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奇幻玄幻›身體癱瘓的她,奔赴末世開小店!
身體癱瘓的她,奔赴末世開小店! 連載中

身體癱瘓的她,奔赴末世開小店!

來源:google 作者:懶散的豬 分類:奇幻玄幻

標籤: 奇幻玄幻 懶散的豬 陸小笙

[末世+小店+共建家園+隱藏人格]一場車禍,無盡的黑暗,變成植物人的她意識依舊清醒她慶幸自己沒有瘋掉,卻不知道,有人在那漫長又孤寂的歲月里,已經代替她瘋掉了直到意外綁定了末世小店系統,隨着視野漸漸開闊,她才看清了另一個自己展開

《身體癱瘓的她,奔赴末世開小店!》章節試讀:

八月的夏城,天氣悶的人呼吸都是喘的。

路邊垂柳的枝條一動不動的,樹影縮成了一團,矇著一層塵土的葉片微微打着捲兒,連蟬鳴都是有氣無力的敷衍着。

柏油路曬得軟軟的,從遠處望去,似乎有一層透明的蒸汽在扭曲升騰。

雜亂無章的舊城區,像是被籠罩在一個巨大的蒸籠里。

一棟老舊的樓房內,五樓最里側的一間屋裡,一個孤寂的背影坐在窗邊,仰頭靜靜的看着外面湛藍的天空。

她一頭濃密的墨發凌亂的披散在後背上,讓她的身形顯得越發的嬌小,垂在椅子邊上的一隻手,比死人還要白上幾分。

房間里安靜的只有風扇葉片轉動的聲響。

一道突兀的聲音憑空出現,打破了這片沉寂。

「叮!」

「檢測到可綁定的宿主,請問要接受綁定嗎?」

耳邊突兀的響起了一道故作老成的孩童音,林宛白那雙死寂的眼睛有些驚恐的骨碌轉了轉,在房間里並沒有找到第二個生物。

良久也沒有聽到她的回復,那個聲音又連忙重複問了一遍,語調明顯破了功:「請問要綁定末世小店系統嗎?」

這回。

林宛白聽清了。

「你是...什麼?」她有些乾澀的唇瓣一開一合,聲音晦澀難聽,像是很久沒有說過話,一口老痰卡在喉嚨里一樣。

001小系統被問及身份,連忙正了正自己的衣領子,一本正經的開始介紹起了自己:「我是超級無敵可愛的末世小店系統, 你可以叫人家001,嘻嘻~」

林宛白聽着這個有些跳脫,分不清雌雄的聲音,默默在心裏咀嚼了一下它的名字。

001.....

倒是和自己看過的那些小說有點相似。

「那你.....可以治好我的腿嗎?」

林宛白問的小心翼翼,雙手局促不安的搭在毫無知覺的雙腿上,眉尾低垂,咬着唇有些期待。

001順着她的目光看去,落在了那兩隻規規矩矩放在踏板上,被裙擺連腳踝都遮的嚴嚴實實的雙腿。

默默的操作信息面板,調出了這個宿主的一些個人信息。

——林宛白,性格陽光開朗,在孤兒院長大。

——年齡十九,雙腿永久性殘疾。

——事故原因:兩年前在過馬路時,因救人被失控的汽車撞飛,雙腿遭到碾壓,導致下半身癱瘓,生活不能自理......

將所有信息都看完,001吃驚的又看向了底下女孩的雙腳。

它沒想到,自己好不容易找到一個可綁定的宿主,對方居然是個殘疾人。

——滴滴滴!

——警報!警報!警報!

——啟動銷毀倒計時,60秒!

59,58,57...49......

刺目的紅色在它的系統倉里飛快的閃爍着。

越來越少的數字,讓001後背出了一層冷汗。

大不了它自降一個等級!為了宿主,為了自己,它拼了!

「能治能治!只要綁定了小店,立馬就能修復你的身體!」

它的話,像是一潭死水裏面,突然投下了一顆炸彈,濺起了千尺水花!

