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其他小說›神或元神
神或元神 連載中

神或元神

來源:google 作者:DorTT 分類:其他小說

標籤: 其他小說 蘇沐純 鄧或然

這一切,都是因為三千萬年前的一場戰鬥,世界發生了一次天大的改變;殘留的金色靈魂,送來了一個生命,並把他帶到了未來;以此——故事開始(元神:據傳說是每代仙人、仙獸、仙物羽落時的軀體,後被擁有相同精神的凡人所擁有,該軀體可以使用前生的能力)展開

《神或元神》章節試讀:

自從上次,鄧或然考完系考後,每每都會有人來請教他

「學弟,關於​升元丸,你有什麼見解?」

「升元丸?我覺得升元丸只適合在碰到提升的瓶頸期時再​使用,如果是在普通的情況下使用,可能會導致元氣過剩,導致提升元神等級更加困難」,鄧或然在那一本正經的說明

「哦!我明白了,謝謝指點」

「學長客氣了」

「那學弟,我先走啦」

「哦,好,拜拜」

哪知那個學長才剛剛走,就又來了一個女孩:「嘿!你好,學弟,我想請教你一個問題」

「好啊,學姐你有什麼問題?」鄧或然還笑着問道聽到這,那個女孩,把臉湊到鄧或然的面前,而且還很近:「或然,你有沒有女朋友啊?」

「女朋友?」鄧或然帶着疑惑地說道

「有了嗎?好......」那個女孩一臉無奈

「沒有,沒有,我剛來到這個學院,連朋友都沒幾個,更不用說女朋友了」鄧或然連忙解釋道

「那……你想要嗎?」

「嗯?為什麼要問我這個啊?」

「因為,我想成為你的女朋友啊!」

「啊?!什..........么!」鄧或然滿臉寫着震驚,然後臉恢復正常又說:「學姐你可真會開玩笑」

「是,是真的」那女孩臉不紅心不跳的說道

「好,好,好,說吧,你有什麼企圖」鄧或然還是問道

「嗨(嘆氣),我還以為我可以**你,果然還是我長得不行嗎?」

「說真的,你長得的確不錯;但你為什麼要這樣,你想幹嘛?」

「我啊,有一個目標,要讓那個人能用正眼看我,所以我要超越你,不管什麼手段,煉藥系的榜首——鄧或然!!!」

「哈?所以你就是想贏我咯,比煉藥?」

「沒錯,比的就是煉藥,敢嗎?」

「好啊,反正閑着也是閑着」

好,那明天的下午,來煉藥室,我包場和草藥」

鄧或然明白的點了點頭,他看起來很不願意,但心裏卻想:「嘿嘿嘿,老棋昨天晚上才告訴我,六階的封元丸,可以讓我覺醒隱藏在我體內的光紋,不過封元丸的藥材『龍血珠』很貴重,剛好機會來了,嘿嘿嘿」等他暗笑完回過神,那個女孩早就走了

「真是的,連名字都不告訴我就向我發起挑戰,真是沒禮貌」

「有勝算嗎?」老棋又突然問道,不過鄧或然沒有被嚇到,反倒平靜的說道:「誰知道呢?她看起來好像勝券在握呢」

「沒想到你也有正經的樣子」老棋道

「有時候吧」鄧或然隨意地回答道

到了明天下午,鄧或然赴約來到煉藥室;這一天的太陽很大,剛進門,鄧或然就被那太陽光給照得不得不用手給擋住眼睛,整個煉藥室也十分的明亮,鄧或然模模糊糊的看到裏面有一個女孩,飄着長發,坐在桌子上,讓鄧或然給看呆了

