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都市小說›神醫下山,禍害絕色小師姐
神醫下山,禍害絕色小師姐 連載中

神醫下山,禍害絕色小師姐

來源:google 作者:落葉驚秋 分類:都市小說

標籤: 獨孤雲兮 秦天 都市小說

【神醫下山+高級爽文+美女】神醫秦天下山退婚,隨手一億見面禮,未婚妻居然說他開的是空頭支票,殊不知那就是洒洒水更狗血的是,未婚妻閨蜜居然勾搭他!一把脈,發現她閨蜜居然得了罕見的怪病——對男人有癮!展開

《神醫下山,禍害絕色小師姐》章節試讀:

等他反應過來,想迎上去攀談一番,秦天人卻已經消失在遠處彎道上。

「爺爺,你看什麼呢?」少女朝着白須老者看的方向瞧去,嘴裏嘟囔。

「剛才過去的少年不一般,應該是個武道高手。」

「爺爺,你看錯了吧,剛才我也看到了那人,最多十八九歲,還能有我厲害?」少女對於自身實力很自信,從小涉獵武道,她相信同齡人中能超過自己實力的,這世上沒有幾人。

「傾晗,你這自傲的脾氣該收一收,不然以後要吃虧。」白須老者看着孫女,心中糾結。

他既想要孫女摔一下跟斗,玉不琢不成器,又怕孫女吃虧。

夏傾晗不以為然,嘟着小嘴:「爺爺,你這是不相信我,作為夏家孫輩中的翹楚,這點自傲都沒有,那不是丟了夏家的臉。」

一旁站着的壯年漢子也覺得,傾晗小姐的天賦在同齡人中已經頂尖,確實有自傲的資本。

老者無奈搖頭,望着秦天離去的方向漸漸出神。

秦天閑逛之際,來到湖邊一處隱秘之地,感受到周圍有些充盈的靈氣,不禁欣喜。

沒想到在陽城,還有這種靈氣充盈的地方,十分難得。

不多想,秦天盤腿而坐,運功吸收空氣中的靈氣。

在大山中,這種修行是他的每日必修課,但來到城市卻只能看緣分。

不多時,他周圍的空氣如同被高溫灼燒,若隱若現的氣浪翻騰,化作一道道細小的龍捲彙集進入體內。

這點靈氣,對秦天的修為已經沒有太大影響,但他此時的瓶頸,只能日復一日積少成多的吸收靈氣,為終要到來的突破做準備。

遠方,白須老者看到遠處天空的異象,大驚失色。

莫非,是剛才的少年在修鍊?

武道修鍊到一定境界,運功時會天生異象,那是他一輩子都在追求的高度。

可,一晃八十載,他卻只是窺探到絲毫。

等老者帶着孫女風風火火趕到天生異象的地方時,見秦天盤坐於樹下,不由得雙眼圓睜。

果真是高人!

「爺爺,這小子肯定是在裝神弄鬼!」夏傾晗不滿爺爺長他人威風,說話間已經朝秦天攻去。

不愧是武道世家中的天才,速度之快,令人咋舌。

夏老爺子想阻攔已經來不及,眼看孫女幾個閃身已到秦天身前。

秦天早已察覺到三人靠近,並不打算理會,沒想到這小丫頭片子還主動出手。

只見秦天眼皮抬起,雙眼如炬,下一秒一道氣浪以他為中心朝四周爆發。

氣浪如洪朝夏傾晗衝擊而去,所過之處花草盡折,她想要阻擋卻無能為力,身子被禁錮住如同斷線風箏拋向落鳳湖。

夏老爺子和中年壯漢想去搭救,可才動身便被接踵而來的氣浪推得後退好幾步。

秦天縱身而起,踏水而行,湖面沒有濺起絲毫水波。

後行先至,秦天一把攬住夏傾晗纖細的腰肢,借力輕推。

夏傾晗身體穩穩落在岸邊草地上,人已經驚得愣住,不敢置信的看着秦天。

他居然如此厲害!

這一刻,夏傾晗刷新了三觀。

眼前的少年和自己一般年紀,可他的實力卻已經強到超出自己的認知。

夏傾晗傻眼,在原地呆若木雞。

夏老爺子的心境更為震驚。

踏水無痕!

這等本事,在他認識的人中沒有一人能做到。

天都的那幾個戰神能做到踏水而行,但無波瀾起他們卻做不到。

一旁的隨從下巴都快驚掉在地上,自從跟在夏老爺子身邊,他也見過數不勝數的高手。

可,那些高手在眼前少年面前,不值一提!

秦天身形穩穩落在岸邊,還是如同往日那樣雲淡風輕,這樣的小手段不值得引起情緒波動。

沒等他開口,夏老已經踏步上前,九十度鞠躬,語氣謙虛到極致:「前輩,小孫女年紀小不懂事,剛才多有得罪。」

認定眼前的年輕人並非常人,夏振國不敢因年紀和地位託大,態度十分謙卑。

「無礙。」

秦天擺手轉身欲離去,不會在這點小事上浪費時間。

「前輩請留步。」夏振國急忙叫住。

秦天側頭,視線仔細打量眼前的老頭,面相和身上的氣質都不一般,而且還看出對方是從邊疆退下來的老將,心性和品行都不錯。

夏振國急忙再次躬身,語氣誠懇:「剛才的事多有得罪,不知前輩有沒有時間,一起吃頓便飯讓老夫聊表歉意。」

說話間,趕緊示意一旁的隨從將名片遞上去。

秦天接過名片,看到老者的名字,眼前一亮。

幾十年前,越國在一些霸權帝國的慫恿和支持下,對大夏開戰。

當年的反擊戰湧現出不少驍勇善戰的將軍和戰士,秦天博覽群書,在一篇文章上看過關於夏振國的記載。

「夏老,不必一口一個前輩稱呼,我叫秦天,有幸看過關於夏老的文章。」秦天拱手,以禮相待。

「小……秦先生,按照武道規矩,您實力在老朽之上,稱得起前輩,大夏能有您這樣的年輕人,乃是國之大幸。」

夏振國對秦天十分讚賞。

表面看,如今大夏國泰民安。

可,哪有什麼歲月靜好,不過是有人替你負重前行。

每天,邊疆還是有無數的無民英雄在浴血奮戰。

如今,世界局勢波動,秦天這樣強大的人,就是大夏穩定的基石。

「夏老,如果我沒看錯,最近你總是氣血不暢,還經常突然暈厥,感覺身體一天不如一天。」

秦天的境界早已達到常人皆是螻蟻的境界,可面對夏老這種為大夏而戰過的老將,不免動了惻隱之心。

「秦先生,您懂醫術?」

夏振國心中再次震驚,才是一個照面,他的病情就被看了個清清楚楚。

秦天淡淡一笑:「我喜好比較廣,對醫術也略懂一二。」

沒等夏振國開口,秦天已經繼續道:「回去準備一根上好的百年人蔘,若是今晚有空我會親自登門,解決困擾夏老多年的煩惱,吃飯就不必了。」

說罷,秦天踏步離去。

夏振國朝着秦天離去的背影,躬身道謝:「多謝秦先生。」

別人說能治好他的病,他會有所懷疑,但秦天說的話,他一萬個相信。

「爺爺,秦先生的實力已經到了什麼境界?我感覺在他面前就像是一個廢物……」夏傾晗心境發生翻天覆地的變化。

這之前,她自認為是天之驕子。

可與秦天一比,真是不值一提。

夏振國眯着眼,鏗鏘有力丟出兩個字:「宗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