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都市言情›盛莞莞
盛莞莞 連載中

盛莞莞

來源:外網 作者:盛燦 分類:都市言情

標籤: 盛燦 都市言情

「我愛的人一直都是白雪。」一句話,一場逃婚,讓海城第一名媛盛莞莞淪為笑話,六年的付出最終只換來一句「對不起」。盛莞莞淺笑,「我知道他一定會回來的,但是這一次,我不想再等了。」父親車禍昏迷不醒,奸人為上位種種逼迫,為保住父親辛苦創立的公司,盛莞莞將自己嫁給了海城人人「談虎色變」的男人。世人都說他六親不認、冷血無情,誰料這猛虎不但粘人,還是個護犢子,鑒婊能力一流。「世界上最幸福的事是什麼?」...展開

《盛莞莞》章節試讀:

男人的手很大,竟然完全將盛莞莞的手包裹在掌心,頓時嬌嫩的手感從掌心傳來,如溫潤細膩的白玉。
盛莞莞一愣,手背好像被燙到一般,立即將手抽回。
桌上那杯白酒,因為她的動作打翻,一部分淋在了凌霄腿上。
男人抬頭,帶着一絲冷意的目光落在她臉上。
「對不起,我這就幫你擦掉。」
盛莞莞少有這麼冒失,立即拿起餐巾替凌霄擦拭起來,沒擦幾下小手便被一隻大掌緊緊攥住,冷漠的將她推開。
凌霄眼底的反感比剛剛在電梯時更濃,低沉的聲音也帶着不悅,「盛小姐,請自重。」
盛莞莞這才反應過來自己幹了什麼,剛才慌忙之下,竟替這男人擦了大腿,頓時滿臉通紅,「對不起,我……我不是故意的。」
她真是急瘋了!
看着雲奇陰沉的臉色,盛莞莞心情瞬間跌落谷底,她好像將事情給搞砸了。
剛剛雲奇說「我幹了,你隨意」的時候,盛莞莞就察覺,身旁這個男人,連雲奇都要敬着他。
而她,竟然愚蠢的惹怒了他。
「還愣着幹嘛,趕緊自罰三杯給凌爺賠罪。」
夜鶯即時響起的聲音,對盛莞莞而言就像風鈴那般悅耳動聽。
盛莞莞趕緊收拾好情緒,速度整理桌面。
然後倒了杯酒端起,面向凌霄,輕聲道,「先生實在抱歉,剛剛是我失禮了,我自罰三杯給您賠罪。」
凌霄什麼也沒說,拿起筷子給小奶狗夾了些他平常愛吃的菜。
不領情的小奶狗怒瞪着凌霄,小拳頭握的死緊,小傢伙覺得盛莞莞被欺負了,他很生氣。
「先生。」
盛莞莞將杯子翻轉過來,只有一滴酒緩緩從邊沿滑落。
三杯白酒下肚,她覺得胃部好像有把火在燃燒,白 皙嬌嫩的皮膚染上了層淡淡的蜜粉色,瑰麗之極。
凌霄的目光從盛莞莞皮膚上掠過,還是什麼也沒說。
之後,雲奇每敬凌霄一杯酒,盛莞莞都替他喝了,到最後頭重腳輕,身體有些飄浮。
好在晚餐終於結束。
離開時夜鶯拍了拍她的肩膀,「現在知道該找誰了?明天凌家有個宴會,希望到時可以看見你。」
說著夜鶯從包里拿出張邀請函,塞進盛莞莞手裡,「我只能幫你到這,機會要你自己去爭取。」
盛莞莞看着夜鶯的背影,將邀請函打開,上面寫着凌霄之子凌天宇的生日宴,時間是明晚。
凌霄?
凌霄……
難道剛剛那個男人就是凌家那個讓人淡虎色變的惡魔?
這時顧北城走了進來,聞到她身上濃濃的酒味擔憂的道,「莞莞,你怎麼喝了這麼多?」
盛莞莞說了句「沒事」,想將邀請函塞進包里,卻被顧北城奪了過去。
看見邀請函的內容,顧北城的臉色沉了下來,「你要去參加這個生日宴?」
盛莞莞想到剛剛那個一直在偷看自己的小奶狗,嬌美的臉上多了抹柔 軟,輕輕「嗯」了聲。
既然夜鶯為她指了路,當然要爭取一把。
盛莞莞的回答,瞬間讓顧北城火冒三丈。
「你知道凌霄是誰嗎?你知道明天那場生日宴的目的是什麼嗎你就敢去?」
微醺的盛莞莞被顧北城這麼一吼,睜着雙水汪汪的杏眼迷茫的看着他,表情有些委屈。
那嬌美的臉頰上,還飄着兩朵紅雲,面若桃花。
看着這樣可愛嬌俏的盛莞莞,顧北城再大的怒火也發不出來。
他輕嘆了聲,對她說道,「明天的生日宴是幾個閑得發慌的老太太一時興起舉辦的,海城各大家族的未婚男女都收到了請帖。」
換句話而言,那就是一場大型的相親宴。
「原來夜鶯是這個意思!」
盛莞莞只是微醺,頭腦還是清醒的。
慕斯悔婚,如今盛燦又暈迷不醒,盛夫人自從盛莞莞出生之後就回歸內室,二十多年沒再上過班,公司的事她就是有心也無力。
她們母女手握百億資產,多少人在打她們的主意,解決了這一次,難道就沒有下一次?
而凌霄「惡名」在外,這兩年凌氏在海城可謂是獨佔鰲頭,與其找雲奇解決一時之憂,倒不如找個能幫她徹底解決「盛家之患」的男人。
可是,盛莞莞不想出賣自己的婚姻,將自己嫁給一個陌生的男人。
顧北城見她不說話,以為她還是要去,雖不忍心,可還是要點醒她,「你和慕斯的事還沒有平息,大家都等着看你的笑話,你去了只會成為別人口中的笑柄。」
盛莞莞身為海城第一名媛,無論家世相貌,還是未婚夫慕斯,一直都是她驕傲的資本,別人只有羨慕嫉妒的份。
可如今,慕斯逃婚,盛燦倒下,多少人等着看她的笑話,又有多少女人等着替代她第一名媛的位置?
盛莞莞若是出現在以相親為目的的生日宴上,他們肯定不會放過這麼好的貶低她、攻擊她的機會。
其實這些事根本不用顧北城提醒,盛莞莞比任何人都清楚,女人們之間的明槍暗箭。
盛莞莞沉默了片刻才道,「北城,陪我去陳家走一趟吧!」
盛燦暈迷以來,公司各大股東不斷來電騷擾她們母女,說什麼公司不可一日無主,必需選一個人出來暫時接代總裁之位。
而他們選擇的「代總裁」,就是陳文興。
陳文興來勢洶洶,對盛世勢在必得,手腕讓人極為不恥。
如今兩天已然過去,盛莞莞擔憂,若他再得不到回應,他真會向小小的嬰兒下手。
走廊中央,盛莞莞看到了三張熟悉的面孔,他們是慕斯的發小和朋友,各自嘴裏都叼着根煙。
她聽到他們好像在抱怨,說什麼「那女人怎麼那麼嬌氣,以前嫂子在的時候,可從沒有嫌棄過咱們,不就是抽幾根煙嗎?難道她比咱們嫂子這個第一名媛還矜貴?」些類的話。
盛莞莞心頭一陣刺痛,這麼快他就迫不及待的將那個女人,介紹給他身邊的朋友們認識?
想當年,她可是用了好久才融入他的朋友圈,因為他從不曾這般正式的將她介紹給他的朋友們。

《盛莞莞》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