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都市小說›生存遊戲:我能回溯時間
生存遊戲:我能回溯時間 連載中

生存遊戲:我能回溯時間

來源:google 作者:星光刺雲隙 分類:都市小說

標籤: 徐雅熙 林聽瀾 都市小說

晚上出門散步的好青年林聽瀾,路遇不平拔刀相助,沒想到前腳剛衝進那團翻滾涌動的霧氣中,世界就變了個樣子他要面對的不僅有未知的環境,還有隱藏在暗處隨時會出現的恐怖殺人狂,以及不知何時才會結束的死亡循環被神秘霧氣引出的未知世界,無數人捲入其中那些遊走在人類幻想中的莫名存在也開始浮出水面隨着霧氣範圍擴大,難以名狀的怪物開始出現瘋狂生長的植物,異化的動物,遊走在城市中的異類……末世降臨,高牆之內,霧氣流竄,怪物橫行然而,給世界帶來絕望的霧氣中,卻也隱藏着文明的曙光【驅散者】【學院】【霧氣空間】無數人前仆後繼,為守護家人和朋友而戰從默默無聞的普通人,逐漸成長為解決危機的先驅者,對他來說,這或許是一款可以無限復生的遊戲,但對這個世界來說,他便是獨一無二的偉大拯救者!展開

《生存遊戲:我能回溯時間》章節試讀:

指揮車上,羅文柄這段時間一直都沒說話。

他的關注點其實不在徐雅熙的情緒上,而在於徐雅熙和林聽瀾所說的內容不相符這一點上。

現在有兩個可能,一是兩人中有人說了謊,二是兩人都沒有說謊。

羅文柄從來都不懷疑徐雅熙,現在他接觸過林聽瀾後,更傾向於第二種判斷。

但如果是這樣,就越發證實了他心中那個大膽的猜測:

1.林聽瀾不是普通人。

2.霧氣的消散與此人有關。

如果林聽瀾是普通倖存者的話,那麼組織的處理就會按照正常程序進行:

先做全面的醫療和防疫檢查,然後詳細審訊,甚至給他做專業的心理學和測謊的測驗,然後按照保密條理讓他保守秘密,或者乾脆將他暫時『隔離』起來。

但林聽瀾的種種表現,還有到目前為止收集到的情報證據都顯示,此人並不簡單。

至少,絕對不是普通人。

如果是普通人的話,為什麼林聽瀾進入霧氣後不超過半小時的時間裏,霧氣就突然消散?

再遲鈍的人,也能看出這其中的關聯性!

因此,對他的處理就不能再按照正常的流程進行,而是應該特事特辦。

想到這裡,羅文柄咳嗽了一聲,打斷了徐雅熙:

「好了,我知道情況了,但我可以告訴你,雖然勝成路這裡的霧氣突然消失,但到目前為止,倖存者只有林聽瀾一人,其餘五十幾人依舊處於失蹤狀態,你應該明白這其中的意味吧。」

「什麼?」徐雅熙抬起頭,俏臉失色,「只有他一個人?這怎麼可能?」

羅文柄看了林聽瀾一眼,決定再透露一點消息給他,便說道:

「實話跟你們說,在本市,類似的情況不僅勝成路這一處,相同的霧氣也出現在了其他街道,甚至於,我聽說,這霧氣出現的範圍並不僅僅局限於本地區。」

「而到目前為止,像林聽瀾這樣的倖存者,只有他一個!」

「你是目前我所知道的全市唯一生還者!」

「什麼?!」

林聽瀾本以為自己遇到的是個偶發事件,可沒想到,聽羅文柄的意思,這種特殊的霧氣竟然有大規模蔓延的跡象,難道這是某種特殊的自然現象,或者和某種可傳染的疫情有關?

畢竟,被霧氣籠罩的人,全部神秘失蹤了。

這樣看,很難用常理去解釋。

徐雅熙也吃了一驚,這幾天她跟着隊長一直出外勤,自然也知道本市的封鎖區並不止這一處。

可她並不清楚,類似的現象竟然並不局限於一地,而且倖存者竟然只有林聽瀾一人。

這也就是說,林聽瀾的生還僅僅是個巧合,她的失誤依然不能抹除。

而且,這種程度的機密情報,被隊長這麼說出來的話……

這其中的意義,她也很快反應了過來,隨即用一種驚恐的眼神看向羅文柄。

羅文柄用一種關愛智障下屬的表情看着她:

