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遊戲動漫›身為原神策劃,我被天理盯上了
身為原神策劃,我被天理盯上了 連載中

身為原神策劃,我被天理盯上了

來源:google 作者:神空木華 分類:遊戲動漫

標籤: 雲舒 遊戲動漫 神空木華

身為原神遊戲策劃的雲舒,因為削弱了太多的角色,遭到了天罰自此之後,提瓦特大陸中的角色居然全部來到了現實之中丘丘人,深淵教團,塵世執政,甚至是遠古的魔神們,他們都出現在了世界上的各個角落面對天理掌控的敵人大軍,雲舒嘆口氣,他可是這個遊戲的策劃增強技能,修改數值,對於他來說還不是手到擒來且看雲舒如何與刻晴等一眾角色對抗天理,維護現實的秩序!展開

《身為原神策劃,我被天理盯上了》章節試讀:

說句心裏話,雲舒提出要給刻晴買新衣服,某種程度上也算是出於自己的一點私心。

在游戲裏買個皮膚,動輒就要花個好幾百,而且每次買完都要肉痛好久,恨不得讓這個皮膚長在角色身上,天天穿着用。

可眼下,真正的刻晴就在自己的眼前。

也就是說,他有機會給真正刻晴進行換裝了!

某種意義上,這也算是在購買皮膚,只不過這一次是真實存在的皮膚,自己可以在超近的距離之下欣賞。

「咳咳,總之,你的這身衣服比較接近於禮服的感覺,平時在獨自呆在家裡,或者出席某些正式場合的可以穿,但平時出門也穿着的話就會比較顯眼。」

經過他的一番解釋,刻晴也算是理解了兩個世界的習慣差異。

「有道理,在沒有工作的平日里,我也喜歡穿着樸素些的衣服出去到處走走,現在只剩這一件衣服確實不太方便。」

刻晴抬起頭,對着他笑道:「那就有勞你帶路了,雲舒。」

……

雲舒平時也很少獨自出門購物,因此他用手機查了一下,附近最大的一家百貨購物中心需要乘坐公交車前往。

二人在公交站台候車的時候,刻晴就一直是兩眼發光,對着街上川流不息的車輛來回打量。

「這又是何物,銅皮鐵骨,四肢短小,可速度卻又極快,甚是有趣。」

於是,雲舒又大致地向她解釋了一下汽車的運作原理。

通過坐在車內的人類的操控,汽車可以實現加速減速和轉彎,而汽車在行駛一段時間以後,還需要停下來補充『能量』。

看着刻晴那若有所思的小眼神,雲舒估計,她應該是在考慮如何將這些東西中蘊含的技術,實際地應用到璃月之中。

等等,話說回來,流雲借風真君是不是也來到了這個世界?

他稍微地想像了一下,當這個熱愛發明的仙人來到現世,看到如此花樣繁多的現代科技之後熱情高漲,進而研發出一系列亂七八糟的東西……

「總覺得會在新聞報道上見到他啊……」

就在這時,他們等的十四路公交車到站了。

「刻晴,跟上我。」

同時和他們一起上車的人很多,為了避免和刻晴之間被人流擠散,他下意識地就伸出了一隻手。

而刻晴也是毫不猶豫,乾脆利落地握住了他。

感受到落在手中那稍帶涼意,柔軟細嫩的觸感,雲舒只覺得自己整個人都升華了。

「原來女孩子的手摸起來是這樣的!」

就這樣,他和刻晴的手一直握到了上車以後,才終於鬆開。

即便是到了公交車上,刻晴的存在依舊是十分地引人注目,不少人都接觸過原神的遊戲,因此一眼就能認出她的身份。

「這是個coser?這也太正點了吧。」

「我拿工資發誓,這絕對是老子見過最還原的角色了,刻晴本人站在這裡也就不過如此了!」

「她應該會參加過段時間的蕭海市漫展吧,到時候我一定要去看,給她投票!」

聽着周圍的議論聲,雲舒莫名地有了一種滿足感。

他悄悄地朝着刻晴看了一眼,似乎是感受到了他的視線,刻晴轉過頭來,用詢問似的目光看向他。

怎麼了?

雲舒搖搖頭表示沒事。

突然,他回想起了今天中午在食堂里和張小冉的會面。

「要現在告訴她嗎?」

刻晴現在應該還沒有遇到過任何從提瓦特大陸而來的老鄉,凱亞的出現,或許能讓她感到安心一些。

但是,一想到那個所謂的契約狀態,雲舒就感到有些不安。

現在的他們,是敵是友?

