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都市小說›什麼叫因果技啊
什麼叫因果技啊 連載中

什麼叫因果技啊

來源:google 作者:草長鶯飛啊 分類:都市小說

標籤: 李長樂 草長鶯飛啊 都市小說

一覺醒來重回少年時代,李長樂卻發現這個世界不太一樣了詭族、命運技、虛空生物層出不窮但這透露出濃濃奇怪畫風的命運技是什麼情況?【赤臂之戰:當你發動此技,雙方衣服將同時爆裂,且你獲得力量加成,對女生傷害翻倍】【嘴硬:當你被淘汰出局,你可以賴在場上不走,嘴硬說你沒輸,無人可以罵過你時,你將繼續留在場上】【打工人:當你覺得屎難吃時,你本次打工獲得的收益減半】【戒商:當你與海鮮商人商量好鮑魚的價格後,有人舉報時,你必定被拘留十五天】命運技離譜也就算了,可李長樂覺醒的系統竟然是並夕夕!而且還穿上了品如的衣服拉新、拼單、限時秒殺接踵而至李長樂實在無法想像,到底要怎麼做,才能靠這些離譜命運技,和更加離譜的並夕夕系統,登頂王座展開

《什麼叫因果技啊》章節試讀:

「姓名?」

「李長樂。」

「年齡?」

「十八。」

審訊室內。

被拘留了一晚上的李長樂端坐在椅子上,神情忐忑地回答對面男人的詢問。

「等一下你剛才說你叫李長樂?」男人猛然拍了一下桌子,厲喝道,「少在這和我打馬虎眼,坦白從寬才是你唯一的出路!」

「我就叫李長樂啊。」李長樂一臉懵逼,我怎麼就沒有坦白了?

「你叫李長樂,那他是誰?」男人冷笑着打開手機,翻出了其中的一個視頻。

視頻內,是陳何夕坐着被審訊的畫面,他高高仰起頭,義正言辭。

「班主任教導我們要一定不能撒謊,所以我叫李長樂。」

「卧槽!」

李長樂差點咬到舌頭,陳何夕的操作竟然這麼騷!

「現在你還敢說你叫李長樂?」男人冷笑。

「好吧我叫陳何夕!」李長樂咬牙切齒。

「你可知道這次為什麼抓你?」

「我什麼都沒幹,就是在那坐了一會!」

李長樂瘋狂搖頭,媽的名字換了也就算了,這個事可不能認!

「哦?什麼都沒幹?」男人冷哼一聲,啪地丟了一張照片到李長樂眼前,「自己看。」

李長樂尋聲望去,只見照片上的人手裡捏了一把零錢,一旁女人的手握着錢的另一端,顯然兩人正在進行某些交易。

再定睛一看,那個人正是自己。

「什麼都沒幹你為什麼付錢?」

「……」

李長樂拳頭捏得嘎嘎作響,恨不得殺了陳何夕,但也只能耐着性子解釋,「我只是問問她海鮮的價格……對,就是問她鮑魚怎麼賣的!」

「其他我啥也不知道。」

「你……」

男人正欲追問,審訊室的門忽然被打開了,另一個男人走了進來,李長樂眼睛當即一亮,是醫院裏的那個男人!

「行了,其他人都交代了,他確實什麼也沒幹,你去處理其他事吧,這裡交給我。」男人揮揮手道。

「好。」一開始審訊的男人點點頭,轉身走了出去。

「你這傷都還沒有好,就去逛勾欄,也不怕腰子被噶了啊。」 男人一邊笑,一邊走上前來解開了李長樂的手銬。

「還沒自我介紹過吧,我叫林青。」

「我叫陳何夕。」李長樂遲疑了一下。

「陳何夕?」林青臉色怪異,似笑非笑。

李長樂吞了吞唾沫,咬牙點頭。

「關於你被襲擊的案子有了一點眉目,但兇手和醫生似乎不是來自同一個勢力。」

林青沒有追問,跳過了這個話題,他從懷裡摸出一張照片,遞給了李長樂,「這個圖案你見到過沒有?」

照片上,是一個靛青色的圖案,它呈羊身人面,腋下有着雙目,虎牙利爪,看起來詭異無比。

「不認識。」李長樂仔細端詳半響,覺得這個圖案有些熟悉,卻又想不起來在哪裡見過。

「它叫【饕鬄】,」林青聲音低沉,「來自【七神會】。」

原來是它!李長樂恍然大悟,難怪自己覺得熟悉,以前看到過它的照片!

「我們在兇手身上找到了這個圖案,排除掉有人刻意栽贓的假設,他是七神會麾下【饕鬄】成員的可能性很大。」

「這意味着你被七神會盯上了。」

林青目光幽幽,不斷掃視着李長樂全身,好像要將他看個透徹。

盯上自己的神秘勢力是七神會?

李長樂心頭猛然一驚,感覺脊背發涼。

這是一個自己重生後如雷貫耳的名字。

傳聞七神會的創始人強大無比,甚至能與大夏頂級強者抗衡!

而它的教義只有一條,迎接神明的降臨!

如今的藍星本就充斥着各種詭異,誰也不敢保證七神會口中的神明是否真的存在。

為了避免威脅擴大,大夏軍方對七神會展開了數十年的清掃行動,卻始終沒能將它徹底拔除。

這也使得七神會名聲大噪,隱隱有成為地下第一勢力的趨勢!

可這種龐然大物,為什麼會盯上自己這個高中生?