「你在看什麼啊?」那個女孩問道

彼時,鄧或然才看清楚,是昨天的那個女孩,於是回答道:「沒,沒什麼」

「那好,開始吧,規矩你懂得的吧(和系考時一樣)」

「懂」

等鄧或然說完,倆人就來到葯櫃前,挑選藥材,那個女孩很快就抓好了藥材,她看了看鄧或然,那時鄧或然還在抓藥,他的速度很慢,但是他一點也不慌張

「我看你還能威風到什麼時候」那個女孩說

鄧或然也只是看了她一眼,就繼續抓藥了

「嗯?....沒有理我,我會讓你後悔的」那個女孩好像生氣了

鄧或然也還是沒有理她,還是在埋頭的抓藥.......終於,找到了最後一味葯『龍血珠』

「真是不容易啊,在這幾千號的葯櫃里找」鄧或然感嘆道

到了梳理環節,鄧或然準備好動作

「光速!」

他發動『光天兵』使用光速,鄧或然的雙手飛速的運動起來,這一頓操作着實讓旁邊的女孩看傻了

「你.......你這算作弊」

鄧或然依舊是沒有理她,那個女孩也沒有繼續看他,抓緊時間開始煉藥

那個女孩開啟氣炎,她的氣炎明顯比鄧或然的大

鄧或然梳理完成後看了過去,心裏想:「她藥理的修為一定比我高,我如果按照常規的煉藥方法肯定不行,那就只好炸爐了(還有一點不好意思)」

「喂!鄧或然,還有五分鐘,你怎麼還沒開始煉,我可要贏了」

「沒事,我可以贏你的,放心吧」這次鄧或然竟然和她說話了

那個女孩抖動了一下,雖然「哼!」的一聲回答,但是心裏不得不想:「他真的好優秀啊,我不知道還有沒有辦法......」

「砰!!!」,彼時煙霧散起,「咳,咳咳,咳咳,不好意思,又炸爐了」,鄧或然邊用手把煙給揮走一邊說

「咳咳,咳咳,咳咳(你怎麼,這麼,不小心)」,她還在那抱怨呢

這時,一道藍光閃過

「是.....是六階的藍鑽丸,這清香,難....難道是....封元丸,這可是三級丹藥,你.......」女孩震驚的說道

「看起來,勝負已分啊」鄧或然顯得很輕鬆

那個女孩顫抖的說道:「可...惡」,「不行,我們繼續比」

「好啊,你想比什麼?...稀里呼嚕(把剛煉的封元丸吃下)」

「明天這個時候,你敢不敢和我叫的人決鬥啊?」

「我和你比試,你怎麼可以叫別人」鄧或然指指點點道

「我不管,你是不是不敢啊,我叫的人可是人稱『最後的騎士』的魏白」

「魏白?我怎麼沒聽說,嗯......好像是有……誒,人呢?!」

原來是鄧或然還在思考,那個女孩就跑了「就當你同意了!!!」

鄧或然被氣得直顫抖:「這傢伙怎麼總是這樣?真讓人火大」

「好了,沒有什麼火大的,這不剛好檢驗你獲得光紋嗎?」老棋出來解圍道

「也是,對了老棋,我現在擁有什麼光紋啊?」

「不得不說,你的運氣真好,我剛剛看了一下,可以治療的光愈紋,可以腳踩半空的踏空紋,以及擁有爆炸效果的光爆紋,關鍵時候,可以給對方造成致命打擊」

「哦!好強啊!」鄧或然聽得兩眼發光

「走!回去試試」老棋又說

「好!光速!!」鄧或然發動光速就跑了回去

可能,這就一個男孩對力量的沉迷吧

……

等到了第三天的下午

「小子,按照我教你的辦法,無論是誰,都扛不住一擊」老棋又開始了吹噓

「是是是,您教的可以一擊秒殺任何人」鄧或然不耐煩的回答道

就在這時一個洪亮的聲音傳來:「敢問閣下是鄧或然嗎?」

抬頭一看,一個人走了過來,長像平平,身高也就166米吧

「閣下是.....」,鄧或然用那個人的語氣說

「鄙人乃『最後的騎士』——魏白也」,那人拍拍胸脯道

「我去,都找上門來了,看起來必須要打呀」,鄧或然心裏想,「我是鄧或然,你想怎麼樣?」

「沒事,我只是想赴一位小姐的約,和你打一場」

「你可真有騎士道,意圖都這麼明白」(想),「好吧,我和你打」,鄧或然只好答應