「叮,蕭海購物中心,到了,請需要下車的乘客整理好行李物品,準備下車。」

雲舒不再多想,衝著刻晴招了招手,示意她跟上自己。

蕭海市購物中心,算是這個城市裡最大的幾個購物廣場之一,以物美價廉,功能齊全而深受帶小孩的家庭的歡迎。

當然,也有不少情侶會在周末時間來這裡消遣時光。

「讓我看看指路牌。」

雲舒經常和劉胖子來這裡吃飯,不過他也只是對飯店的位置了如指掌,關於服裝店的信息,他還真不太清楚。

「輕衣如絲,這是賣睡衣的地方吧?」

正當雲舒喃喃自語着的時候,刻晴卻突然湊到他旁邊,一雙大眼睛上下掃過,伸手指着這家『輕衣如絲』說道:「剛好我需要一套居家的衣服,就先去這裡看看吧。」

於是,二人的第一站就選在了這裡。

輕衣如絲算是這裡比較有名氣的一家店,衣服以輕柔貼身,舒適透氣為賣點,廣受女性的喜愛。

只不過,雲舒遠遠望去,看着那琳琅滿目的衣物,頓時就感到有些面紅耳赤。

雖說是自己提出要帶刻晴來買衣服,可如果自己也跟着她走進這種睡衣內衣的專賣店,怕是會被當成奇怪的傢伙吧。

「咳咳,刻晴,你自己去挑可以嘛,我在外面等你。」

刻晴似乎也看出了他的顧慮,笑着點點頭,徑直走進了店裡。

「呼……」

雲舒找了個地方坐下來休息。

滴滴滴——

突然,他的手機響了起來。

雲舒拿起來接通,剛剛把聽筒放到耳邊,就聽到了一個分外熟悉,同時也分外令人厭惡的聲音。

「喲,我的好弟弟,好久不見了啊,最近過得怎麼樣?」

他盡量控制了一下自己的情緒,隨後沉聲說道:「我過得怎麼樣與你無關,直說吧,你又想做什麼?」

「老爹老媽留下來的錢財不多了啊,所以我就想着,能不能從你那邊稍微借一點來花花,恰好我最近準備做一個投資,到時候賺了錢,我加倍還給你啊。」

「……你愛做什麼投資就去做吧,我現在一分多餘的錢都沒有,我沒法幫你。」

「欸,話可不能這麼說,你假期不是去做了什麼策劃嗎,肯定賺了不少錢,交完房租學費,還能剩下不少吧。」

雲舒深深地嘆了口氣。

「我再說一遍,我沒有錢,請你不要再來煩我。」

說罷,他直接掛斷了電話。

這個所謂的哥哥,是親戚家的孩子,今年二十多歲,大學不上,天天在外面鬼混,變着法子地從各個熟人手裡借錢揮霍。

而自己那善良到愚蠢的父母,居然信了他的鬼話,把所有的財產壓在了一筆投資上,結果一個月時間過去,對方那只是個皮包公司,錢吞了人跑了,他們虧得血本無歸。

終日鬱鬱寡歡的他們,最終在一個夜晚,同時服用了過量安的眠葯。

雲舒緩緩起身,一拳砸在身邊的牆面上。

咔擦——

這一拳下去,牆面直接被砸出了一個淺淺的凹痕。

旁邊的一對情侶恰好路過,看到這一幕,頓時嚇得拔腿就跑。

收回拳頭,輕輕抹去指間的血跡之後,他感到輕鬆了許多,雖然這樣的宣洩方式有點粗暴,但確實很是有效。

剛好,刻晴也在這個時候從服裝店裡走了出來,看她右手提着一個紙袋,顯然是找到了心儀的衣服。

「發生什麼事了嗎?」

刻晴盯着他端詳了片刻,突然露出了認真的表情。

「我初到這個世界,受了你的很多幫助,所以如果你遇到了什麼困難,也可以告訴我,我很樂意與你一同分擔。」

雲舒苦笑了起來,不愧是璃月七星,僅僅是看了一眼就能知道他的情緒剛剛失控了。

「沒什麼,一些家庭里的事情,走吧,我們去下一家店看看。」

刻晴也沒有過多詢問,安靜地跟了上去。

不過,雲舒並沒有直接走到下一家服裝店,而是在一家小吃店的門口停下了腳步。

「老闆,要兩份炸蝦球。」

過了一會兒,他就端着兩份熱騰騰,黃澄澄的蝦球回到了刻晴的面前。

「本來是開開心心地來買衣服的,結果因為我的事情讓你擔心了,這個就算作是抱歉吧。」

雲舒一邊說,一邊注意着刻晴的表情。

不出所料,一看到蝦球的瞬間,她的眼睛裏就冒起了精光。

雖然口感和味道應該比不上璃月本地人做的金絲蝦球,但是作為街邊小吃來說,這種炸蝦球也有它獨特的味道。

看着刻晴一臉迫不及待,但又要表現得矜持的景象,雲舒就覺得分外好玩。

也是在這一刻,他才突然有了一種切身的體會,刻晴真的出現在了他的身邊,和他一起逛街,和他一起吃東西。

然而,就在這氣氛正好的時刻——

叮叮叮!

商場里的防火警報突然響了起來,正在購買東西的路人們也紛紛停下手裡的活,一臉迷惑地抬頭看向廣播。

「緊急通知,請所有位於商場二樓的客人迅速沿安全通道方向撤離,有身份不明歹徒正在二樓發起暴動,請迅速撤離!」

身份不明的歹徒?

雲舒還沒有反應過來,刻晴卻已經把蝦球丟到他手裡,然後率先沖了過去。

身為璃月七星,刻晴對於類似的突發事件,已經形成了一種立刻要動身解決的下意識。

雲舒端着兩碗蝦球,愣了片刻,趕緊把它們放到一旁的凳子上,隨即追了過去。

他也是可以戰鬥的!

《身為原神策劃,我被天理盯上了》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