林宛白盛滿死氣的眼睛裏,漸漸有了光亮,唇瓣微微顫抖着開合,聲音明顯激動了很多:「你說的...是真的?!」

眼見着倒計時已經到了三十大關,面臨著要被銷毀的小系統,那是急得就跟熱鍋上的螞蟻一樣,她問什麼就回答什麼,恨不得多長兩張嘴。

「對對對!真的真的!童叟無欺!」

聽着這個聲音奶聲奶氣信誓旦旦的承諾,林宛白做出了最後的掙扎,這個系統這麼神奇,說不定....真的能治好她的腿。

沒有多猶豫,她當機立斷下了決定:「我.....綁定。」

——叮——

倒計時戛然而止!

堪堪停在了個位數。

001整個統泄了氣般,虛脫的癱在系統倉里。

嗚嗚嗚,差點它就無了......

緩和了一下,001對着操控台,揮舞着雙臂,馬不停蹄的飛快的操作了起來。

「叮!小店正在綁定。」

「進度10%,60%,90%......」

「綁定成功!」

隨着一聲聲提示響起,林宛白頓時就感覺自己的腦海里多了一些不一樣的東西。

而那聲音,也從耳邊,直接轉到了她的腦海里。

「正在修復宿主身體機能。」

「修復成功!」

「正在選擇跳躍地點!」

「選定地點藍星,時間,末世降臨前一月。」

隨着001奶聲奶氣的聲音接連傳來,下墜般的眩暈感襲來,空間發生了扭曲,視野里天旋地轉,變得一片黑暗。

良久,終於是停了下來。

等她定了定神,再睜眼時,面前的場景已經悄然發生了翻天覆地的變化。

映入眼帘,是凌駕於雲霄之上的高層。

入目天空陰沉灰暗,厚厚的烏雲彷彿觸手可及。

底下是一片廢土的世界,城市的街道上到處都是報廢的車輛。

不少房屋就跟被轟炸過一樣,就連空氣里都瀰漫著腐朽破敗的氣味。

系統倉里,001身上原本的形態已經悄然發生了變化,變成了一個圓滾滾的白色的圓球。

這是系統等級自降要付出的代價。

001透過光屏,看着這片死氣沉沉,沒有一點人煙的城市,感覺事情有點不太對勁。

它趕忙查看起了跳躍時間點。

上面顯示的,並非是末世初期,而是末世已經降臨後的第三年。

不好!剛剛跳躍時出了一點故障,他們這是跳錯時間點了!

完蛋了,這都末世三年了,藍星怕是剩下沒多少的倖存者了。

對於系統的苦惱,林宛白並不相通,她的注意力全被自己的下半身給吸引了。

她賴以生存的輪椅已經消失的無影無蹤,此刻她雙腿直立,穩穩噹噹的站在地上。

林宛白嘗試控制她的腿,驚喜的發現,她的腿居然真的能動了!

一種激動狂亂的快要跳出嗓子眼。

她的腿好了!真的好了!

林宛白彎腰,掀開裙子,原本因為長期無法直立行走,已經萎縮的不成樣子的腿,已經恢復了往昔正常的樣子。

「我...我的腿好了!」

俯瞰着底下這片死氣沉沉的城市,她整個人有着難以言喻的興奮!

「宿主,咱們不能在外面待太久,這個世界到處都隱藏着致命的兇險,咱們需要儘快到達小店裏面,安全才能得到保障!」

001提醒的間隙,天台入口處,緊閉的鐵門傳來了悉悉索索,什麼東西拖在地面的聲音。

「嗬嗬嗬!」

讓人頭皮發麻的聲音,透過鐵門,盡數傳入了,站在天台邊,一人一統的耳朵里。

「小店在哪裡呀?」林宛白聽着那動靜,身上起了一層雞皮疙瘩。

下一刻,她的眼前,憑空亮起了一塊浮動的光屏。

「請宿主在上面選擇小店的投放地點。」

看着上面密密麻麻的城市地圖,林宛白收了收情緒。

抬起指尖,在這個屏幕上隨手點了一處看起來人流量還不錯的街道。

「地點選定成功,正在投放!」

隨着001系統的一聲提示,一個晃眼間的功夫,她眼前的場景就從原本的大廈頂樓,換成了一處兩邊都是破舊樓房的街道,在她前面,不過十米遠的地方,有一間獨棟單層的破爛小店面。

上面,一個類似箭頭的綠色坐標,指引着她往那邊走。

林宛白愣愣的站在寂靜無人的街道上,她整個人白皙乾淨,渾身透着一股不合時宜的孱弱,在這個到處都是土黃破敗的城市,顯得格格不入。

街道上,幾個原本還在漫無目的遊盪的喪屍,聞到了生人的氣味,紛紛轉身,朝着這邊聚集了過來。

「宿主快跑!那些丑東西會吃人的!在咱們小店周邊五米範圍內都是安全的!」

小系統看着那些撲過來的喪屍,急的嗓子都快喊破了!

