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奇幻玄幻›少年的劍
少年的劍 連載中

少年的劍

來源:google 作者:蘇打味盛夏 分類:奇幻玄幻

標籤: 奇幻玄幻 李雲曦 陸離

一把無名的魔劍,一段恩怨交織的仙道之旅,平凡的少年被一步步推向紛爭!悲劇開場男主如何逆襲?在線等,挺急的!展開

《少年的劍》章節試讀:

「這是我從魔劍中取出的魔種,我很想看看如果被它沾染,會有什麼效果!」男子向著房間方向一招手,幾道散發著淡淡紅光的魔氣便飄了過來。

男子看着圍繞在手邊的幾道魔氣,露出了詭異的微笑,隨後將兩道魔氣分別打入了趙潘兩人體內。

「看在你挺聰明的份上,本座便多賞你幾道,記得好好品嘗!」說罷,幾道魔氣便飛進陸離體內,在體內肆虐起來。

隨着魔種進入體內,周圍的煞氣逐漸變得狂暴起來,陸離聽着煞氣中殘魂的嘶吼聲,內心猛然湧現出難以遏制的狂躁,他顫抖着伸出雙手死死捂住耳朵,但那一聲聲嘶吼卻能穿過耳膜直達內心。

時間一分一秒的過去,陸離的雙眼變得猩紅,呼吸變得急促,滿身魔氣繚繞,意識漸漸的模糊起來。

伴隨着兩聲野獸般的嘶吼,身旁已經魔化的趙潘兩人對着陸離撲了過來,兩道猩紅的雙眼中已經沒有了清明。

陸離的身體被攻擊後爆發出難以忍受的疼痛,他忍不住發出一聲嘶吼,隨後便沒有了意識...

城外不遠處,禹清風一臉凝重的看着眼前的大陣,身旁的女子臉色有些蒼白。

「小離的本命牌還沒有碎,但恐怕他已經入陣了,這施法者很不簡單!雲曦,等會我會去拖住對方,你去把小離他們救出來。」

說罷,禹清風祭出一道金光,雙手結印,金光散去露出一把青色的長劍,看着師傅祭出了自己的本命法器,李雲曦也知道眼前的兇險,並未言語,慢慢握緊了手中的「無憂」。

在陸離恢復意識的一瞬間,撲面而來的血腥味讓他的內心惶恐不安,他想要抬起頭查看,但身上撕裂般的疼痛讓他提不起力氣。

「真是像野獸一樣!」聽着男人的戲謔,一股不由來的恐懼席捲而來,陸離掙扎着想要看一看趙潘兩人,但他的身體傷得太重了,全身上下沒有一塊是完好的。

似乎看出了陸離的想法,男子低低的笑道「魔劍很快便要出世,你離死不遠了!還管他們做什麼?」

陸離內心苦澀,口中吐出幾口鮮血,隨後費勁的用沙啞着聲音向男人發出疑問「你...應該是...趙縣令吧,不惜殺...害自己...妻女做...這種事,真的...值得嗎?」

陸離的聲音有些斷斷續續,但男子聽完卻低聲笑起來,然後笑聲越來越大,一陣笑聲過後,他低頭對着陸離說道「小子,你真的以為我是那凡人嗎?」

陸離的內心再次沉了下來,一種可能浮上心頭。

眼前的男子是趙縣令,不過,恐怕只是一具屍體罷了,現在操控屍體的恐怕才是那個真兇。

看着陸離不再說話,男子滿意的笑了笑,對着陸離伸出來手,想要探查他體內的魔種。

可還沒來得及碰到陸離,「唰」的一聲響起,一道金光從男子脖頸處划過,男子露出難以置信的表情,艱難的開口道「怎麼會來得這麼快?」隨後,身體便倒了下去,再也沒了動靜。

感受到身後的異變和熟悉的劍氣,陸離知道師傅來了,想要提醒師傅對方還有真身卻被湧上來的鮮血堵住喉嚨,身體也逐漸疲憊,慢慢的再次沒了意識。

禹清風帶着李雲曦施展斂氣術一起趕到這裡,很快便見到了陸離以及邊上正侃侃而談的男子,禹清風好歹也是元嬰境後期修士,只出了一劍便斬殺了男子。

但緊接着他便發現了不對勁,這匯聚魂魄血氣的大陣難度極高,不應該是眼前死去的男子所為,隨後轉頭對李雲曦囑咐道。

「雲曦,幕後人物還沒出現,我去拖住他,你趕緊將小離他們帶走!隨後我會來找你們的」

說完,禹清風便衝進陣法所在的房間內,不一會整座房間炸開,禹清風衣服破爛的飛出,身後一道漆黑的身影衝天而起,兩人很快便纏鬥在一起。

李雲曦無暇顧及戰況,看着昏迷過去的陸離有些心疼,趕忙將他背了起來,走到趙潘邊上,看着圓潤少年倒在血泊中,胸口被剖開一道深深的口子,輕輕的嘆了口氣,隨後轉身去查看楊羽凡的情況。

李雲曦雖然與趙潘兩人不熟,但他們好歹是師弟的至交好友,看着眼前慘景,還是十分不忍。

「抱歉,小離,情況緊急,恐怕沒辦法帶你朋友的屍體回去了!」說完,李雲曦便背着陸離,用靈力捲起楊羽凡向外逃去。

逃亡期間李雲曦一邊施展天罡火抵禦煞氣一邊用靈力帶動楊羽凡,在煞氣的侵襲下顯得有些力不從心。

剛逃出沒多遠,周圍的煞氣似乎受到了對方的指使變得更加狂暴起來,隨着煞氣攻擊的變強,李雲曦的面色很快變得蒼白,秀美的臉上冒出了冷汗,不過好在大陣範圍覆蓋不大,李雲曦好歹是撐着逃了出來。

李雲曦感受着身後師傅與對方打鬥造成的破壞,不敢過多停留,心中一橫催動起秘法,咬着牙加快了逃亡的速度。

逃了不知多遠,李雲曦的靈力逐漸耗盡,隨着「砰」的一聲,三人從空中摔了下來,李雲曦死死護住陸離,她不知道已經逃出了多遠,但當務之急的是趕緊先藏起來。

師傅身上有兩人的本命牌,可以輕鬆的找到幾人,只有等到師傅的到來,三人才是真正的安全!

不久後,在已經變得面目全非的小城內,一道散發著魔氣的長劍插在地上,四周的煞氣正源源不斷的湧進劍身

一名黑衣男子緩緩從空中降落,看着眼前的景象眼神中透露着驚喜「雖然跑了幾條小魚,但終於就要成功了,很快...很快了!」

男子眼神向著四周一瞥,看到了被廢墟壓住的一具屍體,邪邪的笑道「剛好毀了一具屍傀,就用你來抵吧!」說罷,周身煞氣捲起屍體,身形一閃便離開了此處。

當陸離再次睜開眼睛的時候,自己已經好好的躺在床上了,血腥味消失不見,替換的是一股淡淡的草藥味,轉頭看向床邊,師姐眉頭緊蹙的趴在床邊上睡着。

身邊的寧靜使得昏迷前的一切顯得那麼夢幻。

「多希望只是一場夢啊!」陸離喃喃的說道。

似是察覺到了動靜,李雲曦慢慢的睜開了眼睛,回過神看着已經蘇醒過來的陸離,眼角漸漸紅了起來,猛的起身將陸離抱住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