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玄幻魔法›盛莞莞凌霄
盛莞莞凌霄 連載中

盛莞莞凌霄

來源:外網 作者:南蕁 分類:玄幻魔法

標籤: 南蕁 玄幻魔法

展開

《盛莞莞凌霄》章節試讀:

「北城,你知道今天他為什麼要離開嗎?」
盛莞莞抬起頭,看向顧北城。
顧北城知道盛莞莞問的是誰,但她的平靜讓他感到很不安,「我不清楚,這種事你應該親自問他。」
盛莞莞清楚的在顧北城的眼睛裏看到了自己的臉,那是張毫無生氣的臉,蒼白的像鬼。
她轉過頭望向窗外,不再說話。
一個小時後,慕家。
此時的慕斯正在和白冰、白雪兩兄妹吃晚飯。
白雪中午才醒,現在人看起來還很憔悴,皮膚白的過分,泛着一種病態。
她的白,是因為長年不見陽光所致。
「慕少,盛小姐來了。」
傭人從外面走了進來,停在慕斯身旁。
慕斯充耳不聞,往白雪面前的碟子里夾了些菜,都是白雪小時候喜歡吃的。
白雪露出笑顏,高興的像個孩子,卻又帶着女人獨有的羸弱嬌媚,楚楚動人。
慕斯的雙眼裡多了抹寵溺,「喜歡就多吃點。」
過了片刻,傭人再次說道,「慕少,盛小姐還在門外。」
慕斯想到盛燦的所為,冰冷的開口,「不見。」
話剛落,便見盛莞莞大步流星的走了進來,身後顧北城拎着兩個受傷的保鏢一起出現。
看着突然出現的陌生人,白雪嚇得立即站了起來,整張漂亮的小臉變得煞白,如同只受了驚嚇的小鹿。
慕斯看了盛莞莞一眼,起身將受驚的白雪摟進懷裡,並輕聲安慰,「別怕沒事,他們是慕哥哥的朋友。」
「原來他們是慕哥哥的朋友。」
白雪聽後,對盛莞莞友好的揚起嘴角,那個笑容天真無邪,雙眼乾凈清澈。
這一切對盛莞莞而言格外的刺眼。
和慕斯在一起這麼多年,盛莞莞第一次在一個女人身上感受到如此強烈的威脅。
這個女人的美,是不染一絲塵俗的。
就好像是長在每個男人心中,那朵最純潔美麗、不可褻讀的白玫瑰。
可笑的是,她竟然不知,他身邊何時多了這樣一個女人。
她這個未婚妻,是不是當得太不稱職了?
「慕少對不起,我們沒攔住。」
兩個保鏢愧疚的垂下頭。
慕斯看了顧北城一眼,目光重新回到盛莞莞身上,沉默了幾秒對她說,「你跟我來。」
他的聲音,如同以往一樣溫潤淡然,好像什麼也沒有發生過一般。
盛莞莞腳步絲毫沒有移動,她抬手指向白雪,「這個女人是誰?」
或許是覺得盛莞莞的動作冒犯了白雪,慕斯的聲音多了絲冷意,「我們上去說。」
「就在這裡說。」
盛莞莞固執的說道。
慕斯平靜的看着盛莞莞,許久都沒有回答。
「雪兒,我們先出去。」
白冰牽着白雪往門外走去。
傭人和保鏢也識相的離開,很快客廳里就只剩下盛莞莞和慕斯兩個人。
「她是誰?」
他們走後,盛莞莞又問了句。
「你真不知道嗎?」
慕斯緊緊盯着盛莞莞,眼底多了抹諷刺,「你爸將她囚禁在盛家老宅三個月,那一身傷痕全拜你們所賜,你會不知道她是誰?」
「我不知道你在說什麼,我從來沒有見過她。」
盛莞莞一臉坦然,接着又問,「你和她是什麼關係,我爸為什麼會囚禁她?」
她不傻,如果慕斯和那女人沒有什麼,爸爸怎麼會平白無故將她囚禁起來?
慕斯的雙眼帶着探究,「你真的不知道?」
盛莞莞自嘲的笑了下,聲音乾澀沙啞,「阿斯,看來我們認識這麼多年,卻從沒有真正了解過彼此。」
她一直對他深信不疑,也自以為最了解他,直到今天她才知道自己錯的離譜。
看着盛莞莞赤紅的雙眼,慕斯收回了探究的目光,垂着眼瞼淡然不說話,纖細的睫毛將他所有情緒都掩蓋。
盛莞莞一直喜歡慕斯這副好看的氣囊,哪怕他此刻站在這裡,也像一幅完美的畫卷,濃談相宜。
可盛莞莞此刻卻恨透了他,恨他的眼,恨他的眉,恨他那毫無瑕疵毫無皺褶的白襯衫,更恨他永恆不變的溫潤如玉,雲淡風輕。
許久她才找回自己的聲音,「我來只想問你一句話,為什麼要逃婚?」
到底為什麼要這麼對她?
「對不起。」
慕斯沉默了片刻,然後說了這三個字。
簡單的三個字,就好像是一把鹽巴,狠狠撒向盛莞莞流血的心頭,痛到窒息。
十幾分鐘後,盛莞莞失魂落魄的離開了慕家。
慕斯看着盛莞莞孤單落魄的背影,終是不夠狠心,給顧北城打了個電話,「好好照顧她。」
顧北城冷漠的回答他,「你好好記住今天,既然你選擇了拋棄,以後她的事,再和你慕斯無關。」
回去的路上,盛莞莞大哭了一場,哭的撕心裂肺,肝腸寸斷。
顧北城什麼也不敢說,什麼也不敢問,只是靜靜的陪着她。
海邊
顧北城打開車窗,海風帶着海水的咸腥味一起灌進來,耳邊響着海浪拍打岩石的聲音,這樣夜格外冷清孤寂。
盛莞莞不知道自己哭了多久,直到哭不出來,才聽見顧北城緩緩開口。
他說,「那個女孩叫白雪,是白冰的親妹妹,和慕斯從小青梅竹馬,七年前那場車禍,白雪救了慕斯一命。」
「後來白雪就被慕成周囚禁在國外,成了威脅白冰和慕斯的籌碼,這些年慕斯一直在找她,本以為她已經死了,沒想到竟然還活着。」
青梅竹馬!
白雪,白雪,白冰的妹妹……
原來這麼多年,他一直都在騙她!
「他以為白雪已經死了,所以才答應跟我結婚的,原來如此。」
盛莞莞自嘲的笑了起來,剔透的淚像梨花雨,在一片聖白中墮落,令人心疼惋惜。
「原來只有我一個人被蒙在鼓裡,像個傻子一樣被騙了六年,還覺得很幸福。」
剛剛慕斯向她道歉,他的眼睛裏有愧疚有虧欠也有憐憫,卻唯獨沒有愛意。
直到那一刻,她才幡然醒悟。
原來這六年里,全心投入這段感情的只有她,而他一直清醒着。
就在今天上午,她還信誓旦旦的跟父母說,她相信慕斯不會背叛她,她相信慕斯會讓她幸福一生。
現在慕斯這個巴掌打的可真疼!

《盛莞莞凌霄》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