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都市小說›山村小郎中
山村小郎中 連載中

山村小郎中

來源:google 作者:月上青華 分類:都市小說

標籤: 張三 月上青華 都市小說

、張三小時候被狼叼走,狼仙附體,獲得了狼仙傳承,不但武功蓋世,還醫術高明為了查清父親的死因,張三千里走單騎,闖下赫赫威名,千古流芳……展開

《山村小郎中》章節試讀:

李春玲笑着走到王秋月床前:「嬸,好久沒來看你了。」

說著,握住王秋月的瘦弱的手,按摩着。

王秋月目露笑意,算是打了招呼。

「嬸子,你可真有福氣。小美懂事,張三能幹,還孝敬。」李春玲也是發自內心的感慨。

雖然,王秋月比以前瘦多了,但,沒至於皮包骨。

臉色雖然不是很紅潤,但也不是那種蒼白。也沒褥瘡,也沒異味,足以說明,張三兄妹倆照顧得多貼心。

王秋月笑意更濃,只是,眼角忽然滾出兩滴淚珠。

李春玲知道,嬸這是感動的。

李春玲細心地給擦去,笑着說道:「嬸,有這麼好的兒女,你肯定會好起來的。」

張三:「嫂子,你趕緊回去吧,嬸子還在家呢。」

他怕精神病老太太追他家來。

李春玲聞言就忍不住笑了,憨子天不怕地不怕,就怕她的瘋婆婆。

「天也不早了,你們也該休息了。我走了!」

李春玲走了。

張小美送了出去。

張三挺感謝李春玲的。

因為,李春玲這一來,他買的那些東西,就都對上號了,否則,老媽會怪他亂花錢。

「媽,這些營養品,你得抓緊吃,否則就過期了!」張三怕老媽捨不得。

王秋月笑着看着張三。

張三也不知道老媽信沒信。

「哥,還有奶粉呢!」張小美從營養品里拿起一袋奶粉。

張三一愣,他沒買奶粉。

忽然明白了,一定是春玲嫂子送的。

「哥,你的新衣服呢?」張小美擺弄着新衣服,大眼睛都笑彎了。

張三:「哥不需要。咱爸的舊衣服,還那麼多呢!」

張小美的笑容消失,眼圈紅了,眼淚疙瘩掉下來了。

「哥,退了吧!」張小美哭了。

哥就是這樣的人,總想着她和媽媽,從來不想着自己。

「傻丫頭,是不是覺得,哥捨不得給自己買衣服?根本不是那麼回事。哥是覺得,我也不怎麼出門,天天上山下河的,穿的再好,有啥用?給誰看?你就不一樣了,你可不能總是讓同學嘲笑。」張三揉揉小妹的頭,笑道。

他念過書,那些學生可是沒少嘲笑他窮鬼山炮。

張小美哇地一聲,哭得更大聲了。

「哎呀,你哭啥呀,哪天,哥也買,行不?」張三趕緊安撫懂事的小妹。

忽然,他看到,老媽的眼角也有淚水流出。

趕緊說道:「小妹,你可別哭了,你哭,媽都跟着哭了。」

張小美趕緊止住悲聲,給老媽擦眼淚:

「媽,咱都不哭!等我上學,找個好工作,咱家都過好日子!」

王秋月的眼淚越流越多……

第二天早上,張三又起早上山了。

趁着小妹在家,他得多采點草藥賣錢。

夏天,張三基本不去采山貨。

因為,山貨沒有草藥值錢。

而這個季節,也正是草藥茂盛的時候。

附近十幾個村屯,除了桃源村張家,再有就是芍藥村的白家,是郎中。

所以,進山採藥的也不多。

這就便宜了張三。

而且,外婆知道山裡哪個地方好葯多。

這些年,僅憑張三一個人能養活一家人,外婆絕對功不可沒。

今天,張三要去采一種極其珍貴的草藥,鐵燈台。

鐵燈台,七葉一枝花。

主治驚癇,癲疾,癰瘡,陰蝕,下三蟲,蛇毒。

還有涼血去風之功效。

人工種植的鐵燈台,鎮里收購價,乾貨高達四百多元一公斤。

野生的鐵燈台,每公斤的乾貨收購價,最低是一千起價。

主要是看年份。

要是年頭超過五年的野生的,個頭大的,最高的時候,可賣到二三千一公斤呢。

外婆早告訴他鐵燈台的位置了。

但,張三一直沒采,就是在靠年頭,想多賣點錢。

如今,有些鐵燈台已經長到七歲了,這是最長壽命。

再晚點,就爛了。

但也是最貴的年齡。

外婆發現的鐵燈台,在一片峽谷里。

外婆說,差不多千斤多。

那得值多少錢?

就算不是乾貨,就算鐵燈台的年齡不一,也,價值二三十萬呢。

張三為了這桶金,可是忍了好幾年了,跟小妹都沒敢說。

這要是傳出去,被人捷足先登了,他絕對血虧。

他就指着鐵燈台給小妹攢錢上大學呢。

張三興沖沖的直奔山谷。

「救命啊!」

還沒進入谷口呢,張三就聽到有人喊救命,是個女人。

張三不假思索,就衝進了山谷。

雜草叢中,一個腦袋上頂着一條蜈蚣刀疤的光頭大漢,正和一個女子廝打。

一個葯簍,倒在一邊。

女子披頭散髮,尖聲呼救,拚命掙扎,可是,她哪是壯漢的對手。

被光頭按在地上,騎了上去。

「哈哈哈,白小花,我說過,老子早晚辦了你。你好死不死,跑到這個鳥不拉屎的地方來。你喊吧,我看誰能來救你?」光頭得意大笑,滿嘴酒氣。

張三大吃一驚!

這不是芍藥村的村花白小花嗎?

那個光頭,不是她們村的二流子,疤頭嗎?那天還被他嚇跑了呢。

以前,張三跟他爹去過幾次芍藥村。

白小花的父親也是走江湖的郎中,一次採藥時墜崖,被張三爹救了。

從此,兩家處的不錯。

有一次趕上疤頭去白家提親,非要當場帶走白小花。張三和疤頭打了一架,差點把疤頭打死。

白小花父親為了感恩,也怕女兒總被疤頭騷擾,萬一給禍害了,後果不堪設想。就把和張三同歲的白小花,許配給了張三。訂了婚約。

可是白小花卻嫌棄張三傻,逃跑了。

好像去了市裡!

後來,張三父親去世,白家來過一次。

但是,是退婚。

說白小花背着家裡,在外邊結婚了。

張三沒想到會在這裡碰上白小花。

不管以前怎樣,得救!

「疤頭,你賊性不改,還敢欺負小花兒?」張三怒喝一聲,沖了上去。

這一嗓子,把疤頭嚇得一激靈,當時就歇菜了。

提起褲子就跑。

他都被張三打出陰影了。

張三撿起一塊石頭,就甩了出去。

嘭!

正砸在疤頭後脖子上。

咕咚!

疤頭一聲未吭栽倒在地,暈了。

「死張三,你怎麼才來呀?」

披頭散髮的白小花躺在地上嗚嗚大哭。

身上的衣服都撕碎了……

這造型,差點讓張三流鼻血。

《山村小郎中》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