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都市小說›神魔復蘇:我與女房東的同居日常
神魔復蘇:我與女房東的同居日常 連載中

神魔復蘇:我與女房東的同居日常

來源:google 作者:晴天繪卷 分類:都市小說

標籤: 姜燁臨 姬露露 都市小說

【原生幻想】【中二幻想】【劇情向】【神話與歷史體系】姜燁臨計劃在新生會上向暗戀了三年的同學表白,精心準備後卻發現自己成為了別人表白的工具人,被表白的還是自己暗戀的對象他看着在眾人歡呼下牽手的兩人,面對他們的詢問他不知道該如何回答,這時一個神一般的女孩走了進來,叫出了他的名字和那個女孩同居之後,他才發現,這個世界還有着另一面,危險的,詭異的,神奇的神話人物照映現實,歷史人物輪迴重生,而當世之人也有異變本書又名《神魔執行官》展開

《神魔復蘇:我與女房東的同居日常》章節試讀:

男人急忙躲進人群,想要甩開他。

他在人群中繞了一個大圈,可那種被注視的感覺始終在自己的身上,這讓他心緒難寧,跑到一家書店裡想要借電話。

還沒等他開口,坐在收銀台的女工作人員見他手中沒有書籍,便開口說道:「買書裏面請。」

男人往外面看了一眼,神色着急的說道:「這位大姐,我能不能借這裡的電話一用?」

工作人員一臉不爽地說道:「叫誰大姐呢,我才三十多歲,還沒你老呢,會不會說話。」

男人摸了摸自己的臉,眼神暗淡。

「想要打電話可以,先買一本書。」因為剛才男人的稱呼讓她的態度很差,甚至想要將他趕出去。

男人沒有辦法只能來到書架,到處找了一番之後,欣喜地看上了一本童話書。

他拿着書急匆匆地走到了收銀台前問道:「大,額,多少錢?」

「三十。」工作人員不咸不淡地說了一句。

男人抿着嘴說道:「能不能便宜點?」

工作人員翻了一個白眼,不耐煩地說道:「才三十而已,又不是有多貴。」

「三十就是三十,不接受討價還價。」

男人神色猶豫,三十塊錢對他來說不是一筆小數目。

他左手揣在兜里,緊緊地攥住了錢。

「不買就趕緊離開嗎,不要妨礙我做生意。」

「好,我買。」

付完款之後,工作人員的態度依舊是一副無語的樣子,看了一眼座機說道:「你用吧。」

看着這個男人一臉着急的模樣,忍不住吐槽:「一本書都捨不得買,真是有夠摳門的。」

男人的手拿着姬露露給他的紙條,按照上面的號碼輸入了起來。

姬露露剛從衛生間出來,就聽到了自己的手機在叫,拿起來一看是一個陌生號碼,下意識地就掛掉了。

男人聽着電話里嘟嘟嘟的聲音,急得險些崩潰,眼眶都紅了。

工作人員看到他這副樣子,難免嫌棄,一個大男人竟然為這點小事哭,真是沒出息。

「好了,電話用完了,慢走。」

男人着急地說道:「讓我再打一次吧,就一次。」

他沒有辦法,那些人追來了,他在這裡一個人都不認識,只能將希望寄託於昨天遇見的那個女孩。

工作人員想要開口趕人,但是店裡還有不少客人,要是讓他們看到了,會影響自己的形象。

於是只好皺着眉頭甩手道:「行行行,快點吧,不要耽擱時間。」

男人接連躬身感謝,讓工作人員倒有些難為情了。

他懷着忐忑的心情和最後一絲希望再次撥通了這個電話。

房間里,準備出門的姬露露又聽到了手機在響,不耐煩地接通電話,正打算給些詐騙犯一頓臭罵,電話裡頭忽然傳出了熟悉的聲音。

「太好了,你終於接電話了。」

不等姬露露開口,男人便急忙說道:「他們來找我了,你們趕緊來龍泉驛區奶牛廣場的橋洞下,求求你們了。」

