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霸道總裁›深情總裁只想追妻
深情總裁只想追妻 連載中

深情總裁只想追妻

來源:google 作者:姜唯一 分類:霸道總裁

標籤: 姜唯一 陸墨深 霸道總裁

姜家二小姐被逼着訂婚?姜唯一想,沒關係,她那未婚夫人又高又帥還有錢,還是青梅竹馬呢!可誰知道半路殺出個程咬金,不許她嫁人?!好吧,不嫁!姜唯一說:我只嫁你展開

《深情總裁只想追妻》章節試讀:

「自慚形穢不至於,不過我媽的確生不出你這樣的女兒,畢竟你媽媽害死了墨深的母親,姜小姐,你說是嗎?」
姜唯一咻的一下沉了臉,丁葉芯說她她可以不介意,但絕不能說她媽媽。
「丁小姐的教養就這麼點?」她踱步走到丁葉芯的面前,微微垂眸,對上丁葉芯滿是嘲弄的眸子,「丁小姐曲線救國,跟陸爺爺和陸夫人打好關係,讓陸墨深不得不接受你,還在我面前笑話我,到底誰更好笑?」
她眉梢輕挑,毫不理會丁葉芯鐵青的臉。
「丁葉芯,就算陸爺爺喜歡你,陸墨深不喜歡你,也都是白搭。」
丁葉芯被她戳中了痛處,臉色驀地一沉,可樓下傳來傭人的聲音,美目閃過一抹勢在必得,淡然開口:「姜唯一,你好像不太清楚你自己的身份!」
話音未落,丁葉芯轉身就走,姜唯一正納悶,傭人就匆匆上樓來了。
「姜小姐,陸老先生來了,請你下去一趟。」傭人淡淡地說了一句,便下樓去了。
姜唯一眼角噙着一抹嘲弄,她就說丁葉芯今天怎麼這麼猖狂,原來是把陸爺爺請來了。
陸爺爺當初就不太贊同她和陸墨深在一起,也只是看在外公的面子才沒有對她說什麼重話,今天丁葉芯把陸爺爺請來,是要藉著陸爺爺的手,讓她遠離陸墨深嗎?
她蒼白地笑了笑,隨即下樓。
堂堂丁家大小姐就這點手段,還沒看出她和陸墨深之間難以跨越的鴻溝,真是可憐。
下樓來到客廳,她就看到陸老爺子神情威嚴地坐在沙發上,手邊放着的拐杖,還是她十年前親自給他挑的生日禮物。
姜唯一看着那根被摩挲得光滑的拐杖,把陸老爺子的心思猜的一清二楚。
陸爺爺這是要用最後的情分,讓她遠離陸墨深。
酸澀頓時從心底湧出,她鼻子酸澀得不像話,卻還要微笑着走到陸老爺子的跟前,乖巧地叫一聲「陸爺爺」。
陸老爺子見姜唯一小臉蒼白,卻難掩她骨子裡透着的從容,暗暗惋惜。
他看着姜唯一長大,又是自己好友的外孫女,不能跟他孫子在一起,可惜了。
只是她的母親和他兒子那點彎彎繞繞,陸老爺子不想再次發生在他孫子和姜唯一的身上。
他收斂了心中惋惜,面色淡然地點了點頭,「坐吧。」
見陸老爺子眼底一閃而過的可惜,姜唯一也裝作沒看到,坐在陸老爺子的對面。
「爺爺喝茶。」丁葉芯手捧一杯茶從廚房走了出來,乖巧地坐在陸老爺子的身邊。
陸老爺子看了她一眼,眸底閃過一抹不悅。
就丁葉芯那點小心思,他一清二楚。他孫子把姜唯一帶到別墅的消息他都不知道,丁葉芯就知道了,可想而知,這別墅里的人,總有一個是她的眼線。
丁葉芯知道姜唯一在他孫子心裏地地位,沒有自己面對姜唯一,而是把他當槍使。
哼!
他心中冷哼,若非他也不想姜唯一再出現在他孫子的身邊,他又怎麼會來別墅。
「時間不早了,你先回去,我等陸墨深那小子回來。」陸老爺子看都沒看茶几上的茶一眼,就下了逐客令。
見丁葉芯雙手都被捏得通紅,姜唯一心中生出淡淡的嘲弄。
就算她不能跟陸墨深在一起又如何?丁葉芯在陸爺爺心中,也只是個替補!
「陸爺爺,我跟您一起等墨深回來吧,他脾氣您是知道的,我還能勸勸。」
丁葉芯臉上帶着端莊優雅的笑,心裏卻氣得抓狂。
要不是她嫁給陸墨深還要陸老爺子和陸夫人發話,她才不要在這討好這個老頭呢!
陸老爺子淡淡地看了她一眼,「出去。」
丁葉芯臉上地笑容微微一滯,隨即恢復自然,「那我先回去了,爺爺您可不要跟墨深置氣啊!」
說著,丁葉芯就拿上包包,不甘不願地出了別墅大門。
看着丁葉芯不甘心的背影,姜唯一心中百味陳雜。
陸爺爺即便沒那麼喜歡丁葉芯,也不贊同她和陸墨深在一起,大概,就是她的命了。
她心底湧出一片酸澀,勉強地扯了扯嘴角,笑着問道:「陸爺爺有什麼話就直說吧!我聽着呢。」
「你這點倒是跟你媽一樣,可就是因為像,老頭子我才不願意你和那臭小子在一起。」陸老爺子面色凝重地看着她,真是跟她媽媽一個模子刻出來的,就連性格,都有五六分的相似,這要他怎麼放心把孫子交給她。
當初,他也以為兒子能跟好友的女兒在一起,卻沒想到最後落得一個白髮人送黑髮人的下場。
就算現在,他一閉上眼睛都還能想到當初兒子躺在病床上,不甘心地停止呼吸的畫面。
姜唯一對上陸老爺子惋惜的視線,心裏一片酸澀,可事到如今,她和陸墨深,也沒緣分了。
「陸爺爺您放心,我和陸墨深,不會再有關聯了。」
她揚起笑臉,強撐着精神,不想讓陸老爺子看出她心中的不舍。
陸老爺子聽她這話,卻不太相信,「三年前你就說會離開他了,遠離他三年,如今卻在訂婚之前跟他見面,一一啊,老爺子我,可受不得驚嚇了。」
姜唯一抿着嘴唇,低頭看着自己的手指,低聲說道:「陸爺爺,這次,我不是故意要出現在他面前的,你知道姜家現在什麼情況。」
聞言,陸老爺子想到當年的事情,冷哼一聲,「你管姜家做什麼,難道你以為姜雲齊當你是女兒?就算要聯姻,也不應該是你這個小女兒,我可聽說姜藍雨很喜歡許家那小子!」
見老爺子怒氣沖沖的模樣,姜唯一心頭一暖,陸爺爺這次生氣不是因為她回國出現在陸墨深的面前,而是姜雲齊為了姜家要把她嫁給許問辭。
她淡淡一笑,「嫁誰不是嫁,許問辭跟我從小一起長大,各方面都不錯,嫁給他總比以後嫁給其他陌生人好。」
這話一出,陸老爺子才暗暗鬆了口氣。
姜唯一見老爺子鬆了口氣,心知自己剛才那番話是說對了。
「你就這麼想嫁人,不管是誰要娶,你都嫁?!」
低沉的聲音從門口傳來,姜唯一臉上的笑容微微一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