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古代言情›三生三世:天上掉下個小神君
三生三世:天上掉下個小神君 連載中

三生三世:天上掉下個小神君

來源:google 作者:棠下有糖 分類:古代言情

標籤: 古代言情 思瑤/司瑤 離煬/玄陽

【三生三世+馬甲+甜寵】萬年前,上古神女司瑤被封印于思過崖,眾神隕落萬年後,身懷反骨的思瑤橫空出世雙瞳異色,她為眾仙排斥,為妖魔爭搶在看透人情冷暖,看遍世態炎涼後,又一次圍堵中,她收起滿身修為,不再抵抗只最後一刻,那擋在她身前的青色背影卻終究讓她紅了眼眶「若有來生,我願舍掉一身修為,以我畢生氣運,換與你一世相守」成神如何,成魔又如何?且看她如何書寫這一段,屬於自己的傳奇佳話小劇場:某天,二人正在凡間優哉游哉地聽戲思瑤突然發問:為什麼咱們見面你都是從天上掉下來的?彼時的玄陽神君神秘地說:你猜有一美人兮,見之不忘一日不見兮,思之如狂展開

《三生三世:天上掉下個小神君》章節試讀:

凌晨,塗夭悄悄拍醒阿東,只用手勢示意他噤聲,然後跟着自己走。

阿東迷迷糊糊地看着她,也沒多問,配合著塗夭出了山洞。

她腳步不停,頭也不回地帶着阿東下了山。

直到山腳下,她才終於停住了腳步。

阿東看向她,卻發現面前的女子眼睛微微濕潤,鼻尖微紅。

塗夭終究是生出一陣離別的傷感,此去一別,不知道歸期何年,甚至能不能再見都是未知數。

哪怕她現在對思瑤的感情摻雜了一些其他的想法,終究是不可能做到雲淡風輕。

只願這小尾巴平安健康,好好修鍊,早日見到那玄陽仙君吧。

思及此,塗夭沒忍住,終是落下淚來。

突然,塗夭感覺自己被擁入了一個溫暖的懷抱中,她錯愕地抬頭。

只見阿東垂眸看着她,眼中的溫柔繾綣彷彿要將她淹沒。

他伸出手,撫過塗夭的臉龐,輕聲說:「你莫哭,我現在雖不記事,但我發誓,定會護你周全。」

天色仍然是微微亮,萬籟俱寂。面前這少年的聲音卻堅定有力,她怔怔地看着,心臟不受控制地快速跳動着。

那一刻,塗夭不受控制地感覺到了內心的悸動。她甚至有種感覺,只要有面前這人陪伴,她就什麼都不怕。

突然,一道清脆的女聲響起,打破了這片寧靜。

「哎呀哎呀,你們這是幹嘛。不是要趕路嗎,還在這裡抱來抱去的。」

一旁不知從何時出現的思瑤正沒好氣地雙手叉腰,出言譏諷道。

她就知道這死兔子笨得要死,明明需要她幫忙,又生怕連累了她,還準備偷偷摸摸地離開。

她心下總有種預感,如果這次她不跟着塗夭,便再也見不着她了。

幸好她夜裡睡得不深,察覺到她們二人有動靜,就立馬跟上去了。

只是……看着那抱作一團的二人,在聽到自己開口後又立馬鬆手,迅速保持着一段很遠的距離,又不禁覺得好笑。

塗夭還沒反應過來,看着突然出現在眼前的思瑤,吃驚道:「你……你不是還要好好修鍊,去找那個仙君嗎?」

思瑤不耐煩地打斷:「找個神仙又不難,他難道還能跑了去?你又不是不知道,我修鍊快,這一路就當作出來跟你歷練了。行了別愣着了,不是還要趕路嗎,快點吧。」

話音剛落,思瑤看也不看還怔愣在原地的二人,轉身就走。

塗夭連忙拉着阿東跟上。好一會兒才想明白,思瑤是因為放心不下她才特地跟過來的,心頭頓時湧上一陣愧疚和感動。

思瑤平日里口是心非慣了,一直看着都沒心沒肺。但是,她確實重情重義,與她的坦蕩相比,塗夭感覺自己心中那個醜陋的小人,簡直不堪入目。

一時間,塗夭感覺無地自容。就在前不久,她還在嫉妒着思瑤,甚至想拋下她。

