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穿越重生›神醫娘子乖萌寶
神醫娘子乖萌寶 連載中

神醫娘子乖萌寶

來源:google 作者:竇瑜 分類:穿越重生

標籤: 穿越重生 竇瑜 榮摯

穿越就多了個又乖又可憐的兒子,冷酷心腸的竇瑜都忍不住軟了又軟醫術無雙,以醫開路,開始打怪(賺錢)生活虐渣、揍白蓮,開鋪子、置田地,種果樹、養殖雞鴨鵝豬在賺錢養娃的路上,竇瑜樂不思蜀偏生平時沉默寡言鐵憨憨,想要假戲真做而竇瑜還發現,他來歷很是不簡單展開

《神醫娘子乖萌寶》章節試讀:

竇瑜求之不得,怎麼可能會嫌棄。
醫者不自醫。
連大夫給竇瑜把脈後,看着竇瑜欲言又止。
「娘子身子虧損的及其嚴重,而且暗傷好幾處……」
連大夫沒有隱瞞竇瑜的身體狀況,一一詳細告訴竇瑜。
竇瑜聽了後,面色十分平靜。
雖然是虧空的嚴重,但調理幾年,好生養着,心態平和,也是能活過十幾二十年。
到那時,小乖都已經長大,能獨膽一面,她就算是死,也算是無憾了。
「麻煩連大夫開個藥方!」
連大夫開了藥方,竇瑜看着,又稍微讓連大夫改變一下藥量。
連大夫直呼妙極。
連大夫激動的很,讓韓嬸跟他去拿葯,讓竇瑜好好休息,他改日再來探討醫術。
竇瑜是真的一點不想動了。
讓小乖送連大夫、烏溪出去,身子一軟,癱在炕上。
「娘?」小乖嚇的叫出聲。
飛撲到炕上,拉着竇瑜的手就要哭。
「我沒事,就是累了!」竇瑜連忙出聲安慰。
這孩子沒有一點安全感,整日提心弔膽。
韓嬸很快回來,詢問竇瑜明日一早煎藥還是晚上就煎了服用後再睡?
「麻煩韓嬸了!」
「應該的!」
韓嬸想起烏溪的吩咐,讓她務必伺候好竇娘子。
今夜是晚了,明日可能要讓竇娘子住到客院去,到時候可不是竇娘子,要喊一聲竇太太。
或者竇大夫。
竇瑜打着哈欠,等到韓嬸煎了葯端來,她服用後,喊住韓嬸,讓她想辦法給自己兌換一錠銀子。
竇瑜十分清楚,有錢能使鬼推磨,無錢寸步難行。
韓嬸連連應下。
竇瑜才喊了早就撐不住的小乖睡覺。
「娘,炕好暖和!」
「被子也好暖和!」
「枕頭好香!」
就是不說凍瘡很癢,只挑好的說。
漸漸,小乖便沉睡過去。
竇瑜以為自己會很快睡着,但她睡不着,儘管身子累到極點。
扭頭看着睡得香甜的小乖。
竇瑜想,她得調一點凍瘡膏,然後帶着小乖離開袁家。
袁家不能久留。
她需要一個契機,就算開口要走,也沒人可以強行扣留她和小乖。
「哈!」竇瑜打了一個哈欠。
拉了被子蓋住自己,閉上眼睛睡去。
這個時候,卻有人睡不着。
連大夫還在激動跟袁坤講這十幾個跌打損傷酒的妙處。
袁坤自然也激動,就這壯陽藥酒,跌打損傷藥酒,只要泡製出來,他定可以賺個盆滿缽滿。
送走連大夫,才吩咐道,「烏溪!」
「爺?」
「你安排個離連大夫最近的院子給那對母子住,派兩個人去伺候,再問她買一些別的方子!」袁坤吩咐道。
烏溪應下。
客院離連大夫的院子近,需要什麼藥材方便,也可以跟連大夫探討醫術。
這樣有本事的人,若是能留在府中,為己所用,頂好。
