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都市小說›神龍隱婿
神龍隱婿 連載中

神龍隱婿

來源:google 作者:青山微雨a1a4 分類:都市小說

標籤: 余錦秋 寧欣 都市小說

人中之龍失憶入贅,岳母千般嘲諷,萬般逼迫,棒打鴛鴦,爭吵中差點失手害死女婿一朝記憶恢復,權傾天下,財勢無雙岳母眉開眼笑:「賢婿,你們什麼時候努力?我們等不及抱孫子了!」展開

《神龍隱婿》章節試讀:

龍隱擺擺手道:「你要弄清楚,我現在一無所有了,我現在已經不是龍家的三少爺了。

還有,我妻子他們救了我一條命,我卻害得他們受了無數委屈,有所憤懣是正常的。

你現在去對付寧家,那不是讓我恩將仇報?

好了,我也不用和你多交談下去了,還得趕緊回家去復命呢!以後你也不要來找我,免得被有心人看到。

如果我真的需要你,會聯繫你的。

另外,我現在的名字叫龍隱,你以後叫我龍隱就可以了。」

「遵命!」

牛慶豐苦笑了一下,遞過一張銀行卡說道:「少爺,這張黑卡你無論如何都要收下。

是我自己的銀行,我回去就把身份轉給你,保證幫你洗乾淨,不會引起家族注意。

至於資金,一百億方便您動用了嗎?

我現在手中沒有多少安全現金了。」

「好了,好了,我收下就是!就一百億吧,怕有什麼用錢的地方!放心,我很快就能把錢搞到手,到時候你洗回去就是了。」

龍隱擺擺手,「路邊停車,我還得下車去打車回家!」

牛慶豐把龍隱放在路邊,無奈地看着龍隱打車離開。

他的心中,卻是沉甸甸的。

參與到龍家的事情中,恐怕是無比危險的。

但是,想到能夠有從龍之功,他頓時又興奮起來。

另一邊,余錦秋收拾完家中的事情,準備去看看藥房那邊有什麼可以拓展的計劃。

現在的安康藥房,那是舉步維艱,讓她心頭很是煩躁。

可是,她還沒有出門,寧欣的二嬸林秀蓮就來了。

林秀蓮一進門就得意地笑道:「大嫂,告訴你個天大的好消息,歡歡要嫁入豪門了!」

聽到林秀蓮的話,余錦秋頓時臉色沉了下來。

她還以為是什麼好消息,原來是來她家顯擺來了。

「哪個豪門啊?」

余錦秋漫不經心地問道,「一個個都說自己是豪門,哪有那麼多豪門?」

林秀蓮笑呵呵地說道:「江道濟你知道吧?

陽城有名的大富豪,身家幾十億。」

「啊?」

余錦秋故意瞪大了眼睛,「江道濟都快六十了,你讓歡歡嫁給一個糟老頭子?

就算歡歡願意,江道濟老婆還沒死呢,嫁過去做小啊?」

「呸,什麼做小,是嫁給他的兒子江少成!」

林秀蓮哼道。

「呵呵!」

余錦秋笑了笑,「那還挺不錯的。」

看到林秀蓮得意的神情,她的心中忍不住一酸。

就你那歪瓜裂棗般的女兒,江少成是眼瞎了嗎?

為什麼我女兒比你女兒強百倍,卻只能和一個傻子耗在一起?

「後天在明珠酒店和江家見面,你們家作為親屬,到時候可一定要到啊!能夠和這樣的家族攀上親戚,可是我們寧家的榮幸。

到時候你們家也跟着我們過去見見世面,沾沾我們家的福氣。」

林秀蓮笑呵呵地看着余錦秋。

余錦秋擠出笑容說道:「一定到,一定到!」

實際上,她的心中在暗罵林秀蓮。

要不是當初林秀蓮也看到她撞人了,她怎麼可能把龍隱救起來?

林秀蓮一直和她不對付,巴不得找到機會把她弄到進去,然後拿到家族公司的繼承權。

她又怎麼可能給林秀蓮這個機會?

為了讓外人看到他們對龍隱多好,甚至她還忍痛把女兒嫁給了龍隱。

當然,那都是給外人看的,實際上龍隱根本就沒有和寧欣圓房。

作為母親,她怎麼可能把一個傻子塞給女兒?

