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都市小說›神選系統:開局跑腿送花圈
神選系統:開局跑腿送花圈 連載中

神選系統:開局跑腿送花圈

來源:google 作者:回不去的過去 分類:都市小說

標籤: 回不去的過去 李晨 都市小說

跑腿員李晨每天都要接到各種奇葩訂單,一個意外的訂單,覺醒了神選系統李昊:什麼?替您買花圈參加葬禮?大哥我雖然是跑腿的,但也是有原則的人……「叮!神選系統開啟」「①接受訂單,完美完成任務,獎勵現金5千」「②接受訂單,但拒絕參加葬禮,獎勵防風打火機一打」「③拒不接單,痛罵客人無理取鬧,獎勵交警罰單一張」這還用選?當然是參加了,原則多少錢一斤,早賣了李晨的跑腿業務越做越廣,也越做越奇葩展開

《神選系統:開局跑腿送花圈》章節試讀:

盛夏的烈日,公園的樹蔭下,幾個年輕男子正坐在小電驢上吹牛打屁玩手機。

「叮!您有一筆新訂單,請及時處理。」

幾人都羨慕的看向馬得勝說:「哎呦!馬總就是馬總,這麼快就來活了,快看看什麼業務!」

馬得勝臉上帶着笑意點開手機平台,笑意逐漸凝固,照着訂單念道:「月事來臨,毫無防範,急需大號創口貼,速度!」

念完後,馬得勝苦着臉說:「整的還挺文藝,然並卵,我最怕這種事,一個大男的去商店買那個,總感覺別人看我的眼神怪怪的。」

李晨笑着說:「馬總,要不你把跑腿費給我,我去替你跑,這業務我熟啊!」

馬得勝卻將手機一收,麻溜的騎着小電驢跑了,嘴上嫌棄,心裏還是很實誠的。

「切~」

幾人對着馬得勝離去的背影比着中指,對這傢伙的口是心非已經習以為常了。

「叮!您有新訂單,請及時處理。」

李晨笑着說:「嘿嘿!兄弟們,我也開張了。」

點開平台後,李晨有些傻眼了:「請幫我訂製一個特殊的花圈,急用,下午四點送到王家村第六棟。」

其他幾人也都面面相覷,這什麼情況,跑腿業務都這麼牛批了嗎?連辦喪事都要下單?

這時,一個電話打了進來,李晨一看號碼,這不是下單人的電話嗎?怎麼剛下單就打過來了,難道是來取消訂單的?

「喂,跑腿的么?我剛下的訂單你接了是吧?」

「我這有個請求,你幫我把花圈送到後,再幫我披麻戴孝的哭一場,事後我給你兩百辛苦費。」

李晨一聽,連忙開口說:「大哥,您這業務我接不了,我就是個跑腿的,不是代哭喪的呀!」

「三百,事後我給三百的辛苦費。」

「大哥,我雖然是個跑腿的,但也是有原則的人,這不是錢不錢的事……」

「叮!神選系統開啟,選項①接受訂單並完成請求,獎勵現金5000元。」

「選項②接受訂單,但拒不哭喪,獎勵防風打火機一打。」

「選項③拒接訂單,痛罵客人無理取鬧,獎勵交警罰單一張。」

李晨愣住了,系統?這業務我熟啊!小說看了這麼多,盼了多少個日夜的東西,終於輪到自己了。不用選,必須①呀!

