑娘不要多管閑事,以免惡禍上身。」還躺在地上的士兵捂着腹部傷口,看着咽喉上戟尖。額頭還冒着冷汗,也不知道是痛的還是嚇的。

「他為什麼要殺你?」姑娘轉過頭來對李安問到。

「在下也不知。」李安回答道,心裏也充滿疑惑。直接對躺在地上的士兵。問道。

「我和你素不相識。你為什麼要殺我?」

姑娘也疑惑的看着士兵,抖了抖手上的畫戟。

「你不知道自己得罪什麼人嗎?」士兵沒有回答,直接反問到。

「侯成?」不確定的問道。

士兵並沒有說話,只是扭過頭去不再看他,也是默認了殺他是因為侯成。

原來宋憲和侯成關係非常要好,知道李安得罪過侯成,也向侯成保證有機會一定幹掉李安。

反正又不是重要人物,就算死了,呂布也不會太過於追究。

「我不管你們什麼恩怨,今天這個事我管了,拿上兵器給我離開,不然就別怪我不客氣了」那英氣勃勃的少女收起畫戟,直接對躺地上的士兵說道。

士兵也是知趣,撿起武器。什麼也沒說,捂着腹部離開了這裡。

「請問姑娘閨名,以後在下必有回報。」看着準備離開的姑娘。李安連忙問道。

「呂琦玲。」說完轉身就走了。

《三國:開局呂布手下謀生》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