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現代言情›山野刁民/山野刁民
山野刁民/山野刁民 連載中

山野刁民/山野刁民

來源:google 作者:老非 分類:現代言情

標籤: 張揚 林春明 現代言情

他出身貧寒,卻不把五十萬的年薪放在眼裡他職位不高,卻有呼風喚雨的能力有人說他一身匪氣跟痞氣,因為他敢跟手持片刀的流氓作對總之,這小子有點兒狂他是公認的刁民更讓人大跌眼鏡的是,這個狂妄的小子,竟然從一個村支書開始,一步步走上了輝煌……展開

《山野刁民/山野刁民》章節試讀:

見到這樣的陣勢,村民們還是害了怕。

原先讓村民修理得大氣不敢出一聲的趙然,這回終於有了報仇的機會。

他從一個混子手裡奪過了一把片刀,帶着幾個弟兄朝着林春明就沖了過來。

「別人都給我靠後,誰也不許上前。」

林春明下了死命令,從旁邊一個村民手裡接過了一把鋤頭,雙眼眯成了一條線,死死的盯着殺過來的幾個人。

「林書記,別動武,會出人命的!」

危機時刻,韓春雪卻突然沖了過來,一下子撲到了林春明的前面,急得都要流淚了。

「滾到後面去!」林春明冷冷的瞪了韓春雪一眼。

「我已經報警了,**一會兒就能趕過來,咱們沒有必要跟他們拚命!」

韓春雪眼看着這樣的陣勢要死人的,如果她不出來制止,而真的死了人,那將來在她的職業生涯履歷上,也一定會留下不光彩的一筆。

當然,最重要的還是他不想看到有人流血。

「我讓你滾到後面去,你聾嗎?」這一次林春明的語氣變得相當的兇狠。

林志強一把將韓春雪拽到了後面。

此時趙然的兩個手下已經沖了過來。

最先衝過來的兩個人還沒有來得及出手,手中的片刀就被林春明的鋤頭打落在地,同時每人肋下受了林春明一鋤頭,當場就倒在了地上爬不起來。

後面幾個拿着球棒的傢伙更不在話下,三兩下就讓林春明撂倒。

趙然可不管這些,依然舉着片刀叫罵著直朝林春明劈來。

只聽噹啷一聲,趙然手上的片刀就從手中飛了出去。

這時候他的弟弟趙飛還沒有上來,林春明冷笑了一聲道:「姓趙的,你不是要老子的命嗎?今天老子先取了你的狗命!」

說著,林春明掄起了手中的鋤頭,朝着趙然的頭就掄了過去。

如果這一鋤頭打中的話,相信趙然那顆腦袋就會像西瓜一樣被砸開了花。

眼看着林春明使出了全身的力氣,毫不留情了,趙然當場就嚇傻了。

手中拿着片刀都不頂事,更何況現在是徒手了!

他意識到,如果再不求饒,他今天就要死在這兒了。

就在林春明的鋤頭帶着勁風掄過來的時候,趙然突然雙膝一軟,撲通一聲跪到了地上。

「爺爺饒命!」

隨着那一聲叫喊,林春明手中的鋤頭就從趙然的頭頂上飛了過去。

其實剛才林春明就是故作聲勢的,他要的就是這個效果,並不想真的殺人。

可那種情形之下,趙然哪還能準確的判斷?

