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都市言情›盛燦
盛燦 連載中

盛燦

來源:外網 作者:盛莞莞 分類:都市言情

標籤: 盛莞莞 都市言情

「我愛的人一直都是白雪。」一句話,一場逃婚,讓海城第一名媛盛莞莞淪為笑話,六年的付出最終只換來一句「對不起」。盛莞莞淺笑,「我知道他一定會回來的,但是這一次,我不想再等了。」父親車禍昏迷不醒,奸人為上位種種逼迫,為保住父親辛苦創立的公司,盛莞莞將自己嫁給了海城人人「談虎色變」的男人。世人都說他六親不認、冷血無情,誰料這猛虎不但粘人,還是個護犢子,鑒婊能力一流。「世界上最幸福的事是什麼?」...展開

《盛燦》章節試讀:

「你好,我是凌霄,是海大……」
好不容易才擺脫男孩們的糾纏,盛莞莞一心只想奔向玉蘭樹,根本沒有心思應付凌霄。
看着玉蘭樹下那個欲離開的少年,着急的盛莞莞不耐煩的打斷了凌霄的話,「抱歉,你擋住我的去路了。」
這個年紀的盛莞莞,是驕傲的。
她甚至沒有抬頭看凌霄一眼,就從他身邊繞了過去。
凌霄盯着自己伸出去的手看了幾秒才收回。
四周的人們都在嘲笑凌家小門小戶口,笑他不自量力。
而這個少年,對眾人的嘲笑視若無睹,他回頭朝盛莞莞離開的背影一眼,便神色淡淡的收回目光。
無悲無怒,彷彿這若大的世界,沒有什麼能夠影響他的情緒。
正當他欲離去之時,人群中傳來這樣的聲音:
「他就是凌霄?艷 星安蘭的兒子?」
「就是他,安蘭真是作孽,嫁了人不好好過日子,還成天四處勾搭男人,最後還被凌華清撞見,一怒之下捅死了姦夫,把自己後半生都給搭了進去。」
「我說凌華清怎麼只捅了姦夫,要是換了我,第一個先殺了安蘭那個賤人。」
艷 星、姦夫、賤人,這些字眼如同一把尖銳的刀子,一刀一刀插在凌宵的心頭,痛的讓人窒息。
這個冷清淡漠的少年,終於有了不一樣的情緒。
只見他雙拳握得死緊,臉上的血色全部退盡,眼底一片血腥,他僵硬的移動着,如同一具行屍走肉。
這時一道輕浮的聲音從角落傳來,「《裙下之臣》你們看過嗎?安蘭那身材真是絕了,還有那聲音叫得人骨頭都酥了,真是天生的婊 子……」
中年男人輕浮的聲音剛落,驀然脖子一緊,喉嚨被一雙手緊緊攥住。
「你說誰是婊 子?」
男孩陰冷的聲音從中年男子頭頂傳來,「把剛剛的話再說一遍。」
男人抬眸便對上一雙赤紅的雙眼。
眼前的少年渾身帶着殺戮,赤紅的眼底好像瀰漫著血氣,就像從地獄爬上來索命的惡魔。
面對這樣的凌霄,男人恐懼的睜大了雙眼,竟然一點力氣都使不出來,只能任由他掐着自己的喉嚨,憋的一張臉發紫。
「放手凌宵,你還嫌不夠丟人嗎?」
孫思嵐沒臉再呆在這裡,恨不得拉着凌宵立即離開,可是凌宵力氣特別大,她怎麼也拉不開。
她只能低聲警告,「凌宵,你爸爸還在牢里,難道你也想進去嗎?」
過了許久,凌宵終於鬆開了男人。
男人腳一軟,一屁股坐在地上,強忍着喉嚨的疼痛,大氣不敢喘。
剛剛有那麼一剎那,他以為自己真會死在這男孩的手裡。
盛莞莞就站在不無處,將這一切看在眼裡,她毫不懷疑,那個少年真會殺了那個男人,他的眼神太可怕了。
凌宵離開的時候,從盛莞莞身旁走過,目光也從她身上瞥過,沒有一絲一毫的溫度。
當他的目光瞥過來時,盛莞莞感覺身體的血液都被冰凍住了一般,全身發涼,連呼吸都冰冷刺骨。
凌宵走後,盛莞莞久久才從恐懼中緩過神來,心想:「那個男孩就是個惡魔!」
這段插曲來的快,去的也快。
就好像一塊石頭投進湖面,根本沒有人會真正在意。
因為凌霄走後,所有人的目光又重新回到了盛莞莞身上,她才是他們今天來的目的。
只見那個精緻驕傲的少女,在拒絕了所有男孩後,獨獨走向了那個站在玉蘭樹下的白衣少年。
所有人都知道,這便是盛家大小姐做出的選擇。
盛莞莞大膽的走向男孩,這是她長這麼大,最大膽的一次,也是她第一次公然違背父母的意願。
盛家大小姐居然選擇了一個殘廢?
慕斯看着在眾人不可思議,又飽含鄙夷和嫉妒的目光中,一步步堅定的向自己走來的少女,雙手一點點收緊。
「為什麼是我。」
他問。
「因為喜歡啊!」
盛莞莞故作輕鬆,一雙漂亮的雙眼神采奕奕,。
她是個漂亮的女孩,精緻的像個洋娃娃,黑白分明的眸子那麼乾淨清澈,真誠勇敢。
慕斯不自在的別開雙眼,平靜的說,「你的爸媽是不會同意的,我是個殘廢。」
身體的殘缺,對少年而言是致命的疼痛。
「那又怎樣?」
女孩堅定又固執,「慕斯,今晚除了你,我誰都不會選。」
慕斯平靜的雙眼裡,終於有了些動容。
那又怎樣?
難道她沒發現,當她走向他時,所有人的目光都變了嗎?
跟着他,她可能一輩子也擺脫不了這種目光。
盛莞莞小心翼翼的說,「慕斯,我知道你需要我的幫助,我們會成為很好的朋友,我不會再讓任何人傷害你。」
他出事後沒多久,她在一次無意間,聽見爸爸和叔叔們閑談起他的事。
原來奪走他一條腿的那場車禍,並不是偶然,而是有人刻意為之,但是沒有證據,無從查起。
盛莞莞看着眼前自己心心念念了許久的男孩,勇敢的朝他伸出白 皙的小手,「你願意嗎?」
眼前漂亮的小臉,是那麼白 皙美麗,那雙烏黑的眸子如同寶石般璀璨奪目。
她很好,可惜卻不是他想要的那個女孩!
但是有一點,她說的沒錯。
現在的他,需要她的幫助。
盛家大小姐的身份,可以為他帶來很多便利……
慕斯沉默的盯着眼前的小人兒片刻,然後抬起了手,將她柔若無骨的小手包裹在掌心。
女孩的手,好小,好軟!
這一刻,盛莞莞歡喜的展露笑顏,很甜很乾凈,有些青澀,有些羞澀。
就是這個笑容,後來讓慕斯念了一輩子!
「不過……」
盛莞莞突然想到什麼,笑容變得有些苦澀和落寞,但強顏歡笑着,「你和白雪是什麼關係?有一次放學……我見你背了她。」
慕斯的雙眼黯淡下來,眼底掠過抹沉痛,「她是司機叔叔的女兒,那天她腳扭傷了。」
白雪,那是他要用命來守護的女孩!
他和她青梅竹馬,兩小無猜。
那場車禍,是白雪替慕斯擋去了致命的一擊,他才得以活下來,而他的父母,則當場死亡。

《盛燦》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