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懸疑驚悚›賒刀人
賒刀人 連載中

賒刀人

來源:google 作者:道爺慈悲 分類:懸疑驚悚

標籤: 周潤發 周瑞 懸疑驚悚

隨着時代的變遷,許多古老的行當,逐漸消失在歷史的長河中而每一個古老的行當背後,都隱藏着許多不為人知的故事和隱秘賒刀人,正是這樣的一個古老而詭秘的行當他們背着各種刀具,走街串巷,遊走四方,只賒刀具,不收錢!「賒你一把刀,三年來收錢!」可是真正能等到賒刀人來收錢的,卻寥寥無幾許多人都以為自己佔了多大的便宜,卻茫然不知自己究竟失去了什麼~~~展開

《賒刀人》章節試讀:

「你是說,我家毛頭他這是,這是——」周瑞發的父親非常的吃驚,也有些猶豫,不知道該不該相信眼前這位陌生人,畢竟之前見過的鬼附身,好像並不似自己家孩子這般模樣。

富貴媳婦撞邪那次,負責抬她的四個農村壯漢,其中有一個就是周瑞發的父親,所以對當初的印象深刻。富貴的媳婦被鬼撞了之後,可是不停的說話的,根本不像是自己兒子昏睡不醒。

「這位老哥哥你怎麼稱呼,我叫周福根,這是我家婆娘,西邊這個村,貓山村東庄的。以前我們村也出現過被撞着的,可是反應好像與毛頭不大一樣啊?還有你說的這個童子命是怎麼回事啊?」猶豫了一下,周福根還是問出了自己心中的疑惑。

「我姓劉,你叫我賒刀人就行!或者也可以叫我劉師傅。」這名姓劉的賒刀人微笑着說道。

賒刀人?周福根一愣,對於賒刀人,周福根並不陌生,但是也談不上熟悉。上一次見到賒刀人的時候,還是他小的時候。那時候村裡也來過一個賒刀人,將刀具賒給村民使用,說三年後來收錢,可是自那以後,二十多年過去了,也沒有見到那個賒刀人來過。

沒想到此刻,居然又見到了一個!剛才見到他面前擺放刀具,還以為他是賣刀的呢,原來是一名古怪的賒刀人!

可以說賒刀人是周福根見過的,來村子裏的做生意的人中,最為古怪神秘的一個。因為他不像其他的生意人,比如剃頭匠也好,換荒人也好,要麼憑手藝吃飯,要麼憑貨物易錢,但是無論怎麼說,都是不做虧本買賣的。

可是這賒刀人居然只賒不賣,不肯收錢。哪怕是你不缺錢,但是看着刀具不錯,想要掏錢買一把,他也不肯收錢,堅持只賒不賣。

周福根之所以這麼長時間還記得,就是因為當時感覺這賒刀人挺傻的,哪有賣刀不收錢的道理?

以前村裡有位老舊文化人,是個地主老財,只是後來被打倒了,死於一場屈辱。在他還活着的時候,平常村裡喪葬嫁娶,過年過節,需要楹聯貼紙什麼的,都是他來幫忙寫。

據他說,這賒刀人那是鬼谷仙師的弟子,通曉陰陽五行,精通讖諱命理,是個了不起的人物。村裡人對他的話,還是深信不疑的。再加上這賒刀人行蹤和行為都頗為神秘古怪,所以村裡人都對這賒刀人,保持着一絲敬畏,倒也不敢真的當面喊其傻子。

「先說說這個童子命,你這孩子八字我還沒有看,但是估摸着應該是個童子命跑不了了。這童子命主要是根據人的八字而來的,八字上查童子的口訣是:

春秋寅子貴,冬夏卯未辰;

金木馬卯合,水火雞犬多;

土命逢辰巳,童子定不錯。你說你家孩子是夜裡子時,那估計是春秋天生了。而且你看看這孩子的手上,有一塊赤紅的胎記,這也是童子的印記,上輩子估計是仙宮中的秉筆或者捲簾的童子。」賒刀人指了指周瑞發的右手手背,解釋說什麼叫做童子命。

聽到賒刀的話,夫妻二人頓時肅然起敬,沒想到這賒刀人還是個有學問的人。農村人文盲多,但是都很敬重有學識的人。尤其是周福根,以前還見過賒刀人,此刻見到這人果然如同那地主老財說的,通曉陰陽五行,精通讖諱命理,也是愈加的敬重。

