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現代言情›神醫:我是醫聖傳人/神醫:我是醫聖傳人
神醫:我是醫聖傳人/神醫:我是醫聖傳人 連載中

神醫:我是醫聖傳人/神醫:我是醫聖傳人

來源:google 作者:肖肖樂 分類:現代言情

標籤: 葉辰 唐家美 現代言情

給紈絝富二代到酒店送一次性用品,卻撞破情敵和自己女友的姦情,葉辰一怒之下,覺醒醫聖傳承,從此逍遙世間展開

《神醫:我是醫聖傳人/神醫:我是醫聖傳人》章節試讀:

沒等葉辰說完,幾個流里流氣的小混混手插在袋子里,弔兒郎當的走了過來,其中一個染了頭黃毛的,走到葉詩詩面前,一臉猥瑣的說道:「今天不如跟爺去吃麵條吧?」

葉詩詩被葉辰用金針渡過氣後,整個人的形象氣質都有了翻天覆地的變化,所以才將這些小混混吸引了過來。

「你!」

葉詩詩氣極,她雖然是個懵懂的女孩,但這黃毛的話,她還是聽懂了。

「我給你三秒鐘的時間,現在跪下來道歉,不然,我會讓你後悔出生!」

葉辰臉色鐵青,將葉詩詩拉到他身後。

這幫混蛋居然敢調戲他的妹妹,今天要不是自己在這裡,還不知道要發生什麼呢!

黃毛聽到葉辰這話,放肆大笑:「哈哈哈哈,兄弟們,這小子說要我給他跪下來道歉,不然,不然會讓我後悔出生!哈哈哈啊!」

黃毛幾個人笑的前仰後合,顯然是沒有把葉辰的話放在眼裡。

「咔嚓!」

葉辰一把抓住黃毛的手腕,猛地一擰!

剛剛還張狂無比的黃毛,被葉辰這一擰,叫的跟殺豬一樣:「啊啊啊啊!」

「哼,自尋死路!」

葉辰冷哼一聲,他在黃毛手上用了暗勁,現在他還只是疼,但是等會他就會感受到萬蟻噬心之痛,且他的這隻手,手腕之下,再也用不出力氣,比直接砍了他的手還要更折磨。

逍遙醫聖雖然是一名渡世救人的神醫,但也是一名殺伐果斷的修仙者,對這些爛人,沒必要講什麼慈悲心腸。

「你們還愣着幹嘛?給我上啊!」

黃毛的手被葉辰擰住,腰上的刀也抽不出來,於是大喊一聲,示意他的小弟們群毆。

「哦哦哦!」

幾個小混混如夢初醒,紛紛掏出腰間的匕首,對着葉辰捅了過來。

「啊!」

葉詩詩看到明晃晃的刀子,不由得尖叫一聲。

「妹妹,沒事!」

葉辰笑着安撫了妹妹一句,心念一動,以氣化針,然後施展手法,將氣針飛進了幾個小混混的丹田之中。

「啊!」

幾個小混混的丹田被氣針攪的稀爛,當場就跪在地上吐起血來。

「喂,喂你們幹嘛啊!」

自己的幾個小弟還沒碰到人家,就全部躺在了地上,黃毛肝膽俱裂,這一次,他是踢到鐵板了!

