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現代言情›盛寵暖妻
盛寵暖妻 連載中

盛寵暖妻

來源:google 作者:唐西雅 分類:現代言情

標籤: 北烈寒 唐西雅 現代言情

她因為父親的遺囑而嫁給他,一場充滿利益的婚姻,開始就不單純,經過還會純潔嗎?至於後果,那或許只有天曉得!展開

《盛寵暖妻》章節試讀:

唐西雅從未真正想到過自己有一天會面對親人的生離死別,這種場景她向來只會在電影中見到的,更早的就是小時候爺爺的去世,不過太久了,她已經記不太清了。

悲悸,哀傷,絕望種種複雜的情感像是一團會燃燒的烈火一樣,把她重重包圍,幾乎快要透不過氣來……

周圍人們哭斷哀腸,每個人的臉上都寫滿了悲傷,清一色的黑色衣服讓本來就肅穆的靈堂更多了幾分莊重。

他們的所有情緒都表現在臉上,可是只有唐西雅,她就像是一個失去靈魂的布娃娃一樣,瞳孔空洞而又無神,嘴唇乾澀發白,毫無血色。

哀莫大於心死,這是人世間最大的絕望了吧?

「姐姐,爸爸真的離開我們了嗎?」
唐毅然一邊開口問道,一邊哽咽着顫抖的聲音,少年氣的一張臉上竟也多了幾分憔悴。

唐西雅只是淡淡的把目光轉移到他的身上,鼻腔里似是被堵住了一樣的難受,發不出聲音。

良久,她笑了,摸摸唐毅然的頭,「嗯,走了。」

簡單的幾個字,充滿了無奈和不得不面對現實的無力感。

一句話過後,她站起身,整了一下胳膊上的孝帶,本就消瘦的小臉更加蒼白,好像輕輕一推,她整個人都會倒下去一樣。

唐中庭一去世,打理後事的重擔也就落在了李嫻靜一個人的身上,此刻的她一個人去迎接來來往往弔唁的人,看起來似乎也有些力不從心了。

「姑姑二叔,你們來了。」
唐西雅上前,儘管情緒低落到了極點,但她還是做出了一個微笑。

「西雅,照顧好你媽媽和毅然,這個家需要你撐起來,懂嗎?」
唐二叔拍了拍她的肩膀,長嘆了一口氣,神情肅然。

「會的,您們去裏面坐吧。」

作為唐家的長女,即使二叔不說,她自然也會盡到子女的職責的。
更何況,現在的她再也不同於往日的瀟洒無憂的大小姐了。

唐母親切的握住了唐西雅姑姑的手,一雙眼睛已經有些通紅,「這以後的日子……可怎麼過啊,中庭他走的太突然了,留下我們……」

「好了,嫻靜,都會過去的。」
姑姑安慰似的說道,然後不明深意的看了一眼身旁胖胖的唐二叔,繼而兩人一起走向靈堂大廳了。

李嫻靜腿腳不方便,長年坐在輪椅上,現在唐中庭一走,這個原本幸福的家庭似乎一夜之間蕭條了許多,而唐氏集團究竟要何去何從……

唐西雅說了幾句安慰她母親的話語,之後便讓唐毅然把母親帶到靈堂大廳了,接下來的一切都需要這個家庭的重要人員在場。

在弔唁人員陸陸續續都到場以後,唐中庭生前,委託的律師也已經整裝待發的拿出了一個暗黃色的牛皮紙袋,然後特意看了一眼站在他身旁的男人。

唐西雅靜靜的看着這一切,周圍的親朋好友顯然已經耐不住性子開始議論了,只有她一個人面容肅穆。

她不要嫁給那個男人,冷酷無情,肅冷倨傲,一雙冰冷的眸子似乎容不下任何人,她怎麼可能嫁給這樣一個不可一世的男人!

「在我去世以後,請務必將唐氏集團交由北烈寒打理,並且由我的哥哥唐子傑作為輔助……」律師一字一句的宣讀着她父親的遺囑。

底下瞬間一片嘩然!

「為什麼中庭會把這麼大的集團交給一個陌生人,你看他那個樣子,抱着一張臉,跟誰欠了他一千萬似的。」

「中庭這樣做自然有他的理由,欸,只是想起來總覺得怪怪的,雖然唐子傑一年年也回不來幾次,但讓他做這個有名無實的董事長,也好過交給北烈寒手裡。」

唐二叔一臉思索狀,似乎對於這一切都有自己的一套看法。

就在所有人還在議論紛紛的時候,律師故意咳嗽了兩聲,然後又繼續讀了起來,「把我的女兒唐西雅嫁給北烈寒,二人以後共同打理唐氏……」

果然最不想聽到的還是來了,唐西雅手倏然攥緊,指關節因為用力而有些微微泛白……

「西雅,你爸爸他……」李嫻靜坐在輪椅上,一雙手搭在雙腿上,眼神儘是充滿心疼的無奈。

即使是她的母親,也十分不理解自己父親的這個決定。

唐西雅深呼吸一口氣,一張俏麗的小臉看不出喜怒哀樂,「媽,我不想嫁給他,我不想……」

「姐,你不要離開我和媽媽,我不想你離開我們……」唐毅然猛地拉住了她的手,焦急的說道,好像下一秒她就會離開一樣。

「毅然,放心,我會照顧好你和媽媽的。
爸爸雖然不在了,但還有我啊。」

隨後,宣讀遺囑的程序已經完畢,北烈寒和唐西雅的距離不遠不近,兩個人互相對視了幾秒鐘,唐西雅只想逃避。

這個男人有着完美的五官,只是乍一看,眉眼之間盡顯冷漠,她向來討厭安排的婚姻,更何況是在這樣一種情況下。

下一秒,她上前,眸子裡帶着不可一世的傲氣和挑釁,抬起頭看着面前高出她一頭的男人,「你別指望我會嫁給你,不可能。」

她把聲音壓的極低,眼睛狠狠的看着他。

深厚的李嫻靜一臉擔憂的望着兩人,只是坐在輪椅上的他卻是什麼都做不了,她不喜歡北烈寒,總覺得這個男人太過於自我,難以捉摸。

只是她的喜不喜歡不重要,因為唐中聽已經把他們女兒的一生都給計劃好了。

「唐小姐,有什麼話我們以後再說,我想現在不適合在這種場合討論你我的婚姻大事,伯父的葬禮最要緊,不是嗎?」
他不怒反笑,墨色的眸子深邃的如一潭湖水。

「北烈寒,我不會嫁給你的。」

在親戚的熱烈討論下,唐西雅再也坐不住了,不管他有多麼的不理解自己的父親,都要先處理好手頭上的事情。

良久,姜正浩也來了,在看到他之後唐西雅的一顆心似乎得到了慰藉。

姜正浩看了她和母親一眼之後,便去為自己的父親上了一炷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