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軍事歷史›三國之我要幫劉備
三國之我要幫劉備 連載中

三國之我要幫劉備

來源:google 作者:夜斐的咯 分類:軍事歷史

標籤: 軍事歷史 夜斐的咯 戲敬

【三國+魂穿+跟劉備+無系統】戲敬穿越到了三國時代,沒有金手指,沒有系統,唯一擁有的就是對這段故事的了解謹小慎微的在一些關鍵事件上算無遺策,假裝起了高人開局直接獻策曹操,引得賞識,因為一件小事雙方又分道揚鑣天下之大,何處為家?一個小小的事件,就將改變歷史的進程,到底哪件事是真的,春秋筆法害死穿越者戲敬:「三國演義誤我也!三國志亦不實也!」殺人屠城真英雄,攜民渡江偽君子?我嘆世人不自量,望之笑曰蚍蜉爾展開

《三國之我要幫劉備》章節試讀:

戲敬醒來的時候已經滿天星鬥了,身邊坐着的是魏宗。

魏宗感覺到了戲敬的視線,頭扭了過來,憨厚笑道:「公子您醒了。」

「小聲些。」指了指身邊的同樣在睡的許田

戲敬望了望周邊的環境

一個小火堆,三匹馬拴在了十多米外。地上鋪了兩條草席,一條上面還鋪了被子,那是自己的。

「現在什麼時候了,拿些吃的來。」戲敬對着魏宗小聲說。

魏宗翻了翻包裹,笑嘻嘻的遞了荷葉包過來,同時說道:「現在約莫是丑時了,公子。」

戲敬點點頭,半夜2點鐘左右。

接過了荷葉包,打開一看,裏面赫然是一整隻雞,應該拿火烤過,看起來煙熏火燎的。

一把撕下了一個雞腿,迫不及待咬了一口,雖然冷了,但是此刻的戲敬無比幸福。

把嘴裏這口咽下去後,捏着雞腿放在篝火邊上稍微熱熱,這樣味道更好。

一邊烤着雞腿,朝向另一邊就問「你怎麼不睡覺,魏宗。」

魏宗瞪着火堆,促狹說道:「小人睡過了,我和許伍長輪流守夜,伍長他守上半夜,我守下半夜。」

很明顯,魏宗不太習慣和自己說話,也有可能和所有人都這樣。戲敬不清楚,因為平常兩人也沒怎麼接觸過,也不太會接觸。

一時之間,兩人陷入了沉默。

魏宗是因為不知道該說什麼,戲敬則是之前過於疲勞,現在還沒緩過來,腦袋稍一放空,一下子就呆住了。

戲敬突然感覺手指有點發燙,意識回到了現實。

手上的雞腿已經熱乎了,剛才火苗撩到了自己的手。

戲敬看着雞腿上的熱氣,習慣性的吹了吹,吃了起來。

這肉沒什麼味道,廚藝還得靠自己。一邊吃一邊在考慮自己如果跑到濮陽該怎麼說服夏侯惇,自己到底是太衝動了。

為了想要出頭而選擇了這條路,顯然忽略了這個計劃其中的問題。

想當然的認為自己隨便說兩句夏侯惇肯定會按照自己想法來,但很明顯不可能。

自己雖然是隨軍軍師戲忠的弟弟,但不代表夏侯惇一定會信任自己。

說錯了話甚至可能會被當成姦細,所以得好好思量。

手上的雞腿已經吃完,乾脆拿着一整隻雞邊烤邊想。

可惜吃完了雞也沒想出辦法,戲敬又感覺睏倦,就睡了。

第二天戲敬是被許田叫醒的,他們已經圍着那小火堆開始吃早飯了:「公子一起來吃一些,明天還得要趕路呢。」

戲敬靠了過去,他們依舊吃着許田昨天拿給自己的那種餅,而魏宗則又遞了一個荷葉包過來。

順手接來,打開一看這次像是一塊臘肉,戲敬找許田拿了把刀,粗略分了三份,又要了塊餅。

昨天晚上起來實在太餓了,那雞就讓我一個人吃完了,今天我可得分兩份給他們。

想到這,戲敬開頭:「你們一人來拿一塊,男子漢大丈夫不吃肉哪來氣力。我們這幾天還得趕路,指不定會碰到山賊盜匪,你們想護好我,還得吃好」

魏宗聽到這話明顯很局促:「小人只是個大字不識的兵卒,怎麼好吃少爺家的肉。」

魏宗可是記得昨天許田雖然買了不少東西,完全夠幾天吃的,還買了個陶罐,但是同樣也花了不少的錢呢,起碼得有20兩。

那村子裏的人見他們落魄,黑心的很,漲價漲得厲害,那些東西起碼比平常貴了幾倍。

許田哪有那麼多錢,那是許田拿了戲敬給的銀子,還拿了些戲敬行囊里的銀子買的。

昨天看見戲敬醒來他就覺得有些尷尬,畢竟是偷了主人家的錢買的東西,雖然不是他乾的,但是多少有些心虛。