阿東似乎是感受到了她的情緒,輕微地捏了捏她的手心,又給了她一個安撫的微笑。

那天凌晨,天還未明,彎月懸空,空氣中帶着些微的濕意。三人藉著天邊的微光,一起走向另一個未知的世界,彷彿心意相通,前路便無所畏懼。

在那之後多年,思瑤每次回憶起當時的場景,都會覺得心生希望。哪怕之後發生的許多事情,愛恨痴嗔,早已物是人非,不復當初模樣。

三人當天便離開了白果鎮。考慮到阿東的感受,白天她們也會去路邊攤吃些東西,順便讓阿東帶點乾糧。

晚上有客棧也會要兩間客房,盡量融入常人生活,不引起旁人注意。

思瑤頭一次到人間來,對一切都充滿了好奇。

以前在鎮里,她總是對人間的一切都嗤之以鼻,現在真的到這裡來了,才發現原來這麼有意思。

人間的吃食,像餛飩、麵條、包子和許多花樣百出的菜式、零食甜嘴,都讓她眼花繚亂。

她這幾日蹭着塗夭的銀錢,看見什麼吃的玩的都嚷着要買。塗夭因着心中的愧疚,也願意慣着她,基本上有求必應。

思瑤現在左手一串糖葫蘆,右手一包綠豆糕,正吃得不亦樂乎。

她滿足地感嘆:「原來人間有這麼多好吃的好玩的啊。」

塗夭也公平對待,給思瑤買了什麼都會給阿東帶一份。

明明她們看起來年歲相仿,但塗夭卻像帶孩子一樣,慢慢地讓初到人間的思瑤和失憶的阿東接觸生活、體會生活。

這天,三人到了碧水鎮。等過了這個鎮,就可以乘舟而上,大概三至四日便可直抵幽州。

走在路上,思瑤看見鎮里的花草都蔫蔫的,不由得奇怪道:「為什麼這裡的花草都長得不怎麼好,現下已經春日,白果鎮那邊花都開得漫山遍野了。」

塗夭神秘地對她笑笑:「這個我之前來也問過,當地人都說是因為這裡環境陰涼,不適合草木生長。不過,有幾個老人家說,是因為這個鎮子很久以前冒犯過神靈,掌管花草樹木的花神特此降下神罰。這裡的花便再不能盛開,草呀樹呀也只能長成這樣。」

一邊的阿東聽見這話,突然安靜下來,彷彿陷入了沉思。

思瑤和塗夭沒有察覺到阿東的情緒變化,二人正說著話。

突然,阿東眸中精光一閃,抬頭看向天際:「有人過來了。」

思瑤和塗夭一驚,一齊抬頭看去。

這段時間過得安寧且平靜,險些讓她們忽視自己可能正處於人間權力爭鬥的某個漩渦中。

尤其是阿東,光是他的身份,都不知道內里藏着多少潛在的風險。他的那塊玉佩也早已經被他貼身收好,並沒有再隨身佩戴。

三人皆是緊盯着天邊。只見不遠處一個青衣郎君身姿飄逸,衣袂翻飛,彷彿御風而來。

思瑤不清楚來人身份,也不能斷定這就是沖他們來的,只能暫時按兵不動,觀察着那人。

慢慢地,那人離得近了,思瑤才看清他的面容。

這人神色淡然,面上無甚表情,五官周正,看着相貌不如阿東出眾,但周身的氣質卻超凡脫俗。舉手投足間都彷彿有靈力涌動,想來修為定是不低。

這人垂眸看向他們,凝視了阿東一陣,便朝他們所在的方向而來。

思瑤和塗夭心下一凜,斷定這人來者不善,至少先探探底細,發現不對還可有時間撤離。

想到這,塗夭朝前兩步,大喝出聲:「敢問閣下何方神聖?」

那人彷彿才發現阿東旁邊還有兩名女子,蹙眉看了塗夭一眼,隨即不甚在意地掃過塗夭身後的思瑤。

在那一瞬間,思瑤發現他的神情變得極為震驚,他本是御風而來,此刻卻硬生生停在半空中不動,只是愣在原地,目光緊緊盯着自己。

恍惚間卻看他扯了扯嘴角,然後閉上眼睛,直直地往下……掉了下來。

地面上三人頓時嘴巴張大成「O」型:「什麼情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