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現代言情›神級小廚在都市
神級小廚在都市 連載中

神級小廚在都市

來源:google 作者:程陽 分類:現代言情

標籤: 張平 現代言情 程陽

學是的烹飪專業,做的卻是受人壓迫的小學徒廚師長栽贓他偷食材,他反駁遭黑手再次醒來,手握逆天美食系統……展開

《神級小廚在都市》章節試讀:

「嘩啦啦……」

望着洗菜池裡漂浮着的青菜,旁邊的青年微微皺起了眉頭,陷入了沉思……

程陽感覺自己的命運就像這一顆顆青菜一樣,漂浮不定,不時地被水浪打翻一個跟頭,不受自己所掌控。

都說畢業等於失業,這話果然沒錯!

程陽已經大學畢業兩個月了,在大學的時候,他學的是烹飪專業,都說這年頭廚師比較吃香,可那前提是得成為廚師。

而他現在,還只是後廚的一個實習生,拿着一個月兩千的工資,卑微地生活在這個繁華的城市。

「程陽!」

忽然,一道聲音響起,將程陽拉回到了現實,只見一個馬尾女生走到他面前,小聲地說道:「程陽,廚師長讓你去2號包廂一趟,他的臉色好像有些不對,你自己小心一點兒。」

這馬尾女生名叫趙曉楠,是飯店附近一間大學的學生,因為家境貧寒,所以來飯店兼職打工,她為人心地善良,經常幫助其他人。

程陽點了點頭,雖然詫異廚師長為什麼會叫他,但作為一個小小的後廚實習生,廚師長的話也是很有分量的,他不能不去。

「咚咚咚!」

程陽來到2號包廂,輕輕地敲了敲門,門剛一打開,一張肥臉便湊了上來,都快蹭到程陽的臉上了。

通過肥臉上那層厚厚的油脂,程陽可是斷定,這人就是他們的廚師長——張平。

程陽後退一步,問道:「廚師長,你找我有什麼事么?」

「找你什麼事?哼!」不由分說,張平一上來就是一聲怒喝,「你自己做了什麼見不得人的事,自己還不知道嗎?」

被張平這一喝,程陽就有些懵了,他一向安分守己,做好自己的本分,怎麼可能會做了什麼見不得人的事?

這時,張平被一隻手推開,一個西裝革履的年輕人走到程陽面前,沒好氣地說道:「小子,是你把上等的野生鮑魚調換的吧?」

這年輕人是飯店的少東家孫清河,比程陽大不了幾歲,身上卻有着一股上位者的氣勢,氣勢逼人,目光灼目。

程陽有些明白是怎麼回事了,直視着少東家孫清河的眼睛,不卑不亢道:「我沒有做過這種事情。」

「呵呵!沒有做過?」後面的廚師長張平笑了起來,「程陽,你這是在質疑我們蘇大美食家的味覺嗎?」

孫清河也作出一副疑惑的樣子,往後面看了一眼,後面便傳來了一道輕柔的聲音:「我敢確定,這絕對不是澳洲進口的野生鮑魚。」

聲音雖然輕柔,但卻堅定異常,不容置疑!

程陽好奇地往包廂里看了過去,發現那裡只坐着一個年輕女子,面容姣好,年紀最多不超過二十歲,身上洋溢着一股特別的氣質,讓人不敢心生褻瀆。

「程陽,你不要再狡辯了!」張平那公鴨嗓音又響了起來,「澳洲進口的鮑魚,一向是由你負責換水,你說不是你調換的,那還會是誰調換的?」

程陽看了張平一眼,淡淡道:「誰調換的,誰自己心裏清楚。」

此話一出,張平的臉色就忽地變了,隨即咄咄逼人道:「小子,你想清楚了!既然你說不是你調換的,那是誰調換的?」

被張平蹬鼻子上眼,程陽心中也有些火了,他只想做好自己的事情,為什麼總是有人喜歡找他的麻煩呢,是見他軟弱可欺嗎?

為了能留在這個承載着夢想的城市,程陽已經不知道忍氣吞聲了多少次了,所有的苦水,他都只能往自己肚子里咽,自己一個人默默承受。

「怎麼?不說話了?你倒是說啊!」張平再次厲聲喝道,「像你這種窮人家的孩子,做些偷雞摸狗的事情,不是很正常嗎?」

聞言,程陽目光一凝,指着張平怒喝道:「張平,我告訴你,自己做的事情不要往我身上推!不要以為我不知道你們的事情!」

確實,鮑魚是張平調換的,程陽已經看到了很多次了,只是想到張平這麼明目張胆,多半也是少東家默許的,程陽也是有話沒地兒說。

但是現在,他終於忍不住爆發了,難道窮人家的孩子,就應該背盡所有的黑鍋嗎?為什麼只要遇到壞事,就都往我們身上扣?這不公平!

「小子,你信口雌黃,污衊老子!」張平頓時急眼了,氣勢洶洶,一副就要打人的樣子。

程陽沉聲道:「難道不是嗎?昨天我剛換完水,你就……」

「啪!」

沒等程陽說完,張平直接一個耳光打在了他臉上,怒氣沖沖道:「小子,你特么的敢污衊老子,跪下道歉,老子可以考慮放你一馬!」

「我曹尼瑪!」

程陽也徹底怒了,自從來到飯店後,張平就處處打壓他,以展示自己廚師長的威風,除了趙曉楠以外,對其他人,張平就從來沒有給過好臉色。

此時此刻,程陽終於忍不住爆發了,直接一拳向張平的那張肥臉砸了過去,正當就要砸中的時候,忽然「砰」的一聲,他的腦袋上傳來了一陣劇烈的疼痛,緊接着便昏迷了過去。

看到程陽倒在地上,飯店少東家孫清河扔下手中碎了一半的盤子,拍了拍手,不屑道:「這種賤人,死了也是死了,自己調換了鮑魚,竟然還污衊其他人。」

「就是就是。」張平連忙在一旁附和。

這時,包廂里那個年輕女子先是驚呼了一聲,然後氣呼呼地道:「你們這是幹什麼啊?再怎麼也不能打人啊!」說著,便掏出手機打了醫院的電話。

…………

等程陽再一次醒來的時候,發現自己是躺在一家醫院的病床上,頭疼欲裂,一陣眩暈。

忽然,一道奇怪的聲音在他腦海里響起:「恭喜宿主激活『全能美食系統!」

接着,一些信息也在他的腦海里呈現出來:

名稱:全能美食系統

宿主:程陽

廚藝:暫無

……

正當程陽詫異萬分的時候,一個護士走了進來,說要給程陽檢查傷勢,這個時候,程陽卻驚奇地發現,自己的腦袋一點兒都不疼了。

當護士拆開紗布後,頓時一下子愣在了原地,心中震驚得無以復加,程陽腦袋上的傷口已經完美癒合,根本就看不出有絲毫受傷的痕迹。

這個護士可是清楚的記得,程陽被送來的時候,腦袋上還一片血淋淋的,可怕得嚇人,怎麼才幾個小時就連傷痕都看不見了呢?簡直是讓人有些匪夷所思!

聽護士說完,程陽也覺得有些驚奇,不過沒有太在意,打算趕快出院,跟飯店鬧翻了,想必這個月的工資是沒了,必須得趕緊找到新的工作,因為馬上就是月底,又要交房租了。

「醫藥費多少錢啊?」程陽問道,心想他現在身上僅有的幾百塊錢,恐怕都要全部交給醫院了。

護士道:「不用交了,送你來的那位女士已經交過了。」

「嗯?」程陽心中疑惑,女士?難道是包廂里那個年輕女子?

程陽按下心中的驚訝,辦理了出院手續,回到了自己的出租房。

正當程陽換了一身衣服,想要出去找新工作的時候,那道神秘的聲音又在腦海里響了起來:

「叮!新手任務發佈:2小時之內擁有自己的一套美食經營裝備。

任務獎勵:商城新手大禮包。」

再次聽到這道神秘的聲音,程陽頓時有些懵了,不過相信這絕對不是巧合,於是望着四周大聲喊道:「是誰?是誰在說話,給我出來!」

「宿主你好,我是『全能美食系統』!」神秘聲音再次響起。

「什麼?」程陽不解問道,「你在什麼地方跟我說話?」

「我在你的腦海裏面,你意志凝神就可以看到我。」

程陽依言照做,頓時在醫院裏沒有顯示完的信息又呈現了出來:

宿主:程陽

廚藝:暫無

新手任務:2小時之內擁有自己的一套美食經營裝備

任務獎勵:新手大禮包【註:如若不能完成任務,本系統將會自動消失】

……

看完後,程陽就有些明白了,不過還是喃喃問道:「『全能美食系統』?那你到底有什麼用啊?」

「幫助宿主你步入廚藝界巔峰!」系統冷清的聲音響起。

聞言,程陽目光一凝:「真的?廚藝界巔峰,不也是人生巔峰么?」

「是的。」系統回答道。

得到系統的肯定回答後,程陽眼中閃過一抹不經意的寒芒,喃喃自語道:「既然如此,那張平、孫清河,你們就給我好好等着吧!今天這筆賬,我遲早會跟你們算回來的!」

「溫馨提示:新手任務剩餘時間還有1.5小時。」

系統冷清的聲音再次響起,程陽這才回過神來,自言自語道:「擁有自己的一套美食經營設備?我現在身上就只有五百塊了,根本就買不起什麼經營設備,更別說租門面了!」

程陽皺起了眉頭,心想這系統不會是在故意捉弄他吧?明明他現在身上就沒有多少錢,還要讓他購買一套美食經營設備。

忽然,程陽眉頭一展,往前面的牆壁上走了過去,一看之下,頓時覺得柳暗花明!