「你以為我告訴你這麼多是要滅口嗎?你忘了自己也是特殊外勤小隊的一員了嗎?告訴你這點情報,還不算觸犯保密條例。」

能加入到特殊外勤小隊里的每一個隊員都經過嚴格的背景審查,身份清白乾凈,絕對都是值得信任的——尤其是徐雅熙,就算其他人都有問題,她也不可能有問題,因為羅文柄是看着她長大的。

而且,自打林聽瀾因為徐雅熙的『玩忽職守』而誤入封鎖區之後,兩人之間就有了不可避免的聯繫。

這種聯繫,今後或許可以利用一下,羅文柄面不改色的想到。

身為負責這片街區安全的特勤隊長,他的心中,只有如何更好地完成任務,以及探究事件的真相這一目標。

比徐雅熙更加敏銳的林聽瀾則是重重地嘆了口氣,他自然聽出了羅文柄話中的弦外之音:

「看來,我沒法很快回家了,對嗎?」

「抱歉,但我也沒有辦法,這件事非常重要。」

羅文柄對林聽瀾的識相很滿意,態度柔和了不少,「我看你的狀態有點差,雖然不知道你在裏面經歷了什麼,但我知道一定不輕鬆。」

羅文柄最終還是按壓住了急切想要了解霧氣內部情況的心思,說道:

「林聽瀾,你先在這裡休息一下,整理整理思路。

你剛才提到的信息其實非常重要,我要去和上面彙報一下,等你理清楚思路,身體狀態穩定後,我們再好好談談那霧氣裏面的事。」

林聽瀾問:「我家裡那邊,能打個電話報個平安嗎?」

羅文柄點點頭,看向徐雅熙:「你來幫他打電話,另外,我回來之前,你先在這裡照顧一下他。」

最後的『照顧』兩個字上加了重音。

「是!」徐雅熙聽出了其中的意味,立刻答道。

交待完這些,羅文柄就匆匆離開了。有很多事情,他都需要向領導彙報。

同時,如何對待像林聽瀾這樣特殊的『倖存者』,也需要組織給出意見。

這樣的大事,不是他一個人能決定的,需要站在更高的層面,縱觀全局,才能做出合理的決策和選擇。

對林聽瀾這樣特殊的人,他擔心直接詢問反而會適得其反,因此他希望能讓林聽瀾適當地放下戒心,了解更多情況後,再自行決定如何選擇。

要知道,被逼迫下說出的所謂真相,和自主自發說出的真相,有可能完全不同。

雖然他相信林聽瀾的人品和家庭背景,也看出他的理智還保持正常,並沒表現出異常狀態,但必要的戒備也是需要的,他必須考慮到所有可能的情況。

等到身材魁梧的羅文柄離開後,林聽瀾才稍微鬆了口氣。

和這樣敏銳、冷靜而且氣場超強的特勤隊長說話實在太辛苦了,他必須仔細考慮自己說出的每一句話。

未知的霧氣世界、突然竄出的殺人魔,莫名其妙的死亡循環,還有自己殺掉那個傢伙的事情,這些一時間都很難講清楚。

總不能上來就說自己殺了人吧?

而且,林聽瀾也在猶豫,不知道是否應該說出一切。

這些秘密,他決定根據具體情況來判斷是否要說出來。

幸好羅文柄沒有要直接逼問自己的意思。

如果真逼問的話,他……他肯定就全交代了。

坦白從寬嘛,他又沒做虧心事,只是自衛而已,頂多算防衛過當。

他透過車窗向外看,此刻雖然是深夜,但探照燈射出的明黃色光柱依然將幽深的街道照得一清二楚,從這裡還能清楚地看到大量身穿全身白色防化服的專業人士舉着儀器測量或是對街道表面進行消殺。

再近一些,荷槍實彈的特勤戰士們將這裡牢牢地守衛在中間,指揮車附近被圍得密不透風。

但正因為如此,他的心中,才產生了一種回到文明世界的感覺,不安的情緒像是被打了一劑定心丸後緩緩消散,找到了久違的安全感。

他喃喃道:「終於回來了。」

「給你手機。」

清脆的女聲打斷了他的思緒,身穿黑色警服的徐雅熙遞過來一隻有着粉色兔子外殼的黑色手機,「上面存了你家裡的電話,直接打就行。」

林聽瀾愣了一下:「你怎麼存了我家的電話?」

對面的女孩哼了一聲,「現在我對你的了解,大概比你自己還要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