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軍事歷史›少傅白傑
少傅白傑 連載中

少傅白傑

來源:google 作者:牧草 分類:軍事歷史

標籤: 軍事歷史 牧草 白傑

白傑,藍星最強的超憶症患者,史上最偉大學者top1功成名就之後,卻穿越到了某個不存在於歷史上的國家,成了最小皇子的老師,官拜少傅但是,這位少傅的前身只是一個不學無術的紈絝,這位皇子更是被貶出京城的最差皇子天下恥笑,民眾失望白傑:「我會讓你一步一步登上太子之位,龍臨天下!」展開

《少傅白傑》章節試讀:

賭博再次開始!

所有人都拭目以待,跟在白傑的身後,跟着白傑下注。

白傑說大就是大,白傑說小就是小!

果然,今天的白傑還是和昨天一樣運氣好,不過半個時辰,再次狂攬一千兩銀子!

所有人都紅了眼,跟着白傑押上了自己的全部身家!

三個秀才和姜傅等人也都賭紅了眼,一聲聲大呼:「押!押!押!繼續贏!」

沒想到,這成了他們噩夢的開始。

這一次白潔押了小。

開出來是三個一,豹子。

押大小的規矩:開出豹子就是**贏。

不管是押大押小都是輸。

**哈哈大笑說道:「贏了!總算是贏了一把!」

這一瞬間,所有人都崩潰了。

他們把自己所有身價都跟着白傑押了出去,現在他們都輸了,血本無歸!

姜傅等人都蒙了。

他們這一次押了一千兩銀子,把今天贏來的全都押了進去。

沒想到輸了。

和兩天贏錢的經歷比起來,這種事情實在是讓人難以接受。

「賭博嘛,總有輸贏。」他自我安慰。

「不!」

有人難以接受,直接爬上了賭桌,朝着白傑沖了過來,要給白傑來上一拳。

但是旁邊的老余更快,一巴掌下去,「啪」的一聲,讓那個賭徒直接橫飛出去!

老余黑着臉說道:「繼續!」

這只是一個開始。

輸了第一次,就有第二次,第三次,第四次……

白傑看上去已經謹慎了很多,不先下注,而是等着他們先搖骰子,然後自己再下注。

其實白傑根據骰子碰撞的聲音,完全可以判斷出來裏面的點數。

他甚至可以說出來每一個骰子的點數!

不要說是三個骰子了,哪怕是三十個都沒有問題!

但是他今天就是來輸錢的。

所以他總是避開正確答案,往輸錢的方向發展。

那些賭徒都是迷信的,他們覺得這是白傑的運氣已經跑了。

所以他們都離白傑遠遠的,生怕自己被白傑染上晦氣。

不過是片刻時間罷了,兩天贏來的所有錢都搭了進去!

眾多賭徒都在一邊嘀咕:「果然!運氣跑了就不可能再回來了。」

「這怎麼可能!這怎麼可能!」

白傑一聲聲嘶吼,臉上都是瘋狂!

「輸了,都輸了!」

他情緒都有些崩潰了。

賭坊的眾人一個個都在心裏笑。

上鉤了,現在這才算是真的上鉤了。

他們已經可以想到接下來的劇情了。

白傑為了翻身,向他們借錢。

然後繼續輸,繼續借,繼續輸……

白傑肯定是沒有錢還給他們的,到時候讓炎龍王還錢就好。

他們這些人對人心研究的太透徹了,見白傑沒了錢,立馬開口說道:「白少,你已經沒錢了,可以走了。」

「走?」

白潔雙眼都有些紅了,怒道:「我不走,我要繼續賭,我要翻身!」

「但是你已經沒錢了。」

「那我就借!」白傑狠狠咬着牙說道:「借我一千兩!」

**冷漠看着白傑說道:「好,可以借給你,但是你要是又輸了,還不上呢?」

白傑大笑說道:「我是誰?我是炎龍王府的王子!你說我還不上你的一千兩?你把我們炎龍王府當成什麼了?」

**這才笑起來,說道:「好,我借給你一千兩。你若是還不上,那我們就去找炎龍王要錢。」

「好!」白傑點頭。

姜傅幾人也都輸紅了眼,白傑成了賭徒,他們何嘗不是?

其實說到底他們才是賭徒,白傑才是那個舉世皆醉我獨醒的人。

這幾個賭徒現在只想翻身。

所以白傑借錢,他們竟然都沒有阻攔。

他借來了一千兩銀子,全都押在了賭桌上。

毫無疑問,他又輸了。

「繼續!再借我一千兩!」

站在賭桌上,銀子彷彿只變成了一個數字。

一千兩,兩千兩,三千兩……

八千兩!

他們從早上賭到了下午,輸了八千兩!