原來,那牆壁上貼着一張配圖廣告,配圖是一輛推車,而廣告的內容,則是煎餅推車,而且價格也不貴,正好五百塊,都讓程陽感覺是什麼陰謀了。

程陽心想,煎餅推車也應該算是美食經營設備吧,於是打算詢問系統確定一下,不過還沒等他說話,系統就已經回到道:「煎餅推車符合任務要求。」

「你……你怎麼知道我在想什麼?」程陽頓時大吃了一驚。

系統:「由於宿主和本系統進行了綁定,所以只需要用意念交流即可。」

程陽點了點頭,露出恍然大悟的神色,隨即記下煎餅推車的售賣地址後,便匆匆趕去。

然而當程陽趕到售賣店的時候,卻只看到一張紙條貼在大門上,紙條上的內容是:有事外出,暫停營業。

這時,系統冷清的聲音又在腦海里響了起來:「溫馨提示:新手任務剩餘時間還有1小時。」

程陽頓時欲哭無淚,沮喪不已,不過他很快就振作了起來,心中暗襯:我就不信這麼大的一個城市,就只有這一家在賣煎餅推車。

程陽向人打聽了一下,得知在城北區,還有一家店在售賣煎餅推車,於是便又匆匆趕了過去,期間又花費了半個小時的時間。

程陽走進店裡,老闆便走了過來,介紹道:「小兄弟,買煎餅推車么?我們店裡一共有三種,小型的,中型的,大型的,你要哪種?」

程陽想了想,問道:「中型的多少錢啊?」

「七百。」老闆答道。

程陽頓時皺起了眉頭,他哪裡有這麼多錢啊?

這時老闆說道:「見小兄弟你也不容易,就給你便宜五十塊好了,但六百五就真的是最低價了。」

程陽笑了笑,問道:「那小型的呢?」

「不好意思,小型的我們店裡剛賣完了。」老闆說道。

「溫馨提示:新手任務剩餘時間還有10分鐘。」

這時,系統的提示音也好巧不巧地響了起來,搞得程陽有一種想哭的衝動。

「這樣啊?那算了,我沒有那麼多錢……」程陽悻悻地說道,轉身就要離開,看來自己跟這個美食系統是無緣了,還是老老實實地去找個工作吧。

不過程陽剛一走到店門口,老闆就在後面叫道:「小兄弟,等一下!」

程陽詫異地回過頭來,不過依舊心灰意冷,哪怕就算老闆再給他便宜一百塊,他也買不起啊。

「小兄弟,我們店裡有一輛壞了一個角的煎餅推車,便宜賣給你,你要不要看一下?」老闆說道。

程陽點了點頭,老闆推出了一輛煎餅推車,程陽看了一下,發現除了一隻角被碰壞了以外,其他的都還是嶄新的,並不影響使用。

「這輛煎餅推車壞了一個角,我們店裡也不好賣出去,就便宜賣給你好了,四百,怎麼樣?」老闆問道。

程陽本來還以為老闆會賣五百呢,沒想到對方只賣四百,知道老闆可能是看他衣着樸素,給了他一個優惠價,於是連忙道謝,付給了對方四百塊錢。

「叮!恭喜宿主完成新手任務,可領取任務獎勵!」

剛一交易完成,系統的提示音就響了起來,程陽滿心歡喜,推着煎餅推車回到了自己的出租屋。

回到出租屋後,程陽就迫不及待地進入了系統界面,頓時所有的信息又呈現在眼前:

名稱:全能美食系統

宿主:程陽

廚藝:暫無

新手任務:2小時之內擁有自己的一套美食經營設備【已完成】

任務獎勵:新手大禮包【可領取】

……

程陽掃視了一下,發現在系統界面的右上角,果然有一個任務獎勵的圖標,於是便點了進去,便呈現出來一列文字來:

【任務獎勵:煎餅優良秘方(可領取)】

看到任務獎勵是煎餅優良秘方,程陽不由得心想,難道擁有了什麼經營設備,就是與之對應的任務獎勵么?

隨即,程陽點了一下領取,腦海里便多出了一些文字,正是關於煎餅優良秘方的信息。

「叮!新任務發佈:一星期之內賺到七萬RMB,否則本系統將會自動消失!」

程陽剛一領取新手任務獎勵,本來還在意淫可以快速走上人生巔峰,沒料到系統又發佈了新的任務,這tm不是坑爹嗎!

「一周賺七萬RMB!當我是馬雲?這簡直就是不可能完成的任務!你確定是7w不是700?」他頓時覺得自己得到了一個假系統。

系統冰冷麻木的聲音中似乎還帶有一分戲謔,「沒錯,一周賺7w!」

「這怎麼可能?這根本不可能!」程陽咆哮道,要他一星期賺七百塊,他還覺得有可能。

系統道:「沒有什麼不可能,宿主你要相信本系統給出的優良秘方。」

「……可是我連自己都不相信啊!」程陽哂慘笑。

沒辦法,既然都已經買了一輛煎餅推車,程陽也只有硬着頭皮做下去了,他拿着僅有的一百塊錢,在附近的農貿市場,購買了麵粉以及製作煎餅所需的其他材料,然後兜里就空空如也了。

全部身家都壓在煎餅配方上了,不成功便成仁,程陽已經沒有退路了。

為了看看煎餅配方的效果到底如何,程陽便用一小點兒食材試驗了一下,由於他是烹飪出身,所以基本的手法還是有的,幾分鐘後,一張煎餅便擺在了餐桌上。

望着自己的第一張成品,程陽微微皺眉,這世界上居然有這樣勾人**的煎餅,焦里透油,黃燦無比,極大的引人食慾,不知道為啥,程陽瞅着自己的煎餅都暗自吞了不少口水。

尤其是那淡淡的煎餅香味,跟大街上那粗糧煎餅簡直不是一個級別,聞起來就像五星級酒店的大廚做的一般。

「嗯,賣相不錯,香味也有,就是不知道味道怎麼樣?」程陽又大口吞咽了口水。

打量着自己的手藝,程陽覺得自己大學沒有白學,第一次做煎餅,就能做得有模有樣了,但是味道才是最重要的啊!

帶着強烈的期待,程陽小小的咬了一口,瞬間,他獃獃的站在原地。

捧着那張煎餅的手甚至有些顫抖:「我操!這不是煎餅!這是……好吧,這是程氏獨家煎餅!」

煎餅他以前也買來吃過,但都覺得味道也就那樣,甚至因為泡在油里煎,都顯得很油膩。然而他做的這張煎餅,卻柔軟適口,油而不膩,香味濃郁,後味無

窮!

可以說,這是他吃到過最好吃的煎餅了,而且這玩意兒,還是自己做出來的!

程陽喃喃自語道:「看來系統說得沒錯啊!這麼好吃的煎餅……別人的煎餅賣五塊錢一份,那我就賣五十一份好了!」

將剩下的麵粉全部發酵好後,程陽便躺在床上睡著了,打算養足精神頭,明天一早去大學城附近出攤。

…………

第二天早上,程陽是笑着醒來的,醒來的第一件事,就是跟系統打了個招呼,看系統還在不在,生怕系統消失了,這可是他走上人生巔峰的仰仗啊!