而且照林青所說的,兇手與醫生並不是來自同一個勢力,那醫生又來自哪裡?

是否也是和七神會一樣的龐然大物?

一時間,李長樂心亂如麻,雜亂的思緒湧上心頭,讓李長樂差點幾乎窒息,喘不過氣。

「至於醫生……我們沒能查到任何線索,只能判斷他不是來自七神會,」林青嘆了口氣。

「換句話說,你目前的處境很危險,明面有七神會,暗裡還有神秘勢力虎視眈眈。」

「如果你真的涉及到了什麼事件,才導致你被這兩方勢力追殺,你一定要選擇報警!」

「相信我,唯有和督察局合作,你才能找到兇手背後的人!」

林青站起身來,居高臨下看着李長樂,壓迫力十足。

涉及什麼事件導致被追殺?

李長樂心中思緒飛閃,卻始終想不起來自己到底什麼時候得罪過七神會,只得無奈地搖頭。

「那行吧,涉及到七神會,我們也無法給你保證能找到幕後黑手,這一點希望你能理解一下。」

林青再度嘆了口氣。

李長樂點頭表示理解,畢竟大夏軍方都沒能徹底清除的勢力,指望督察局就更不可能了。

「對了,關於你們涉嫌嫖娼一案,有人打電話給我,要保你出去。」

林青話風一轉,又回到了勾欄上面,他的嘴巴嘟起,臉色漲得通紅,顯然是一副想笑又憋住了的樣子。

「是他不是我!」李長樂沒好氣道,「我啥也沒做好吧!」

「你付錢了,罪一樣的!」

「???」

「根據治安處罰條款第四十二條之規定,你朋友做事,你付錢,兩人等同罪行!」 林青強行憋笑道。

「處七日以上十五日以下拘留,並處罰款!」

「這就相當於你朋友不行,是你幫忙推了一下屁股,你以為你沒罪?」

「!!!」

李長樂霍然站起身來,額頭青筋暴跳,「媽的陳何夕我要把你狗頭給擰爆!」

「放輕鬆,年輕人這麼衝動幹嘛,腎好了么?」林青拍了拍李長樂肩膀,收斂了笑容,「有人保釋你,你怕啥?」

「哎喲你瞧我這記性,」林青猛然拍了拍額頭,恍然大悟的樣子,「打電話的人叫李子殷,她要保釋的是她弟弟李長樂。」

「可你叫陳何夕啊,明顯是我弄錯了。」

林青抬腿便要走。

「大哥請留步!」

李長樂一個箭步向前,抱住林青不撒手,一臉諂笑,「大哥,剛剛和您開個玩笑啊,我才是李長樂!」

「哦?不叫陳何夕了?」林青怪笑。

李長樂再次瘋狂搖頭,開什麼玩笑,有福大家享,但有牢肯定是陳何夕自己坐啊!帶上我幹什麼!

「這不就行了,」林青不動神色鬆開李長樂的懷抱,「雖然你姐姐保釋你了,但該交的罰款還是要交的。」

「還有罰款啊……」

李長樂忽然一下泄了氣,錢都被沒收了啊,哪還有錢交罰款?

「你姐姐已經把錢交了,過來簽個字,然後你就可以走了。」林青沒好氣道。

「要我說就該讓你被拘留幾天好好反省一下,年紀輕輕的不學好!」

「那能開發票么?」聽到罰款已經交了,李長樂下意識回道。

「???」

「就是開了可以報銷的那種發票啊,不開發票違法的你知道么?」

「門在那邊,簽好字,滾!」

「好咧。」

李長樂最終還是沒能開到發票。

至於陳何夕,因為是學生,加上舉報自己有功,最後只決定處七日拘留,已經算是從輕處罰了。

這說明年輕人一旦逛了勾欄,一定要記得給自己點一波舉報!

走督察局的路,讓督察局無路可走!

跨出督察局大門,李長樂左顧右盼,還沒來得及想好去學校還是回家,便聽到耳旁傳來一道幽幽的聲音,「這才多久沒見,你的膽子就變得這麼大了。」

李長樂身體頓時一僵,額頭上冷汗大顆大顆滴落。

轉過身面對聲音的主人,李長樂嘴角扯了扯,笑得比哭還難看,「姐,你什麼時候回來的?怎麼也不通知我一聲,我好去接你啊。」

來人身穿淡青色長袍,面色如玉,她身形苗條修長,高高紮起的馬尾,白色綢帶束縛着的袖口,無一不在散發乾練颯爽的氣息。

「你來接我?」李子殷面無表情,「在拘留所還是督察局接我?」

李長樂恨不得啪啪給自己兩耳光,這叫什麼事?

「我……我沒有……」李長樂弱弱地辯解,聲音細如蚊吶。

「是陳何夕想去,我只是去幫忙推了一把……不是我只是付錢的。」

「回家吧。」李子殷嘆了口氣,轉身打了個車。

一路上,李長樂內心忐忑不安,有心想要說些什麼話來緩和一下尷尬的氣氛,卻又被李子殷那強大的氣場壓得不敢張口。

好在司機車技很好,一路上開的飛快,不多時的功夫,便將兩人送到了目的地。

「聽說你被七神會的人襲擊了?」

進屋前,李子殷忽然問道。

李長樂臉色一沉,默默點頭。

「七神會……」

李子殷呢喃的聲音緩緩消散在風中,微不可聞。

《什麼叫因果技啊》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