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奇幻玄幻›神秘序列
神秘序列 連載中

神秘序列

來源:google 作者:雪落沒了 分類:奇幻玄幻

標籤: 奇幻玄幻 趙丹陽 雪落沒了

你可見過山嶽般大小的妖魔,一口吞下一城人類!你可見過,一個人類王朝在妖魔的圈養下,存在了三千多年!轉世而來的趙丹陽愉快的在這個世界生活了十四年,直到妖魔來了,然後他的家和親人都沒了,就連曾經披在他身上,卻被他不屑一顧的特權光環也沒了他失去了一切,他選擇了躺平,他也曾努力過,然後他失敗了一次在夜市閑逛,讓他看見了改變平凡命運的脈搏,這次機會他將會牢牢握住!一條未知的神之途徑,帶來一段不朽的故事!天生靈感者:天生的不凡者,必有命運的眷顧!求知者:習百技,知百藝,博學多識!自然守護者:你守護了自然,自然也將會守護着你!戲法師:弄假成真,戲法成真法!旅行家:萬里路長遠,千山一步行!預言家:從來就沒有什麼預言!我自天外來,來此覓久遠身在歲月中,不知歸何處萬里路長遠,千山一步行神秘難求索,不見人間客展開

《神秘序列》章節試讀:

眼前發生的一幕,完全顛覆了趙丹陽對這個世界的認知,本以為這個世界就是一個普通的武俠世界。

可,這…….哪個武俠世界有堪比山嶽般大小的怪物啊!

只見安縣上空突然的出現了一隻,足有數千丈之巨的巨型怪獸,漂浮在安縣上空。

那隻怪獸渾身漆黑如墨,如同烏雲遮蓋了整片天空,一雙猩紅色的瞳孔充滿着暴戾的氣息,巨大而鋒利的獠牙上閃爍着寒光,嘴巴張開露出鋒利的牙齒,彷彿隨時都會將面前一切撕咬吞噬。

其頭像牛首,頭生雙角,背生雙翼,背後還有着三條長長的尾巴,看起來十分猙獰恐怖,四肢卻似鱷腿,看着是那麼的怪異。

”這…..,到底怎麼回事?!這個怪物是什麼東西啊! ”趙丹陽驚駭自語道,他已經完全嚇呆了,他從來沒想過這個世界上會存在這種怪物,但此刻眼前這個巨大的怪獸的身影卻清晰的印入腦海中。

接下來怪物做的事更是讓趙丹陽震撼,那怪物張口一吸,城內的人類和他們餵養的家畜家禽們……,全都漂浮起來飛進怪物口中。

雖說距離有些遠,可能一兩個人或者動物,趙丹陽可能會發現不了,可那是密密麻麻的一大片啊。

整個安縣縣城內三十多萬人啊,再加上其它家畜家禽們…….,就這樣一口吃進肚子里去了?

