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古代言情›生娃後,殿下被醋包攝政王嬌養了
生娃後,殿下被醋包攝政王嬌養了 連載中

生娃後,殿下被醋包攝政王嬌養了

來源:google 作者:半染辰霜 分類:古代言情

標籤: 古代言情 墨九言 蕭無寂

一朝穿越,墨九言從一個奶娃娃變成一個殺人不眨眼的女魔頭,直到遇到那個人,女魔頭也可以化成繞指柔都說太女府里「金屋藏嬌」,外人眼裡陰鷙狠毒攝政王,在她眼裡,粘人大醋包,太女殿下頭疼,頭很疼(男強女強,雙潔,女主有空間)展開

《生娃後,殿下被醋包攝政王嬌養了》章節試讀:

幽都最繁華的朱雀大道上,開了一家天霖閣,裏面賣各種收藏來的珍品,最近天霖閣收了一把琴,名沐紫,琴身是紫檀木,琴弦經久不斷,相傳是幾百年前一位著名的琴師的琴。

消息一出,不少風雅人士紛紛前來,希望一睹沐紫。

臨近正午,一輛低調的馬車停在天霖閣外,趕馬車的是一個約莫二十七八,皮膚黑黝,面容硬朗,穿着黑色衣服的男子。

他是墨九言底下的暗衛統領莫解,他拉開車簾,「主子,到了。」

「嗯。」

墨九言本來閉上的雙眼睜開,看向千頤,「現在可以說了,帶我來這做什麼?」

千頤討好地笑笑,「小姐,最近天霖閣收了一把絕世好琴沐紫。」

「琴?」墨九言眼睛微眯,「你讓我一個五音不全的人,來買琴?」

「不是,不是。」千頤急忙揮着手,看着旁邊的千茶在憋笑,欲哭無淚,急忙解釋:「這不是馬上要到宜禾郡主的生辰了,郡主一向愛琴,這本剛好嘛。」

「哦對,禾兒的生辰要到了。」墨九言臉色緩下來,「那就進去看看吧。」

天霖閣放沐紫琴的那個房間里,有一個男子站在窗邊,若是仔細看那男子便覺有些熟悉,一張和墨九言幾分相似的臉,刻意壓住的張揚,眉眼藏着隱忍,染了一聲儒雅氣息,芝蘭玉樹,他常常着一身深藍色的錦袍,手中不離一柄玉扇,眼淺是溫柔,眼深是冷淡。

「主子。」

「人還沒有到?」聲音也是溫潤細膩。

「那位小姐的馬車已經停外面了,但是不知道為什麼不進來。」

余涯搖扇子的動作一頓,眼裡出現了幾分焦急,剛想往外走,就有另一個下人來報:「主子,那位小姐進來了,說是要買沐紫。」

「快請上來。」余涯說著,眼裡止不住的激動。

昨晚蕭無寂那廝就說小妹找到了,盯着她的人看着她出門就來稟告,說是小妹似乎往天霖閣的方向去了,余涯一想便知是為沐紫而來,這不,一早在這裡守株待兔。

樓梯上傳出有些整齊的腳步聲,余涯只覺得自己的心都要跳出來了,當年小妹剛剛滿一個月就被葉書臣扔到不知道什麼地方,這麼多年,總算有了消息。

門被千頤推開,余涯看過去,一眼就看到了墨九言,儘管遮了半張臉,他還是一眼認出來了,這就是他失蹤多年的小妹。

千頤沒想到裏面還有一個大活人,不看還好,一看嚇一跳,這男人怎麼長得有點像殿下?

「幾位裏面請。」余涯連忙招呼。

墨九言微微頷首算是打了一個招呼,不知道為什麼,見了這人的第一面起,心裏總有一種悶悶的感覺,尤其是看到那張和自己有幾分相似的臉,心裏的怪異更濃了。

「幾位是來看沐紫琴的吧,這琴的確是個把絕世好琴,這位小姐要不要試一試。」

余涯剛剛說完,千頤就笑出來了,附和着:「小姐,試一試?」

墨九言已經坐在一旁,千茶為她倒好了茶,墨九言拿起茶抿了一口,似笑非笑地看着千頤,「誰提出來要買的,誰試。」

這丫頭一出來,膽子越來越大了。

千頤眼珠子一轉,「可是這把琴是給二小姐買的,二小姐向來和小姐你最親,自然是由小姐來試才顯心意。」

這糟心的丫頭,還想讓我試那糟心的玩意兒。

余涯是知道了小妹也許不擅琴,扇子一合,說道:「小姐若是不嫌棄,便由在下彈一曲,如何?」

「有勞公子了。」墨九言點頭。

平陽侯的小侯爺那在幽都里可是翩翩公子,琴藝自然是高超,可惜,墨九言聽不出來,也聽不懂。

一曲畢,余涯笑着問道:「小姐覺得如何?」

「甚好。」墨九言嘴角微微上揚,「餘音繞梁,娓娓動聽。」

千頤只看着天花板,要不是跟了殿下這麼多年,知道自家殿下是什麼樣的貨色,還會真以為殿下聽懂了。

「小姐喜歡就好。」

墨九言手指敲擊着桌面,一下一下的,「沐紫琴需要多少銀子,公子出個價吧。」

余涯笑了,搖着扇子說:「小姐與沐紫琴有緣,在下便將沐紫琴贈與小姐了。」

有緣?墨九言眼神複雜,只覺得說不出的怪異,想不到我這樣的人還會和琴有緣。

「如此,我便不推脫了,多謝相贈,千茶,取琴。」

千茶小心翼翼將琴抱好,站到墨九言身邊。

「小姐有空還可以來天霖閣看看。」余涯雖然心裏不舍,但還是明白,現在不能相認,更不能讓小妹陷入危機。

「好,公子留步。」

剛剛走到下面,莫解立刻走過來,臉色焦急,「主子,二小姐不見了,聽說是來找主子了。」

墨九言臉色一變,「胡鬧!」

禾兒這丫頭一向聽話,這次怎麼會突然來了幽都。

「人可找到了?」

莫解硬着頭皮說:「還沒有,二小姐失聯了,主子恕罪。」

「找,繼續找,禾兒傷了一根頭髮,唯你是問。」

「是。」

這是一個好機會啊,余涯搖着扇子走到墨九言身邊,笑着說:「小姐可是要找人,整個幽都沒有比在下更熟的了,不如在下幫小姐一起。」

這人真是難纏的緊,墨九言輕輕一笑,「多謝公子了,不過不用了。」

「家中小妹頑皮,但身邊定然是帶了人的,我倒也不是很擔心,況且長點記性也好。」

余涯壓住心底的失落,「如此,在下魯莽了。」

「告辭。」

「小姐慢走。」

馬車上,千茶對墨九言說:「小姐,這個天霖閣的老闆好生奇怪。」

「無事獻殷勤,非奸即盜唄。」千頤不以為然地說,「也許那人就是見色起意。」

千茶眼前一道黑線,「剛才那個公子給屬下的感覺,就是好像認識小姐很久了。」

「嗯,說得有理。」墨九言不予否認,「到時候去查查他的真實身份。」

「他手裡拿的那把玉扇,可做利器,若我猜的沒錯,他應該就是名滿幽都的平陽侯府的小侯爺余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