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都市小說›神豪:從破產車企到國貨之光!
神豪:從破產車企到國貨之光! 連載中

神豪:從破產車企到國貨之光!

來源:google 作者:斟世間最烈的酒 分類:都市小說

標籤: 斟世間最烈的酒 蘇寰 都市小說

一朝穿越!成為一家車企的老闆開局綁定虧錢就變強系統!【要想賺錢必先賠錢!】【周期任務:請宿主賠光三十萬!】【任務獎勵:六十萬!】蘇寰:賠錢?那還不簡單?什麼?其他公司剋扣員工工資?蘇寰:員工待遇?拉滿!正好多一筆支出!什麼?車型蠢?不符合市場預期?蘇寰:造車,就按照這個樣子造!等等!為什麼你們要給我送錢啊!媒體紛紛報道:瑞華集團總裁蘇寰,人生而有大義,富人仁人,實乃絕世不出好老闆!蘇寰:我說我只是為了賠錢而已,你信嗎?[累了,毀滅吧.jpg]展開

《神豪:從破產車企到國貨之光!》章節試讀:

意識到這點,蘇寰突然出聲叫住李光耀。

「等等,現在公司賬戶上還有三十萬,把那些錢全拿去造車!」

本來聽蘇寰叫住他,李光耀還以為蘇總後悔了,沒想到,他是更加瘋狂。

霎時間,李光耀剛剛揚起的嘴角一耷拉,不情不願道。

「蘇總,那是我們公司最後的流水了。」

要是把這三十萬也捐了,下個月就沒錢發薪水了!

也不知道是不是黑科技,這三十萬系統資金,在系統出現的時候,就已經打到公司賬戶上了。

且世界所有人都沒有察覺出不對。

知道李光耀不樂意,蘇寰一臉大義凜然,語氣堅定道。

「都捐了!」

回想一陣,蘇寰突然發現,洪澇災害嚴重,紅十字會可能等不了多長時間了。

「對了,把這三十萬全部用來造我們那款車,大概需要多久?」

幾乎是話音剛落,那邊李光耀就對答如流道。

「一個星期!」

「最少也需要一個星期!」

捏了捏眉心,蘇寰知道,災情可等不了多長時間。

別說一個星期了,要不是沒找到合適的車,他們恨不得現在就出發。

多一天,就會造成災區人民更大的損失!

「這幾天盡量加快生產,能造出多少是多少!」

「跟相關部門溝通一下,看他們最遲什麼時候來拉。」

看蘇寰擺手,李光耀轉身,眼底划過一絲笑意。

「最遲什麼時候拉?」

「自己現在跟他們聯繫,他們現在就想拉走!」

也不是李光耀沒愛心,一千輛車都捐出去了,他也想為國家做貢獻。

但是,身為去瑞華公司的財務部主管,他總要為公司員工考慮。

……

中部地區,蓉城縣。

一身迷彩服,上身還套着紅色救生衣的趙守德站在用沙包壘起的高地上。

「人呢!」

「物資呢!」

「後方怎麼還沒有把人和物資送到?」

聽着趙守德沙啞的聲音,渾身泥漿的王源豐抹了一把臉,汗水混合著泥水形成戰士臉上特殊的迷彩油。

「提督,已經在想辦法了。」

王源豐活動一下酸脹的手指,緊接着又攥緊鐵鍬,一鏟鏟的往麻袋裡裝沙土。

「紅十字會那邊已經籌集到了一些物資。」

「但是由於洪水的緣故,平常車輛根本進不來!」

本來是打算讓人民子弟兵護送物資一起過來,現在根本行不通。

把大喇叭放下,趙守德煩躁的正正帽子,罵道。

「特么的,這都一個星期了,華夏那麼大,連幾輛能運進災區的車都徵集不到?」

一個個年輕的身影,來來回回的扛着幾乎和他們自身一樣重的沙包。

看着眼前這一切,趙守德心裏發堵,咬牙道。

「跟兄弟們說一聲,就說其他連的兄弟就快來了,讓他們再堅持堅持。」

王源豐手一抖,一鐵鍬沙子散落在袋子外。

他索性不管,把鐵鍬隨手一插,抬眼看着趙守德發紅的眼眶。

「提督,現在還沒有消息啊!」

這不是謊報軍情嗎?

