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奇幻玄幻›神眼小先生(書號:5094)
神眼小先生(書號:5094) 連載中

神眼小先生(書號:5094)

來源:google 作者:秦浩然 分類:奇幻玄幻

標籤: 奇幻玄幻 李嬸 秦浩然

簡介:天才相師秦浩然,為了一紙婚約下山!少年初入都市便是攪弄風雲不止!展開

《神眼小先生(書號:5094)》章節試讀:

「相胸師也就算了,竟然還敢說自己是中醫!」

「就是,我這見過不要臉的,沒有見過你這樣不要臉的!」

「這樣的毒瘤流在咱們中醫系簡直就是敗壞名聲,以後畢業了治出什麼病還賴給江州大學了!」

「………」

那美女輔導員這時倒是沒有理會台下那冷嘲熱諷的話挽着雙手隻身倚靠在講台前冷笑着說道「你是中醫?你知道人體穴位有多少個嗎?」

「當然知道!人體周身約有五十二個單穴,三百個雙穴,五十個經外奇穴,一百零八個要害穴,其中還有七十二個穴位並不致命!老師我說的對嗎?」秦浩然雙手一攤伸了伸懶腰壞笑道。

台下眾人此時嘴也是陡然睜大,要說穴位分佈他們壓根也不知道人體到底有多少個穴位。

但是就對秦浩然這說的有鼻子有眼的,與輔導員對答如流就已經夠令人驚愕了。

孫子涵此時也是坐在後面一臉不可思議的上下打量着秦浩然。

人體穴位約五百八十三個,這隻要一入門的都會聽到過。

但是在現在大一中醫系專業課上從來沒有人將這穴位分的如此細。

美女輔導員不由也是驚愕不已,眾人見她那神情不難猜出秦浩然這話的真假。

若是胡言亂語恐怕她早就揚手訓斥秦浩然。

「有什麼了不起,只要稍稍一用心這些也都只是基礎知識,如果你能把傷寒雜病論給背出來,我可以考慮讓你繼續留在中醫系!」這美女輔導員一臉壞笑的望着秦浩然說道。

她雖然不是中醫系任課老師,但是有着掌管學生品格評分優良的權利。

秦浩然現在終於知道,自己師傅為什麼曾經說城裡的女人和鄉下的不一樣。

現在看來除了長得比鄉下的漂亮外,那還有就是度量比鄉下的小的多。

就桃花庵那幾個小尼姑平日都是追着秦浩然給她們相胸,他都有時還躲起來不看!

因為這胸型不是一層不變,每一天穿衣的鬆緊,也影響着今日胸型的變化。

胸型一變那也就能導致氣運的改變。

所以桃花庵的那幾個小尼姑是隔三差五就追着秦浩然幫她們看看這胸型走勢,秦浩然那都是一副愛搭不理的樣子。

今天見到小鄉村中沒有見到的胸型免費幫她算了一卦,不感恩也就算了,還是鐵了心的想把自己趕出去。

一聽到這美女輔導員這話,教室里眾人這時不由嗤笑了起來。

這傷寒雜病論好幾萬字,就算是看都要看上幾天,竟然說要讓背出來,明擺是鐵了心的為難秦浩然。

「傷寒雜病論分為傷寒論和金匾要略不知道老師是讓我背哪一篇?」秦浩然一臉壞笑的望着這美女輔導員挑了挑眉頭說道。

他這人畜無害的笑意不由讓這美女輔導員皺了皺眉頭。

常人聽到這個要求立馬便是成了霜打的茄子耷拉了下來。

她不由眉眼高低一變沉聲道「那你就背金匾要略!若是能背出來今天擾亂課堂秩序的事情也就作罷,若是背不出來……!」

「背不出來我就圓潤的離開中醫系!」

「好!這可是你說的!」

「君子一言駟馬難追!」

「………」

秦浩然微微擺了擺手背對着眾人,那美女輔導員便是將金匾要略在網上搜出來投放在了大屏幕上。

但是秦浩然此時也是撓了撓頭微微一轉身苦笑着說道「那啥……我能不這樣背嗎?」

台下一行人頓時不由是炸開了鍋,對秦浩然更是奚落不止。

「早就說這小子是裝模作樣金匾要略幾萬字就憑他還背出來!」

「就是!一個山炮讀過這本書嗎?」

「不背就趕緊滾蛋吧!」

「………」

這美女輔導員不由也是皺了皺眉頭,雖然她確實不大喜歡秦浩然,但是面對這群只會冷嘲熱諷的人也同樣沒有好感!

「那你想怎樣背?看着屏幕念那可不叫背書!」那美女輔導員輕笑了一聲說道。

秦浩然則是淡定自若的攤了攤手笑道「當然不是!我覺得順着背太乾癟無味,不如讓我倒着背如何?漏一個字就算我輸!」

「什麼?!」輔導員此時不由耳朵嗡嗡作響連忙掏了掏一臉震驚的望着秦浩然說道「倒着背?說大話得有個度,你這樣只會讓你自己更下不來檯面!」

「倒着背?這傢伙是不是傻了啊?」

「依我看啊,那就是來找刺激的,典型的自虐行為!」

「這可不一定萬一這小子要是背出來了呢?」

「他要是能背出來我叫他一聲爺爺!」

「………」

一行人在底下都是笑的人仰馬翻,都有點找不着調了。

笑的最為放蕩的莫過於那一頭酒紅的少年。

「別笑的太早,小心一下閃到了腰!」秦浩然輕笑了一聲說道。

咔嚓!

只聽骨骼錯位的聲音,那一頭酒紅的少年立馬便是捂着腰哀嚎了起來。

他微微轉過身望了一眼那眉頭皺在一處的美女輔導員,那模樣雖然看似生氣但在秦浩然眼裡無疑是一種俏皮。

「兌字門,雨化雲煙!」秦浩然嘴中嘀咕了一句。

頓時眼前不由是縷縷金光往腦海中涌。

「俞則谷損,煩微令故,骨消能不,弱尚氣胃……」

秦浩然單手一揮,便是款款其談的背了出來。

他背的那越流利,眾人的神情都是更大震驚。

孫子涵此時都有被秦浩然這驚艷的表現嚇得沒有叫出聲。

倒着背的流利程度完全不亞於別人照着課本上念。

甚至說照着念都不一定有秦浩然倒着背流利。

此時教室中,悄然無聲,只有秦浩然那朗朗的背書聲。

在門外,周若年偷偷的站在門口打量着教室裏面的情況。

原本是來看看秦浩然初次到這種氛圍能不能適應。

但是一走到門口的時候,他不由的停下了腳步。

「看來是我多慮了,鬼穀道長的高徒怎麼可能會受環境的影響!」周若年不由是微微搖了搖頭苦笑着說道,轉過身便是朝着樓梯口哼着小曲的下了樓。

秦浩然說的能保他三年氣運,他倒是挺好奇這三年自己又能站到怎樣的高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