「既然你不願意,那我就取消訂單了……」

「不不不,大哥,我願意,我願意,我的原則就是沒有原則,原則多少錢一斤?再說,這業務我熟。」

「那行,就沖你這不要臉的精神,就你了,記得到時候哭的用心一些。」

「好嘞!大哥您放心,保證辦得漂漂亮亮的。」

掛了電話後,李晨表情有些怪異,好一會才問道:「哥幾個,誰知道哪有快速做花圈的地方?」

徐偉想也不想的說:「這還不簡單?去花店買不就行了?」

李晨沒搭理這二貨,倒是何力白了徐偉一眼說:「你是嫌李晨死不夠快吧?去花店訂製花圈,人家不得打死他?」

幾人想了想後,都搖頭,這種東西要是在老家,那還真挺多,好多小巷子里都有,可天海這個大都市,除了醫院的現成品,還真不知道去哪搞。

李晨有些頭大,連花圈都買不到,還完成個屁的任務啊?完不成任務,那五千大洋就沒了。

準備在手機上搜索的時候,一個大爺拿着二胡從眼前走過,李晨眼睛一亮,俗話說,沒有二胡送不走的人,這拉二胡的大爺肯定幫人送過一程,一定知道哪有做花圈賣的。

快步追上大爺,遞上一根煙後問道:「大爺,您知道哪有做花圈的嗎?就是辦喪事用的那種。」

大爺上下打量了他一番,淡淡的說:「小夥子,你買那個幹嘛?我看你也不像是要用到的人呀!」

這說的是人話嗎?詛咒我早點下去?

「大爺,我是幫我朋友買的,您知道去哪買嗎?」

大爺眼睛一亮,熱切的問:「你朋友家喪事需要拉二胡的不?」

李晨:……

大爺你這樣好嗎?我是問路的,不是來給您介紹活的。

「大爺,您先告訴我在哪買,我一會過去幫你問問。」

大爺可不傻,哪會相信這話,笑眯眯的說:「花圈啊……這玩意現在可不好買咯!不過,你要是讓你朋友請我去拉一場二胡,我就幫你做一個。」

好傢夥,敢情你就是做這個的呀!你大爺永遠是你大爺,這生意做的,李晨是自嘆不如。

「大爺,敢問您拉一場多少錢?」

大爺依舊笑眯眯的說:「一場五百,加上花圈,我收你一千五,划算吧?」

划算個鎚子!你這糟老頭子壞的很,看準了這錢要我來掏,一步一步的給我挖坑。

李晨一咬牙,轉了一千五給大爺,到時候得找僱主報銷才行,太特么貴了。

帶着大爺去他家做了個花圈,然後拉着他來到了王家村這個郊區。

反正錢都給了,人家要不要都把大爺拉上,到時候管他三七二十一,先讓大爺拉上一場再說。

為了系統那五千塊錢,李晨可是豁出去了,特意在大爺家拿了個洋蔥,萬一戲演的不到位,就用洋蔥給眼睛來一下。

來到顧客指定的這家後,果然看到很多人在舉辦着喪事,李晨讓大爺自己找位置拉,將花圈一擺,二話不說,拿起一件孝服穿上後,撲通一聲就跪了下去,開始鬼哭狼嚎。

嚎了半天,硬是沒擠出一滴眼淚,倒是把其他人看懵了,都不認識這人,在這嚎鬼呢?

看到周圍異樣的眼光,李晨偷偷將洋蔥掰下一塊,往自己眼睛上抹。

這下李晨哭的那叫一個慘,眼淚不停的流,真真切切的是一把鼻涕一把淚啊!

李晨哭喊着:「你死的好慘呀!怎麼就這麼突然的走了!我該怎麼活呀……」

這奇葩的哭喊,加上大爺那賣力拉着的二胡聲,還真把在場的人給整得暈乎乎的。

一個二十左右的女的,穿着一身孝服來到李晨身邊蹲下,小聲的提醒道:「我曾祖父九十來歲走的,走的很安詳,你別喊死的好慘,別人還以為你是搗亂的呢!」

嘎!!!

李晨哭喊聲就像被暫停了,眼淚汪汪的看着女子,什麼情況,九十多歲?走的很安詳?那我剛才喊的……

卧槽!電視上不都這麼演的么?怎麼不按劇本來呢?

女子看到他這樣,憋着笑說:「我知道你是我哥找來的,他和我說過,不過你那洋蔥還是少抹一點,不然你得一直哭下去了。」

女子說著,肩膀不斷的聳動,顯然憋的很辛苦。李晨現在好想逃離這個是非之地,丟人丟到喪事上來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