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穿越重生›神醫狂後:偏執冷王的心尖寵
神醫狂後:偏執冷王的心尖寵 連載中

神醫狂後:偏執冷王的心尖寵

來源:google 作者:佚名 分類:穿越重生

標籤: 夏月 穿越重生 邢鐵壯

她生於醫毒世家,一朝穿越卻被嫡姐陷害至死她邪魅輕狂,素手施毒掌控生死,那些欺她辱她之人,皆俯於她!只是妖孽夫君不正經,「羨兒摸也摸了,看也看了,不該對本王負責么?」她晃了晃手中銀針冷笑,「王爺可想好,這一針下去,半身不遂――」冷情男人霸道吻至窒息,「遂不遂不要緊,本王命中缺你......」展開

《神醫狂後:偏執冷王的心尖寵》章節試讀:

第3章你在這放什麼屁?
還想抬我姐姐進門做小,你也配?
我打死你個鱉孫!」
那人直接坐在邢鐵壯肚皮上,左一拳右一拳。
原來是得知了姐姐掉河,匆匆從鏢局趕回來的夏風!
夏冬陽心中滿意,故意磨蹭了一會,才上前一把拉起兒子,風兒,真是不懂事,怎麼能用拳頭打人呢。」
應該再補上幾腳才是!
夏風順勢站了起來,將夏月護在身後,啐了邢鐵壯一口,滾!」
圍觀的人越來越多,他不能把事情鬧大,否則有可能會影響了姐姐的名聲!
刑鐵壯長得五大三粗的,但卻被夏風打的躺在地上直叫喚。
哈哈,原來是個繡花枕頭!」
真夠不要臉的,滾出我們村!」
村民們看了一場熱鬧,紛紛指責起邢鐵壯來。
是非對錯,他們心裏門兒清,當然向著自己村裡的孩子了。
夏月這時才想起,邢鐵壯一家屬於河西村,原主家屬於河東村,中間隔着的正是淹死原主的那條河!
邢鐵壯又羞又惱,走之前但還不忘『深情』地看夏月一眼。
夏月笑着點點頭,似乎在說哥哥放心,人家肯定去。
於是邢鐵壯滿意了,側着身子就要站起來,挨一頓打算什麼,只要到時候夏月要去,夏家就一定會拿出禮錢的!
心裏正得意,還要張口說什麼,嘴裏卻跳進來一個軟乎乎黏兮兮的東西!
呱!」
竟是一隻懶蛤蟆,在邢鐵壯的嘴裏轉了一圈,四爪一蹬,又跑了。
人群哄一聲就笑了起來,邢鐵壯再也顧不得美嬌娘,摳着嗓子眼,一邊嘔」一邊落荒而逃。
夏月也忍不住笑了。
癩蛤蟆果然還是招癩蛤蟆喜歡,哈哈!」
夏草拍手叫好,眼珠一轉就冒出來這麼一句。
惹得眾人又是一陣大笑。
可這時,人群里忽然傳出一道陰陽怪氣的聲音,嗤,選來選去就挑了這麼個玩意兒。」
一個五十來歲的小老太太怪笑着走到夏冬陽幾人身前,正是他的娘老子夏王氏。
夏冬陽身體瞬間緊繃,警惕地看着她,娘,您怎麼來了?」
沒事我就不能來了?」
夏王氏白了他一眼,笑眯眯看着夏月,瞧我這孫女,越發標緻了。」
嘖嘖,這不瘋的時候還真像那麼回事,要是賣出去能得不少錢吶。
林氏根本就不想理她,拽着夏月就要回去。
她當年嫁過來,這個婆婆就整日當她牛馬似的使喚。
後來第一胎生了月兒,就因為是女孩兒,就更是對自己非打即罵。
有一回這老婆子差點將月兒腦袋打破,自己也被打一身淤青,她家當家的再也忍不下去了,當場就找了里正來分了家。
而代價就是每個月必須給老太太兩百文作為孝敬錢,供她買肉吃!