程陽快速地洗漱了一番,趁着現在人少,趕緊佔領一個好的攤位,他將所有食材搬上煎餅推車,便趕到了大學城附近。

現在還是早上六點,路上的行人很少,不過出攤的人已經很多了,程陽也風風火火地忙碌了起來。

在系統的加持下,他做飯的手法和速度,都好像比平日里快了很多。很快,幾張煎餅便出鍋了。

清晨的風將香味一**帶着,吸引過來一圈人。

一個扎着馬尾的學生會看着煎餅猶豫一瞬,開口道:「帥哥,給我一張煎餅。」

她旁邊的一個學生摸樣的男孩撇撇嘴:「吃什麼小攤啊,娜娜,我請你去吃開封菜吧。」

**眼神閃過一絲動搖,但那股獨特的香味卻深深吸引着她,她搖搖頭。

程陽不為所動,只是熟練的刷醬裝袋。

「弄好了!」

程陽用袋子裝起一份煎餅,遞了過去。香味撲鼻,**左手掏錢,右手就舉着餅去吃。

「等等,錢不夠!」程陽出聲道。

「嗯?不是五塊嗎?在這裡賣六塊很難賣的!」

**疑惑地看了過來,程陽指了指煎餅推車上的一塊牌子,上面赫然寫着——煎餅,五十一份。

**一愣,手中的煎餅差點掉在地上。但她眼神還是一直沒有離開那個煎餅。如果不是因為太貴……她是真的很想吃啊。

「你怎麼不去搶啊?」

剛才的男學生也被這天價煎餅嚇住了,但看到自己女神的眼神,咬咬牙就打算掏錢。

程陽點了點頭,一副理所當然的樣子,這麼好吃的煎餅,當然值五十一份了。

「我……我不要了!」

**把煎餅小心翼翼放在檯子上,眼神還眷眷不舍盯着那焦黃的餅皮,隨後立刻轉頭就跑。

學生弟看見如此,也轉身跑着去追了。

見狀,程陽搖了搖頭,真是個榆木腦袋。

接着,又有不少人被獨特的香味吸引了過來,不過無一例外,在聽說了價格之後,都自動放下了煎餅,但眼睛卻沒有一個離開煎餅的。

「瑪德……想錢想瘋了了吧!」

「瑪德……你怎麼不去搶啊!」

「……」

這些人一邊罵,一邊使勁吸氣,這個味道着實是太香了。

接下來的兩個小時里,程陽聽到的就是這類的話了,煎餅一張都沒有賣得出去,甚至一些脾氣火爆的顧客,要不是被旁邊的人拉着,都要衝上來揍他了。

不過對於沒有人買,程陽也不在意,他相信自己這麼好吃的煎餅,總會遇到識貨的吃貨的。

終於,又有着裝明顯時髦的女生走了過來,先前程陽就注意到了,這個女生用自拍桿撐着手機,一路走走停停,說說笑笑,看模樣身段都不賴,這不典型的女直播嘛。

「嗯……」林雨諾深吸了一口,興奮道:「什麼這麼香啊?」然後對着手機攝像頭說道,「走,諾諾帶你們去看看是什麼好吃的!」

林雨諾來到程陽的攤位邊,看到是煎餅後,頓時驚奇不已:「這煎餅怎麼這麼香啊?我吃過好多種,從來沒有見過這麼香的!」

程陽笑道:「當然了,我這煎餅可不是一般的煎餅,保證你吃了還想吃!」

「那快來一個!」林雨諾顯得迫不及待,然後又對着手機攝像頭說道:「諾諾要吃東西了哦!好吃的話推薦給你們哦!」

「給!」

面對攝像頭,程陽咧嘴一笑,隨後瀟洒的雙手翻飛,白生生的麵糰被他耍的團團轉。

「哇哇哇,快看這個小哥哥好厲害,你看這手速!」

旁邊的女人一驚一乍,隨後就聽到一對biubiubibiu刷愛心的聲音。

這未免不是個好機會。

程陽心理打定主意,換成單手揉面,右手從刀具架上刷的一聲抽出一把雪亮的菜刀。

刀刃在太陽下閃過一絲寒光,那個小網紅此時不再聒噪,只是張這一張紅艷艷的小嘴,瞪着眼睛看着程陽單手剁蔥花。

手腕急速上下翻飛,深綠色的蔥花飛雪一般洋洋洒洒,均勻的落在煎餅上。

「太tm6了吧!我的哥!」

「這沒什麼,雕蟲小技。」

面對這嬌滴滴的誇讚,程陽努力繃著微微一笑,顯得自己高深莫測。

開玩笑呢,這些揉面刀工的技能,自從激活系統後就好像長在他身體里,隨時都可以用。

不過程陽隱約感覺到,這些東西,在系統里還真是雕蟲小技,他沒解鎖的新姿勢估計更多。

「來,嘗一嘗。」

林雨諾正對着手機嘰嘰咯咯說著什麼,結果「吧嗒」一聲,淡黃色的紙袋直接滑過她的手指,掉在了地上……

林雨諾也愣了,連忙歉意道:「不好意思哦!我陪你錢,再給我一份吧!」說著,就從口袋裡掏出十塊錢遞給程陽。

程陽翻翻白眼,這些人都不看旁邊的價格牌子的嗎?上面明明寫的是五十一份啊!於是模仿林雨諾的語氣,提醒道:「我的煎餅是五十塊一份哦!」

程陽話音剛落,林雨諾一雙美眸流露出不可思議的神色,直直地盯着程陽:「五十塊一份?喂,做人講點道理好吧,雖然你和面的樣子很帥,但你黃金做的餅啊,這麼貴?」

「五十,拿來!」程陽面無表情,伸出手去。

「哼!你這是詐騙!」林雨諾直接就來氣了,「是不是看見我弄掉了,你才說五十一份的?」

「你自己看啊!」程陽指了指旁邊的價格牌子。

「你……你……」看了價格牌子,林雨諾頓時有些啞口無言,因為程陽早就已經明碼標價,煎餅五十一份,並不是故意針對她。

「你這還是詐騙,哪有賣煎餅賣五十一份的啊!」林雨諾氣呼呼道,都不由自主地握起了小拳拳。

但這個餅又太香,他不自覺的不停低頭去瞟那煎餅。

程陽道:「是你自己要買的吧?我沒有強迫你哦!」

「哼!」林雨諾一時氣結,又不知道該怎麼反駁,忽然,她目光一亮,將手機攝像頭對向了程陽,說道:「你這黑心的小販,我要曝光你!」

原來,這林雨諾是一個網絡吃貨主播,每天主播的內容就是吃吃吃,為自己的粉絲髮掘美味佳肴。

隨後,林雨諾就在直播間吧啦吧啦起來,她說完後,直播間里一片群情激憤,都是聲討程陽的聲音,說煎餅哪有賣這麼貴的,這簡直就是明搶嘛!

程陽這時才反應過來,原來對方是個網絡主播,雖然對方詆毀他是黑心小販,不過他並不緊張,反而給了攝像頭一個笑臉,打招呼道:「大家好啊!沒錯,我家的煎餅賣五十塊一份!皇帝的女兒不愁嫁,好吃的煎餅不愁賣!」

「你……你也太明目張胆了吧!」林雨諾有些驚訝程陽的舉止,程陽不是應該趕緊避開嗎,怎麼還有持無恐?不會是腦子銹掉拉吧。

只見程陽重新拿起一張煎餅,遞向林雨諾道:「我的煎餅確實值五十塊一份!你吃了如果覺得不好吃的話,我不收你的錢,如果覺得好吃的話,你給我一百塊,怎麼樣?」

林雨諾警惕地盯着程陽:「你……你不會是在裏面放了什麼東西吧?」

呃……程陽一腦兒黑線……這年頭失聯女大學生多了,搞得是個妹子就有被害妄想症。

「你想多了,我只是想證明我的煎餅值這個價格。」程陽信誓旦旦得說道,「再說了,直播間里有這麼多人看着,我還能把你吃了不成?」

這時,主播間有人評論了:

「諾諾,這個小販雖然黑心,但估計還沒有下藥的膽子!」

「對!我們都看着呢,他不敢亂來的!」

「強烈要求打他的臉!」

「……」

聽着這些聲音,程陽翻翻白眼,開口道:「來,把攝像頭對着我。」

鑒於粉絲的強烈要求,林雨諾調整了後置攝像頭,對準程陽。

這或許,是個好機會。

程陽深吸一口氣,閉上眼睛。大腦急速同系統過溝通,身體的四肢百骸,每一根神經彷彿都傳輸着美食的奧義。

林雨諾已經說不出話來了。

她面前在換個買天價煎餅的騙子此時就如同瘋魔了一般,雙手極速擺出各種姿勢,雪白的麵糰在他手中變換成各種姿勢,隨後逐漸變成淡淡的金黃色。

「所謂美食,就是掌控所有的細緻微末,即便是蔥花與鹹菜的大小和分佈,都有講究,刷醬的手法,更是需要快、准。穩。」

「你有病吧……你以為你食神啊……」

林雨諾喃喃自語,但眼睛卻無法從程陽身上離開。

整個過程程陽都閉着眼,身體的每一個動作都恰到好處,肌肉牽引,骨骼擺放,都彷彿蘊含著來自一種她未知的神秘力量,讓她甚至都有些想要跪下來膜拜。

「媽的!」

緩過神來的林雨諾狠狠掐了自己一下,繼續和粉絲鬼扯來轉移注意力,令她內心發毛的是,一直聒噪不安的評論區,此時也寂靜一片,但點的粉色小心心卻一直飆升。

手機已經震動到她快要拿不穩了!

「好了,這次拿穩了。」

程陽睜開眼,微微舒出一口氣。

林雨諾盯着眼前淡黃色的煎餅,過了兩三秒後,才伸出手緩緩接過。

淡黃色的餅皮逐漸貼近少女粉色的櫻唇,手機又開始躁動了,下面全部都催促林雨諾快吃,甚至還有要地址的。

但到了這個關頭,林雨諾心理竟然湧上一股奇怪的想法。

香味不停的縈繞在鼻尖,翠綠色的菜葉和金黃色的煎餅糅合在一起,出現了一股神秘而奇怪的感覺。

她甚至有一種感覺,如果自己這次吃了這個餅,很可能就會上癮。

但……她現在忍不了了!張大嘴,狠狠的一口咬下。

忽然,她一雙美眸猛然睜大了開來,見狀,直播間立馬就沸騰了起來:

「諾諾,你沒事啊?」

「不會是中毒了吧?」

「你在那條街啊?我們來找你!」

「……」

看着自家女主播呆若木雞的摸樣,眾粉絲擔憂不已。

過了半晌,林雨諾才喃喃吐出一語:「真是……太好吃了,好奇妙啊!」

說著,三下五除二,整張煎餅就被她吃光了,她鼓動着腮幫子,含糊不清道:「還……還可不可以賣給我一份兒啊?」

程陽笑道:「當然沒問題了。」

接過煎餅,林雨諾又狼吞虎咽了起來,完全不顧以往的淑女形象,直播間的眾粉絲都看傻了眼,這還是我們的那個諾諾嗎?

吃完後,林雨諾一雙美眸又期盼地看向了程陽,程陽又只好遞給她了一份。

終於,這一次林雨諾沒有再狼吞虎咽,而是慢慢地品嘗,一小口一小口的吃,閉上眼睛,一副享受十足的樣子。

突然,兩行眼淚順着林雨諾的臉頰流下來:「我如果以後,要是吃不到這麼好吃的東西怎麼辦,嗚嗚嗚,怎麼辦……」

這時,直播間里有人評論了:

「不就是一份煎餅嗎,用得着這樣么?」

「這主播該不會是個托兒吧?」

「就是就是!」

林雨諾反駁道:「可是這煎餅真的很好吃啊!」

「我也覺得那煎餅的賣相不錯,味道應該還不錯吧!」

「我也這麼覺得,再怎麼諾諾也不至於騙我們吧?」

「是啊是啊!諾諾不會騙我們的!」

「……」

直播間里又火熱了起來,先前那人又評論了:「再怎麼好吃,那也只是張煎餅啊!怎麼能夠賣到這麼貴?」

緊接着,這人就被林雨諾踢出了直播間,見狀,有些人開始動搖了,諾諾把那人踢了,不會是心虛了吧?

