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現代言情›聖手醫神
聖手醫神 連載中

聖手醫神

來源:google 作者:沈瀟 分類:現代言情

標籤: 柳雪 沈瀟 現代言情

一代白衣聖手從戰場歸來,卻應聘加入一家普通醫院,且看沈瀟如何施展醫術馳騁四方展開

《聖手醫神》章節試讀:

「喂,你不是來應聘工作的嘛,怎麼走了!」
柳雪一口氣追到樓下,才看到沈瀟的背影,她立刻不顧形象的喊道。
沈瀟聞言步子微微一滯。
接着,他又毫不停留的往前走去。
假裝沒聽到?
柳雪看到後,頓時氣得不行。
就算這個人有點本事,也用不着這樣擺架子吧?
「你給我站住!」
柳雪氣喘嘻嘻的衝上前,一把拉住沈瀟的手臂。
「你是不是耳朵有問題啊,我在跟你說話,聽到沒有?」
柳雪俏臉上浮現出一抹慍怒,氣惱起來。
她一向眼高於頂,但對於工作卻很較真。
沈瀟是一個很有本事的年輕人,如果可以留在醫院裏好好培養一番。
用不了多長時間,沈瀟一定會成為華市人民醫院婦產科的一面金字招牌。
這時,沈瀟看着柳雪,但眼神卻透着幾分冷意。
「不好意思,柳主任,我對你們婦產科很失望,所以沒有留下來的打算。」
他說完後,一把甩開柳雪的手臂。
沈瀟今天過來應聘,就是因為看中了華市人民醫院的口碑。
可他手術室里發生的事情,卻讓他在憤怒之餘,又充滿了失望。
這已經不只是醫療事故,而是謀殺。
「沈瀟,你別生氣,咱們有話好好說。」
柳雪勉強擠出幾分笑容勸說道。
「我承認出現這樣的問題是我管理不善,另外主刀醫生也出現了嚴重的醫療失誤。」
柳雪說完,深深嘆了口氣,她突然感覺有點累。
「呵呵。」
沈瀟聞言冷笑一聲,接着毫不客氣的說道:「一個主刀醫生,竟然連嬰兒卡羊水都不知道,只是一句失誤就算了的嗎?」
他真的很失望。
如果在戰場上出現這樣的情況,根本不用送上軍事法庭,直接就現場槍斃了。
「沈瀟,我可以向你保證,只要你今天同意留下來,我一定會給你一個交代。」
「另外現在病人家屬想要當面感謝你,你趕緊跟我走」
柳雪苦口婆心的勸說了幾句後,很快一把拉住沈瀟就往樓上走去。
只是還沒等他們上樓,柳雪的手機響了。
院長親自打電話過來,讓她馬上去一趟院長辦公室。
掛斷了電話後,柳雪俏臉很快浮現出幾分興奮。
「沈瀟,一定是黃先生找到了院長,並且表揚了你一頓。」
黃元的身份不簡單,而且黃家在整個醫療界都有着舉足輕重的地位。
今天不只是會得到高度的表揚。
而且以後跟黃家打好了關係,還會有數之不盡的好處。
柳雪平時根本不屑於跟權貴打交道,可她身為婦產科的主任,必須要對整個婦產科幾十號的醫護人員着想。
沈瀟聞言卻搖了搖頭,他做醫生只是為了治病救人,並不在乎這些虛名。
不過他看到柳雪一副興沖沖的樣子,就沒再開口打擊對方。
幾分鐘後,院長辦公室。
柳雪拉着沈瀟走到門口時,裏面已經站滿了人。
除了院長和剛才手術室的幾個醫護人員外,黃元等病人家屬也在。
柳雪感覺到辦公室里的氣氛有點不對勁,但她也沒在意,就要開口說話。
可下一秒,院長一巴掌狠狠拍在了桌子上,衝著柳雪就是一頓劈頭蓋臉的怒罵。
「柳主任,你是怎麼做事的?」
「我把婦產科這麼重要的一個科室交給你,可你對得起我的信任嗎?」
