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奇幻玄幻›聖武風華
聖武風華 連載中

聖武風華

來源:google 作者:榮豐生涯 分類:奇幻玄幻

標籤: 奇幻玄幻 榮毅 蕭凰娍

黑暗與動亂降臨光武世界,五大帝國烽煙四起,百姓流離失所……誰能拯救天下蒼生,再立新秩序?!我是一個孤獨的穿越者,更是一個華夏文明的傳承者看我重建華夏強國,聚義將星璀璨,謀士如雲,昔日歷史牛人皆閃亮登場……帥有白起、韓信,將有項羽、呂布,謀有張良、李斯……我華夏人才濟濟,曹操、商鞅也是我的好相邦……光武世界,由我來執筆一世!展開

《聖武風華》章節試讀:

榮毅六人一掃之前的陰霾和頹然之情,眾人推杯換盞之間,好不風流愜意!

此時,正吃喝得盡興的榮毅等人,卻不知隔牆有耳。

隔壁雅室,餐桌主位之上。

一絲醉人的微風,輕佻起少女額角墨玉般的青絲。其滿頭墨發更似流雲般傾瀉而下,散落腰際。

少女一襲紅衣似火,黑髮如墨。膚如凝脂,白裡透紅。溫婉如玉,晶瑩剔透。

細看其瓊鼻秀挺,柳眉彎彎,長長的睫毛更是微微地顫動着。

她此時睜着一雙晶亮的眼眸,明凈而清澈,燦若繁星一般。

紅衣少女整個氣質高雅出塵,美艷無瑕,正宛如那九天宮闕之上的仙子,謫落凡塵一般!

紅衣少女的身後,一老一少兩位僕從,分別侍奉於左右。

左邊靜立在側的青衣老僕,乃是一位深不可測的鶴髮童顏老人。

青衣老者身上時而流溢的武道氣息,給人一種堂皇正大,且渾厚有力的感覺。

相較之下,另一名侍女打扮的少女,則顯得比較活潑、可愛。

侍女身着素白紗衣,盈盈二八年華。鵝臉蛋,柳葉眉。

一張櫻桃小嘴,一雙眼珠靈動、慧黠。再帶上幾分調皮,幾分淘氣,別有一股動人氣韻。

此時白衣侍女正似笑非笑,一臉精靈頑皮的神情,她像是在對主子說著什麼有趣的話兒。

只見紅衣少女柳眉一皺,不知是想到了什麼。這美麗出塵的女子,忽然笑了。

她心下得意之時,不由得笑靨如花,明艷不可方物。

「晴雪,看來本公主看走眼了!

這群混蛋不僅僅是一群狼子野心之輩,還是一群豪放不羈的文人墨客?

其中二人狂妄至極,簡直就是不知天高地厚的狂徒啊!

他們剛剛放言什麼來着,你給本公主再念一遍。」

很顯然,此時榮毅等人高談闊論、胡吃海喝的情形,完全落入了隔壁雅間之中的有心人耳中。

白衣侍女本就心思活絡,此時眼瞧着自家主子由喜轉怒,她哪裡敢怠慢。

「公主,其中那個最狂妄的曹操,他的原話是:

曹某今後,哪怕只能在這世俗之中成就人上人,醉可卧美人膝,醒能掌天下權,也算是不枉此生了!

另外一個狂徒是李世民,他的原話是:

諸君切莫妄自菲薄,更勿長他人志氣,滅自己威風!」

紅衣少女眉頭一皺,紅唇更是微微一撇,有些不悅地嬌嗔道。

「晴雪,不對吧!

除了曹操,就憑李世民的這句話,他應該算不上狂妄吧?

楚老,你來給評評理,看本公主說得對是不對。」

此時兀自閉目養神的青衣老者,豁然洞開了雙眼,兩道璀璨的精芒一閃即逝。

未見青衣老者張口,一段蒼勁有力的話語,已是傳入二女耳中。

「公主聰慧過人,已然洞察一切。

以李家老二的性子,在這幾人之中,確實當不得狂徒之名。

若是讓老夫來選一個最狂的,那麼非榮毅莫屬了。

就連敢大放厥詞,道出『醉卧美人膝,醒掌天下權』的曹操,其擁有的胸襟和氣度,也是大大不如此人。」

此時,侍女楚晴雪明顯一愣,心中更是感到有些愕然。

這個榮毅一直在對他人吹捧和讚譽有加,根本不曾自詡了得,也不曾自放豪言壯語啊?

她萬萬沒有想到,這個口不能言的青衣老頭,竟然會對他的評價如此之高。

紅衣少女也有些詫異,她沒有想到一向惜字如金的楚老,竟然會對這個素未謀面的榮毅大加讚賞。

「晴雪,立刻將這個榮毅的原話,撿重點的念一遍給本公主聽聽。」

楚晴雪瞬間回過神來,只見她小嘴一嘟,開始認真回憶着念了起來。

「天生我材必有用,千金散盡還復來。

諸位皆是雄才大略之輩,將來必定能夠得償所願!」

「自古魚與熊掌不可兼得,真是難住了萬千英雄人物!」

「天下本無事,庸人自擾之!