袁坤做夢都沒想到,本想賺個幾十兩銀子,竟撿了一個金疙瘩回來。
他獨自高興了一會,起身回房找妻子說這事。
戴潤青一直等着丈夫,讓人在小間溫着雞湯,等着他回來喝一碗,熱乎乎的睡覺。
袁坤邁着大步進來,戴潤青立即走到門口。
「你出來作甚?趕緊進去,莫被冷風吹到!」袁坤關心着,又忍不住對丫鬟吩咐道,「去給我準備兩個小菜,再來壺酒,我跟太太喝一杯!」
戴潤青見狀,也知道袁坤定是遇上好事,忍不住笑着撲到他懷裡,「你快說,是什麼好事?」
少年夫妻,又算得上青梅竹馬,袁坤在外頭不是個好人,但回到戴潤青身邊,他卻是一個情深意切的好丈夫。
「我今兒從城外帶回來一對母子,那婦人會醫術,賣了十幾個跌打損傷的藥酒配方給我,連大夫瞧了後誇讚不已。
我尋思着,到時候請她給你瞧瞧!」
袁坤說到這裡,眸色略顯暗淡。
戴潤青眸中的笑也瞬間被悲傷溢滿,眼淚一下子溢滿眼眶,「是我不好!」
「胡扯,我家太太是天底下最好的姑娘,再沒比你更好,更合我心意的了!」袁坤哄着戴潤青。
他對戴潤青是用了真情的。
戴潤青懷不上孩子,也是因為早時候為了救他,傷了身,成親七年,懷不上身孕。
很多人都勸他納妾,就是戴潤青也紅着眼流着淚讓他去,怕人說她善妒。
他去了,看着床上嬌羞怯嫩的女子,他一點興趣都沒有。
那種隨隨便便找個女人生幾個孩子的心,在那瞬間蕩然無存。
他幾乎是奔回主院,遠遠就聽到戴潤青哭泣,她說,「我也捨不得,我也不願意,可我有什麼辦法?我傷了身子不能有孕,我不能讓他斷了子嗣!」
那瞬間他如招雷擊。
戴潤青為什麼會傷了身子?那是因為奮不顧身救他,在她心裏,他比她自己都重。
沒有得到過父母疼愛的人,總會狠狠抓住那個真心待他,把他放在首位的人。
至此在外,他依舊是讓人咬牙切齒、恨不得置之死地的袁家三爺,回到戴潤青身邊,也不過是一個抑鬱不得志,想要個孩子,想要將袁家其他人踩在腳下,卻苦無辦法的廢物。
也只有戴潤青會拿他當寶,悉心呵護照顧。
戴潤青想着的卻是明日要去見一下竇瑜,看看能不能把身子調理起來。
本來是看到一點希望,但又想到她不知道看了多少大夫,吃了多少葯,甚至還去過經常,託了人請御醫看過,都沒有結果。
心情不免低落。
袁坤溫聲細語去安慰她。
他都決定好,待到三十五還未有子嗣,就從族裡選一個無父無母的孩子養着。
他雖是袁家三爺,也是嫡子,但母親是繼室。
上頭兩個兄長得父親、祖父、祖母看重,還有外家照拂,以後分家,他能得到的東西有限。
更別說那幾個比他還不如的庶弟。
不過如今不一定了,只要他從那竇姓婦人手裡多得幾個藥方,定能賺的盆滿缽滿。
袁坤心情好,也樂意哄着妻子,戴潤青漸漸的也跟着他歡喜,彷彿看見了希望一般。
竇瑜這一覺睡的還算踏實,天還未亮,院子里就吵雜起來,她打了個哈欠,慢慢吞吞坐起身。
身子還是疼,不過吃了葯好了許多。
扭頭見小乖半個身子在被子外,她伸手給他拉上去,又去拿他的手,滾燙燙。
再去摸額頭,也是滾燙。
小乖發熱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