隨後兩人來到決鬥場,找到相應的老師,各自站好位置

「決鬥·開始!」

雙方發動元神,因為那個魏白的元神『騎士』是一個半人馬元神,所以比『光天兵』高了三個頭,看起來勢均力敵

「岡比亞弓」,只見『騎士』緩緩抬起手,開始比出拉弓的動作,那個弓竟然真的自然生成了箭矢

鄧或然帶着『光天兵』的虛影(人元)向前衝去,但反觀『騎士』還是在不慌不忙的在拉弓,五米,四米,三米.....「咻!....砰!!!」

那箭終於射了出來,而且還已經插入地面三四十公分,鄧或然也躲到了『騎士』五米左右

「好....好可怕,還好及時發動光速,不然,我可能就沒了」,鄧或然想,之後發動光拳,向『騎士』的方向揮去,只見『騎士』的身體上仰,前身雙足騰空,向著兩個光拳蹬去:「啪,啪」,那兩個光拳瞬間成了光粒子,不過沒關係,鄧或然的目的達到了,這個時候的他已經帶着『光天兵』(天元)已經站在了『騎士』的面前

「來啊!」,鄧或然大叫,『光天兵』跟着開始向前用拳頭打去:「哆,啦啦啦啦啦啦啦.....」

「誰怕誰」,魏白輕聲的說道,『騎士』也向前蹬去:「嗤呲呲呲呲呲呲呲呲......」

兩個元神就在那互相轟擊,你來我往,一上一下的

『騎士』邊蹬擊一邊又開始拉起岡比亞弓,就要發射時

「光速!」

鄧或然和『光天兵』(天元)一瞬間來到『騎士』後面

「前面打不動你,那我就攻你**」,「哆......砰!!!」,不知為何,『光天兵』撞向鄧或然一起飛了出去

「怎麼回事?」,鄧或然明顯被踢蒙了,他怎麼會知道『騎士』的後腿蹬擊力是那麼的強,速度也是那麼的快

「可惡啊!那就不手下留情了,踏空紋!」

『光天兵』的右腳出現一道光紋,隨後便踩向空中,拉着鄧或然踢了回去

「那,就來嘗嘗我的新能力吧!」,鄧或然大聲說道,『光天兵』的左腳也出現了另一道光紋

只見『騎士』不緊不慢的轉過身去,它的後右腳腿已經發力得開始顫抖了,果然,就在『光天兵』快踢到的時候,『騎士』的後右腿「咻..」的一聲蹬向了『光天兵』的左腳,「砰!!!」的一聲,兩腳相撞,『光天兵』被踢飛了,「嗙」的一聲,撞並鑲進了牆裡,不知道是因為距離的原因,還是承受力超載了,『光天兵』化為了光粒子消散了,再來看看鄧或然,他因為慣性,停在了魏白面前

「看起來,閣下,是你輸了」,魏白說道

「哼,是誰.....說的」,鄧或然斷斷續續的說完,之後便伸出左手,打了一記響指:「啪!」

不知道為什麼,『騎士』的身體竟出現了裂痕,裂痕里有光線射出,然後「砰!!」的一聲,最後竟然爆炸了

「什.....什麼,怎……咚!」,還沒說完,魏白倒地了

鄧或然用最後的力氣支撐着這具疲乏的身軀,等待着老師的宣布勝利

「鄧或然,是你贏了」,隨着老師的宣布,鄧或然也支撐不住倒地了……

模模糊糊間,他好像有聽到了什麼聲音:「鄧或然,是你贏了,你徹徹底底的贏了,我永遠永遠都無法贏你,但我會一輩子都以你為目標,儘力去打敗你」

之後又聽到了:「對....對不起,我.....之前忘記說了,我的名字是唐靈,我希望你能記住我」

「唐.....靈......唐.......靈.......」鄧或然徹底昏了過去

「喂!小子,起來」老棋的聲音傳來

「老棋,你又怎麼了?」鄧或然揉着眼睛說道

「可還不是因為你,我現在元氣大傷,現在連精神體都無法構成」

「什麼!為什麼?」鄧或然『啪』的一聲站起來,一察覺原來是在精神世界,現實中的他還在昏迷

「都是因為你一定要動作那麼大的發動光爆紋,『光天兵』才被那個『騎士』給踢到消散,當然『光天兵』受到的傷害可是反饋給我的.......所以,你要補償我」老棋用責備地語氣說道

