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古代言情›上錯花轎嫁對郎
上錯花轎嫁對郎 連載中

上錯花轎嫁對郎

來源:google 作者:直男不是病 分類:古代言情

標籤: 古代言情 楊清語 許柏言

入錯新房滿城轟動將錯就錯喜結良緣起初許柏言:「娘子,你放心,我今後一定好好讀四書五經!」楊清語:「相公言而有信才好!」展開

《上錯花轎嫁對郎》章節試讀:

「清兒啊,後日便是你歸寧的日子,大禮我跟你娘已經備好了,這是禮單,你瞧瞧,瞧完了抽個時間你跟嚴兒去倉儲庫看看,缺什麼咱補什麼!畢竟我和你娘不了解親家喜好,由你把關保險一些。」進屋後的陳侯爺說著就將禮單遞到楊清語面前,他雖長年累月在邊疆鎮守,家鄉的事還是有所耳聞的,楊清語才女的名號他可是耳聞已久,自是欣喜楊清語做自己的兒媳婦,可沒想到成親那天出了那麼大的差錯,在他看來,小兒子許柏言根本就配不上人家楊清語,儘管他心裏向著小兒子,可不能否認楊清語嫁給許柏言就是一朵鮮花插在牛糞上,在這件事上他們許府是虧待了人家,便想盡辦法要彌補。

「公爹,這禮單已經夠全的了,清兒想沒有再加的必要了。」楊清語深知如果許柏言這個人她父母不滿意就是給再多的回禮也是枉然了,況且他們楊家不缺這些,她父母也不在意這些。

「不缺也去看看,看看裏面還有哪些入得了眼的,喜歡的就帶回來。」許侯爺仍然慈愛的對着清語說到,隨即轉過頭對站着的許柏言怒道:「下午就陪清兒去看看還有什麼不妥當的,如今你成了親,可得和清兒好好的過日子,再敢犯渾,仔細你的屁股。」

「哦,知道了,爹。」許柏言憋着嘴回道,這個差距,外人看到還以為我不是你親生的呢! 「恩。」許侯爺恨鐵不成鋼的看了眼許柏言,轉眼就見許母手裡緊緊攥着那本書便開口道:「你要看書就好好的看,沒來由你扔它做什麼?」 「夫人啊,把書給我,我看看他最近讀的什麼書?」許侯爺覺得常年在外難得在家想跟兒子多親近親近便開口說道。

「老爺,是《七言絕句》,讀書人嘛就愛看這類的書,不過經常不看書的人看這些容易犯困,老爺還是別看了,你說對不對啊清兒?」一聽許侯爺要看手中的書,嚇得許母心肝肺直顫顫。 「清兒覺得,讓公爹考考相公也好,既能督促相公上進,又能促進父子和睦。」楊清語笑笑嫣然的說到,暗忖:「我倒要看看是什麼讓你們母子如臨大敵般惶恐不安,再者,誰叫婆婆你直言我跟許柏言的房事,這次就別怪兒媳不幫襯着了。」

「啥?」許母瞪着比許柏言稍大點的眼睛直勾勾的看向自家兒媳,在看到楊清語嘴角的弧度後,許母認命般的低下了頭嘆道:「兒啊,這次娘幫不成你,你可別怨恨娘啊,是你媳婦她記仇啊,以後不能惹了,也不敢惹了,這要哪天惹了還指不定哪天就還回來了。太可怕了。」

許柏言此刻已經急出一腦門子的汗,不由心裏氣道:「好你個楊清語,不拆台能怎麼的?你這一句話就把我判了個死刑,你知道不?天曉得了,我此刻內心是有多麼的煎熬!!!」 「恩,清兒說的對,我是考考他看看他讀書讀得如何了?又不是自己要細細的鑽研,夫人,莫多說了,快把書給我。」