「劉先生,按您說,這天上的童子,都是神仙一般的人物,不是應該好命才對嘛?」聽了這賒刀人的話,雖然沒有聽懂是什麼意思,但是周福根對他的敬意卻急劇攀升,不過還是有些不解的問道。

「你這麼理解是不對的。仙凡兩重天,天上的童子會來人間,往往都是因為犯錯了,被罰下來受苦的,受難的。所以童子命的一生都會不順,災厄不斷,疾病重重。童子命的人最大特徵是短命,1歲、3歲、6歲、12歲、18歲、24歲、48歲、53歲都是童子的關口。也有的童子命的人活到很大年齡,可這樣的人一般都是孤獨終老,無依無靠。活着的童子一般都有大難不死或死裡逃生的經歷。如果挺不過去,那麼就會死去,回到天上去復職。」賒刀人搖頭否定了周福根的說法。

「這,這,怎麼會這樣,我苦命的孩子呀!」周瑞發的媽媽,聽了賒刀人講解,其它的聽不懂,但是短命、會死還是聽的明白的,頓時嚇得渾身冰涼,嚎啕大哭起來。

「這位小嫂子,你先要不要緊張。童子命只要提前查出來,並不是沒有辦法破解的。」賒刀人見到周瑞發的母親突然大哭,也是嚇了一跳,連忙安慰道。

一聽這話,周瑞發的媽媽趕緊拉住賒刀人的手,就要跪下相求。賒刀人趕忙將她拉住,說道:「你先不要着急,聽我說完。」

「你這孩子,童子好送,但是另外一樁卻是個麻煩事,就是我先前說的撞着了。他這個可不是普通的撞着了,被陰邪附身之類的,所以周兄弟剛才說與平常見到的撞邪不一樣這很正常。孩子這身體像是本命元氣受損過渡,舌苔寒白髮綠,陰邪之氣鬱結的現象,這種情況反而更是麻煩。」賒刀人說著說著,停了下來,皺起了眉頭。

還有一些情況,賒刀人有些猶豫,沒有說,因為他自己也有些拿不準。正如他所說的,周瑞發的本體元氣消耗過重,按照道理來說,這孩子絕對挺不過三日,就要元氣散盡,魂魄離體了。可是奇怪的是,他能感受到這孩子的體內氣息中又有另外一股中正厚重的氣息,彷彿在守護着他一般,讓他的體內的本命元氣雖然虛弱,但是卻一直沒有徹底的散掉,雖然虛弱的如同一株小火苗,但是卻一直堅強的燃燒着。

「先生,如果有什麼難處,你儘管說,只要能夠做到,我們夫妻絕不會含糊!可是需要錢財?」周福根以為著賒刀人有什麼難處,或者是藉機求財,所以趕緊開口表決心說道。只要能救回兒子,多少錢他都願意出。

「不是錢的事,難處倒沒有,只是我只有一個要求!如果這孩子,我給救好了,你們要把他送給我做徒弟。我死之前,都要一直跟着我,至於我死之後,那我就管不了了!「賒刀人沉吟了一下,說道。

聽了這話,周福根夫妻二人面面相覷,夫妻二人就這一個寶貝兒子,所以才會這麼緊張,如果這麼送出去了,豈不是和沒有一樣,這救活救不活有什麼區別。

再說了,這賒刀人之話,夫妻二人也不敢全信。一個陌生人張口就要孩子,如何能不讓人生疑,誰知道他把孩子帶走之後會發生什麼事情。

這在農村,也不是沒有把孩子送出去當學徒的,比如學木匠的,學玉石雕刻,學做推車的等等,但是那都是知根知底的師傅,家人才放心。這賒刀人神秘古怪,如何能讓人安心。

「你們先不要急着回答。另外,你們也可以先把孩子送到醫院救治看看,能否治好,如果能治好,只怕你們還不需要我。」見到夫妻二人心存疑慮,面露警戒之色,賒刀人淡淡的說道。又走回了大樹底下,重新坐了下來,閉着眼睛休息。

周福根夫妻二人,終究還是沒有立即答應賒刀人,等到中巴車經過的時候,夫妻二人匆匆上車,趕往市裡的醫院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