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奇幻玄幻›尚武儒聖
尚武儒聖 連載中

尚武儒聖

來源:google 作者:樊子溪 分類:奇幻玄幻

標籤: 奇幻玄幻 廖無殤 江浪

心潮澎湃,無限幻想,迎風揮擊千層浪,少年不敗熱血!這是一個武道沒落,文道至上的天下,詩詞皆可殺人,才氣無上江浪,一個被趕出家族的廢文膽世子機緣巧合之下,進入了沒落的武院「這武道是怎麼練的,不是沒落了嗎?」「這,單手硬撼戰詩,單腿橫掃才氣,武者什麼時候這麼強大了?」「他不是武者嗎,怎麼又能發出才氣攻擊」「這傢伙是文武雙修,他是怎麼做到的?」」貪多嚼不爛的道理他不明白嗎?「」關鍵是他哪裡搞的唐詩三百首,還有他不是姓江嗎?怎麼又唐詩了?「」瑜伽在手,武道我有,唐詩在手,文道我有!「展開

《尚武儒聖》章節試讀:

「入門二品,這,這就升級了?」

廖無殤無法相信,卻又不得不相信了。

因為事實擺在他的面前,容不得他不相信。

這一刻,廖無殤甚至有些懷疑自己了。

自己當初為了入門,那也是用了足足兩天時間。

而自己從入門一品到二品,也總共花了整整十天時間。

「你突破了?」

廖無殤見江浪醒了,立刻開口問道。

「啊?剛剛那個怪怪的感覺,就是突破了?」

江浪疑惑的問道。

廖無殤真想一巴掌拍死面前這個傢伙。

你自己突破了,你不知道?你還要來問我?

「你剛剛用的,是什麼方法?」

廖無殤終於拉下了臉來。

「哦,這個方法啊,也是那本古書上面記載的,不過我只記得幾個而已。」

江浪這話倒是沒有說錯。

瑜伽那麼多種練習的方法,他的確只掌握了最普遍的幾種。

「你給為師說說,為師幫你參考參考。」

廖無殤說這話的時候,自己都感覺自己臉在發燙。

多少年了,自己多少年沒有說過謊話了。

不過還好,自己也是為了修鍊,不會影響自己的道心。

廖無殤在心裏,自己安慰自己。

「好的,師傅,這方法就是……」

江浪沒有隱瞞,認真的講了起來。

此時的江浪,又回到了自己做瑜伽教練的時候了。

廖無殤認真的聽着江浪的話,然後只是在心裏開始演練了一遍,就已經全部記住了。

「你在這裡自己先吐納,為師有點事情要辦。」

廖無殤說完,撂下江浪便回了自己的屋子。

在屋子裡,廖無殤也開始學習江浪的動作,身子一扭一扭的。

若是有認識廖無殤的聖人看到,一定會驚掉下巴。

這還是那個殺伐果斷,敢憑一己之力,單挑三尊妖聖,最後掛壁了的廖無殤嗎?

廖無殤此時想死的心都有了,他按照江浪的動作開始修鍊吐納。

這修鍊的速度,果然比平時快了大概十倍左右。

「本聖要是早就會這幾個簡單的動作,那三尊妖聖還能滅的了本聖?」

廖無殤心中暗恨,這方法來的也太晚了吧。

想想自己平常,老老實實本本分分的修鍊,比起江浪隨便幾個動作來。

廖無殤懷疑自己這麼多年來,就是修鍊了個寂寞。

這可真是人比人,氣死人啊。

廖無殤心中,已經有些相信這傢伙,絕對可以振興武道了。

「你自己在這裡修鍊,沒事兒別來打擾師父。」

「這枚戒指你拿着,裏面有足夠的食物。」

廖無殤說完,拋出一枚戒指給了江浪,然後便消失了蹤影。

因為廖無殤要去江浪的方法,開始自己的修鍊了。

只不過廖無殤實在是無法接受,別人看到自己做這樣的動作。

江浪沒頭沒腦的拿着這枚戒指,剛想問廖無殤使用方法,廖無殤卻已經消失了。

「師父,這玩意兒,咋用啊?」

江浪抓着戒指摸索了半天,也沒有搞清楚使用方法。

江浪起身朝着廖無殤進去的屋內走去。

可在離着廖無殤屋子大門還有三米的距離時,江浪駭然的發現,自己怎麼朝前走,都是在原地踏步。

「這是什麼法術?鬼打牆?」

江浪駭然不已,曾經傳說中的鬼打牆,現在不就真實的出現在自己面前了。

這種情況,江浪以前不相信任何解釋,但是現在江浪相信了。

這就是修士,高階修士搞出來的東西。

見不到廖無殤,江浪也只得嘆了口氣,自己又回到院子中開始練習吐納了。

還真是師父領進門,修行全靠個人。

天快黑了,江浪不見廖無殤出來,又打不開空間戒指,只好自己出去搞食物。

好在江浪身上還有一些銀子。

等江浪在附近吃完東西回來的時候,江浪發現廖無殤的門口站了一個人。

而且是一個女人。

這女人身材纖細,個頭高挑,一頭烏黑的髮絲飄飄而下。

等這女人轉過身來看着江浪的時候,江浪被面前這女人精緻的五官,尤其是高挺的鼻樑驚呆了。

「你是誰?」

這女人冷聲喝問。

「我?我是這裡的學生。」

江浪愣了一下,這女人什麼來頭,怎麼搞的好像主人一樣?

「學生?誰招你來的?」

這女人露出不可思議的神色。

武院,有百年沒有招生了吧?

關鍵現在的人,也不知道武院在哪兒。

「我師傅招我來的。」

「你師傅是誰?」

「我師傅就是我師父啊。」

「我問你師傅是誰。」

「就是我師傅啊。」

江浪一臉無辜的表情,讓這女人簡直要抓狂了。

江浪可是記得,廖無殤叮囑過自己,一定不能將他說出去。

所以江浪此時,就是在裝傻充愣,他絕對不會將廖無殤三個字告訴這女人。

「你師傅是不是廖無殤?」

這女人終於不再追問了,主動說出了廖無殤三個字。

江浪表情凝重的看着這女人,眼神中露出警惕之色。

「你是什麼眼神,你知不知道我是誰?」

這女人又要抓狂了,區區一個入門級武者,竟然敢用這樣的眼神看着她。

江浪沒有理會這個女人,他已經打定主意,一個字都不會告訴這個女人了。

哪怕這是一個漂亮的女人。

不管是不是江浪有原則,就憑廖無殤是江浪這個世界如今唯一可以依靠的人,江浪也絕對不會透露任何關於廖無殤的事情給別人。

這女人見江浪不為所動,表情竟然慢慢緩和了下來。

「你和小師妹,倒是很像。」

「小師妹?」

江浪終於開口了,他此時也疑惑不解,怎麼又出來一個小師妹的?

「就是你的上一個師姐,清風隱月。」

卧槽,江浪差點兒蹦了起來。

這是哪裡來的一個老妖怪,百年前的清風隱月,居然是她小師妹?

瞬間,江浪心中有了一絲明悟。

他總算明白了,看女人的外表,是絕對看不出來年紀這句話的意思了。

「不對啊,師父說武院三百年來,只收了一個弟子,就是清風隱月,你是誰?」

江浪又警惕起來了,暗想差點着了道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