「啊…那個…老爺啊,時候不早了,改日再考他吧。」許夫人一聽趕緊制止,內心狂恨,「害的我如此擔驚受怕,等你陪清兒歸寧回來,我定要好好教導教導你,怎麼能看春宮呢?不像話!我這麼如花似玉的娘怎麼生了個如此好色不知羞恥的兒子!!真真令我汗顏啊!!」

「恩?難得今個閑着,來來來,快讓我看看。」許侯爺此刻靠近許母企圖奪過來。 「言兒啊,吶,書給你了,你交給你爹吧。」許母怕真被搶去,便就近遞給了許柏言,許母覺得早點擺脫燙手的山芋比較好些。

「誒?你讓他給我做什麼?你直接給我就好嘛。」許侯爺不滿的說道,隨後對着許柏言勾了勾手道:「快拿過來。」 「啊??娘。真要考啊?您確定?」許柏言拿着她那曾引以為豪的佳作顫抖不已。 「我說,你們磨蹭什麼呢?快點。」許侯爺坐在凳子上顯然有些不耐煩了。 「娘,你給爹吧。你離爹比較近。」說著許柏言就將書塞給了許母。 「言兒啊,你爹考的是你,還是你去拿給你爹吧。」許母面上無異常內心翻滾快沸騰了,「你自己闖的禍,讓娘給你去分擔,真沒羞啊,氣死我了,氣死我了。」 「娘,還是你給吧。」許柏言說著就將書朝許母扔了過去。

然而悲劇就發生在這神聖的一刻。 只見《七言絕句》瀟洒的越過許母在空中畫了一個美麗的弧線後華麗麗的躺在許侯爺的腳下,許侯爺低頭一看頓時惱火:「小小年紀不學好,你真是要氣死我啊。我今日非好好教訓教訓你不可,否則都忘了自己姓什麼了?」

「言兒啊,快告訴你爹你姓什麼,看把你爹給氣的。」許母見許侯爺額頭暴筋,趕緊拉着許柏言囑咐道。 「爹,孩兒當然跟你姓許啊。你糊塗了?」許柏言在許侯爺的怒視下小聲的回復着。 「你!!!你這個逆子啊。」許侯爺痛心疾首的捶着胸口,緩了口氣對着許母道:「夫人啊,可不能再慣着了,他如今親也成了,再如此下去怎麼配得上清兒。

」許侯爺說到這猛地剜了許柏言一眼道:「小畜生,今日為父就替清兒好好教訓教訓你。」說著就要脫鞋子。 許柏言一看暗叫不好,許侯爺鞋子還沒脫下來,他便衝出了房門。 「這個逆子,反了反了,你今日最好別讓我抓住你。」說著就把鞋子脫了拿在手裡沖了出去。 「哎哎哎,你們爺倆能消停會不?老爺你也是,哪次回來你不揍他的?」許母見往年的情景再現當即表示很無力。

「聽娘的話,每次公爹回來都要脫鞋子揍相公?」初見這般的許侯爺着實把楊清語嚇了一跳,這要打壞了,後日許柏言身體不佳在她爹娘面前表現不好,那她們的婚姻可就不是那麼的平穩了,再嫁誰知道什麼樣啊,這個許府,好在許侯爺向著她,她婆婆待她也不錯。這兩個條件在深宅大院還是極具誘惑力的,畢竟當今聖上推崇孝道,長輩不滿意要罰着,相公也不好護着啊。

「咳咳,偶爾,清兒,為娘要告訴你,夫妻間切不可生嫌隙,你剛剛那幾句言辭怕是讓某人怨恨上了,清兒聰慧過人,自己想辦法吧,後日就是歸寧日了。」許母說完就離開了,嘆了口氣,要訓夫哪是那麼好訓的,那可是博大精深,以後慢慢的學吧。 楊清語在房中細細琢磨着,暗自嘆了口氣,紅着臉頰,抬腳迅速合上了那本地上的《七言絕句》,整了整髮絲抬腳邁出了房門,朝着那響徹九霄的噪音方向去了。

《上錯花轎嫁對郎》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