「一定要快!一定要!」

說完對面便掛了電話,姬露露還沒有反應過來。

她走到客廳喊道:「姜燁臨,大叔給我打電話了。」

姜燁臨聽到這話,打開門問道:「他說什麼了?」

「他讓我們去龍泉驛見他,我們去嗎?」

姜燁臨眼神閃爍,心裏他是不想去的,可是那個大叔這個時候打電話說不定有什麼急事。

糾結了好一會後他說道:「去吧,不過要小心,畢竟他手裡有槍。」

姬露露心中激動萬分,她很想去,想要了解更多關於異能的事。

兩人出門的時候,天上已經下起了大雨。

等到他們來到龍泉驛的奶牛廣場的時候,這裡已經沒有人了,畢竟這麼大的雨,也不會有人在外面玩。

「大叔說,他在橋洞下。」

姬露露四處張望,只看到不遠處有一座跨河橋,應該就是那裡了。

兩人撐着傘在雨中向著那個方向走去。

雨很大,模糊了視線,也掩蓋了很多的聲音,可槍聲如同利劍一樣撕開了雨幕,撕裂了兩人的神經。

開槍了!

姬露露臉色蒼白地抓住了他的衣服,喊了一句:「姜燁臨。」

她雖然很害怕,但更多的是擔心,她還記得大叔說過他有一個三歲的女兒。

「大叔那裡肯定是出事了,我們過去吧。」

姜燁臨能從她的聲音里聽出猶豫,他也很想離開,可始終放心不下。

他吞咽着口水回道:「嗯。」

幾十米的距離很短,兩人卻感覺走完了一生,越靠近橋洞下面頭皮就越緊,感覺整個腦袋都在發燙。

姜燁臨看着腳下的血紅色雨水,在這暗沉的世界中是那麼的刺眼,他的瞳孔不停地震動着,身體緊繃到了極點。

他的視線順着血液流淌的方向看去,一個穿着黑色西裝的男人躺在地上,鮮血就是從他的身上流出來的。

黑衣男在地上掙扎,嘴裏湧出了大量的血液,堵住了他的咽喉,只能發出支支吾吾的聲響。

砰!

又是一聲槍響,男人身上炸出一個血洞,傷口處一片形似鱗片的東西翻了出來,這個時候姜燁臨才注意到黑衣男的脖子上能看到棕色的鱗片。

這些鱗片和魚鱗一樣,但是很大很厚,不過依舊沒有防住子彈。

「大叔,大叔你怎麼樣了?」

姬露露看着坐在地上的大叔,急忙跑了上去。

她看着地上的斷肢,聲音顫抖地說道:「你的手……」

大叔背靠在牆上,握着槍的手再也提不起一絲一毫的力氣,眼皮掀開一絲縫隙,提着最後一口氣,帶着哭腔哀求道:「帶我女兒走,無論哪裡都行。」

「帶她走,帶她走,求你了……」

姬露露看着躲在木板裏面的小女孩,獃獃地蹲在原地。

姜燁臨看到地上有一支注射器,上面沒有任何標籤,他便沒有多在意。

死亡在這個世界上無時無刻不在發生,可真當死亡降臨在自己面前的時候,姜燁臨才發現自己是那麼的畏懼死亡。

他看到躲在木板里的小女孩時,眼睛發酸,一股悲傷憤恨的情緒湧上了心頭。

如果自己當時報警了的話,是不是就不會變成這個樣子了?

自己當初為什麼沒有報警!

為什麼!!!

他在心裏不斷地責怪自己,大叔的死讓他有了負罪感。

嘩嘩的雨聲也沒能掩蓋住他心中的怒吼。

抹了一把眼淚,姜燁臨抿着嘴將瑟瑟發抖的小女孩抱了出來,輕聲安慰道:「別怕,我們是你爸爸的朋友。」

小女孩不明白什麼是朋友,她只知道媽媽不在了,現在爸爸也不在了,抹着眼淚大聲地哭了出來,引起了不遠處路人的注意。

姜燁臨說道:「露露,我們趕緊離開吧,這裡不安全。」

「好。」姬露露還處於失神狀態,她想過很多種可能,但從來沒有想到會變成這樣。

她被姜燁臨牽着走,忘記了打傘。

《神魔復蘇:我與女房東的同居日常》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