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穿越重生›神醫王妃世無雙
神醫王妃世無雙 連載中

神醫王妃世無雙

來源:google 作者:金兮 分類:穿越重生

標籤: 凌王 穿越重生 蕭宴清

頂級全能殺手穿成將軍府丑嫡女,爹死娘死全家死,嫁了個王爺還是殘廢瞎子什麼,你敢看不起我?十八般死法你想選哪一個醫毒雙絕,救人害命一夕之間,你說來個打不過的怎麼辦?簡單,掐指一算前方五百米有天雷,讓他去跟天雷剛平時不燒香,遇事就讓天雷剛若是還不服,命格改到變成豬就在她要風得風,要雨得雨,逆襲翻盤稱霸全京都的時候,一隻小可憐委屈巴巴的站到她面前「娘子,這些事情就讓給為夫來做吧,求求你啦」???好好的一個鋼鐵大直男,怎麼被她治好之後變成了只會嚶嚶嚶的小可憐?展開

《神醫王妃世無雙》章節試讀:

  蕭宴清知道林景承話里話外的意思,卻並不接,只是禮貌的道謝。
  「多謝江姑娘,稍後本王會讓管家將謝禮送上。」
  蕭宴清語氣冰冷,說出的話不帶一絲溫度,彷彿是在對着一個陌生人一樣,這讓江芷柔覺得十分委屈。
  「我不要王爺的謝禮。」
  江芷柔很難過,原本紅紅的眼眶變的水汪汪的,似乎隨時都能落下淚一樣。
  「那你要什麼,只要本王有,都願雙手奉上。」
  語氣依舊冰冷,並沒有因為江芷柔的神色和委屈有一絲一毫的改變。
  江芷柔對上他無神的眼睛,有些猶豫,但轉瞬又堅定起來。
  「我要王爺娶我。」
  蕭宴清神色一滯,「不行。」
  「為妾都不行嗎?」江芷柔用了莫大的勇氣才說出這句話,切切的看着蕭宴清,等着他的回答。
  以前她有求師父幫她提過,可凌王以身體殘疾,終身不娶為由拒絕了。如今他都願意娶那個醜女了,為什麼不能也娶了她。
  「不行。」
  蕭宴清想都沒想再次回絕,江芷柔的眼淚再也忍不住了,直直的落下來,雙手緊緊握住,指甲戳進肉里都絲毫感覺不到疼。
  她倔強的仰起頭,看着蕭宴清灰白的眼睛詢問道。
  「為什麼?」
  「不愛,便不會娶。」
  蕭宴清的語氣依舊很冷,讓江芷柔聽見這句話後心頭都冒出了一絲冷意,再也忍不住了,站起身來哭訴道。
  「難道王爺就愛南錦那個醜女嗎?」
  「王爺你看不見,你根本就不知道那個女人有多醜陋,多噁心,更何況她還是個瘸子。」
  「王爺你也不愛南錦的啊,還不是照樣娶了她,為什麼到了我這裡就不行?」
  江芷柔說的悲憤,卻沒注意到蕭宴清在聽見她這話後面色都變了。他轉頭朝向江芷柔的方向,用無神的雙眼『盯』着她。
  「皇上賜婚本王不得不娶,你若是能讓皇上為你賜婚,本王也不介意凌王府多養一個閑人。」
  蕭宴清的話明顯有些不悅,江芷柔這才意識到她剛才說錯話了。蕭宴清最討厭聽見瞎子,殘疾,瘸子這些話,可是她剛剛卻全說了。
  「王爺……對不起。」
  江芷柔慌亂道歉,蕭宴清卻沒了耐心。
  「景承,送江姑娘出去。」
  江芷柔還想再說什麼,林景承卻衝著她搖了搖頭,江芷柔只好作罷,跟着林景承出了房間。
  「世子,你知道的,我剛才不是有意說那些話的,只是我愛慕了王爺這麼多年,他卻娶了那樣一個不堪的女人,我替王爺不值啊。」
  江芷柔泫然欲泣的說著,還忍不住頻頻回頭看向屋內,儘管隔着屏風,什麼都看不見。
  「你的心思我知道,你多次救了王爺,這次更是將他從死亡邊緣拉回來,王爺他也只是……他遲早會明白你的心意的。」
  江芷柔點點頭,擦了擦泛紅的眼睛,在管家的帶領下出了凌王府。
  林景承再回到屋內的時候,蕭宴清已經自己穿好了上衣,聽見有人進來,開口問道。
  「王妃人呢?」
  林景承的臉色瞬間變的有些難看,生氣的上前走到床邊質問道。