這時候姜傅幾人總算是清醒了過來。

看着手上的八張欠條,他們心態有些崩潰。

無路可走了……

這一次真的無路可走了。

加上上一個男爵欠的一萬三千兩,他們欠了三星賭坊兩萬一千兩!

再加上三千兩銀子的窟窿,他們有兩萬四千兩白銀的巨大空缺!

白傑很明白這個空缺意味着什麼。

要是放在二十一世紀的藍星,差不多就是一億兩千萬。

足夠讓一個大老闆破產。

他也裝作一副崩潰的模樣,抱頭痛哭,看似無比的後悔。

**的人都看着他們,一個個露出得逞的笑容。

白傑終究只是一個普普通通的紈絝。

他們用這種方法坑害了無數人,白傑也只能成為無數人之中的一員。

白傑紅着眼,咆哮說道:「繼續!我要繼續借錢!我要翻身!」

**冷冰冰說道:「但是你已經借了八千兩銀子,要是想繼續借錢,那就讓你爹來把這些銀子還上。」

白傑皺眉說道:「但是我家離這兒有八百里,我爹來已經趕不上了,明天我就要把一萬三千兩銀子還給你們。」

「那就找一些東西抵押,沒有抵押的東西,我們不可能繼續給你借錢。」**說道。

他的意思已經很明顯了。

現在白傑有的東西只有一個。

那就是姜傅的男爵府。

男爵府不僅僅只是一個府邸,那是男爵的基地,誰佔據了男爵府,這一片封地就是誰的。

這就像是歷史上的大戰,一旦打進了京城,佔據了皇宮,那麼這個朝代就結束了。

男爵府也是一樣。

白傑也知道他們的目的,他還沒有開口,姜傅已經猛然之間抬頭,像是做了一個千難萬難的決定,咬牙說道:「大不了,我把男爵府抵押給你們!」

「什麼!」

老余驚呼一聲,感覺有些不可思議。

這還是那個踏踏實實的九皇子嗎?

他是九皇子死去的娘的侍衛,看着九皇子長大,這幾天九皇子的變化為什麼這麼大?

為了賭博,竟然還能賭上整個男爵府!

九皇子咬牙說道:「你沒聽錯,我要把男爵府抵押進去!」

這就是賭坊的想法。

總算是聽到九皇子說出這句話,他們心情自然無比的亢奮。

他們知道,男爵府已經是他們的了。

但是他們還是象徵性地勸說一句:「男爵大人,你可要想清楚!真的要這樣做嗎?」

「抵押了!」九皇子心意已決,問道:「男爵府價值多少?」

男爵府價值多少?

這自然是無價的。

只要成了男爵,就是方圓五十里的王,掌控一切。

男爵府每年的收入都超過八千兩銀子。

但是他們還是給了一個價格,笑着說道:「五萬兩,不能再多了。」

姜傅愣了一下。

男爵府價值竟然只有五萬兩?

這個賭坊還價值三萬兩呢!男爵府只有五萬兩?這簡直就是趁火打劫!

但是他還是一咬牙,說道:「好!抵押了!我今天就回去拿我的地契,明天再來!」

說罷,就帶着幾人離開。

坐在馬車上,他們都保持沉默,心情十分的複雜。

一個秀才開口說道:「我們會不會已經陷入了什麼誤區?」

但是其他人都賭紅了眼,說道:「放心,我們一定可以翻身的,男爵府只是抵押,我們肯定可以贏回來更多!到時候把欠了他們的銀子都還清,我們還可以賺幾萬兩銀子呢!」

他們嘴上這樣說,但是心裏卻在發毛。

白傑表現的和他們一樣,但是內心卻無比的鎮定。

今天這場戲,總算是可以奠定他大勝的基礎。

他很清楚自己在和什麼人斗。

不是三星賭坊,而是三星賭坊身後的張玉書。

張玉書用這種方式找自己的麻煩,那麼自己就給張玉書好好上一課。

這時候,姜傅又在旁邊小聲詢問:「老師,我們一定可以贏的,對嗎?」

白傑笑着說道:「對,我們一定可以贏的。」

他們就這樣回到了男爵府,一個個悶悶不樂。

肖雪看到他們的模樣,也不敢多問什麼。

但是她發現白傑回到房間裏面泡澡的時候,竟然表現的一臉輕鬆。

這實在是有些奇怪。

「九皇子他們不高興,我以為輸錢了。」肖雪輕聲說著,一邊給白傑搓背。

白傑笑着說對:「對,輸錢了。」

「啊?」

肖雪有些不明白了。

為什麼輸錢了,白傑反而這麼開心?這實在是有些不應該啊!

