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遊戲動漫›閃開,我來教你們怎麼決鬥
閃開,我來教你們怎麼決鬥 連載中

閃開,我來教你們怎麼決鬥

來源:google 作者:皇珈騎士之夜 分類:遊戲動漫

標籤: 時夜 時雨 遊戲動漫

【遊戲王】【魔改動畫劇情】【變身】【OCG向打牌】【偶爾也沒必要非得打牌】本來是天朝五講四美好青年的時雨突然穿越到魔改DM世界裏一個小姑娘的身上?自己的弟弟竟然成了自己的背後靈?系統是弟弟的不是自己的?在這個打牌能決定一切的世界裏,兩個OCG玩家需要注意什麼?「閃開,我來教你怎麼決鬥!」時雨看了看自己的起手【灰流麗】、【屋敷童】、【原始生命態尼比魯】、【無限泡影】、【頡頏勝負】「完壁の手札!」展開

《閃開,我來教你們怎麼決鬥》章節試讀:

【影依】系列,從2014年的901登場開始便展現了強大的力量,曾一度統治競技環境,甚至在K社限制了【神影依·拿非利】、【神影依·米德拉什】之後仍然頻繁出現在當時的上位環境中。雖然中間經歷了【神影依·拿非利】的禁止以及其他強力卡的限制之後被迫退居二線充當其他卡組的外掛軸(雖然當時的十二獸更假),但是隨着時代的變遷,推出了【影依的偽典】這張新卡的【影依】瞬間滿血復活,甚至還搭上了同期新卡【教導】系列以及同樣主打融合的【召喚師】系列,【影教召】體系堂堂誕生!

直到2022年的《遊戲王·大師決鬥》中,【影教召】仍然在白金段位的上位環境中佔有一席之地,即使那是個落後於實卡環境幾個版本的環境,但仍然證明了其在競技環境中的含金量。

而現在竟然打個城之內就給了三盒影依預組……屬於是讓兄弟兩人都不太敢相信了。

「嗯。SD37里沒有偽典,而且很明顯,兩張靈擺和一張鏈接現在也是處於無法使用的狀態。」時夜看了看卡表,「不過這個時代沒有禁限卡表,杯麵拉小米簡直爽歪歪。」

【神影依·米德拉什】,愛稱小米,有着效破抗性和特招封鎖的效果,送墓的時候還能回收一張本家魔法,好用的很。

【簡易融合】,愛稱杯麵,只需要支付1000生命值就能從額外卡組拉一隻五星以下的融合怪獸,雖然這隻怪獸不能攻擊也只能站場一回合,但是能夠解除蘇生限制,【舊神·諾登】就是被這玩意害進禁卡表的,然後自己也被限一,足以證明自己的離譜。

在這個死蘇遍地都是的DM環境,杯麵拉小米死蘇也不妨是個可行的思路。

「問題是現在這個2000lp的環境你整這個花活太傷了。」時雨吐槽道。

「沒事,這個盒子里還有熔岩魔神和大開闢,實在不行送對面個大寶貝爽死他。」

很快,時夜就在腦海里整理出了一套大致能用的卡組,交給了時雨。

對於這副卡組,時雨的評價是「沒有素質手坑還是不太舒服。」

「省省吧。整個OCG時代六代主角頂多也就用用效遮栗子球,估計要在這個時代看見灰流麗還得指望系統。」時夜看了看系統,上面暫時並沒有什麼其他的東西,只有孤零零的【商店】【卡組】【收藏】【任務】幾個選項。

「好傢夥,沒學會發錢先學會氪金了是吧。」時夜點開商店,發現裏面都是些顯示着【未解鎖】字樣的東西;卡組除了剛才組好的影依,就是原身自帶的神奇卡堆;任務欄空空蕩蕩,暫時沒有什麼新任務出現。

