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奇幻玄幻›神品天師
神品天師 連載中

神品天師

來源:google 作者:林逸 分類:奇幻玄幻

標籤: 奇幻玄幻 林逸 顧凌雪

我叫林逸,正一道最年輕的天師武道通天,術法通玄一眾鬼王皆俯首稱臣天師,您老如此年輕就已達到這種修為,人生還有什麼追求呢?聽到這話,林逸目光望向茫茫世界:嗯,聽我師父說,我還有五個貌美如花的師姐,我想展開

《神品天師》章節試讀:

監控錄像中果然沒什麼問題。
深夜一點,林逸的店裡還亮着燈。
一點五分左右,林逸走到門口關門,他的樣子也被街對面的監控拍攝到。
隨後,店裡的門關上,燈光熄滅。
周為民死亡時間是一點半以後到兩點之間。
就算林逸現在出門,沒有四五十分鐘也趕不到周為民家。
最關鍵是,他和周為民實在是沒有半點關係,不至於深更半夜跑半座城去殺人。
「可以了。

楊惜靈打算關掉錄像。
林逸的不在場證明已經有了。
他能被釋放。
「等等。

林逸攔下楊惜靈:「我覺得還是多看一會兒吧,省的有人說我偷偷出門!」
其實,林逸是想看看,攝像頭有沒有拍下昨天在自己店門口敲門的人是誰。
又或者說是什麼東西。
楊惜靈沒有關掉錄像,就這樣又播放了十分鐘。
「可以了,你想看自己看吧。

眼下楊惜靈的確相信了林逸。
林逸點點頭,心中卻有些不淡定。
沒人。
監控拍不到。
也就是說,凌晨敲門的未必是人。
他清楚記得,那人就和自己隔着門相望。
而且,叩門聲格外清楚。
十多分鐘過去,也沒繼續往下看的意義,林逸這才決定要離開。
「既然沒事兒,我就先走了。

「好,如果還有什麼需要你配合的,我們會聯繫你。

「等等。

林逸剛走出門,隔壁房間里劉飛和劉順一起跑了出來。
「小先生,小先生,求求您救救我這個蠢侄兒吧!」
就在剛剛。
劉飛交代了事情。
棺材沒有被燒毀。
只是他將提意見的人改成了老周。
反正老周已經死了,背個鍋又有啥。
「老周捨不得燒那棺材,他又渠道能賣出去,就誘騙我這侄兒,倆人心一橫,就來了個狸貓換太子。
那棺材還沒被燒,就在老周家裡!」
林逸聽完劉順的話,點了點頭:「若是這樣的話,那劉飛是不是嫌疑更大?他殺了老周,想要獨佔棺材錢?」
一旁楊惜靈馬上望向劉飛。
劉飛快要哭出來了,他連連擺手:「當然沒有,我,我……」
「這個世界哪有神啊鬼啊,要相信科學。

林逸不是活菩薩。
更不是聖母。
這件事兒,他已經不打算插手了。
之前好言相勸。
結果呢,劉飛竟然還將髒水往林逸頭上潑。
他當然不能忍!
「小先生,小先生……」
「劉飛,還不快快道歉。

林逸頭也不回,直接離開。
現在劉飛和劉順更加走不了了。
棺材出現在周為民家,更何況劉飛承認棺材是他們一起偷走的。
現在他的嫌疑是最大的。
而劉順又是劉飛的親叔叔,自然要被留下來一起調查。
「不能讓他走!」
「真的不能讓他走,林逸,救救我,你真的要見死不救嗎?」
劉飛怒吼。
可是,林逸早已走遠。
楊惜靈擺手:「走吧,我有幾個問題要問你。

「好,好,對了,拘留我可以嗎?可以把我關起來嗎?」
劉飛被嚇壞了。
如果不是見到死掉的周為民突然起身,他真的不相信鬼怪一說。
可是現在……
「如果你沒有犯事,我們不會拘留你,不過如果你真的觸犯法律,你就要接受自己的懲罰!」
……
……
回到家之後,林逸做完晚課。
晚課也是修鍊。
不知不覺,他在執法者辦公中心過了大半天。
回來已經臨近晚上。
「師父,江城可不是一個普通的城市,有人想要完成一段鬼借婚。