伴隨着全城人類進入怪物肚子里的是,整個安縣縣城的建築物倒塌,並開始快速往下塌陷。

隨後只見這隻怪物,似乎打了個飽嗝,然後就消失不見了。

見怪物不見了以後,趙丹陽癱坐在地上大口大口的喘着粗氣,隨後眼淚不禁流了出來。

耳邊這時傳來其他在山頂遊客的呼喊聲。

「天吶,這縣城怎麼倒塌了啊。」

「這是地龍翻身嗎?」

「嗚嗚,我妻兒還在城內啊,我要回去…..」

「劉兄,劉兄你怎了,快醒醒啊。」

……………

好一會趙丹陽才從震驚恐懼悲傷中回過神來,強忍着失去親人的悲痛,咬破嘴唇靠着疼痛的刺激,才使得因恐懼發軟的身體有了許些力量,雙手撐地緩緩從地上站起身來。

待勉強站穩身子後,先是用袖子擦掉嘴唇上的血跡與臉上的淚痕,再向縣城方向看去,那裡哪有一個城鎮的模樣啊,只剩下一座巨大的坑洞。

在牙齒打顫的驚懼和仇恨中,趙丹陽緩慢的挪動着雙腿向著山下走去,不是他不想走快點,完全是因為他已經完全沒有了任何力氣。

「唉,好端端的怎麼會塌陷啊。」

「是啊,真是難以置信,還好我家不住在縣城內。」

「幾十萬人不知道有多少人能活着啊,真是造孽啊….」

……

聽着周遭談論的話語聲,正在緩步下山的趙丹陽身子一僵,腳步頓時停在原地。

向著交談聲看去,見是兩位衣着樸素的轎夫,正坐在一塊巨石上休息,一旁放着用以生計的滑桿。

「兩…..兩位師傅,麻煩…麻煩過來一下,我要下山。」趙丹陽似乎用盡了力氣衝著兩位轎夫喊道。

正在閑聊的兩人聽見喊話,立即停止了交談轉身齊齊看向趙丹陽。

只見是一位衣着華麗的俊俏公子哥,只是臉色有些慘白,身軀似乎在顫抖。

見喊話人似乎受到了驚嚇,兩位轎夫沒去多想,畢竟一想到剛剛縣城的塌陷,又看公子哥衣着打扮,不難猜出是什麼原因。

「貴人是要坐轎子嗎?」一位轎夫開口道。

「對。」趙丹陽點頭回應。

見有生意上門,兩位轎夫也不猶豫,抬着滑桿快步來到趙丹陽身邊。

見趙丹陽似乎有些行動不便,兩人便扶着他坐在了椅子上。

待趙丹陽坐好後,兩人便抬着滑桿向山下走去。

到半山腰時,趙丹陽感覺氣力恢復了不少,便向著兩位轎夫問起話來。

「兩位師傅,我是鄰縣長水縣人,來這安縣訪友,聽友人說著景山風景不錯,就來遊玩看下風景,可怎麼也沒想到這安縣就突然塌陷了。」

為了避免一些可能會出現的麻煩,趙丹陽選擇隱藏了自己是安縣人的信息。

深吸一口氣平復了一下情緒繼續道,「不知兩位有沒有看見這安縣在坍陷時可有奇怪的事發生。」

對於趙丹陽的提問兩位轎夫師傅沒多久就做出了回答。

「這個倒不清楚,我二人在縣城塌陷的時候,剛好送一位客人到山頂上來,休息的方向正好面對着縣城,只看見縣城坍陷沒看見其它怪事,可能是離着縣城太遠了吧。」

「果然,和自己猜想的沒錯,其他人沒有看見那隻怪物,也沒看見怪物吞下縣城內的人和動物」,在聽見轎夫的答話後,趙丹陽肯定了心中的猜想。

下了山後,趙丹陽讓兩位轎夫送他去附近的景山鎮客棧。

到了客棧後,給了轎夫價值五百文銅錢的碎銀,在兩位轎夫感恩戴德的話語中進了客棧。

平常他們二人一天一人能賺到三十文錢,就已經算是很不錯了,這次居然只是送個客人下山到鎮上居然能賺到五百文,簡直不敢相信。

進了客棧趙丹陽讓掌柜的安排一間上房,付了押金沒要吃食也沒洗漱,招呼店小二不要來打擾,他現在精神和肉體已經到了快要崩潰的邊緣,只想着找個安全的地方睡上一覺,進了房間關上房門插上門栓後便癱倒在床上,不一會就睡著了。

這一覺從申時睡到第二天的辰時,趙丹陽這才迷糊糊的醒過來。

感到有些飢餓,拉了拉掛在床頭邊連接着樓下鈴鐺的繩子,不一會就有一個小二打扮的青年提着水壺,敲門後走了進來。

「客人需要些什麼」,店小二殷勤的說道,趙丹陽沒多說只是讓其送些吃食上來。

不一會,店小二便帶着飯菜來到了趙丹陽房間。

”客官您的飯菜好了,請慢用。 ”店小二笑着將食盤放在桌上,等了一會沒見趙丹陽有所表示,有些失望的關門離去了。

要是平常趙丹陽一定會不吝嗇錢財,會給店小二一些打賞,可整個家族都沒了,沒有了錢財來源,以後可不能再大手大腳花錢了。

先用房間里的清水洗漱了一番,然後坐在桌子旁吃起了飯菜,待吃飽後喝了幾碗茶水,這才思考起以後該怎麼辦。

對於昨天發生的事,結合著以前在自家藏書閣觀看的書籍,趙丹陽有了一些猜想。

在一本一百多年前的地理志上有這樣的記載,大楚王朝三千多年的歷史中,每十年至數十年就有幾個縣城或者郡城遭遇天災,天降隕石,地震塌陷,山洪襲城……,結果都是城毀人亡不見一點痕迹。