只有【收藏】這一欄,時夜發現了線索。

「將這個世界的卡牌進行分解賺取貨幣,進而在系統中購買商品?有意思的設定。」時雨聽完之後評價着,伸了個懶腰,已經開始發育中的少女曲線在陽光的勾勒下如此耀人。

「看樣子,卡店是不得不去了。」時夜示意時雨看向已經回到座位整理着自己卡組的武藤遊戲。

武藤遊戲,《遊戲王DM》的主角,體內有一個法老王的靈魂,爺爺開卡店的。

爺爺開卡店的。

——這天放學後,時雨便腆着個小臉跟着主角眾來到了武藤雙六所經營着的龜遊戲店。

轉學第一天就去同學家玩,要不是這是個打牌為主旋律的小說,換隔壁的輕小說可能都屬於天降橋段了。

「嗨呀,歡迎光臨~」武藤雙六還是一副熱情慈祥的樣子—,尤其是當他得知這些來人都是遊戲的同學們的時候。

遊戲從小便性格孤僻,沒有頻繁遭受校園霸凌就不錯了,找到朋友更是難上加難。而今雖然不知道為什麼,但是看到遊戲能夠主動往家裡帶同學來玩,還是讓雙六很高興的。

尤其是當雙六得知其中還有幾個同學打算開幾包卡的時候,更是樂得眼睛都睜不開,臉上的皺紋擠成一團。

「來來來,都隨便看看吧。」雙六讓遊戲先去招待同學們,自己則是走進了房間深處。

時雨看了眼價格,和前世差不多,一包150円的樣子。

「遊戲,你這裡,爆箱大概需要多少錢?」隨後,少女問出了這個足以令眾人震撼一年的問題。

「額……」遊戲也蒙了,他也沒想到眼前這個新來的轉學生竟然如此的財大氣粗。

考慮到通貨膨脹以及DM世界故事所處的時間點,實際上這個時候的150円是要約等於現實中的21元——也就是說實際上在那個時候光是開卡包的話費就相當於現在的二倍。

「沒關係啦。」時雨掏出六張萬円鈔票,「這些應該夠了吧。」

嗯。鈔能力果然可以為所欲為。武藤雙六一聞到金錢的味道就迅速從房間里躥了出來,「盛惠五萬兩千円……」

於是原本應該是遊戲直接懇求爺爺掏出那第四張青眼白龍的劇情,就變成了一群高中生在愉快開卡包了。

「雖然不知道這個時代的卡包究竟能開出什麼牛鬼蛇神,但是用來湊一波解鎖商店的原始積累應該是夠用了。」時夜看了看八角尖尖尚未開封的一整箱卡片,評價道。

一頓操作之後,最後呈現在少女面前的是一堆意☆義☆不☆明的鹹魚卡片。

要麼就是攻守分別是1610/1460這種神奇數字的【暗黑奇美拉】,要麼就是【惡魔烹調師】這種直擊之後還送對面兩張的神奇怪獸,甚至還有【惡魔的智慧】這種反轉時洗牌的卧龍效果。

不過吐槽歸吐槽,類似【神之宣告】、【神聖防護罩 -反射鏡力-】、【盜賊的七道具】等一直到後續環境中仍存在一定活躍場合的泛用卡還是開出了不少的。

甚至【三眼怪】、【黑森林的魔女】、【彈射龜】、【血之代償】這種OCG環境的老牌禁卡在無敵的鈔能力下也開出了好幾張有餘。

當然,【時間魔術師】、【栗子球】、【左輪手槍龍】這種在這個時代中堪稱超稀有的卡片,在武藤遊戲和城之內的強運之下,也紛紛露臉。

「嗯……既然是你們開出來的,那就送給你們好了。」時雨想了想,除了【栗子球】在決鬥連接中還算泛用以外,前世那個時候的OCG環境已經更多地採取反制對方效果發動、搶先解決對方終端怪獸等方式來進行防守,像這種只有傷判階段才能使用的效果還是有些雞肋。

與其消減對方的傷害,不如根本就不讓他做出場子,這樣才叫健全。

遊戲還好說,【栗子球】這樣的神卡在當下這個單純追求高攻高星的環境下並不算亮眼,真要是有心的話找家中古店大概也能收個兩張三張;而城之內則是滿臉不可置信。

「唉……真的要把這麼珍惜的卡送給我嗎?」城之內看了看卡,又看了看少女,「話說這些卡若是拿到市場上去賣的話,你用來開盒子的成本也應該能回收個大概……」

少女抬頭白了他一眼,「千金難買我樂意,不行嗎?」

城之內最終還是選擇向惡勢力低頭。

「這樣一來的話,城之內在決鬥王國中面對盜賊基斯的時候應該就不會那樣吃力了。而且決鬥都市的時候也不會因為真紅眼被搶走就消沉下去……」時雨在心中想的是這個。

刷好感,尤其是主角團的好感,可謂是相當必要的。

看着孩子們因為開出幾張稀有卡就開心的不成樣子,武藤雙六清了清嗓子,決定給這群孩子們看個大的。

「嗨呀,想不到老頭子我的卡店竟然也會有這麼一天出現這麼多稀有的卡片。不過你們有沒有興趣看看我的超稀有卡呢?」

——終於要來了嗎!

「什麼?!超稀有的卡片!」除了武藤遊戲以外的其他人都露出了更加震驚的表情。

「就是這張,攻擊力高達3000的,【青眼白龍】。」武藤雙六打開剛才從房間深處拿過來的一個盒子,裏面的【青眼白龍】閃耀着不尋常的光芒。

不愧是在現實中拍出了8700萬的傳說之龍,果然閃耀……

可惜只是個原畫UR版本,要不是前世因為異畫白龍越出越多原畫還不怎麼復刻,撐死了也就三位數。

而這時,少女終於所等待的傢伙,也終於出現了。

「什麼!這就是傳說中世間只存在四張的【青眼白龍】之一!」門外,一個穿着和遊戲眾人一樣的校服的高個子男生沖了進來,還拎着一個箱子。

「爺爺,請允許我和你做個交易!這箱子稀有卡都給您!請讓我交換到那張【青眼白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