林宛白收回了視線,拔腿朝着前面那個破舊的店面走去。

四面八方湧來了一層層粘稠的腥臭味,是那些噁心像人又像怪物的東西散發出來的。

遭到破壞的路面有些不齊整,林宛白的腿雖然已經被系統修復了,卻因為太久沒有行走,已經忘了走路了。

現在的情況,就像是嬰兒剛學會走路一樣,一瘸一拐的。

身後的喪屍已經追了上來,離她不過三四米的距離,越來越近,她都能聞見它們口中散發出來的腐肉腥臭,和喉嚨里發出來的興奮低吼!

林宛白的腦門上沁出了一層細密的冷汗,腿虛軟的不像是自己的腿,控制權只佔了一半。

眼見着快到保護圈了,她索性藉著身體的衝勁,朝着小店門口撲了過去。

說時遲,那時快!

幾乎是她剛剛倒下的那一秒,一隻青灰的爪子就從她的頭頂凌厲划過,在空中撲了個空,堪堪薅到了她的一小把頭髮。

「嗬嗬嗬!」

一下子失去了目標的喪屍們,在原地惱的不停嘶吼,四處嗅着氣味!

林宛白狼狽的趴在地上,聽着那近在耳邊的動靜,始終不曾往後面多看一眼,白嫩的手臂在粗石子上磕破了皮,她卻顧不得疼的,手腳並用,眼神堅定的朝着箭頭指示的店鋪,奮力爬過去。

兩隻修長的腿,生澀的在地面摩擦,不一會的功夫,上面就沾滿了髒兮兮的灰塵,不少的地方,因為皮膚太過於嬌嫩,已經被粗糲的石子劃破了皮,鮮紅的血一下子就涌了出來。

純白的裙子不一會的功夫,就染了血漬跟髒兮兮的塵土。

她的頭髮也因為汗水的浸透,濕答答的粘在身上,讓她整個人看起來凌亂又惹人心疼。

一隻嬌小的小喪屍,躲在對面的樓層里,正捧着一堆鮮紅的東西往口中送,看着這憑空出現的女孩後,她那雙灰白死寂的瞳孔閃了閃,破開的窗戶上,傳來一道馥郁芬芳的血腥氣,引得她已經壞死掉的心臟輕微跳動了一下。

「嗬嗬嗬」好香好想吃.....

————

危機解除。

難聽的嘶吼聲跟腥臭味,隨着她踏入店內的那一刻戛然而止。

林宛白繃著臉趴在地上,微微仰着修長的脖子,扭頭往外面看了一眼,剛剛追着她的幾隻丑東西像個無頭蒼蠅一樣,姿態詭異的慢慢往其他地方遊盪而去。

「那是什麼東西。」刺鼻的腥臭味使勁的往她的鼻腔裏面鑽,林宛白有些後怕的摸了摸自己少了頭髮的地方。

她篤定這些不是正常的人類。

「那些都是感染者,俗稱喪屍,飲血喝肉是它們的強項,這個世界不僅人類發生了異變,動植物更是恐怖......」

「不過宿主,你的手流了好多的血....」

隱藏在虛空中的001,看着自家宿主愣是靠着毅力爬進了店裡,心疼不已。

它的這個宿主好可憐呀,它好想出去幫幫她,可是它現在等級還不能觸碰實物......

林宛白聽着這個小系統的描述,微微沉眉。

感染者,喪屍,變異動植物,還有各種不可抗的天災.....

這聽起來,可比她那個世界要危險多了。

平緩了下呼吸,林宛白扒拉着已經有些脫皮的牆壁,顫顫巍巍的站了起來。

豆大的一滴汗水,順着她病態白的臉頰,滑下,落進了她因為用力,而發紅的脖頸處。

手心的血,已經染紅了整個扶手,她卻毫無所覺,

001眼眶紅紅的,它的這個宿主太可憐了......它以後一定要對它的宿主好一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