「今天出了事,你要負全部責任!」
柳雪聞言立刻愣在了原地,完全不明白院長在說什麼。
黃夫人母子平安,她和沈瀟應該立功了才對啊,怎麼院長又要追究他們的責任?
接着,院長伸手一指站在柳雪身邊的沈瀟,再次喝問道。
「按照醫院的規定,除了主刀醫生和輪值的護士之外,任何人都不能隨便進入手術室。」
「可你竟然私自帶一個外人進入手術室,如果造成了嚴重的後果,你能夠承擔得起嗎?」
「行了,你也不要解釋,馬上停職,準備接受內部調查。」
他說完後,也不等柳雪回答,接着滿臉歉意的看向黃元。
「黃先生,今天實在對不起,是我這個院長的失誤,我一定會好好追究相關人員的責任。」
到了這個時候,柳雪總算明白過來怎麼回事,原來是關於沈瀟的問題。
可沈瀟有學歷有能力,只差了一步入職而已,並不是院長所想的那樣。
只是沒等她開口解釋,黃元目光一冷,抬手就是一巴掌狠狠抽了出去。
五道指印立刻從柳雪的俏臉上浮現出來,很快她的半張臉都腫了。
「柳主任,你不只是辜負了我對你的信任,而且還差點搞出人命,這件事我一定會追究到底。」
「哼,換句話說,你完了,以後整個醫療界都不會再有你的立足之地,準備改行吧!」
黃元冷哼一聲,看向柳雪的憤怒眼神里幾乎噴出了怒火。
柳雪站在原地,只是捂着半張臉,沒再說話。
她已經不知道該怎麼解釋下去了,可之前明明是好好的啊。
當時在手術室門口,黃元一個勁的對她道謝,怎麼現在突然口風大變?
就在這時,柳雪很快看到了站在牆角的張茹,她立刻明白了過來。
果然,又是這個人在搞事。
以前的一些小事,她都算了,可這次張茹太過分了。
柳雪不但人長得漂亮,而且業務能力很強,當上了婦產科的主任,自然也來了不少人的妒忌。
張茹這個婦產科的副主任就是其中一個。
她平時給柳雪製造一些小麻煩也就算了,今天捅出這麼大簍子。
柳雪都還沒找她追究責任,可已經被張茹提前倒打一耙。
好狠的心腸!
張茹很快注意到柳雪的眼神,但她絲毫不在乎,因為柳雪已經完蛋了。
接着,她輕笑一聲走上前,指着沈瀟說道。
「黃先生,還有這個人,你也不能放過啊。」
「他根本不是我們醫院婦產科的醫生,但卻胡亂闖入手術室,我猜他一定沒這麼大的膽子。」
「應該是有人在背後給他撐腰才對。」
「呵呵,也有可能進來偷東西,或者是其他的圖謀不軌,我建議好好查一下。」
「進來咱們醫院的,一個個非富即貴,身份顯赫,一定不能再出現類似的事情。」
這一番話落下,柳雪的俏臉立刻又白了幾分。
張茹話里的意思,明擺着想要繼續落井下石嗎?
當時那種十萬火急的情況,柳雪哪裡來得及制止。
再說了,沈瀟的治療很有效果,幾乎是立竿見影。
黃元聞言,一雙幾乎噴火的眼神立刻緊緊盯住沈瀟。
就在這時,沈瀟輕嘆一聲搖了搖頭。
「真是不識好人心。」
「哎,不應該啊,這麼大一個人了,沒點腦子嗎?」
他說完,仰起頭看着黃元,臉上沒有絲毫的懼怕。
「看來你更想看到護士推着你妻子的屍體出來見你。」
沈瀟說到這裡用餘光掃了掃張茹,張茹低下頭不敢對視。
「有這個功夫不如去好好檢查一下你老婆的身體。」
黃元一臉疑惑的問道:「你說什麼?」
「腫瘤可不是那麼容易能治好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