「我可是給了你機會啊。」

葉辰冷笑着看着渾身發抖的黃毛。

「你、我、你、我警告你,別、別亂來、我是疤哥手下的!」

黃毛被嚇得不輕,他現在只希望能用他大哥疤哥的凶名震懾住葉辰,不然今天怕是要挨一頓毒打。

「疤哥是吧?」

「聽起來好像很厲害的樣子,不過我好像沒聽過。」

葉辰說完後,擰着黃毛的手又加大了力氣,黃毛叫的就跟殺豬一樣。

「你現在就打電話叫你疤哥來,不然你今天就等着去江里餵魚吧。」

葉辰鬆開手,一腳將黃毛踹的躺地上。

「哥,會不會有事啊?」

葉詩詩有些擔憂,疤哥的名頭,她還是聽過的。

據說此人極其殘忍,曾經在江南首府江京,打斷了一名二代的腿,為了逃命,一路跑到了江城,靠着敢打敢殺和一身了得的功夫,坐穩了東城區五位老大之一的位置。

聽到葉辰說要他打電話給疤哥,黃毛面目猙獰了起來,連忙從褲袋子里掏出電話打了過去。

「喂,疤哥,我和幾個兄弟在東城區六五街被人打了,對方態度極其囂張,知道我是您的人還敢動手,現在還指名道姓說要您過來!」

黃毛一番添油加醋的將事情描述了一遍,原本他還有點擔心葉辰打他,但是剛剛他偷偷瞄了眼葉辰,發現這傢伙不僅不生氣,反而笑着看他,膽子逐漸也大了起來。

五六街就是他們現在這條街的名字。

疤哥此時正和幾個**玩遊戲,聽到黃毛這話,他一把推開身上幾個女的,對着電話吼道:「誰敢找茬,活膩歪了是吧?」

「疤哥,他、他現在說您不過來,就弄死我!」

「疤哥,他這哪是打我啊,他分明就是在打您的臉!」

黃毛生怕疤哥不來,繼續添油加醋。

「對面多少人?」

「疤哥,就他一個!」

「你是廢物吧?我沒記錯你今天帶了五六個人出去吧?」

疤哥直接對着電話罵道。

「疤哥,這傢伙練過!」

黃毛都快哭了,疤哥今天要是不來,他不得死在這?

「你個廢物,給我等着,我現在就過來!」

疤哥將電話掛了,打給他的手下,一口氣叫了六十多個人,氣勢洶洶的沖向五六街。

葉辰雙手抱肩,就在這靜靜的等着。

這幫所謂的疤哥,平時就欺男霸女,還到處收受保護費,當初他母親死的那麼早,很大原因之一也是因為日夜操勞,大部分錢卻被迫交給了疤哥手下的混混,最後沒錢治病。

「今天,我就要讓東城區換一次血!」

葉辰眼中閃過一絲狠厲,他要將這地下勢力一網打盡,省得他們在外面到處禍害人。

「誰敢動我的人?」

等了半天,這疤哥終於是來了。

疤哥從一輛麵包車上,提着把大砍刀走了下來,他手下統共五六十個人,手裡都拿着棒球棍或者是用報紙包着的片刀圍了上來。

葉辰雙手插兜,一臉玩味的看着這位縱橫了東城區幾年的光頭疤哥。

疤哥滿臉橫肉,臉上還有一條極長的醜陋疤痕,隨着他的臉部蠕動而蠕動,就像條蜈蚣一樣,胸前還紋了一隻金錢豹,足以看的出此人極其狠辣。

「小子,就你一個人?」

疤哥看到就一個瘦瘦弱弱的葉辰站在那,愣了一會。

他原本以為干翻了黃毛的人,應該是個練家子,葉辰一個一看就是廢物大學生,怎麼可能有黃毛說的那麼誇張?

疤哥猝罵一聲,感情自己被黃毛幾個雜碎耍了,等會回去要他們好看!

「是啊,就我一個人。」

葉辰一副雲淡風輕的樣子,原本是他和他妹妹兩個人的,但是剛剛他擔心她妹妹被誤傷,就讓她提前回去了。

葉辰這絲毫不把他放在眼裡的樣子,讓疤哥勃然大怒,他提着大砍刀指着葉辰道:「小子,斷手還是斷腳,你自己挑一個!」

在東城區找他疤哥麻煩的,就沒幾個有好下場的!

「斷手還是斷腳?」

葉辰不驚反笑,醫聖傳人今天居然被一個螻蟻給威脅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