夏王氏一見她要跑,趕緊上來攔人,當初你們要倒貼銀子給邢鐵壯,老婆子我心善,才允許你們晚幾個月交孝敬錢。
可現在人家都退親了,那錢哪兒去了?
怎的,這才分家幾年啊,就不準備管老娘了?」
夏冬陽沒想到自己閨女遭了那麼大的罪,他娘卻只知道來要錢!
氣的說話時嘴唇都有些哆嗦,娘,月兒前兩日摔破了頭又落了水,光是診費藥費就花了不少銀子... ...」夏王氏一聽這話頭不對,立刻打岔,指着他的鼻子就罵,好你個不孝子!
老婆子都吃不上喝不上了,你還把銀錢全都花到那傻丫頭身上!」
還邊說邊往地上坐,哎呦我的命怎麼那麼苦,一把屎一把尿將兒子拉扯大,卻為了個女人跟我分了家!
如今更是連飯錢也不給我了,要餓死親娘老子了呦!」
夏風瞅着娘氣的直哭,爹也一副無可奈何的模樣,拳頭緊了又松、鬆了又緊,最終還是從懷裡掏出個小布兜出來,這是五十文,其他的我會儘快想辦法。」
他是爹娘分家之後才出生的,從未叫過她奶,更是對她厭煩透了。
若不是她,自己怎麼會冒着生命危險去鏢局上工!
若不是她,自家這些年怎麼會一點錢都沒存下來!
給邢鐵壯的那五兩銀子,還是幾個人餓了好幾個月的肚子、又借了不少,才湊齊的,就是為了給姐姐一個好歸宿!
夏王氏眼睛一亮,立即停止乾嚎,利索地站起來將錢搶到手,你們一共欠我六個月,就是一兩二錢。
這五十文頂多算是利錢,那些我月底一塊來取。」
說完,生怕到手的錢又飛了,一溜煙的跑沒影了。
夏風氣的雙眼通紅,那可是他省吃儉用了兩個月才攢下來的!
竟然就這麼被她白白搶走了!
圍觀群眾也被夏王氏這番操作驚呆了,向來知道那老婆子不要臉,卻沒想到這麼不要臉!
一番吵鬧後,待一家人又重新坐回院子里,天都擦黑了。
飯桌上的菜早就涼透了,但此刻他們也不在乎了。
夏風故作輕鬆地說道:我聽趕車的李大哥說了姐姐的事兒才回來的,好在姐姐沒事兒,我也放心了。」
林氏勉強地笑了下,你姐姐這是因禍得福了,以後也會越來越好的。」
幾人說著話,夏月悶頭吃飯沒吱聲。
原主記憶里對夏王氏十分懼怕,甚至剛剛,她都有些控制不住地一直在發抖,現在還有點兒沒緩過來!
雖然她也很不情願讓那老婆子白得那五十文錢,但這兒明顯是個孝比天大的世界。
不過沒關係,很快,她就要讓那老婆子將這些年的錢全都吐出來!
見桌上的氣氛有些沉悶,已經吃了個半飽的夏草從兜里摸幾個紅彤彤的果子出來,挨個分了,爹、娘,哥、姐,給你們吃!」
這可是她今天特意去山腳摘的,她已經不是三歲小孩了,也要為家裡分擔一些力所能及的事情!
夏冬陽看着幾個懂事的孩子,眼神里都是愧疚,是爹沒用,等過幾天忙活完了地里的事兒,爹還去打零工。
到時候賺了錢給你們買肉吃。」
夏家只有兩畝地,多虧了他是種田的一把好手,才勉強夠一家人嚼用。
但這些年因為那孝敬錢,家裡一文錢存款都沒有,勉強能維持溫飽,有時候他恨不得把自己掰成兩半用!
(小說未完,請翻頁閱讀!

《神醫狂後:偏執冷王的心尖寵》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