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現代言情›閃婚老公太搶手
閃婚老公太搶手 連載中

閃婚老公太搶手

來源:google 作者:喬心唯 分類:現代言情

標籤: 喬心唯 現代言情 紀小海

推薦新書《權門婚寵》————他是兩杠三星的一團首長,空窗五年,父母催婚她是剛走出校園的職場新人,加班回去撞見自己的男友和閨蜜相擁相吻,果斷分手既然你未娶我未嫁,那不如咱倆結婚試試「是妻子就該履行妻子的責任」「不孝有三,無後為大,娶你就是為了生孩子」「出去穿得好看點是為了給我掙面子,在家你不穿更好更方便」悶,這個閃婚的老公腦子裡除了**還是**軍婚不是你想離,想離就能離跌跌撞撞,她終於明白,原來,婚姻並不是非你不可,只是在那一刻,他身邊沒有比你更適合的人展開

《閃婚老公太搶手》章節試讀:

第8章示威還是試探 喬心唯放下鍋蓋,本能地捂住口鼻,她緊皺着眉頭懊惱萬分,真想找個地洞遁走啊。 江浩紳士地拿了一張紙巾遞上前,問:「還吃火鍋嗎?」 「謝謝……不吃了。」這還能吃嗎,你好意思我都不好意思。 「哦,那就省得換了,」江浩朝旁邊的服務員招了招手,「買單。」 這家火鍋店是出了名的服務好,服務員見他們剛上菜就要買單,不解地問:「不知道先生小姐對本店有什麼不滿意的地方?儘管指出來,我們一定會糾正的。」 喬心唯那個囧啊,她哪裡還有臉解釋什麼,拿紙巾擦着鼻涕,頭低得快沒了。 「沒有什麼不滿意的地方,只是我們有急事要先走。」江浩的話及時化解了這場尷尬,並且拿出兩張人民幣遞給服務員,他說,「多謝你上次的咖啡,這次就我付錢吧。」 喬心唯簡直無言以對,怪不得人家高傲,那是自己丟臉。 「剩下的就當小費,不用找了。」 服務員接過錢,笑盈盈地鞠躬說:「好的,先生小姐請慢走。」 喬心唯站了起來,她忽然感覺到小腹一陣疼痛,糟了,一定是剛才在等江浩的時候涼茶喝多了,「不好意思,我想先去趟洗手間。」 江浩眉頭微微一蹙,這個女人真麻煩,他才站起來,又坐了下去,「好,我在這裡等你。」他可不想在女廁所門口或者火鍋店門口等。 喬心唯捂着小腹火燒火燎地往洗手間的方向跑去,她在心裏責備自己的同時也不忘安慰着自己:唉,看來是沒戲了,不過沒關係,我也不是非他不可,反正就見一次面的人,過了這次以後也不會有聯繫。 可是,她萬萬沒想到,她小腹的疼痛並不是喝太多涼茶鬧肚子,而是每個月一次的大姨媽來了,更加雪上加霜的是,她沒帶阿衛,包里的紙巾也因為感冒流涕而所剩無幾了。 天哪,要不要這麼捉弄我! 「有沒有人啊?外面有沒有人?」她只得發出求救信號。 也不知道過了多久,外面終於有了聲音,有人進來了,她像找到救命稻草一樣呼救,「小姐,能不能請你幫個忙?」 「什麼事?」 聽聲音是一個年輕的姑娘,那就好辦了,她說:「我大姨媽忽然來了,你有那個嗎?」 姑娘搖搖頭,「我沒有……不過我朋友有,你等一等,我去拿。」 「哦好,謝謝謝謝。」真是感激涕淋啊,這個社會還是好心人多。 不一會兒,姑娘很快就來了,送來了阿衛,也帶來了一個對喬心唯來說晴天霹靂的消息,她說:「你男朋友長得真好看,看起來又成熟又威嚴,他着急得一直往裡邊看,我就告訴她你沒事,就是大姨媽來了沒帶那個。」 「……」喬心唯拚命地在內心大喊着:我能不出去嗎?能嗎,能嗎,能嗎?這裡有沒有後門啊,我不想出去! —— 前陣子都城的霧霾天氣實在鬧得夠凶,這令今天的晴好天氣顯得更加彌足珍貴。抬頭看,天是湛藍湛藍的,連雲都很少,帝國大廈通體的玻璃外牆像一面大鏡子,清清楚楚地倒映着這湛藍的天,不仔細看,還以為帝國大廈隱身了。 從火鍋店出來之後,心唯原以為兩人會就此告別,然後再無交集,沒想到江浩已經自己拿主意訂好了另外一家餐廳,就在火鍋店對面的帝國大廈裏面。 帝國大廈,那是普通老百姓只能仰望的地方。 「江首長,位置已經幫您安排好了,還是老地方,這邊請。」真不愧是頂級食府的服務員,穿得比遠大集團的高層還要體面。 喬心唯跟着江浩走了進去,眼睛所到之處儘是一片富麗堂皇,這是一家遠近馳名的百年老店,連轉角那不起眼的擺設都是報得出名號的珍貴古董。 據她所知,這個地方並不是顧客選餐廳,而是餐廳選顧客,且即便是通過篩選的顧客,起碼也得提前十天預訂。她剛進遠大當實習生那會兒,她的上司阮濱為了母親的生日讓她預訂過,所以她知道。 可是這個江浩,竟然臨時就能來。 火鍋店是她選的,而這裡,是江浩選的。很明顯,江浩這是在向她示威,亦或是試探。 江浩大步朝前走着,餘光時不時地瞄向身旁的喬心唯,他在觀察她。一個女人,特別是一個可能成為他妻子的女人,除了有趣之外,也需要有一些最基本的素養。 可能是相親的次數多了吧,喬心唯也有些許小經驗,儘管江浩的話不多,她知道,此刻的江浩肯定在觀察着自己。 「你經常來這裡?」 江浩眉毛微微一挑,說:「每次相親都會選這裡,所以比較熟悉,其他沒什麼,我就喜歡這裡的安靜。」 喬心唯快人快語,「是么,我倒是喜歡熱鬧一些,本身相親就是一件很嚴謹的事情,再這麼安靜豈不是更嚴肅?何必呢,相親而已,又不是喝斷頭酒。」 江浩波瀾不驚的臉上忽然起了一點小詫異,這還是頭一次有人敢當面繞着彎子反駁他的話。他微微一笑,說:「你別誤會,我並不是討厭火鍋店,要不是你……我想我們已經快吃飽了。」 喬心唯愣了一下,如此威嚴的一個人,笑起來竟然如此迷人,原來他也可以面帶笑容和語氣柔和。她也跟着笑了一下,臉上露出了深深的抱歉和羞愧,「對不起,這是我的不對。」 這一笑,把兩個人之間的生分都給笑開了。 「你應該多笑,你笑的時候比板著臉的時候要漂亮許多。」 這句話對喬心唯頗受用,女人都是愛聽誇獎的,「呵呵,彼此彼此。」 到了包間,江浩很紳士地主動將椅子拉開,「喬小姐,請坐。」 心唯道了一聲謝謝,然後將包放置在旁,落落大方地坐了下來。無論什麼時候,她都不會因為對方的身份高貴而貶低自己,當然,也不會因為對方的身份卑微而抬高自己。不卑不亢,是她做人的原則。 而這一點,也正是江浩最欣賞的地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