「呃...那怎麼補償?」

「那就是.....給我安靜點!不要有事沒事就來叫我!我要休息!!!」老棋大聲的吼道

「也就是,你以後叫我,我可能不會理你,之後的一些問題得靠你自己解決」老棋又溫柔的補充道

「哦,我明白了,你好好休息吧,我先睡了」,鄧或然正想睡回籠覺:「對了,老棋,我昏迷了幾天?」

「嗯....也就五天...吧」

「五天!!!這麼久,算了,我先出去了」鄧或然說完,眼睛一閉,回到了現實世界,等他把眼睛睜開時,他看到……

「呀!你醒啦」歐陽紅把臉湊得很近的說道,此時她正在鄧或然的床上

鄧或然被嚇了一大跳:「學姐...你怎麼在我的床上」

「怎麼了!有這麼漂亮的學姐,在床上照顧你,你不滿意嗎?」歐陽紅撒嬌道

「沒有不滿意,沒有」鄧或然臉紅的說道

「咚咚咚」這時敲門聲傳來,歐陽紅下了床去開門

「嗯...那什麼,這裡是鄧或然的房間嗎?」原來是之前挑戰鄧或然的女孩

「嗯,是這裡」歐陽紅回答道

「誒!你是....不會吧,會長你怎麼在這裡,難道...」那女孩激動的說道

「沒,沒事,歐陽學姐只是來照顧我的」被嚇傻的鄧或然終於說話了

「哦!我還以為....」那女孩說著還拍拍胸脯

「你...你...你是那個叫唐靈的嗎?」鄧或然又說道

「誒!你難道還記得那天,你昏迷時我對你說的話」唐靈明顯被震驚到了

「當然了,你還說什麼我徹徹底底的贏了,你永遠永遠都無法贏我,還說會以我為目標.......」

「誒誒誒(害羞),別說了」唐靈臉紅的說

「哦!.....是嗎?」歐陽紅故意拉長語調的說

「反....反正,你.....你沒事就行,沒什麼事的話,我就先走了」唐靈結結巴巴的說道

「剛來就走,不坐一下....」

「砰!」還沒等鄧或然說完,唐靈就走了

「她還是老樣子,匆匆的性格,不聽人把話說完」歐陽紅感慨道

「學姐難道和她很熟?」

「不算吧,只是見過幾面而已,對了,她之前真的有說把你當成目標嗎?」

「有吧?,怎麼了」

「你呀!是她的第二個目標,而她的第一個目標其實是她的哥哥唐也」

「唐也兄?嗨,管她呢,我只想安安穩穩的生活...(咕咕)呃……肚子餓了」

「剛好,我準備了稀飯,讓我來喂你吧!」

「啊!?不用那麼麻煩的,學姐」

「怎麼了!有我這麼可愛動人的學姐喂你吃飯,你不樂意啊;來,啊.....(示意張嘴)」

「也不是不樂意,就是有一點害羞;啊.....(張嘴)」

「味道怎樣?」

「啊!燙燙燙.......」

終於,鄧或然在歐陽紅的『精心照顧』下,在三天後就恢復得差不多了,雖然元神還發動不了,但還是能上課就很不錯了

這不,鄧或然現在就是去上藥理課

「呃...剛開學就請假三天,會不會不太好啊?」鄧或然不好意思的想,漸漸的到了教室

「進!」鄧或然暗自打氣道,就推開了門

「報告!!!」鄧或然閉着眼睛大聲叫道,但是沒有動靜,於是他就睜一眼看:裏面的人都在傻傻的看着他

鄧或然尷尬的說道:「那什麼,我...可能走錯教室了.....」

真當鄧或然要走

「沒有啊,學弟」一個很熟悉的聲音傳來,鄧或然放眼一望,那人正在招手,再仔細點,原來是煉藥系的系長:唐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