敢問諸君,何懼一世風流?」

「人生得意須盡歡,莫使金樽空對月。

諸位莫要強求,只管痛飲今朝!」

「數風流人物,還看今朝!」

「呃……乾杯,算不算?」

紅衣少女原本沉浸在榮毅的豪言壯語之中,冷不丁聽到自己侍女的問題,氣得她真想掄起粉拳揍人。

這時,正欲嬉戲的二女耳中,再次傳來青衣老者蒼勁有力的誇讚之聲。

「好一個天生我材,萬千英雄人物!

好一個人生得意,今朝風流人物!

可惜的是,你姓什麼不好?

結果不偏不倚,正好姓榮啊!」

紅衣少女和楚晴雪畢竟身份擺在那裡,她們當然知道青衣老者意有所指。

天武帝國當朝之主蕭氏,正是從前朝榮氏手中奪得江山的。

蕭氏成功改天換日,並順利執掌天武帝國之後,雖然未對遍及整個帝國的榮氏家族進行血洗,但是其中最為龐大的榮氏皇族一脈,早已徹底埋葬在了軍事政變的歷史塵埃之中。

在短短的十日之內,榮氏家族之人改姓的改姓、遷徙的遷徙,甚至通過各種各樣的途徑隱姓埋名,最終徹底埋沒在了光武世界之中。

此時,楚晴雪一副若有所思的樣子,唯恐天下不亂的她,不禁發出了自己的疑問。

「公主,這個榮毅究竟是什麼來路?

他身在天武帝國重城成都城中,竟敢毫不避諱榮氏這個姓氏!」

紅衣少女微微蹙眉,她有些嬌嗔,又有些半開玩笑的說道。

「臭丫頭,既然你這麼好奇,那乾脆去將這個傢伙請過來,由你親自審一審他的來歷?」

誰知神經大條的楚晴雪,果然不怕事大,她欣然接受了紅衣女子的提議。

「公主,這可是你說的喔,婢子立刻就去請人啦!」

楚晴雪俏皮的說完這話之後,也不管自家主子答應與否,她徑直小跑着離開了雅室。

紅衣少女和青衣老者皆是搖頭苦笑,顯然這位侍女絕對沒少干出過,類似的不靠譜事情來。

「楚老,等人來了之後,你先給他們一個下馬威,滅滅他們的威風再說。」

青衣老者僅是微微頷首,再無其他動靜。紅衣少女俏皮的撇了撇嘴,也安靜了下來。

……

此時,楚晴雪大喇喇地敲響了隔壁雅室的大門。

雅室大門砰砰作響,令室內正在胡吃海喝的榮毅等人,皆下意識地停下了手中的動作。

眾人不禁有些疑惑,酒菜早已上齊,按道理是不會有人再來打擾他們才對啊?

楚晴雪久等無人應聲,更無人來開門。心中慍怒的她,改為一邊拍門,一邊大聲喝道。

「哼!幾個自詡風流,甚至自比英雄人物的傢伙,怎麼躲在裏面不敢開門啊?

難不成是因為還有點兒自知之明,知道自己是自吹自擂出來的,所以不敢開門見人了嗎?」

聞聽這邊搞出的動靜,隔壁雅室之中的紅衣少女不禁扶額哀嘆,心中頓時充滿了無力感。

唯有青衣老者老神在在,始終保持着一副天塌不驚的樣子。

雅室之內,榮毅等人面面相覷,心中則是十分無語。

此時此刻,大家居然被一個女子,莫名其妙的打上門來了?!

關鍵的是,他們沒有一個人知曉門外這個女子,到底是何方神聖。

最後還是身為東道主的項羽,一口飲盡杯中美酒,壯着膽子打開了大門。

「誰在外面嚷嚷?不知道這裡是天上人間樓嗎?」

項羽話音剛落,一道更加霸氣十足的嬌喝聲,已然向他做出了堅定有力的回應。

「我!楚晴雪!

你們這群混蛋,一直鬼鬼祟祟的躲在裏面,想幹嘛呢?」

初晴……雪?

這是什麼鬼名字?

又有誰認識你?

此時被罵的六人,皆有些懵了。

此刻不分脾氣好壞,大家都感到十分的膩歪。

這裡可是天上人間樓啊,幾人老老實實關起門來吃喝,居然也能招來這般奇葩的飛來橫禍!

俗話說,泥人也有三分火氣,更何況是一群身具龍鳳之姿的傢伙。

其中尤以項羽的火氣最大,他那桀驁不馴的姿態,瞬間展露無遺。

「哼!好狂妄的語氣!真是不知天高地厚!

項籍這一生,走南闖北數載,還從來沒有怕過誰!