「美食是用來享受的,不是用來侮辱的。」林雨諾說道,「這煎餅絕對值五十的價格!」

說著,她又吃完了手上的煎餅,再一次看向了程陽,程陽一陣無語,搖了搖頭,道:「你已經吃了三個了,少吃一點吧?雖然我這煎餅是純天然無傷害的,但也要有個度不是嘛!」

「沒想到這煎餅小哥還挺溫暖的嘛!」

「是啊是啊!還真沒看出來呢!」

林雨諾不甘心,還行繼續央求,但程陽的態度顯然是堅決無比,她也治好妥協。

看着眼前人委屈巴巴的樣子,程陽嘿嘿一笑:「今天我就只賣給你了,我都考慮要不要減價了。」

「不用不用!」林雨諾連忙道,「這煎餅絕對值五十的價格,根本不用考慮減價!」

說著,林雨諾便在直播間里做起了宣傳,不過還是有一部分人不相信,雖然沒有直接反駁,但也選擇保留意見,畢竟一張煎餅,能好吃到哪裡去?

見部分人不相信,林雨諾都急得快哭了,這麼好吃的煎餅,一定要為眾人所知,造福大家才行,於是一個勁兒地強調煎餅怎麼好吃,搞得真的有一點兒像是個托兒了,一些動搖的人,也表態保留意見,甚至都有人說這是在炒作了。

就在林雨諾快要撐不住的時候,一個真愛粉站了出來:「你們不要爭論了,諾諾現在應該是在飛雪街,我這就翹課過去,客觀地評價那煎餅好不好吃?」

「是飛雪街啊!我就在附近的網吧上網,這就趕過去!」

「我也去支持諾諾!」

「諾諾等我!」

「……」

緊接着,很多人都表示要來檢驗真偽,當然更多的是來盲目支持林雨諾的,畢竟這就是真愛粉啊!

幾分鐘後,網吧小哥是第一個趕到的。

「諾諾姐,我是小刀啊!我來了!」網吧先向林雨諾打了個招呼,然後對着手機屏幕道:「嘿嘿,你們慢了點兒哦,我先替你們嘗嘗味道吧!」

網吧小哥從程陽手中接過一張煎餅,便狠狠地咬了一口,直播間的人也期待地看着,雖然網吧小哥可能會愛屋及烏,因為林雨諾的原因說煎餅好吃,但通過表情是能夠看出幾分的。

「哇塞!這煎餅是什麼做的啊?也太好吃了吧!」網吧小哥發現一聲感慨,然後都來不及回應直播間的人,三兩口就把煎餅吞到了肚子里,又對着程陽說道:「再給我來一個!今天的上網費都給你算了!」

緊接着,又有林雨諾的粉絲趕來了,吃完一個後,沒有不再要一個的,都紛紛驚嘆煎餅的美味,聲稱從來沒有吃過這麼好吃的煎餅。

一時間,程陽的攤位都是吧唧吧唧聲,看得直播間的人一陣涎水直流,不少人要求程陽給他們留幾個,他們正在趕來的路上。

隨着人數的增多,也沒有人再噓程陽是炒作了,一個小小的煎餅攤,也不至於發動這麼多群眾來炒作,廣告宣傳費也不夠啊!

很快,程陽的攤位聚集的人越來越多,也吸引了不少的路人,當得知煎餅賣五十塊的時候都是一臉震驚,不過還是有人好奇地買了一份試試,隨後就買了第二份兒、第三份兒,一發不可收拾。

此刻,程陽的攤位火爆到了極點,他也飛快地忙碌了起來,好在有烹飪技術的底子在,他的動作雖然快,但一點兒也不顯得慌亂,有條不紊地進行着。

林雨諾的直播間也一時火爆到了極點,很快就突破了十萬人同時在線觀看,如此的爆棚的人氣,可是前所未有的!

「天吶!我從來沒有見過煎餅這麼歡迎的!」

「是啊是啊!真是太火爆了!」

「……」

直播間里一片沸騰,沒有人再懷疑林雨諾是程陽請的托兒了,一些土豪也紛紛刷起了禮物,說是請林雨諾吃煎餅了,林雨諾心裏也樂開了花兒。

半個小時後,程陽準備的食材便用完了,但一些人還意猶未盡,紛紛要求程陽明天多準備一點,得到程陽的肯定回答後,這才依依不捨地離去。

很快,人群散去,就只剩下程陽和林雨諾兩人了。程陽看着滿滿一盒子的小錢錢,整個人都激動了起來,照這樣下去,他出人頭地的日子,指日可待!

林雨諾也關閉了直播間,一雙美眸直視着程陽的眼睛,笑嘻嘻道:「喂!我幫了你這麼個大忙,你要怎麼報答我啊?」

程陽想了想,一字一頓道:「要不以身相許吧?」隨即笑道,「開玩笑啦!要不我分你點錢吧?」

林雨諾搖搖頭,狡黠的眼睛輕輕眨動:「還是我投資你幾萬塊錢,咱們一起開個早餐店吧!」

隨後她頓了頓,眼神遊移:「那個,以後每天我一日三次,你都包了奧。」

「不用了,我覺得這樣就挺好的。」見林雨諾不像是在開玩笑,一副很認真的樣子,程陽笑着拒絕了。

如果讓林雨諾入伙的話,他以後就不能一個人做主了,再說了,現在擁有了「全能美食系統」,他根本用不着與人合作。

程陽意思很明確,林雨諾只好放棄了,說道:「那你以後每天早上都給我留一份總行吧?反正我也是為了天天都能夠吃到煎餅。」

「沒問題!還可以買一送一呢!」程陽大方地答應下來,畢竟沒有林雨諾直播間的宣傳的話,他可能要用更多時間才能把煎餅賣出去。

接下來,程陽簡單地收拾了一下,便跟林雨諾道別,回到了自己的住處。

回到住處,程陽做的第一件事就是關好門窗,然後把那個裝錢的盒子擺在了桌子上,開始雙手發抖着清點了起來。

清點完小錢錢後,程陽更是整個人渾身顫抖,因為他從來沒有掙過這麼多的錢,足足有五千多塊,五千多塊啊!

一個早上就掙了五千多塊,還是在食材不充足的情況下,那一個星期錚七萬塊,似乎也沒有那麼難了。

接下來無聊的時間,程陽用手機刷了一下網頁信息,卻忽然發現了一個名為「震驚!一張煎餅為何能夠價值五十?」的帖子,正是說的他做的煎餅,帖子已經被頂到了一千多頁,褒貶各半。

程陽看了一下發帖人ID,發現正是那個網絡主播諾諾,於是發了一個私信過去:「謝謝了啊!」

幾秒鐘後,林雨諾回復了過來:「沒事,美食就要分享給大家啊!」

程陽笑笑,沒有再回,隨後又去附近的農貿市場購買食材,為明天做準備了。

晚上的時候,程陽也早早地就睡了……

清晨,足足睡了十個小時的程陽,精氣神很足,整個人紅光滿面,春風得意,意氣風發,推着煎餅推車,去了昨天的那個地方。

剛一走到地方,程陽就看到已經有一道人影站在哪裡,正是林雨諾,於是打招呼道:「你怎麼這麼早啊!我不是說會給你留一份的么?」

林雨諾揉了揉黑眼圈,道:「你趕快做吧,我實在是太懷念這個煎餅的味道了,昨天一晚沒睡着。」

呃……程陽也不知道該說什麼,就只好做起煎餅來,第一個煎餅剛出鍋,林雨諾就拿了起來,一點兒都不怕燙似的。

「諾諾姐,你比我還快啊!」

很快,一個人走了過來,是那個網吧小哥,他說道:「我決定不上網了,用上網費每天買一個煎餅吃!」

很快,人越來越多,有林雨諾的粉絲,有路過的行人,也有因為那條帖子前來嘗鮮的人,吃過後,眾人紛紛贊口不絕。

「不行!這煎餅實在是太好吃了,我要去頂一下那條帖子!」

「我才不去頂呢?」

「為什麼?」

「要是吸引了太多的人來,以後我們就很難買到了……」

很好,這理由,程陽心裏樂開了花兒,看來今天賺個萬把塊,是沒有什麼問題了!

