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古代言情›盛西美顏
盛西美顏 連載中

盛西美顏

來源:google 作者:橙橙小 分類:古代言情

標籤: 古代言情 林西 陳言

林西自幼便在天安山長大,她和師傅說下山往京城方向去,馬車飛奔而去差點撞飛林西,陳言救了林西,自此兩人便相識,在京城遊玩陳言在娥峰山遇見刺客林西出手相救,兩人一同下芩州賑災展開

《盛西美顏》章節試讀:

周大人說「臣有奏,芩州荒災,百姓饑荒,人心恐恐,許多百姓餓死在家中」,皇上說「荒唐,朕命趙大人下去支援賑災,為何不見一絲氣色」,周大人說「幽州的水性成淹,一直未得到解決,導致芩州一直沒有水,百姓無水種地,近年來荒廢越發嚴重」,陳言說「父皇,兒臣願意下芩州解父皇憂愁」,皇上說「朕命下芩州解決災荒一事,從國庫中拿取五車物資,明日便啟程前往芩州」,「兒臣遵旨」。退朝。

陳楓「這麼快就想邀功了,派人盯緊跟着他,在娥峰動手」,高品志道「聖上下旨欽大殿下去解決芩州一事,我們這樣做..」,陳楓道「路上有點什麼事誰說得定」。

陳言吩咐張成栩隨物資一同前往,我先行一步下芩州,噠噠的馬蹄聲,飛馳的趕路。

到了娥峰山,突然有批身穿黑衣的刺客出現,手握武器,面帶口罩,眼神兇狠,一番打鬧後,陳言身受傷也難敵,刺客「休想逃掉」,陳言「誰派你們來的」,刺客「下去和閻王說去」,突然飛過一個影,輕如鴻毛,幾個來合行雲流水,把刺客干倒,幸虧我及時趕到。

我說「你受傷了」,陳言說「你怎麼也在這」,我趕去芩州,你怎麼也在這,陳言說「我此行也是為了芩州賑災一事。我為他清理傷口,這些刺客身手可真了得,我好奇問他怎麼會惹上這些刺客,他搖了搖頭,他也不知,我說「等你傷好些我們再出發」。

幸虧沒有刺中要命,不然小命難保。

許多天過去了,他的傷好的差不多了,他同我說已經耽誤好些行程,要儘快趕路,過了這座山,前面便是金城縣。

「咕嚕咕嚕..」飢不可忍,我實在餓了,我們到了金城縣找了一家客棧,友好的氣氛中談笑風生,掌柜也十分熱情的上前詢問,我說「把你們最快的食物上來」,掌柜說「馬上到」,飢不擇食了已經,他嘴角微微上揚,我說「你笑什麼」,「餓了還不快吃」,算了,我餓極了,不理了,吃飽再說。

「我飽了」,不是吧,吃這麼少,比起我他更像個女人,其它女子都是吃得很少,吃得很文雅,而我大咧咧的吃。

一路長途跋涉到了芩州,張成栩、趙大人已等候太子多時,眾人立即行禮,趙大人是芩州刺史大人,芩州自也是落入他的肩膀,但此事並沒有解決,出去看了芩州的場景。

真是讓人大吃一驚,百姓流離顛沛,四處流浪,京城的糧食早已到了,百姓還是食不果腹,賑災的糧食為何如此稀薄,趙大人說「上京來的糧食並不多,而芩州的人員遠遠大於糧食,只能化稀一些多分幾次給百姓」。

陳言大怒「立刻吩咐下去,熬些濃稠的粥分給百姓們。趙大人說「殿下,臣今晚為你舉辦歡迎宴會」。

陳言說「我看這不是歡迎宴,這是鴻門宴,今晚派人做好準備」,我說「趙立光也是挺聰明,私人扣留糧食,轉手便售賣,從中謀取私利」,陳言未到的幾日里,張成栩早私下查到了,私下卻是因為不想讓陳言干預此事,想要斬草除根,朝廷問起來也好說事,畢竟是荒蕪地區。

趙大人舉起酒杯說「今日趙某代百姓敬殿下來拯救芩州」,陳言說「我也是奉旨執行,還希望趙大人多多相助」,喝完陳言便昏過去。趙大人趁機想滅其口。

林西,張成栩帶人立即闖入殿中拿下趙大人等人,趙大人頓時領悟,原來殿下早已知情,只不過是等我落入這圈套,「咔嚓」,陳言說貪君已除,這芩州以後歸我管。大人異口同聲的說道「臣,遵旨」。

次日我便同陳言一起去看了長工河,此河一直不通,想處理此事便要龐大的工程,芩州目前狀況溫飽雖得已解決,雖張成栩貼公告說助修長工河工零錢,我說「既然百姓溫飽已解決,目前咱們解決長工河這件事便要和百姓熟知」,召集了百姓,陳言說,「我來這裡是為解決芩州災荒一事,工錢會發放到大家手裡,京城來的糧食也不是長久之計,我們要解決大家生存的問題」,百姓紛紛表示「工錢到了我們手,這芩州早已荒蕪」,我說「趙立光已畏罪自殺,大家請放心,我們齊心協力修建長工河,有大皇子為大家做主大家還怕是假的嗎」。

大家紛紛報名。

不足幾月,芩州問題已基本解決,百姓溫飽紛紛上前和陳言道謝。

陳言同我去逛了芩州的夜市,他同我講了許多皇宮的事,在娥峰山那群黑衣刺客是他二弟派去刺殺他的,「我二弟早已虎視眈眈盯着太子之位」,皇后的娘家是京城有名的高家,我也看出他是真的挺小心翼翼,他的母妃早早便亡故,我也同他家我自幼父母雙亡,得師傅收留才有了歸處。

好優美的琴聲啊,我們進去聽一曲。我以前在天安山可無聊了,我自是喜歡熱鬧的地方,「你看我像那樣的人嗎」陳言開玩笑說道,我同你認識不久,但知道你不是壞人。

吟詩作對,悠悠琴聲,陳言走過對面女子的琴台,慢悠悠的彈起了琴,他一邊彈着琴一邊讀起來詩「蒹葭蒼蒼,白露為霜。所謂伊人,在水一方。溯洄從之,道阻且長。溯游從之,宛在水**。

蒹葭萋萋,白露未晞。所謂伊人,在水之湄。溯洄從之,道阻且躋。溯游從之,宛在水中坻。

蒹葭采采,白露未已。所謂伊人,在水之涘。溯洄從之,道阻且右。溯游從之,宛在水中沚」

酒館裏的客人紛紛鼓起來掌聲「這位公子可真是文武雙全啊」。

旁人在說聽說趙大人畏罪自殺,「就是個貪官,打壓百姓,要不是他芩州會淪落自此,幸虧朝廷來了位皇子,這才得救」。

他說我們走吧,他不自覺的牽起我的手,他的手掌有些溫暖,我有點措手不及,我本能反應沒有拒絕。「公子,買個紅繩」他上前瞧了瞧,「紅繩系在意中的女子手上,代表拴住今生,系住來世」。

他把銀子遞給老闆說道「來一條」,他轉身拉起我手給我繫上,他說「我想對你說的話,剛剛老闆已經說了」。

我睜大眼睛看着他,我忽然不知說點什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