把名聲挽留住了,逃過了法律責任,事情淡化以後,她當然是恨不得立刻除掉龍隱。

「我們家是時來運轉了。」

林秀蓮笑道,「倒是你們家,居然收留一個傻子。

對了,那傻子跑到什麼地方去了?」

余錦秋立刻嗔笑道:「什麼傻子,那是我女婿!我女婿不過是沒有恢復記憶,等到我女婿恢復記憶以後,說不定是什麼大老闆呢!他呀,現在懂事很多了,去幫我收錢去了。

我估計他要不了多久就恢復記憶了,說不定是某個家族的大公子呢!」

林秀蓮不由得噗呲笑了出來,哈哈大笑道:「大嫂,你這白日夢做得也太沒門了。

還有,你讓一個傻子去收錢?

他一個傻子要是能夠把錢收回來,我就給你磕頭。」

她的話才剛剛說完,龍隱的聲音在門外響起:「媽,我回來了!」

余錦秋頓時臉色鐵青,這該死的傻子怎麼沒死在外面?

早不回來,晚不回來,現在正好被林秀蓮撞到,這不是給了林秀蓮奚落她的機會,讓她臉上更加難堪嗎?

「秀蓮,裏面坐,我給泡杯參茶!」

余錦秋裝着沒有聽到龍隱的聲音,熱情地招呼起林秀蓮來。

林秀蓮意味深長地說道:「我剛才好像聽到你家傻子的聲音,趕緊開門看看他收了多少錢回來啊!」

「是嗎?」

余錦秋這才不得不去開門,「呀,原來還真的是龍隱在外面呢,電視上太大都沒聽清楚!龍隱,快進來,哎喲,你這怎麼弄成這個樣子?

趕緊去把衣服換了,你身體不好,去好好睡一覺!」

她拉着龍隱就要推進卧室去關起來,免得林秀蓮借題發揮。

「別呀,你不是讓他去收錢去了嗎?」

林秀蓮笑嘻嘻地說道,「龍隱,錢收回來了嗎?

有沒有在外面尿褲子啊?」

龍隱暗罵,你才尿褲子。

他不過是有時候會頭痛、驚嚇,又不是生活不能自理,還真的當他傻子了?

余錦秋臉色陰沉不說話,心中在暗自發狠,等會就要龍隱好看。

她知道,今天肯定又要被林秀蓮奚落了。

「媽,包四海還咱們錢了,這是支票,請您過目。」

龍隱微笑着把支票遞給了余錦秋。

余錦秋忍不住一愣,把錢收回來了?

林秀蓮也是忍不住一愣,這傻子把錢收回來了?

怎麼可能?

「喲,真的是支票呢,拿過來給二嬸看看。」

林秀蓮接過支票,看清數字以後,忍不住驚呼道:「五百萬?」

余錦秋也是驚喜了一下,看到支票上的數字,她不由得臉色沉了下來,轉瞬又哈哈大笑道:「好女婿,真是我的好女婿!有了五百萬,我們家也可以換一套大房子了。

秀蓮啊,到時候我們搬家,你一定要過來啊!對了,秀蓮你剛才說要是龍隱能夠把錢收回來,你就要什麼來着?」

林秀蓮臉色變得有些僵硬,她怎麼知道龍隱真的把錢收回來了?

「這支票是不是真的還不知道呢!」

林秀蓮哼道,「五百萬怎麼了?

我女婿身家億萬,你好好數數多少個五百萬?

好了,我還有事,就先走了。」

余錦秋知道支票有問題,她也沒有過分逼迫林秀蓮。

等到林秀蓮一走,余錦秋頓時臉色鐵青地看着龍隱,喝道:「給我滾過來跪下!」

龍隱錯愕地說道:「媽,又怎麼了?」

余錦秋怒喝道:「你這個廢物,居然都學會造假了,可是你連造假都不認真一點!」

龍隱有些無語地說道:「這是真的。」

「真的?」

余錦秋一個指頭戳在龍隱的額頭上,「包四海欠我們的是兩百萬,你瞪大眼睛看看這是多少……他連兩百萬都不想給,會給你五百萬?

你這頭豬……你比豬還不如,真是白養你了。」

「利息,利息!多的是利息!」

龍隱急忙說道。

「編,你繼續給我編!」

余錦秋狠狠地說道,「趕緊滾去把衣服洗了!」

包四海什麼人?

能夠還錢她就覺得是天幸了,還利息?

不過想到龍隱剛才給她爭光了,她也沒有說什麼,把支票隨手扔進垃圾桶,氣哼哼地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