由於今天準備的食材充足,直到早上八點鐘的時候,程陽才終於賣完了所有的煎餅,那個裝錢的盒子,已經滿得不能再滿。

回到住處,程陽清點了一下,發現果然足足賺了一萬多塊,如此逆天的賺錢速度,是他以前想都不敢想的。

程陽又瀏覽了一下昨天的那個帖子,發現已經被頂到五千多頁了,後面的幾乎是一致好評,很多人也紛紛表示明天會去嘗嘗鮮,看看五十塊錢一份的煎餅,到底有多麼好吃。

程陽知道,明天他又有得忙了,不過他一點兒也不感到勞累,心裏反而美滋滋的,巴不得明天賣煎餅的人能夠更多一些。

…………

第三天早上六點,程陽依舊早早地起床,準備好一切後,就推着他的煎餅推車,開始今天的賺錢之旅。

程陽到達位置的時候,發現林雨諾又在那裡站着等他了,這讓他感到無語的同時,又感到有些欣喜,因為這證明了他的煎餅很受歡迎,不會吃膩。

「諾諾,早啊!」

程陽打了個招呼,便開始忙碌了起來,因為註定今天的顧客會比昨天的更多,他必須得加快手上的速度。

然而出乎程陽意料的是,今天來的顧客,已經不能用人多來形容了,簡直是一撥兒一撥兒的來,都快把他的攤位擠爆了。

見顧客實在是太多了,林雨諾已經自顧地幫程陽維持起秩序來,讓顧客們排好隊,一個一個的來,先到先得,公平對待,沒有一個顧客不滿意的。

就在程陽滿得熱火朝天的時候,一輛豪華寶馬停在了攤位的不遠處,其中開車的男子說道:「小夏,我們直接開過去得了!」

副駕駛的女子搖了搖頭:「還是下車吧,那裡人太多了,走過去也是一樣的。」

見女子堅持要下車走過去,男子也不好勉強,只好跟着下了車,往程陽的煎餅攤位走去,等快要走到的時候,男子忽然頓住了腳步,不可思議地看向程陽。

「怎麼了?」女子也察覺到了男子的異常,也向程陽望去,立即驚呼道:「竟然是他!」

是啊!孫清河怎麼也沒想到,這個火爆網絡的煎餅攤位,竟然是程陽開的,要知道,程陽幾天前還在他家飯店打工啊!

而孫清河旁邊的女子,正是那天那個包廂里的女子,同時也是本市有名的美食家,名叫蘇夏,她也是在網上看到了那個帖子,才慕名而來,也沒有想到這煎餅攤位是程陽開的。

「這些人肯定全部是托兒!」

接着,孫清河一口咬定程陽是在炒作,蘇夏沒有表態,畢竟一張煎餅能夠賣到五十塊,她也覺得有些不可思議。

「不就是一張煎餅么?能有什麼好吃的?」孫清河不屑道,「小夏,我們還是不去了吧。這種路邊小攤兒上東西,很不衛生,吃了可能會鬧肚子的。」

蘇夏道:「既然網上傳得這麼火爆,那就一定有他的可取之處的,來都來了,我們還是去看看吧。」

兩人繼續往前面走去,孫清河想要直接穿過人群插隊,卻被林雨諾攔住了:「這位先生,請排隊好嗎?」

孫清河不屑地笑了笑,道:「我出兩倍的價錢,這下總行了吧?」

聞言,林雨諾和旁邊的蘇夏都微微皺起了眉頭,蘇夏說道:「孫總,大家都排隊,我們也排隊吧。」

見蘇夏都這麼說了,孫清河也只好乖乖地去排隊了,他現在正有意追求蘇夏,可不想讓蘇夏對他產生反感。

對於孫清河和蘇夏的來到,忙碌中的程陽並沒有發覺,仍然專心致志地做着煎餅,不受外界所打擾,能夠達到這種境界,才是專業的美食經營者。

很快,就輪到孫清河了,程陽下意識地將裝好的煎餅遞給對方:「來!你的煎餅!」

不過當餘光瞟到是孫清河的時候,程陽立即將遞出的煎餅收了回來,淡淡道:「不好意思,這個煎餅我不打算賣了!下一位!」

「你tm……」孫清河伸出的手懸在半空,一時尷尬到了極點,咬牙切齒地看着程陽,陰沉道:「哈哈!你不敢賣給我,不會是因為你的煎餅名不副實,怕被我拆穿吧?」

程陽沒有理會孫清河,而是往後面喊道:「下一位!」

見狀,一些新來的顧客也感到疑惑起來,程陽怎麼就不做孫清河的生意呢,難道真的是害怕被對方揭穿什麼?

被程陽無視自己,孫清河頓時憤怒到了極點,就要準備發作,這時後面有顧客已經催促起來:

「到底買不買啊?不買就別擋道兒啊!」

「是啊!別人不賣給你你就走唄,怎麼像只癩皮狗一樣!」

「……」

要不是看在蘇夏就在自己後面,孫清河早就撕破臉皮了,不過不想在美女面前失了身份,他只好冷哼了一聲,走到了一邊。

這時,剛才被孫清河擋住的蘇夏,才出現在程陽視線當中,不過程陽一時沒有認出來,畢竟那天在包廂只看了蘇夏一眼而已,再加上腦袋受傷,就只剩下一個模糊得不能再模糊的影子了。

蘇夏主動問道:「你……你的傷沒事了吧?」

聞言,程陽一愣,但看到蘇夏關切地看着自己的腦袋,很快就認出了蘇夏,同時也確定那天送他去醫院的人就是蘇夏,於是感激道:「那天謝謝你啊!我請你吃煎餅吧!」

程陽遞給蘇夏一張煎餅,同時又問道:「那天在醫院的醫藥費是多少啊?我還給你吧!」

「不用了,沒多少。」蘇夏接過煎餅,為了不耽擱後面的顧客,連忙讓到了一邊,開始打量手中的煎餅,發現煎餅表面薄薄的一層皮,晶瑩剔透,果然比其他人賣的煎餅賣相要好得多。

而且煎餅散發出的香味,直接讓人垂涎欲滴,一點兒也不讓人感到悶,不像其他人賣的煎餅那樣,只有很重的油膩味。

這時,蘇夏有些驚奇地看了程陽一下,因為只通過煎餅的外觀,和散發出的香味,她就知道,這煎餅不是一般人能夠做得出來的,味道應該也所傳不虛。

見蘇夏很欣賞煎餅的樣子,而且作勢就要品嘗,一旁的孫清河大步走了過來,道:「小夏,還是不要吃了吧,這煎餅肯定不衛生!」

之前孫清河說路邊攤兒不衛生的時候,倒是沒有人聽見,但是現在,他剛一說完,就引來了道道怒視。

「看你穿得人模狗樣的,怎麼就喜歡存心找事呢?難怪人家不賣給你呢!」

「就是就是!一定是人品問題!」

「……」

被眾人群起攻之,孫清河再次尷尬到了極點,蘇夏也沒有聽他的話,而是小小的咬了一口,細細的品嘗起來。

接着,孫清河就覺得自己見鬼了,他不知道邀請蘇夏在自家飯店品嘗過多少特色菜,最多都只能蘇夏一句「還不錯」的點評,從來沒有見過蘇夏現在這種享受的表情。

吃完整張煎餅後,蘇夏才發出一聲驚嘆:「這煎餅鬆軟適口,後味無窮,果然名不虛傳啊!」

孫清河此刻也震驚得不行,要知道,蘇夏品嘗食物,一向都是只吃一口,能讓她吃上兩口,無一不是難得的美味佳肴。

不過一想到煎餅是程陽做的,孫清河就產生了深深的懷疑,認為是蘇夏沒有吃過煎餅這麼廉價的食物,才會一時覺得好吃。

蘇夏沒有在意孫清河心裏是怎麼想的,而是走到程陽旁邊,柔聲道:「程先生,我想跟你談一下,不會打擾到你吧?」

聞言,程陽猶豫了一下,最終還是道:「你說!」

蘇夏道:「我是一個美食愛好者,你這煎餅實在是太好吃了,我想宣傳到《挑逗舌尖》這家雜誌上,分享給大家,請問可以嗎?」

「嗯?」

程陽頓時有些意外的看向蘇夏,沒想到蘇夏竟然可以把他的煎餅,宣傳到《挑逗舌尖》這個雜誌上,要知道,《挑逗舌尖》可是當下最火熱的美食雜誌,只收錄各地最頂尖的美食。

見程陽愣神,旁邊的林雨諾生怕程陽會拒絕,連忙推了推程陽的胳膊,小聲道:「還杵着幹嘛?趕快答應啊!」

這一刻,孫清河神情跟程陽一樣,他只覺得蘇夏是瘋了,他家開的飯店可是本市五星級飯店,特色菜多達十幾種,都不敢奢求能夠上《挑逗舌尖》宣傳一下。

「小夏,我勸你最好別這麼做!」孫清河說道,「你要是向《挑逗舌尖》推薦這煎餅,肯定會損害你在業界內的聲譽的!」

蘇夏堅定道:「孫總,這煎餅的味道真的很不錯的,我覺得你可以試試。」

程陽沒有說話,旁邊的林雨諾道:「要買煎餅的話,請先去排隊,不然對其他人不公平。」

猶豫了一下,孫清河決定去排隊,到時候不管多好吃,他一口咬定難吃,這樣可以狠狠地打程陽的臉,揭穿程陽的陰謀詭計,證明蘇夏只是一時獵奇,才會認為程陽的煎餅好吃。

好在,現在排隊的人已經不是很多了,十幾分鐘後,又輪到孫清河了,他沒有說話,只是掏出五十塊錢遞向程陽。

程陽看了孫清河一眼,淡淡道:「不好意思,這張煎餅我又不打算賣了。」

聞言,孫清河頓時暴跳如雷,怒喝道:「你是故意整我的,對不對?」

程陽戲謔一笑:「是又如何?我的煎餅想賣就賣,不想賣就不賣,你算個什麼東西?」說著,直接無視孫清河,繼續做起煎餅來。

孫清河一陣啞口無言,再加上這裡這麼多人都是站在程陽那一邊的,他也無可奈何,只好壓下怒火向蘇夏喊道:「小夏,我們走!」

蘇夏將目光從程陽身上收回,看向孫清河道:「孫總,如果可以的話,我希望你能叫我全名。還有,我們只是結伴來品嘗煎餅的,不需要一起回去,更何況我還要向程陽先生討教關於煎餅的製作方法呢。」