至於州城與大楚王朝的皇城則沒有發生過這樣的事情。

以前是覺得有些怪,但沒去多想,畢竟世界和世界是不一樣的,可能這個世界自然天災就是樣的…….

但現在去想,很明顯是有某些隱秘的存在保護着州城與皇城,又或者是其它原因…..

不過對於這樣的事情,不乏有些聰明人把家搬去州城和皇城。

趙丹陽曾經問過自己的祖父,為啥不把家族搬去州城或者皇城。

祖父是這樣告訴他的,「得到一樣東西必定會失去另外一些東西,州城只能有一個二品世家和四個三品世家,其它的世家要想進入只能放棄世家的權力成為普通平民家族。」

「趙家只是一個最底層的五品世家,但在這安縣也算是一霸,雖說上面還有一個四品世家李家,但趙劉兩家聯合在一起,倒也不懼他李家,在安縣我們產業田地無數,奴僕成群,要知道按大楚律法,我們如果搬離安縣這些都要被回收的啊。」

「雖然我們家有兩個先天武者還算不錯,但州城先天武者雖說不是滿地都是,但卻一抓一大把,去了州城還想過這樣瀟洒舒適的生活就不要想了,再說了我趙家在這安縣立足數百年了不是好好的嘛。」

大楚王朝對於世家有很多要求,你的家族在哪個縣城或者郡城成立的世家,你的家族成員就不能去其它城鎮買房落戶。

如果世家的某個成員非要在其它城鎮買房落戶的話就就必須脫籍,放棄世家子弟的身份權力成為普通人,哪怕你是先天武者或者是宗師武者。

這方向面大楚王朝有着嚴格的戶籍制度管理,別想着用他人的信息去購買房產自己去入住,如有發現這種情況兩邊都是殺頭的大罪。

還有就是二品世家以下的世家子弟不能進入州城和皇城,原本就居住在州城和皇城內的低品世家不在這條範圍內。

如果想要進入州城和皇城必須脫籍成為普通平民。

即使是去做生意也不行,那些為世家做生意的家族成員,許多都是家族主脈分支,在家族內過的不怎麼好,才不得已脫籍成為平民的。

沒人會願意放棄舒適,去走南闖北去做那被世家子弟看不起的商人,很明顯這一切的一切就是把這些世家固定在一城一地。

在這裡提一下這個世界的一個算是黑科技的東西,戶籍晶石,這個東西每個州城和皇城城門處都有一塊,作用就是探查非戶籍內的世家子弟,這也杜絕了世家子弟混進州城和皇城的可能。