你這個小丫頭片子,自然也不會例外!」

項羽話音剛落,一股真靈境巔峰的武道氣機,瞬間爆發開來。

這還不算完,在眾人仔細感應之下,項羽的武道氣機竟然還在緩慢地攀升。

如今六人可謂是當眾被人打臉,且身為東道主的項羽,還是被打得最狠的那個。

此時憤怒難當的他,已然絲毫顧不上憐香惜玉,究竟是何物了。

項羽將自身幾可媲美真罡境初期的武道氣機,全面壓向了門外的楚晴雪。

楚晴雪大吃一驚,她萬萬沒想到眼前的這幫混蛋,居然如此沒有度量。

她更加沒有想到的是,這群混蛋剛一露面,就要給她顏色看看。

楚晴雪雖然頑皮大膽,但是她還沒有蠢到想要靠着自己的武道修為,就能做到橫行無忌了。

當她感應到項羽那股遠遠超越自己的強大武道氣機撲面而來之際,立刻打消了心中剛剛升起的,那一絲想要班門弄斧的念頭。

楚晴雪突然古怪的扭頭,並向著左手邊的方向,大聲疾呼了起來。

「楚老頭,難道你想眼睜睜地看着本姑娘,在你的眼皮子底下被人欺負嗎?」

只見楚晴雪話音未落,一道恐怖的武道氣機,已然自榮毅等人左手邊的方向洶湧而來。

這股武道氣機蒼勁渾厚,端的恐怖無比。其落在項羽等人的感知之中,絕對不輸於真罡境巔峰!

此時,榮毅六人皆受到暗中出手之人氣機上的壓制,於是大家紛紛爆發出自身的武道氣機。

其中,以白起和韓信的武道修為最強,兩股武道氣機幾乎不弱於項羽多少,已經達到真靈境巔峰的程度。

曹孟德和李世民的武道修為差了項羽三人一大截,兩人才堪堪達到真靈境初期而已。

至於榮毅嘛,那就更別提了。武道修為僅是煉體境後期的他,直接被在場之人給忽視了。

此時榮毅也樂得清閑和自在,他甚至都懶得爆發自身的武道氣機。

榮毅直接往項羽等人的身後一站,竟然奇蹟般的,完全感受不到任何武道氣機的壓制。

項羽五人將各自爆發的武道氣機凝聚到一起,暫時與暗中洶湧而來的那股氣機,形成了對峙的局面。

項羽等人不知道隔壁雅室之中的情況,此刻誰都不敢輕舉妄動。

雅室之中,一直閉目養神的青衣老者,緩緩地睜開了雙目。

同時,兩道璀璨的精芒,自其瞳孔之中激射而出。

青衣老者的目光似透過層層虛空,猶如實質般落在榮毅的身上。

「咦!沒想到啊,真是沒想到!

在這六人之中,能夠稍微給老夫帶來一點壓力的,竟然會是修為最差的一個。

怪哉!真是怪哉!」

紅衣少女聞言之後,心中同樣提起了興趣。她也很想見識一下,能夠令楚老感興趣的,究竟是何方神聖。

「楚老,看來晴雪這次,又算是玩砸了。

咱們也過去湊湊熱鬧,順便出手替她解解圍吧!」

紅衣少女不知又想到了什麼,心下再度得意的她,不由得笑靨如花,簡直明艷不可方物。

青衣老者則二話不說,僅是做了一個請的姿勢。

當紅衣少女和青衣老者來到隔壁雅室大門外時,楚晴雪終於如蒙大赦一般,逃也似的躲到了主子的身後。

「公……主子,他們這些混蛋,算哪門子的風流人物和英雄人物?

婢子只是語氣稍微重了一點點,就那麼一點點而已,他們居然就要對我喊打喊殺。

嗚嗚,嚇死婢子了!

嗚嗚……」

楚晴雪故意裝出一副楚楚可憐,委屈巴巴的模樣。她就差快要淚奔,去到梨花帶雨的境界了。

與此同時,她沒有忘記坑榮毅等人一把,於是順帶着對剛才發生的事情,進行了好一番添油加醋。

榮毅六人不禁瞪大了眼睛,直視着躲在紅衣少女身後的楚晴雪。

此刻大家的內心完全是崩潰的,同時相當的無語。

這個自稱是婢女的丫頭片子,竟然趁着他們疏於防範之時,巧妙的躲到了自家主子的身後。

不僅如此,她居然還添油加醋的上演了一出惡人先告狀,反咬他們一口的奇葩事迹。

不過,這紅衣少女真的是高雅出塵,且美艷無瑕,宛如謫落凡塵的仙子一般啊!

此刻,榮毅等人忍不住齊齊地咽着口水,視線怎麼也挪不開了。

紅衣少女對於自家侍女的為人處世之道,自然是心知肚明。

不過,當她看到榮毅等人有些色迷心竅的盯着自己之時,心中不禁泛起一種厭惡感。

紅衣少女臉色一肅,一道宛若天籟之音,不咸不淡的響起在榮毅等人耳中。

「幾位公子,難道不打算請本宮……本姑娘進去嗎?」

與此同時,紅衣少女身旁的青衣老者輕哼一聲,這才將榮毅等人驚醒過來。

榮毅六人皆尷尬不已,甚至臉上還有種火辣辣的感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