「噫——」

聞言,眾人一片噓聲,幸災樂禍地看向孫清河,詆毀我們的煎餅,這下熱臉貼冷屁股了吧?就這樣還想泡女神,垃圾。

孫清河狼狽不堪,只有氣呼呼地離開了,不過回到車裡,眼神里的那一抹陰戾之色,卻久經不散……「呵呵,程陽,這事我跟你沒完!」

孫清河回到飯店後,頓時就要想辦法收拾程陽,剛才真是丟臉丟大了,而且蘇夏也對他產生了反感。

「這都是因為程陽那小子!操!」

孫清河直接把蘇夏對自己的反感原因扣在了程陽頭上,心想一定要找回場子,這時,廚師長張平向他走了過來,一副欲言又止的樣子,滿臉擔憂的神色。

孫清河正在火頭上,看到張平這幅猶猶豫豫的樣子,頓時一陣破口大罵:「有話就說,有屁就放,怎麼像個娘們似的!」

張平只要硬着頭皮道:「孫總,不知道為什麼,我們飯店這兩天早上的客人越來越少了。」

「嗯?」

頓時,孫清河也察覺到有些不對,今天早上和昨天早上,飯店裡是比平日里冷清了不少,那些經常來吃早餐的學生,似乎也都沒有來了。

「你作為廚師長,認為是什麼原因造成的?」孫清河向張平問道。

張平道:「我聽說不遠處有一家煎餅早餐店,一張煎餅賣五十塊,而且生意還出奇的好……」

「又是程陽那個臭小子!」孫清河頓時氣不打一處來,沒想到程陽一個小小的煎餅攤子,竟然都影響到他家飯店的生意了。

張平也有些驚訝:「孫總,你是說那煎餅攤子是程陽開的?」

孫清河氣憤地點了點頭,心中也有些疑惑起來,難道程陽的煎餅真的有那麼好吃嗎?

思考良久,孫清河決定道:「張平,你讓一個程陽不認識的人去買幾份煎餅回來……」

……

自從孫清河離開後,程陽便專心致志地做起煎餅來,林雨諾和蘇夏在一旁靜靜地看着,沒打擾他。

又半個小時後,準備的食材又再次用完了,有幾個來得晚的人沒能買上,程陽也只有叫他們明天早點來了。

在程陽收攤的時候,蘇夏又問道:「程先生,我剛才說的上《挑逗舌尖》宣傳的事情,你有興趣嗎?」

「當然有啊!」旁邊的林雨諾接話道。

這時,蘇夏有些疑惑地看向林雨諾,心想,剛才來的時候就看見這女孩子在維持秩序,應該是程先生的女朋友吧?

於是蘇夏看着林雨諾說道:「那我可不可以去你們的住處,拍一些製作煎餅材料的照片,詳細地詢問一下製作過程啊?」

程陽知道蘇夏誤會了,正想解釋,林雨諾卻笑嘻嘻地說道:「當然可以啦!」說著,還拋給了程陽一個媚眼,像是在宣示什麼主權一樣。

於是乎,程陽推着煎餅推車,左右跟着兩個大美女,往住處走去,一路上引人矚目,回頭率極高。路人紛紛感嘆:這年頭兒,想不到賣煎餅的小販兒都這麼會玩兒了!

回到出租屋後,三人共處在一個狹小的房間,氣氛顯得有些尷尬,蘇夏跟林雨諾都不敢相信程陽就蝸居在這個不到十平米的小房間里。

林雨諾心想:程陽賣煎餅這麼賺錢,怎麼也不用住在這種地方啊,難不成這才是所謂的悶聲發大財?

蘇夏拍了一些程陽製作煎餅的材料的照片,再詢問了一些基本的製作方法後,便離開了,聲稱自己一定會讓程陽的煎餅上《挑逗舌尖》的雜誌的。

「程陽,你就住在這裡啊?」

蘇夏走後,林雨諾隨意地問道,同時整理起狹小而又有些雜亂的房間,不一會兒,就整理得井然有序,這才有幾分像家的味道了。

看着有幾分溫馨的小房間,程陽心頭滋生起一股別樣的情緒,自從上大學來到這座城市以後,假期的時候也兼職打工,他就很少回老家了,已經有兩年的時間沒有見到過父母了……

看到程陽情緒異常,鼻子都有些紅紅的,林雨諾問道:「你……你怎麼了?我不就幫你整理了一下房間嗎,你就這麼感動?」

程陽沒好氣地道:「去!我只是有些想家了而已。」

聞言,林雨諾有些驚奇地看向程陽,沒想到程陽一個大男生還會想家,她都以為男生是不會想家的呢。

過了一會兒,林雨諾又說道,「程陽啊,我覺得你還是去租一個門面什麼的,畢竟每天都去大學城出攤,身體也吃不消啊。」

其實這兩天賺了些錢,程陽也有租一個門面的想法,不過他還是打算先就這樣,等賺了更多的錢,再去大學城附近租一個門面。

接下來的幾天,程陽一如既往地早上出攤,晚上早早休息,煎餅的生意也越來越火爆,基本上每天都是供不應求。

這天,程陽的煎餅攤兒來了一位熟人,是趙曉楠,那個在孫清河家飯店做兼職的女大學生。

趙曉楠一看到程陽,就湊到程陽耳邊小聲說道:「程陽,我在飯店的時候,無意間聽見孫清河說要對付你,你自己小心一點啊!」

程陽向趙曉楠表示感謝,不過並沒有把事情放在心上,畢竟這是一個法治的社會,孫清河還敢亂來不成。

見程陽不太在意,趙曉楠頓時有些急了,抓着程陽的手想說什麼,不過一想到自己跟程陽也就是曾經同事過,也不好再多說什麼,氣呼呼地離開了。

看到趙曉楠又是跟程陽說悄悄話,又是拉程陽的手,不知道為什麼,一旁的林雨諾覺得心裏有些不舒服,向程陽問道:「程陽,那個漂亮的女生是誰啊?」

察覺到林雨諾的語氣酸酸的,程陽頓時一臉黑線,訕笑道:「一……一個朋友而已。」

然而就在這一天,程陽收攤回到出租屋的時候,迎來了兩位不速之客,正是孫清河和飯店裡的廚師長張平。

見到程陽,孫清河直接開門見山道:「程陽,你的煎餅生意這麼好,想必是有什麼祖傳的配方吧?」

「是又怎麼樣,這跟你有什麼關係嗎?」程陽已經不在飯店裡做事了,所以根本不需要畏懼對方。

旁邊的張平說道:「程陽,是這樣的,孫總想要跟你做一筆交易……」

「你算什麼東西,也有資格跟我說話?」沒等張平說完,程陽便直接打斷了他。

張平臉色一陣難看,孫清河奸笑道:「程陽,你是個聰明人,五萬塊,把配方賣給我,並且離開這裡,以前的事情我們一筆勾銷。」

五萬塊?

聞言,程陽頓時就想笑,就他這幾天掙的錢,也差不多有五萬塊了吧,孫清河竟然想用五萬塊就收購他的配方,還要讓他離開這裡,真是天方夜譚!

「砰!」

程陽直接關上房門,不再理會兩人,跟這兩人說話,簡直是在浪費自己的時間。

「程陽,你不要敬酒不吃吃罰酒,我遲早會讓你的煎餅攤子開不下去!」

孫清河在外面叫囂道,恨得牙根直痒痒,那天他託人買了程陽的煎餅回來,發現味道確實不錯,於是認定程陽有什麼祖傳秘方,這才起了覬覦之心,想要收購程陽的秘方。

而且程陽的煎餅生意實在是太火爆了,已經嚴重影響到了孫清河家飯店的生意,所以無論如何,孫清河都不能繼續再讓程陽把煎餅攤子開下去。

對於孫清河兩人找上門來的這個小插曲,程陽.根本就沒有放在心上,他有信心,用不了幾個月的時間,他的身家就會超過孫清河,所以根本無需理會對方。

清點完今天賺的錢後,程陽刷了一下網上的那個煎餅帖子,發現已經超過百萬人的瀏覽量,已然是市區網上人氣最高的帖子了。

而且昨天蘇夏也打電話來說,她已經向《挑.逗.舌.尖》推薦程陽的煎餅了,相信過不了幾天,就會出現在最新一期的雜誌上。

通過這些可見,程陽現在的煎餅可謂是形勢一片大好,如日中天,甚至有不少食品店前來拜訪,想要和程陽合作,按九一的分成比例,將大頭給程陽,不過都被程陽一一拒絕了。

因為程陽知道,他的煎餅之所以好吃,全是依靠系統給的優良秘方,但如果跟食品店合作,就有可能把秘方泄露出去,到時候就得不償失了。

而且現在的社會魚龍混雜,誰知道那些前來請求合作是什麼樣的人,他只需要維持好自己的煎餅攤兒就好了,不需要那麼貪心,畢竟一口吃不成大胖子。

懶洋洋地睡了一個午覺,下午的時候,程陽才去農貿市場採購食材,為明天做好準備。

然而當程陽來到農貿市場原來那家麵粉點購買麵粉的時候,卻發現店家不賣給他了,他問為什麼,店家支支吾吾的,就是不說出原因,像是在忌憚些什麼。

程陽心想算了,先把其他的食材買好再說,可是同樣的事情又接二連三地發生了,原來的那些賣家,都不再賣食材給他了,他去沒有去過的地方買,發現賣家都是打量了他一番後,說不能賣給他。

程陽知道,肯定是有人囑咐過了,讓這些賣家不賣食材給他,而這人絕對是孫清河無疑,因為除了孫清河這麼無聊外,也只有他有這個能力了。

孫清河開的是五星級酒店,需要採購大量的食材,可以說這農貿市場的所有賣家,大部分的東西都是賣給孫氏飯店的,所以他們自然不願意為了程陽這個小客戶,得罪孫清河那個大客戶。

無奈,程陽只好坐公交車去了別的市區的農貿市場,孫清河的手還伸不到那麼長,可是也把程陽累壞了,回來的時候,已經是晚上八九點鐘了。

程陽知道,這樣下去肯定不行,他必須得趕快想出辦法,大量囤積食材是不行的,畢竟要製作出美味的煎餅,就必須要求食材新鮮,不能放置太久。

這一夜,程陽失眠了……

第二天早上,程陽頂着兩個大大的黑眼圈,心裏對孫清河的恨意強烈到了極點,不過雖然精神狀況很差,但他照常出攤去了。

林雨諾和往常一樣,早早地就在那裡等程陽,所有的顧客都已經默認林雨諾是程陽的女朋友了,不然的話,幹嘛天天在這裡等程陽啊,還幫程陽維持秩序,是閑得沒事做嗎?