林逸點上新香,插在香爐上。
他習慣將一天的瑣事兒和師父張清虛念叨念叨。
天色漸漸暗了。
林逸吃了點東西,靜等亥時。
今天是他下山的第三天。
也是最後一晚。
張清虛叮囑過,前三天晚上開門,會有人來取東西。
取走之後,或者三天平安度過,他可以隨意開門營業,不需要擔心別的。
在這之前,他要低調行事。
九點。
林逸起身,點上燭台。
沉木堂里的裝修很陳舊,沒有任何電路,完全是一個仿古裝扮。
林逸對現代科技也沒有依賴性。
他沒有手機。
不需要看電視,玩電腦。
更加用不到風扇空調這類的東西。
在山上十幾年的清修,早已讓他做到無欲無求的境界。
沉木堂房門大開。
林逸回到櫃檯里,閉目養神。
他靜靜等着客人登門。
紅布包裹就在櫃檯里。
隨時都能拿出來。
時間一點點的過去。
今天還算是清閑,一個人也沒進來。
街上起風,還傳來一陣陣狗叫的聲音,涼風吹着長街兩側的觀賞樹,片片樹葉撞擊在一起,像是在鼓掌拍手一樣。
沉木堂的大門往裡開着,幾片落葉吹了進來。
就在這時,一個女人踉蹌着扶住木門。
她的出現,讓林逸有些錯愕。
是師父口中要來取貨的人嗎?
女人穿着一條紅色的長裙,頭髮散亂,精緻的臉此刻慘白如雪,那條紅色長裙也被撕得破破爛爛,衣不蔽體,露出大片雪白的肌膚。
很是慌張的女人望向林逸,跌跌撞撞爬進房間:「救命,救命,有人要追殺我。

林逸起身,走了過去。
「不要急。

林逸出門看了看長街兩側,街上沒有人影。
「發生了什麼事兒?」
「我剛剛下班,回來的路上被幾個人圍住,他們搶了我的包和手機,還要對我圖謀不軌,我好不容易才逃了出來。

女人的鞋已經跑丟。
那雙腳也被磨破,她縮在原地,臉上有說不出的恐懼。
不像是裝的。
而且,眼睛裏也有淚水在打轉。
「不用怕,你先躲在這裡。

林逸把房門關好,他剛剛下山,現在也沒手機。
只能等下再想辦法聯繫執法者,讓他們把這個女人接走。
房門關好之後,街上的風靜了許多。
「應該沒有追過來,你不用擔心。

林逸倒了杯溫水:「喝點水壓壓驚,等下我想想看怎麼幫你報警。

「謝謝你,謝謝你,你真是個好人。

女人連連道謝,雙手接過林逸遞過來的杯子。
一個不留神,杯子跌落。
滿滿一杯水盡數傾灑在女人的胸口。
一杯水打濕紅裙領口,本就薄如紗的裙子現在緊緊貼在女人的身體上,而且紅裙也在撕扯中被拽破,現在這一幕屬實讓人血脈噴張、鼻血橫流。
林逸急忙避開目光。
女人尖叫一聲,雙手捂住胸口:「不好意思,我真的不是故意的。

「沒事,我去給你拿一條幹毛巾。

「謝謝。

林逸剛要走進後院,有些擔心前面的東西,便喊了聲:「不如你跟我一起來吧,可以去後面的屋子擦擦。

「好。

女人起身,小心翼翼跟在林逸身後。
林逸把她帶到後院房間後,便走了回來。
剛進前廳,還沒來及坐回去。
後院里又傳來女人的尖叫聲。
「啊!!!」
聽起來很是駭人。
林逸擔心這女人在自己家出什麼事兒,急忙追了過去。
「怎麼了?」
「救,救命啊。
」房間里女人大聲喊着。
林逸推門進去。
女人此刻衣不蔽體,那條破爛不堪的紅裙子被她丟在一旁,身上只是裹了條長款毛巾而已。
大半肌膚都暴露在外。
她瑟瑟發抖的鎖在床邊,伸手指向床底:「有,有一條蛇。

「蛇?」
林逸皺眉。
不應該啊。
他從上來帶來的清靈石可以祛除蚊蟲,其中像蛇這類的東西也不會靠近的。
不過,林逸還是上前查探。
他剛彎腰去看。
女人又尖叫一聲,一下子撲到林逸身上,雙手緊緊抱着他。
「有,有蛇,剛剛從門口跑了過去。

林逸起身。
女人已經整個掛在他身上,至於那條長毛巾早就掉落在地上。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