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軍事歷史›三國趙雲,開局獲得後世記憶
三國趙雲,開局獲得後世記憶 連載中

三國趙雲,開局獲得後世記憶

來源:google 作者:月不語 分類:軍事歷史

標籤: 軍事歷史 月不語 趙雲

趙雲做了個關於後世的夢,決定自己創業不知不覺中,天下有名的諸侯,先後站到了他的對立面公孫瓚:我和那個趙子龍,有殺子之仇!曹操:他搶先發出討董檄文,回頭就投了董卓我……我差點被氣死!劉備:他表面上幫我,背地裡卻綁走了孔明!我的心……好痛哇!孫策、周瑜:他搶走了大小喬,那是我們早就相中的女人!這是……奪妻之恨!趙云:我太難了!展開

《三國趙雲,開局獲得後世記憶》章節試讀:

趙雲一邊向前迎去,一邊板著臉道:「我沒接到人之前,誰都別想從我手中得到馬!」

很快,他就進入了公孫康身前兩丈以內。

卻在此時,就見他猛一振臂,亮銀槍帶着一縷呼嘯,直奔公孫康而去。

公孫康大駭,下意識就想閃躲。

然而,哪裡還來得及。

只聽「哧」的一聲輕響,亮銀槍扎穿公孫康的小腿,將他釘在了地上。

「啊!」

公孫康發出高亢的慘叫。

這倒不是趙雲不想殺掉公孫康,而是他故意的設計。

一方面,只要公孫康還活着,公孫康帶來的人,就絕不敢輕易離開。

如此一來,就不會有人馬上回軍營去報信。

至於百姓前去軍營報信?

鬧呢?

一般的百姓,誰能輕易進入軍營?

按照一般的流程報上去,環節就比較多。

等到軍營終於弄明白髮生了什麼,趙雲早就出城去了。

另一方面,他手持長槍之際,表現出的戰力太過驚人。

不將長槍扔出去,說不定有些人始終都不敢上來。

若是他們往人群里一紮,趙雲還真不能快速地幹掉他們。

果然,看見趙雲長槍脫手,並且還想走近公孫康,附近立即發出接連不斷的怒吼聲。

「大膽!」

「好賊子!」

「攔住他!」

「殺了他!」

早已撿迴環首刀的莫鐵心等七名親兵,同時向著趙雲殺來。

趙雲拔出腰間的環首刀,與他們激戰。

「噹噹當……」

刀刃交擊,如同打鐵聲一般。

為了誘出所有敵人,趙雲故意沒有使出全力。

但就算如此,片刻之後,依然有兩名親兵受了傷。

這時候,公孫康的助攻來了。

「殺了他!還有人呢?全都圍上去,給我殺了他!」

潛藏在人群中,假扮成圍觀群眾的兩名親兵,不得不走了出來。

不過,在他們手中,只有一把短刀。

見此情形,公孫康從自己腰間拔出寶劍,遞給了其中一人。

公孫康又向圍觀人群看去,開起了懸賞。

「有誰能幫我殺了那個狂徒,我賞十萬錢!」

重賞之下,必有勇夫。

人群一陣騷動。

十幾個人沖了出來。

其中幾人手中,要麼只是一條扁擔,要麼就是一根木棍!

趙雲見狀,覺得公孫康的人肯定都出來了。

當下不再留手。

劍光如同蛟龍,又如一條銀魚,在莫鐵心等人身旁一閃而過。

莫鐵心等人立即踉蹌幾步,便不聲不響地倒了下去。

他們的脖子上,都被利劍割了一下。

由於趙雲單手有着四百斤左右的力道,那一劍雖然只是一掠而過,斬斷的卻是半個脖子!

氣管、喉管、動脈,基本上都被切斷了!

至於那些心存僥倖的民眾,趙雲也沒客氣。

當他們主動加入這場遊戲,想必心裏就預料到了最糟糕的那種結果。

不過短短十數息的功夫,趙雲便完成了對公孫康以外的所有人的殺戮!

公孫康扶着那條將他小腿釘住的亮銀槍,目光兇狠地盯着不斷向他走近的趙雲,咬牙切齒道:

「你不能殺我!」

趙雲沒有接話,繼續向前。

公孫康努力讓自己鎮定心神,繼續對趙雲施加心理攻勢。

「殺了我,你將面對公孫氏無休無止的追殺!」

「你的宗族,將會被徹底殺絕!」

「你走吧!走得越早,你能逃得越遠!」

「如果你擔心報復,我可以……」

劍光一閃,徹底打斷了公孫康的話。

公孫康眼中,露出強烈的不可置信神色。

繼而,便是無比的怨毒。

他仰面倒下,在空中灑落一片血雨。

四周的圍觀群眾,完全被這一幕驚呆了。

趙雲殺了別的人也就罷了!

他對公孫康,竟也下得了手!

那可是公孫康!

公孫瓚之子。

此地,徐無城!

駐有一支受到公孫瓚指揮的大軍。

其中,公孫瓚的親兵,也就是白馬義從,乃是一支精銳輕騎。

趙雲殺了公孫康,逃得掉嗎?

原則上,不可能!

他瘋了!

他一定是瘋了!

終於,有人發出一聲尖叫:「殺人了!」

這聲尖叫,打破了街道上的詭異安靜。

如同在人群里扔下了一枚炸彈。

人們驚恐地胡亂尖叫着,爭先恐後地向遠處逃去。

兩名老媽子也逃了。

逃走時或許是推了羅秀兒一把,使得羅秀兒向著地面倒下。

趙雲快跑幾步,將羅秀兒的身體扶住。

刀光一閃,羅秀兒身上的繩子被切斷。

接下來,趙雲用了幾個呼吸的時間,簡單打掃了一下戰場。

公孫康的寶劍、短刀、錢袋,以及一塊令牌,盡數被他笑納。

又從其它人懷裡,得到了幾個錢袋。

上馬的時候,趙雲忍不住朝某處看了一眼。

那是公孫府的方向!

若是他最終未能逃脫,他就會再去那裡。

下場到底會有多慘,他不敢深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