說實話,剛才那驚險的一幕,連正趕上來的趙飛都嚇壞了。

「林春明,你放了我哥,沖我來!」趙飛叫喊着大步朝林春明衝過來。

林春明收起了鋤頭,笑吟吟的看着趙飛。其他人見這陣勢,都不敢上前。

一邊的張揚剛剛鬆了一口氣,心一下子又提了起來。

不過她知道,到了這個時候,局勢已經不是她一個女孩子能掌控得了的。

她只能心裏默默的祈禱,別讓林春明出事。

趙飛走過來,身後還站了一身黑衫的幾十個小弟。

當然,要論人數的話,林春明絕對佔上風,但是,要論專業打架,這些村民還真不見得是趙飛這幾十個人的對手。

畢竟村裡這些不是婦女就是上了年紀的人,沒什麼真正的戰鬥力。

可是,林春明自有他的戰術,那就是擒賊先擒王,盡量不要傷及村裡的百姓。

「是我跟你們這一群人打呢,還是只跟你一個人打?」林春明故意把趙飛往自己的戰術上引導。

「今天就咱們兩個比劃比劃好了。」趙飛冷靜的說。

雖然剛才林春明一個瞬間,打敗了他哥跟兩個拿片刀的人。

但是,在趙飛的眼裡,那都是沒有什麼戰鬥力的弱者,即使手上拿着武器也是白搭。

「好吧,但願你能信守你的承諾。」林春明心中暗喜。

今天他就是要藉著這個機會,先把對方的氣焰給打下去,讓他們知道,這馬猴嶺不是誰想來都能來的。

「那咱們就定個賭注吧,總得有個說法嘛。」

趙飛已經是**湖了,現在他是利益為上,只要能把林春明降服了,讓汪總順利開工就行。

「你說。」

「你若是輸了,以後就別來胡鬧,讓汪總順順利利的開工。」

「那要是你輸了呢?」林春明冷笑了一聲。

「汪總的事情我說了不算,但我保證我趙飛不再踏進林家灣半步!」

趙飛說得很決絕。因為他有那份自信,對付一個退伍軍人還不是什麼問題,他的手下就有幾個當過特種兵的,功夫也不過如此。

「一言為定!」林春明也只能要這麼一個結果。

「不過,咱們得換件兵器,你不能用鋤頭了。」趙飛早就看出來,林春明手裡那鋤頭柄太長。

雖然不清楚這個趙飛的身手如何,但林春明對自己卻清楚得很。

他扔掉了鋤頭,彎腰撿起了地上的一根棒球棍:「這個可以嗎?」

趙飛咧着嘴笑了笑,伸手朝着旁邊的小弟伸了伸手:「也給我一根。」

「飛哥,接着!」

應聲飛過來一根帶着鋼釘的球棍。

那已經不是棒球棍,而是一根特製的木棍,上面布滿了鋼釘。

不得不說趙飛的身手了得,他只是朝着棍子飛來的方向瞥了一眼。

就非常瀟洒的接住了那根滿身帶釘的棍子,而且絲毫都沒有被上面的釘子傷到他的手。

「趙飛,這就不仗義了吧?咱們這兩件兵器可不太一樣啊!」

林春明瞅了瞅自己手上的棍子,光溜溜的,與趙飛手上的那根相比,直接不能相比啊。

而且據他目測,自己的這根足足比趙飛手上的那根短了一尺。

「剛才你用鋤頭的時候怎麼不說不一樣?」趙飛奸笑了一聲。

似乎根本就不想給林春明準備的機會,趙飛掄起了那根狼牙棒朝着林春明就沖了過來。

這棍子滿身都是釘子,只要讓它掃到身上,那就是一個血窟窿,林春明可馬虎不得。

由於趙飛的棍子長一些,林春明這邊根本占不到半點優勢。

他不敢貿然進攻,只能拿着手上的棍子去阻擋趙飛的攻勢。

趙飛充分發揮長棍的優勢,動不動就攔腰甩過來,林春明連躲了幾次,感覺這並不是辦法。

他忽然想到了一個主意,既然你喜歡橫着掄,那老子就橫着對付你好了。

當趙飛再一次橫掃過來的時候,林春明雙手握住了棍子的兩端,生生的迎住了趙飛的一棍。

啪!

兩根棍子硬碰硬的撞在了一起。趙飛手裡那根上面的釘子,結結實實的刺進了林春明的棍子裏面。

要想瞬間拔出,那可不是容易的事,藉著趙飛抽又抽不回去的那一瞬間,林春明飛起一腳,直接踹到了趙飛的胸口上。

由於力量太重,趙飛徑直倒飛了出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