每個世家子弟出生後都要上報入籍,就是為了把信息錄入戶籍晶石里。

如果沒有入世家籍的,也不得享受世家的權力,至於說瞞報,大楚王朝自有針對的方法,那就是上面二品世家和一品世家所掌握的開脈之法。

如果一個普通人有無數的錢財和資源卻沒有開脈,就是獲得了武者功法秘籍也不可能煉成,不開脈不成武者,這已經是大楚王朝千年來的鐵律了。

而要想開脈那就必須得到二品世家和一品世家的許可,這個許可就是你必須是世家子弟的身份。

而成為武者有着種種好處,不提先天武者和宗師武者遠超常人的壽命,就是後天武者身體素質也比常人好上不少,沒有人可拒絕這些好處的。

對於世家有着這些限制,但是對平民卻沒有,平民可以隨意去往其它城鎮,因為有着這樣那樣的原因,世家為了留住自己勢力範圍內的人口,不得已只得擴建城鎮。

住在城內可要比住在城外要安全舒適不少,再加上這個世界土地肥沃糧食產量高,所以一座縣城內就有三十多萬人,郡城人口在百萬左右。

還有就是低品世家的特權,也只能在家族所屬的縣或者郡內才有效果,出了這個範圍,還不如一個平民自由。

一個平民從這個縣去往另一個縣,沒人有那個閑工夫管你要幹什麼。

但是一個縣域世家的人去往其它縣域,就會引起這個縣域內世家的諸多猜忌。

雖說大楚王朝已有上千年沒有發生過戰爭,但那是對於平民來說的。

不管是低品世家為了升格世家的品級,需要大量的武者修鍊資源。

還是平民家族內有了先天武者,想要晉陞為世家。

圍繞這些爆發的利益之爭,從來就沒有停止過。

只不過因為高品世家的警告,武者世家之間的戰鬥從而遠離平民罷了。

這也是當初趙丹陽的祖父和父親不讓他出去闖蕩的原因之一。

又回想起藏書閣內一本沒有作者署名,有些發黃帶些腐爛的遊記里一段內容,「妖魔不可見,天人…….後面是一大段塗抹掉的痕迹前。」

在看完這本遊記的時候,趙丹陽問過自己的祖父,關於遊記裏面提到的妖魔和天人。

當時祖父是這樣回答的,「丹陽啊,這妖魔只不過是那些書生無知的幻想罷了,你爺爺我活了快一百年了,也沒見過什麼神啊妖魔啊,都是騙人的。」

「至於天人嘛,那是一些宗師前輩們的一種猜想,據說是宗師武者突破枷鎖到更高境界以後的稱謂,不過嘛這大楚三千多年出現的宗師數不勝數,就是沒一個能打破枷鎖成為天人的,丹陽啊你要是有這個信心可以試試成為這第一人,哈哈!」

「不過嘛,你得先成為宗師武者,可我們趙家和劉家都不沒有宗師篇的武者功法,這些就得靠你自己了。」

……..

對於昨天出現的怪物,趙丹陽認為妖魔這個稱呼很貼切,妖魔不可見,那不就是嘛,除了自己別人都沒看見那妖魔。

至於自己為啥能看見,只有一種解釋,自己兩世為人,精神力或者說是魂力遠超常人。

可還有一點有些奇怪,那就是全城百姓和動物們進入妖魔口中的那一幕。

妖魔常人是不能看見,可城內那麼多人和動物們飛起來居然也沒被人發現,這就有些古怪了,難道是那妖魔有意的隱藏這些嗎……..

趙丹陽的家族怎麼著也是傳承了四百多年,可連自己的祖父都沒聽說過這大楚有妖魔存在,再加上每十年或數十年就有城鎮被毀滅,和那固定世家的大楚律法…..,趙丹陽沒由的一陣恐懼襲上心頭,這個大楚王朝恐怕沒那麼簡單,只怕隱藏了不少秘密…….

簡單整理了一下身上攜帶的東西,昨天外出時帶的一張大楚王朝世家聯合發行的一百兩銀票,外加一些價值十三兩的碎銀,這些就是趙丹陽全部身價了。

出來時還騎了一匹馬,拴在了景山進山口旁茶館裏,昨天因為恐懼驚慌外加悲傷把它給忘在那了。

趙丹陽計划著去離安縣最近的州城寒武城,其它縣城和郡城他是不敢再去了,生怕哪天就被妖魔給吞了。

至於為親人報仇,趙丹陽只敢想想,就是宗師武者來了也不夠那妖魔塞牙縫的,你叫他拿什麼去報仇。

趙丹陽只想着找個安全的地方平平淡淡的過完一生,以前成為宗師武者,成為天下第一的雄心壯志,隨着妖魔的出現已經煙消雲散了,他現在只想從心而活。

自己以後多生幾個兒女,也算是為趙劉兩家留下血脈了。

哦,趙家主脈可能就剩自己這一個後人了,但劉家主脈估計還有不少沒有出五服的族人在大楚境內其它城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