程陽打招呼道:「諾諾,早啊!」

「確實挺早的!」

忽然,沒等林雨諾回應,一道陰沉的聲音倒是從遠處傳了過來,程陽和林雨諾循聲望去,發現是幾個流里流氣的混混,嘴裏吹着口哨,正往程陽他們這邊走來,一看就是來者不善。

看到這麼多人,林雨諾頓時有些害怕,不過還是鼓起勇氣問道:「你們是什麼人?想要幹什麼?」

「喲嚯!沒想到這裡還有個大美女呢!」一個混混驚訝道,眾混混也都看向了林雨諾,頓時都是眼前一亮,臉上滿是淫邪之色,猥瑣到了極點,毫不掩飾眼裡那強烈到極點的**。

「啊!」

被這麼多混混虎視眈眈地看着,林雨諾頓時驚呼了一聲,顯得有些不知所措,這時,一道身影出現在她面前,將她護在了背後,正是程陽。

程陽直視着這些個混混,眉頭微皺,沉聲道:「是孫清河讓你們來的吧?」

聞言,為首的混混頭子詫異了一下,隨即哈哈大笑兩聲,說道:「孫清河是誰?兄弟們你們認識嗎?」

「不認識不認識。」一眾混混附和道。

雖然程陽說得沒錯,但他們可不會承認,畢竟孫清河囑咐過,不要說出是他指使的,因為可能會影響到飯店的聲譽。

混混頭子說道:「小子,你在這條街上出了幾天的攤兒了吧?」

「有什麼問題嗎?這條街又不是你們家的。」被程陽護在身後,林雨諾覺得安全了很多,便伸出一個小腦袋說道。

「哈哈!說得沒錯,這條街就是我們的!」混混頭子猖狂地笑道,「在這條街上出攤兒的人,哪個不知道這是我們的地盤啊?!」

「就是就是。」旁邊一眾的混混附和道,「想要在這條街上做生意,怎麼也得先拜過碼頭吧!」

程陽聽出了混混們的意思,壓制着心中的怒火,沉聲道:「那你們想要怎樣?」

「不怎麼樣。」混混頭子陰沉地笑道,「看你賣煎餅的生意這麼好,一個月交個兩萬塊的保護費,不算多吧?」

聞言,後面的林雨諾便驚呼了起來:「兩萬塊!你們怎麼不去搶啊?!」

「這位美女,犯法的事我們一般不做,不過必要的時候,做一做也是可以的。」混混頭子目光貪婪地看着林雨諾,說完,還下意識地舔了一下嘴角,臉上滿是淫邪之色,絲毫不加以收斂。

林雨諾頓時縮回了小腦袋,不敢再出聲,見狀,一眾混混得意地笑了起來,看向自己的老大,滿是敬佩之情,老大果然不愧是老大,就是牛逼啊!

這時,程陽沉聲說道:「如果我不交呢?」

混混頭子戲謔笑道:「你不交也沒事,不過……你這個小女朋友,就要跟我們兄弟幾個走一趟了,你放心,我們不會傷害她的,反而會讓她欲仙欲死的,包她滿意!哈哈!」

「哈哈,就是就是,包她滿意!」

「嗯嗯,我們哥兒幾個可好久沒有嘗過鮮了!」

「看這小妞該凸的地方凸,該翹的地方翹,味道一定很好吧!」

「……」

不堪入耳的污言穢語,是這些混混的拿手本領,林雨諾頓時有些緊張了起來,從背後抓緊了程陽的衣角,生怕程陽會不管他。

「光天化日之下,難道就沒有王法了么?你們這麼為非作歹,難道就不怕遭到報應嗎?」程陽憤怒地說道,這些混混實在是太無法無天了。

「王法?報應?」混混頭子頓時哈哈大笑了起來,張狂道:「在現在這個世道上,拳頭才是王法!老子欺男霸女這麼些年了,怎麼也沒看見報應在哪兒啊?」

「這小子不會是賣煎餅賣傻了吧?真是笑死我了!」

「雖然這小子比較傻,但他那女朋友看起來還不錯!」

眾混混氣焰囂張到了極點,根本沒有把法律放在眼裡,其實這時已經圍繞了不少的顧客,但是沒有一個人敢上前,畢竟誰也不想惹上麻煩。

一時,程陽感到有些無助,他自然知道這個社會的無情,不然他在被孫清河和張平誣陷的時候,也不至於那般無力。

沒想到現在孫清河又要趕盡殺絕,不但阻斷了他的食材來源,還讓一些混混來搗亂,妨礙他做生意,看來兩人之間的仇恨,是越來越大了。

雙方就這樣僵持着,在眾混混就要動手的關鍵時刻,圍觀的人群中一個身材高挑、桌警服的美女走了出來,厲聲道:

「朗朗乾坤!在這尋釁滋事不嫌事大的就跟我回局蹲號子!大白天的,竟然在我的轄區聚眾鬧事……」

「美女別激動啊,我們不過就是和他開個玩笑而已。」混混頭子看到穿着警服的美女,一下子就像見了貓的耗子一樣,盛氣凌人的那副樣子瞬間就焉了。

警服美女瞪着他說:「之前不是還無法無天嗎?」

混混頭子生怕自己被逮警局裡了,嚇得燦燦痴笑道:「古惑仔看多了,入戲,嘿嘿。這位警花,您看要是沒什麼事兒的話……」

「快滾吧!」警服美女一揮手,讓混混頭子瞬間就如獲大赦地帶着一群混子小弟灰頭土臉地走了。

當頭的大麻煩就這樣被解決了,這令程陽有一種不真實的感覺,他連忙上前給警服美女道謝:「我叫程陽,這次多虧了**美女你的仗義……」

程陽說話的時候,林雨諾心頭也是鬆了一口氣,欲向警服美女道謝。

可是沒等他們兩個的話說完,警服美女就一反之前那正義使者的嚴肅樣,而換上了一副清純少女的樣子,滿臉星星地看着程陽就說:「廢話少說!我可是你這兒的老顧客了,你做的煎餅真是太好吃了,來這兒不為別的,就為了吃一個你的煎餅。剛才我也只是做了我分內的事情而已、沒什麼的,你快給我一個煎餅,我已經迫不及待了!」

程陽愣了一下,緊接着就在警服美女期待的眼神中,照着美食系統的指引,又秀了一手好似雜技一般的甩面煎餅手法。

沒過多久,散發著誘人香氣、熱乎乎的煎餅就已經做好,被程陽裝好拿給了警服美女。

警服美女如獲至寶似得捧着那個煎餅,小嘴微張地咬了一口,緊接着就是一臉幸福的表情,然後就迅速地把那個煎餅吃完了,這才大吁了一口氣道:「我叫謝玲。」

「你這煎餅真是太好吃了!我覺得你在這兒擺攤真是埋沒了!」

聽到謝玲的話,程陽無奈地說道:「大學城管得嚴,我也就只能在這條小巷子里擺攤,才能躲開城管了。要是在外邊兒的話,肯定會被城管趕走的。」

謝玲豪氣道:「這有什麼難的?我去和這裡的城管說說,他們肯定會給我這面子!」

這倒是因禍得福,不但孫清河叫來搗亂的混混被趕走了,而且還獲得了上大學城正街擺攤的許可了?謝玲看樣子,似乎來頭不小。

可就算如此,程陽卻還是高興不起來。

能上大學城正街擺攤又怎麼樣?附近農貿市場的材料供應商,全被孫清河打點過,不賣東西給自己了。要想維持攤子的運營,自己還得跑去其他市區的農貿市場,長期以往,不是辦法啊。

程陽昨天就為了這事兒失眠、恨極了孫清河,所以就算得到了能上正街的好消息,卻還是一副熬了夜、黑眼圈、愁眉苦臉的樣子。

謝玲看程陽還是一副愁眉苦臉的樣子,不由好奇地問道:「流氓混子也被我趕跑了,你還能上正街擺攤了,怎麼你還是一副愁眉苦臉的樣子呀?」

林雨諾也是有些好奇地看向了程陽,在她想來,程陽最近生意這麼紅火,現在因禍得福,更是沒有必要愁眉苦臉的了。

被兩個大美女用亮晶晶的目光盯着,程陽都被看得有些害羞了,頗為不好意思地將自己昨天在農貿市場遇到的窘境說了出來,並把自己估計是孫清河做的手腳這一想法,說給了兩位大美女聽。

林雨諾聽後,十分氣憤,開口道:「他這是斷你生路啊!可惡,這樣一來,我以後再想吃到這麼好吃的煎餅,不就特別困難了嗎!」

謝玲聽了後,也是對孫清河這種行徑十分不恥,認為他這樣以勢壓人,還用叫混混這種下三濫的手段,來對付一個擺煎餅攤的人,實在是太無恥了!