她問道:「難道輸的不多?」

白傑搖頭說道:「輸的很多。」

「多少?」

「把贏來的全都輸光,還欠了賭坊八千兩。」

肖雪愣住了,擦背的手也停住,有點無處安放。

她實在是不知道應該如何安慰白傑,只能溫柔地把手臂纏上去,說道:「我都是先生的人了,哪怕是失敗了,我也跟着先生。」

白傑反而哈哈大笑說道:「成功了。」

「成功了?」肖雪不明白。

白傑點頭說道:「對,成功了,不過現在只是成功了一半,明天過去才算是完全成功。」

明天才是展現白傑賭術的時候。

現在那些人肯定以為白傑只是一個瘋狂的賭徒——這就是白傑想要讓他們產生的想法。

但是一切都在白傑的掌控之中。

明天就玩一把大的,自己親自做一次操盤手,用他們害人的方式,向他們還回去!

賭博害人,白傑要讓這些害人的東西付出代價!

肖雪發現自己實在是無法理解白傑的想法。

白傑說道:「你不需要明白太多,只要相信我的話就好。」

肖雪點頭。

姜傅等人此時已經拿出了男爵府的地契。

姜傅的眼裡都是堅定,明天他就要拿着地契去抵押借錢了。

能借五萬兩白銀。

三個秀才顫抖着說道:「九皇子,這樣做真的對嗎?」

姜傅點頭說道:「別無選擇了,我們已經欠了他們那麼多。」

三個秀才說道:「我們可以不用還,有本事讓他們來打我們!」

他們畢竟是男爵府,養了五百軍隊。

踏平賭坊都是輕輕鬆鬆的事情!

但是姜傅卻搖頭說道:「人無信不立。」

要是真的想這樣做,上一個男爵也可以這樣做。

他偏偏為了維持自己的信譽,投河自盡。

姜傅身為皇子,應當是天下的表率,絕對不能做這種背信棄義的事情。

老余也嘆了一口氣說道:「我總算是明白了,那些賭博的人是怎麼傾家蕩產的。」

他們這些身居高位的人尚且如此,那些人就更沒辦法抵抗這樣的誘惑了。

多少人被賭坊這樣坑害,把自己的積蓄全都搭進去,還把自己的祖宅和耕地都押進去,然後家破人亡。

賭博還真是害人的事情。

但是現在他們已經別無他法了,必須要繼續賭。

而此時的春田鎮也格外熱鬧。

雖然已經天黑了,街道上,茶館裏,各家各戶的院子里,都有人在議論今天的事情。

「果然和我們想的一樣,九皇子完了!」

「要是白傑沒有來,九皇子絕對做不出來現在的這種事情,這個白傑太亂來了,不知道**之中都有貓膩嗎?把自己的錢搭進去就不說了,現在還欠了賭坊八千兩銀子,還要把男爵府也搭進去。」

「上一個男爵就是因為賭博而死,難道九皇子也要因為賭博而死嗎?這可太悲慘了。」

他們都有些同情九皇子,都覺得這個白傑十分可惡。

三星賭坊之中,也有人給老闆彙報今天的事情。

老闆尋常都不會走出自己的屋子,但是今天他走出來了。

讓人驚訝的是,三星賭坊的老闆並不是男人,而是一個女人。

這是一個格外驚艷的女人,那張臉上寫滿了冰冷,雙眸也像是有一座冰山,無法融化。

她身材極好,胸脯高聳,因為練武的緣故,小腹沒有一絲贅肉,穿上短小的練功服,露出肚臍。

這種打扮很大膽,但是在這個時代很少見。

她頭髮烏黑,垂下去,幾乎要垂到腰間。

她平常說話的時候都盡量模擬男聲,再加上很少踏出自己的房間,所以三星賭坊很多人都以為她是男人。

實際上她是女人。

她走出門,臉上總算是浮現出一抹笑容。

「今天的事我已經知道了。」她說道。

她是練武之人,特意練過聽力,所以聽到了今天賭坊一樓發生的事情。

白傑借了他們八千兩,這八千兩會讓炎龍王還上。

不過,炎龍王現在肯定不知道這件事。

「飛鴿傳書,告訴炎龍王,他兒子欠了我們八千兩銀子,讓他給我們送來。」老闆收起難得的笑容,冷漠說道。

很快就有人去做。

這並不是最讓她高興的事情。

相比之下,她還是更希望可以快點得到男爵府。

「龍生九子,各有不同,姜傅的其他幾個兄弟一個比一個強,一個比一個心思深沉,姜傅終究是太年輕了,也太笨了,僅僅只是這麼一點小小的技倆,就能讓他身敗名裂。」女老闆自言自語,繼續說道:「張大人培養我這麼多年,就是希望我可以幫他奪來男爵府。」

「想來明天就可以達成了,派人騎上快馬,前往子爵府,把這件事情告訴張大人。」

說罷,又有人去告知張玉書這件好事。

他們已經準備好,明天接手男爵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