要是有人舉報,是要受處分的!

王源豐能想到的事情,趙守德如何想不到?

但是,要是不這麼說,他真怕,真怕這些孩子堅持下去了!

一連八天高強度水下的活動,這些孩子的腳已然發脹到穿不下鞋!

現在大家都是赤着腳踩在渾濁的水裡!

趙守德抿抿嘴,正要說什麼,這時,一個挽着褲腿的精瘦小夥子咧着大大的笑容,向這邊飛奔。

「提督,好消息!」

王康建喘着粗氣,彎着腰,發白褶皺的手扶着膝蓋上。

「有一家、叫瑞華的車企、聯繫我們,說可以捐一千輛汽車!」

氣息逐漸平穩,王康建直起腰桿,眼睛亮晶晶的看着趙守德。

「提督,那些車的圖片我看了,是SUV型車,不但長途越野能力出眾,空間也十分大!」

「正合適我們現在的情況!」

聽王康建這樣說,趙守德激動不已,連聲道。

「好!好!」

「什麼時候能把人運過來?」

王康建臉色有些遲疑,抿了抿唇角。

看到他這幅表情,趙守德心裏咯噔一聲。

面容粗獷的漢子臉漲的通紅,連忙催促道。

「康建,到底什麼情況你快說啊!」

「是不是這家車企提什麼要求了?」

「跟老支招呼一聲,什麼要求都應了!」

趙守德口中的老支,正是支冠希,也是淮安市知府。

出乎意料的是,王康建支吾片刻,竟然道。

「不是,提督,他們沒提什麼要求。」

「瑞華,車企的負責人聯繫我們時提到,他們現在正在加足馬力生產。」

「問我們能不能再等一段時間,他們可以多捐一些。」

聽王康建道出原委,趙守德感動的不行,聲音有些哽咽道。

「不用了!」

「一千輛SUV車就夠了!」

「跟他們聯繫,讓紅十字會那邊派人,明天就把車拉走!」

再等下去,自己手下這幫兄弟可就真撐不住了!

王康建咧嘴一笑,脆聲應道。

「哎!我這就去辦!」

他也不想再等下去了,不是因為想早點來人分擔工作,而是不想讓那家良心企業再多捐錢了。

看着王康建遠去的背影,趙守德拖着疲憊的身子,一鐵鍬一鐵鍬的鏟土,暗道。

「瑞華車企,怎麼沒聽過這個企業的名字?」

另一邊,瑞華車企。

李光耀笑容可掬的看着眼底掛着淡淡青色的年輕人。

「真不等幾天了嗎?」

「公司現在正在加班加點生產。」

方慶林笑着搖搖頭,感激道。

「不用了,洪澇災害嚴重,這一千輛車足夠用。」

「這次還要多謝你們!」

早就預料到會是這種情況,李光耀也不意外,噙着一抹謙遜的笑意,淡聲道。

「國家有需要,這是我們應盡的義務,有什麼好謝的?」

看方慶林越發感激,還想張嘴說些什麼,李光耀擺擺手,笑道。

「再說了,這都是蘇總的意思。」

「對了,這批車你們什麼時候拉走?」

聽李光耀這樣問,方慶林把到了嘴邊的感激之語咽下,不好意思的側側臉。

「如果可以的話,上面希望,越快越好。」

這話一出,李光耀頓時明白了,笑道。

「這件事我做不了主,能讓我問問蘇總嗎?」

方慶林做了個請的手勢,滿臉笑意道。

「這是應該的,您請便。」

對方慶林歉意笑笑,李光耀出了房間就拿出手機,撥了一串號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