戲敬哪知道這其中有這麼多的故事,強塞給了兩人,吃了起來。

許田倒也不推辭,拿了肉,背囊掏出個陶罐,水囊倒了些水進去:「公子把刀給我吧,我來切切,燒些熱水,倒進去一起煮了也好就着餅吃。」

戲敬看見許田變戲法似的拿了個罐子出來,好奇問道:「你出門的時候還帶了鍋?」

許田把陶罐架到火上,開始切肉:「昨日我去村子裏買的,還順便買了不少吃食。一路之上有個陶罐也好吃些熱的。」

戲敬點點頭,非常滿意許田的周全。

許田把肉全都丟到鍋里,又撒了些鹽進去,雙手有些不自在,不停的在後腰摸索。

「公子,這都是屬下昨日拿了您的銀子買的。」許田強打精神說道。

戲敬也不以為意:「挺好挺好,我不是給了魏宗銀子嗎。」

許田伸出兩個指頭:「20兩,那村子裏看見我們三人三馬,狼狽不堪,像是逃難,就貴了不少賣給了我們。

屬下想了想還是划算,畢竟咱們沒吃沒喝,路上難過,所以就拿了您的銀子。」

戲敬拿出自己的行囊,點了一點,還剩10兩黃金,30兩銀子。

面無表情點點頭,朝向魏宗:「你知道這事嗎?」

魏宗頓時冷汗下來了,跪了下來:「小人知道,可是許伍長說不礙事,所以就。」

戲敬拍了拍魏宗,笑着說道:「這有什麼礙事的,不礙事,不礙事。「」

又笑着看向了許田,許田則感覺有些促狹。

「做的好,你做得很對。此次如同逃難一般,有你許田,我也就放心。

而我點了點銀兩數目,剛好15兩,也沒有少一絲一厘。

魏宗也把錢給了你,你們兩個都可以稱為誠信之人了。」

戲敬停頓了一下,又開口說道:「我雖然只是個小人物,還未有一官半職,但是我將來未嘗不能出將入相。

能得我一句誇讚,將來你們可以到處誇耀了。」

經過戲敬的玩笑,氣氛明顯好了很多,許田也露出些許的笑意,魏宗也沒那麼促狹了。

只是戲敬內心之中卻是感覺有些緊張,財不露白這道理他是聽過的。

不過昨天過於疲憊,在昏睡前露出了錢財立馬就昏睡過去了。

如果其中有一人懷藏歹心,輕則錢財被洗劫一空,重則人財兩失。

不過片刻,這鍋肉湯就燒好了。

很明顯戲敬說的話拉近了三人間的關係,魏宗也安心的吃了起來,同時還說這着:「公子多吃些。」

飽餐一頓後,許田正欲收好陶罐,戲敬擺擺手說:「你再燒一罐熱水,到時候灌入水囊帶走。」

許田明顯不理解戲敬是什麼意思,但還是按戲敬的照做,把自己水囊里的水倒入罐子。

戲敬看出了許田的疑惑,解釋說道:「我把煮沸過的水稱之為開水,而未燒沸過的則為生水。

我知道你們都是喝生水,但是喝生水會容易得病,尤其是疫病。

所以我讓你們燒開了喝,我們現在在外,得了病可沒地方治。」

許田聽過明顯懂了戲敬的意思,點點頭,拍了個馬屁:「公子書讀的真多,有見識」

戲敬沒在意,突然想起許田讀過書就問:「你喜歡讀書嗎?」

許田明顯有點興奮:「我喜歡,族裡很多人都不喜歡讀書,但是我知道不讀書是出不了頭的。

族中的荀先生告訴我,讀書可以博聞廣識,取長補短。

長此以往,則可以出人頭地。」

戲敬沒想到許田一米八的大個,長得雖不是豹頭環眼莽張飛似的人物,卻也是濃眉大眼,虎背熊腰。

很難想像這麼個大漢跪在半米不高的小案幾前讀書寫字。

現在普遍跪坐讀書寫字,不像是後世的桌椅板凳那麼人性化。

這畫面戲敬一想到就感覺很有意思。

「既然你喜歡讀書,又在危難之際不離不棄,那將來我所有的書你都可以閱讀抄寫。」戲敬對許田做出了承諾。

這明顯更讓許田高興,激動的面孔發紅,跪下來對戲敬說:「公若不棄,許田必將為公肝腦塗地。」

戲敬看着這麼簡單就收服了一個人心也很高興,畢竟魏宗許田都和自己共患難,那當然對另一人也得有一些表示。

當即問了魏宗:「你有什麼喜好或者心愿嗎。」

魏宗十分意外戲敬還想着自己,心中感動,只表示自己並沒有做什麼,不敢受戲敬恩情。

戲敬只表示等你想到,再來找我,也沒有強求。

畢竟戲敬心裏是想着這求生路上厚此薄彼不太好,順帶着問的。

不多久,水燒好了,三人上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