特別是聽到林雨諾的話後,也是十分擔心,萬一程陽因此而不能繼續擺攤,以後吃不到美味煎餅了怎麼辦?

她皺了皺眉頭,說道:「我倒是認識幾個做食材生意的供貨商。」

「真的?」程陽十分意外地問道。

「真的。」謝玲說:「不為除暴安良,就算是為了我以後還能吃到這麼好吃的煎餅,我也要幫你把這麻煩擺平了!」

程陽喜出望外。

自從獲得了美食系統後,程陽覺得自己真是左右逢源、諸事大順。就像瞌睡了要枕頭一樣,孫清陽那可惡的傢伙才給自己下絆子,謝玲就因為美食的誘惑來幫自己了……

因為之前討論的事情,都是關乎到煎餅攤子「生死存亡」的大事,所以排隊的顧客都很識相地沒有打斷談話,而是等程陽記下了謝玲的聯繫方式之後,才繼續催促程陽煎餅快些。

混混的小插曲並沒有影響到煎餅攤子生意火爆,相反地,煎餅攤子的生意較之前幾天更加紅火了。

前幾天吃過程陽所做煎餅的客人,都對程陽做的煎餅戀戀不忘,成為了回頭客。因為煎餅的極好味道,熟客之間口口相傳,還引來了不少新客。除此之外,林雨諾在市區網上發的帖子也好評接連不斷,甚至成為了市區的話題級現象了。

許多顧客慕名而來,也有的人覺得這帖子就是炒作,打定了注意要來這兒一舉揭發「黑心商販」的行為,但在程陽做的煎餅入口一瞬間,就把那揭發的心思消得一乾二淨了,因為他們真的覺得,這是他們人生中吃過最好吃的煎餅了!吃了一次還想要第二次!50塊,值了!

有了前幾天生意火爆的經驗在前,昨天又是去別市專程買的材料,所以程陽今天儲備的材料略多,正好應了今天生意火爆的景,在源源不斷的材料供應下,今天早上的銷售額又創新高,一萬三!

收了攤,程陽看着自己今天早上一萬三的營業額,直感覺十分夢幻。

在一周不到前,自己還在辛辛苦苦拿着每月兩千塊錢的工資,在孫清河的酒店裡當廚工、任勞任怨,最後還被栽贓陷害、毒打一頓。現在,僅僅一個早上,自己就賺了一萬多!

不過,這一萬多的代價也是很大的。

起早貪黑地擺攤,一刻不停地和面、煎餅,讓程陽的身體感覺到十分勞累。就算是如此,程陽的生意還能不能繼續下去還是未可知的事情。

想到這裡,程陽不禁回想起了今天早上的那個美女警花。

給謝玲打了個電話,接到程陽電話的謝玲十分熱情,直接邀請程陽到本市十分出名的飯館共進晚餐。

這讓程陽受寵若驚,倒是謝玲似乎察覺出了程陽的尷尬,笑着說:「食材供應商們可都是有頭有臉的人物,不是農貿市場的小商販能比的。所以呢,我就故意為你安排了這樣一個飯局,介紹你們認識。」

「我不過就是個擺攤的,何德何能麻煩你……」程陽有些失措。

「你的這好手藝,未來可不僅僅只是個擺攤的。」謝玲很篤定地說道。

「承蒙你看得起了。」程陽恭維道,謝玲倒是在電話那頭俏皮地笑了一下說:「誰叫你俘獲了我的胃呢?嘿嘿~」

下午,程陽就打了個的士,來到了本市十分出名好吃的雲祥私房菜館前。

在這三層樓高的小飯館前,早已有一位身着黑色長裙、身材婀娜多姿的美女婷婷玉立了。

仔細一看,正是褪去警服,換上了便裝的謝玲。

謝玲穿着警服時,顯得十分的瀟洒幹練。下午脫去警服,換上長裙後,又是顯得有些**、風情萬種,與早上的感覺有了些差別。

「真不好意思,讓你這大美女等我。」程陽快步迎了上去,謝玲十分優雅地笑了一下:「沒事,天宏食品批發市場的老總,王天宏已經在裏面了。」

天宏食品批發市場?

程陽想了一下,很快就將其來頭想清楚了。

本市的大小農貿市場里,除了本地菜農挑菜來賣外,其他大一些的蔬菜、糧食、生肉經銷商,他們的貨據說全都是在市區外的這天宏食品批發市場內進的。

這謝玲究竟是什麼人物?居然輕而易舉地就將天宏食品批發市場的老總請來了?

程陽帶着滿心的疑惑,跟着謝玲上了雲祥家常菜館的三樓包間內。

包間內,僅僅只坐着一名看樣子不到三十歲的青年。

這不到三十歲的青年,居然就是天宏食品批發市場的老總,王天宏?

程陽沒想到,王天宏居然是這麼年輕的一個人。

「玲妹妹,你說要介紹給我認識的人,就是他?」王天宏看着從包間外走進來的人,滿臉不悅。

這麼一個穿着洗得發白的衣服,看起來有些土的人,就是謝玲今天一直和自己鬧脾氣的原因?

王天宏感覺自己十分寶貴的下午飯時間,就這樣被一個毫無價值的人浪費了,這讓他很是生氣。

謝玲自然察覺到了王天宏的不悅,不過卻是裝作沒發現一樣地向他介紹道:「對,這是程陽。最近網絡上很火的煎餅攤子老闆,就是他了。」

「不過就是擺個煎餅攤而已,也能稱得上是老闆?」王天宏問道。

王天宏一點兒面子也不給謝玲,這讓謝玲感覺十分尷尬。

「你先坐哈。」謝玲讓程陽先入座,又跑到了王天宏的身邊,跟他竊竊私語了起來。

程陽沒想到自己一進來,遇到的就是這種情況,坐在那裡感覺到了十分的不自然。但煎餅攤子要想運營下去,就得有穩定的新鮮食材供貨渠道,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頭……

也不知道謝玲同王天宏說了些什麼,最後王天宏才點了點頭,然後用帶着審視意味的目光看着程陽,說道:「說實話,就你這小攤子的需求量,根本不值得我派人每天專程給你運送那麼一丁點兒新鮮食材。」

程陽一時之間不知該怎樣回答是好。

「我不知道她是怎麼了,為什麼會為了你這樣一個陌生人來向我求情。你給我聽清楚了,我完全是看在玲妹妹的面子上,才給你這個機會的,知道了嗎?」

王天宏這種盛氣凌人的態度,令程陽很是不爽。可感覺到了謝玲不斷朝自己投來的眼色,知道人家為了幫自己忙,向王天宏說了不少好話。為了不讓謝玲失望,也為了自己攤子的命運着想,程陽終於做出了一副低眉順眼的樣子回答道:「知道了。」

「明白就好。」王天宏說完了這句話,就滿臉不爽地一下站了起來,離開了包間,只留下了一桌沒動過的菜,還有謝玲、程陽兩人。

兩個人在這包間中,實在是顯得有些太過空曠了。

謝玲和程陽兩個人大眼瞪小眼,終於,程陽咳嗽了一聲,率先打破了這尷尬的氣氛。

「咳咳……謝謝你啊,早上幫我趕跑了孫清河派來的小混混,現在又讓王總為了我這小煎餅攤子,每天專程派人來給我送新鮮食材。」程陽道謝說。

謝玲一臉無所謂道:「助人為樂是我的愛好嘛,要不然我也不會去當**了。更何況,我是為了我的胃着想呀!好啦,別想那麼多了,吃吧!」

說著,謝玲就做出了一個很可愛的表情來,然後開始動起了筷子。

程陽一時間有些呆了……

穿着警服時,她火辣幹練;脫下警服後,她**。一本正經時,她有知性之美;現在安慰人,她又顯得是那麼可愛。

王天宏為什麼會聽謝玲的話?

因為他喜歡她嗎?他喜歡她的話,那他對自己恐怕就不會是剛才那種態度,而是更加惡劣了。所以,只有可能是其他的原因。

程陽也再一次深深地體會到了,什麼叫做地位。

張平就因為他是廚師長,當時自己不過是個小廚工,就能對自己呼來喝去、栽贓陷害。孫清河就因為他有個好爹就成了朝勝集團的總經理,財大氣粗,就能不顧是非黑白地打了自己不用負任何責任,後來還在農貿市場給自己下絆子、叫混混來找自己麻煩。

現在,就因為自己只是個煎餅攤子的攤主,而那王天宏是天弘食品批發市場的老總,就能對自己盛氣凌人。

就因為自己是窮人家的孩子,就應該處處為人下嗎?

因為謝玲的面子,王天宏才給我配發新鮮食材嗎?

要是以前,程陽可能只能忍氣吞聲,但現在,不一樣了!

有了美食系統,程陽堅信,自己需要的不過就僅僅只是一點點時間而已。自己被污衊的,一定都要澄清回來;自己被看不起的,一定都要再找回場子來!天下最頂尖的美食,我一定也要做出來,俘獲世間所有人的胃!

謝玲與程陽兩人,都各自在自己心間思量着不同的事,很快就吃飽了。

吃飯的過程中,謝玲還告訴了程陽她同城管商量的結果。

她為程陽在大學城的正街上謀得了好位置擺攤,準備第二天帶程陽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