  「你還真把那個該死的女人當成凌王妃了,你知不知道你昏迷的時候她都做了什麼?」
  「周二告訴本王事情經過了,她人在哪?」
  宴會上,她不過是按了幾個穴位就可以減輕很多痛苦,他這次這麼快醒來肯定也和南錦有關。
  再說了,江芷柔治療了他這麼多次,幾斤幾兩他很清楚,這次毒發醒來,身體的舒爽不是江芷柔的醫術可以做到的。
  「帶她來見本王。」
  見林景承不說話,蕭宴清直接對一旁的周二吩咐。林景承雖然生氣,但也知道蕭宴清的決定是不會改變的,只好去水牢放人。
  凌王府的水牢之中,南錦正被關在一個小房間里。不知道是不是故意安排,門口有個水池子,池子里有個木頭柱子,柱子上還綁着一個女人,衣衫破舊,頭髮緊緊的貼在慘白的臉上,看起來很狼狽。
  而她的頭頂還掛着一個漏斗狀的水壺,不停的在往下滴水,每一滴都正好落在她的頭頂上。
  傳說中的滴水刑!
  看見這種刑法,南錦整個人都麻了。
  這究竟是做了什麼壞事啊,居然用這種刑法折磨。
  南錦突然有些後怕,這裡是古代,視人命如草芥的皇權時代,稍不留神就會死無全屍,她要想保全自己,需得小心應對才是,今天做的事,多少有些張揚了。
  她現在還沒有張揚的資本。
  她想跟守衛打聽打聽這個女人的身份和為什麼會被用這樣的刑法,但守衛的嘴嚴的很,根本不肯說。
  當然,南錦更多的是覺得她沒有錢,不能拿錢財收買守衛,否則,什麼話問不出來。
  感覺過了很久,蕭宴清依舊沒有派人來請她,南錦不由的有些納悶,這個什麼藥王徒弟的醫術就這麼辣雞嗎?她都已經扎過針了,只需要一副葯下去,不肖半個時辰蕭宴清應該就能醒了,怎麼能這麼久都不來找她呢。
  南錦左等右等,等的口乾舌燥肚子咕咕叫,終於看見牢房的大門開了,林景承氣沖沖的走了進來讓人給她開門。
  「跟我去見凌王。」
  南錦本來還想擺擺譜讓他道歉,但看見那個還在受水滴刑的女人,到嘴的話還是咽了回去。算了,以後多的是機會,現在還沒站穩腳跟,先不找麻煩了。
  「去就去,凶什麼凶。」
  南錦懟了一句,率先出了水牢。
  蕭宴清已經在偏廳里等着了,林景承直接帶着她進了偏廳。
  蕭宴清坐在主位上,林景承站在右手旁,周一周二站在左手旁,四個人虎視眈眈的看着她,一副審問的姿態。尤其是林景承,目光掃過她的時候眼神里更是多了幾分嫌棄。
  「你會醫術?」
  良久,蕭宴清終於開了口。
  南錦也自來熟的坐在了一旁的位置上,在水牢中許久,她都有些累了。
  林景承看她的眼神更加不爽,沉下臉斥責。
  「本世子都站着的,你還敢坐下,王爺問你話呢,還不趕緊回答。」
  南錦白了他一眼,端起桌上的茶水一飲而盡後才開口。
  「我坐是因為我是凌王妃,凌王府的女主人,應當坐着。倒是你,三更半夜的不回自己家去,在別人家裡破壞人家夫妻感情算怎麼回事。」
  「凌王妃,你也配?」
  林景承掃了她的臉一眼,差點連上午吃的東西都吐出來,還要再說什麼的時候,蕭宴清卻開口阻止。
  「景承你先回去吧。」
  林景承愣住了,蕭宴清為了這個醜女人趕他走?
  蕭宴清居然為了這個醜女人趕他走!
  「好好好,你們才是夫妻,本世子只是個外人,本世子走,走還不成嗎。」
  說罷,帶着滿肚子氣,頭也不回的離開了凌王府。
  南錦看着他的背影提醒道,「你今日火虛水旺,小心破財啊。」
  林景承不理會,頭都沒回的走了。
  「周一周二,你兩也下去。」
  周一周二猶豫了一下,還是聽命離開了。
  這下子,偏廳里只剩下蕭宴清和南錦兩人,蕭宴清再次開口,只是這次卻是另外一個問題。
  「你可知救了本王會有什麼後果?」

《神醫王妃世無雙》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