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古代言情›神醫一把刀
神醫一把刀 連載中

神醫一把刀

來源:google 作者:33愛發獃 分類:古代言情

標籤: 古代言情 顧傾煜 顏茹之

在世人面前,一個是丞相府刁蠻任性的草包嫡女顏茹之,一個是在戰爭中殘廢了雙腳又毀了容貌的三皇子顧傾煜兩個草包放在一起,又會掀起什麼波浪?卻沒想到,兩人一路虐綠茶、斗渣男,憑着「天醫院」的名號,成了皇城中最令人聞風喪膽的「神醫一把刀」!世人皆不相信這天醫院的背後居然是這兩個廢物草包!!而神醫是顏茹之就罷了,那一把刀的意思居然是王爺遞的刀!!展開

《神醫一把刀》章節試讀:

到了選妃的時候,眾人一一入座。這一場選妃雖然是為皇子選妃,但排場依舊擺足了皇室該有的氣場。

而在這場選妃之前,早以各種原因將一些不知名的秀女篩選下來,剩下的都是名門貴女。

能進入最後一場選秀的秀女,皆是家世背景不容小覷的,王爺們自然也不會錯過這樣一個機會。

眾皇子紛紛坐在了皇上的左右兩側,太子顧傾夜一身明黃蟒袍,臉如雕刻一般五官分明,一雙眼睛直勾勾地盯着對面的三王爺顧傾煜,彷彿要把他看穿了。

「我以為三弟這些年來不近女色,沒想到今日也會來參加選妃,倒是稀奇了。」顧傾夜冷笑一聲,看着面前這個殘疾人,心裏一陣陣嘲諷。

如今你還有什麼好可以和本太子比的嗎?

身旁的四王爺顧允齊一愣,不免對太子有了幾分失望,當真是成事不足,敗事有餘。

這個場合說這些話,是當父皇不存在嗎?他小聲提醒着太子:「太子莫要再說下去了!」言語中帶着一絲威脅。

身邊的眾人都知道三王爺顧傾煜在五年前是世人敬仰的戰神,令敵人聞風喪膽的顧傾煜,卻意外在一場戰爭中被敵人射中雙腿又將他的臉弄的面目全非。

自此,王爺便一蹶不振,套上面具,雙腿壞死只能坐在輪椅上在這世上苟活。

而太子的言外之意,便是三王爺無法完成夫妻之間的事情,幹嘛還來這選妃??眾人皆捏一把汗。

顧傾煜慢慢抬起頭,一雙如墨般深邃的眼睛對上太子的眼神,眼底閃過一絲玩味,但很快消失。

「太子說的對,本王就是個廢人罷了,今日來也是來湊個熱鬧,想來我府上沒有女主人掌事,都是一群大老粗,所以便來挑一個王妃好為本王打理王府。」

無奈的語氣中隱隱夾雜着一絲冷意。

但在眾人的眼中,便是太子咄咄逼人,三王爺都成這樣了還要對他滿是嘲諷,這未免也太不近人情了…

太子氣憤的看着顧傾煜,正想說些什麼便被皇后打斷:「夠了,夜兒,不要太失禮了!」

皇后看着眼前的二人,明白一旁的皇上心中對於顧傾煜有愧,雖然一言不發,但臉早就陰沉下來了,只能阻止自己的兒子再說下去,否則事情只會越來越嚴重。

「今日是為皇家諸位皇子選其妃子所舉辦的宴會,眾秀女需要表演才藝才能決定自己的去留。」

隨着皇上身邊的齊公公讀完詔書,一個接一個的妙齡女子端着身子走了進來。

「臣女參見皇上,皇上萬歲萬歲萬萬歲。」

「免禮平身。」

「謝皇上。」

眾秀女一抬頭便看見了雍容華貴的太子殿下和站在他身旁的四王爺,心中紛紛暗流涌動。

沒有人去看左側的顧傾煜,而這也是太子想要的。所有秀女都知道,這顧傾煜雖說以前長得眉目清俊,身軀凜凜,連太子和四王爺都比不過,皇城之中再無第二人比得上他的絕世容顏。但自從毀容殘疾後,只帶着面具生活,誰都不知道這面具的背後,藏着多少恐怖的一張臉。

但很快眾人便在一眾秀女中發現顏茹之的穿着異樣,烏黑的秀髮束在一個精緻的白玉發冠中,發冠兩邊垂下白色絲質冠帶,一襲白衣,微微漂浮,像極了以為風流倜儻的公子,但又不失女子的氣質。

當顏茹之看到坐在輪椅上的顧傾煜,眼睛突然一亮!這不是就是自己要找的人嗎?簡直就是天助我也,根本沒人瞧得上他!

而此時的顧傾煜也注意到了顏茹之向自己投來異樣的目光,不禁讓他打了個寒顫,這女子怎麼這般看自己,莫非自己被她看出來了?

太子看到顏茹之也來了興趣,「不知這位姑娘是哪家的女兒,穿着如此大氣,站在秀女中顯得格外引人注目。」

顏懷霖心中一喜,沒想到這個女兒也能入了太子的眼!當下便站出來道:「回稟太子殿下,是臣的嫡女顏茹之。」

顏茹之面帶不悅,這太子明顯是對自己起了色心。

而一旁的顏雨兒更是臉色蒼白,太子怎麼注意到這個賤人了,不能讓她有機可乘!心中正想着如何應對之時,人群中便開始議論紛紛。

「原來這就是顏茹之啊,就是那個什麼都不會的嫡女!」

「聽人說她在府上對自己的婢女拳打腳踢的,一點大家閨秀的樣子都沒有…」

「這個丞相府的出了這麼一位刁蠻的女兒,不知道他們是怎麼教導的!」

顏懷霖臉上一陣鐵青,他自知顏茹之的名聲不好,但在這麼多皇親國戚,達官貴人面前聽到這些,就像是被人戳着脊梁骨罵,恨不得找個地縫鑽下去!

太子聽到這些,微微蹙眉,之前也有聽過一些關於顏茹之的故事。

但從未見過她,卻是沒想到這女子這般令人討厭,也就空有一副容貌罷了,自己是斷斷不能娶回府的!便揮了揮手,坐回到了自己的座位上。

顏茹之心裏倒是美滋滋,他們越是貶低自己,自己被選中的概率便越低。

「選秀開始,第一位秀女——太傅之女 梁景嫻。」

顏茹之望向梁景嫻,她是當朝太傅之女,第一個出場不足為奇。

而她的背後更是整個梁氏家族,在雲南國上下有着分層勢力。這樣的條件,無論是哪位皇子,想必都會為自己搏一搏。

這邊的梁景嫻已經一舞完畢,眾人早就紛紛鼓起了掌,無論她表演的好壞,她的身份,便足以全場為之傾心。

皇后最先開口道:「皇上,你看景嫻也是我們看着長大的,如今出落的亭亭玉立,我是越看越喜歡。」皇后滿眼欣慰的看着梁景嫻,彷彿已經是她的囊中之物一般,「不如將她許配給太子如何?」

眾人面面相覷,太子如今要風得風,要雨得雨,再加上這梁氏家族的支持,怕是要隻手遮天了…

還真是司馬昭之心,路人皆知。而作為國家的統治者,勢必不會讓一個人的權利大過於天,自己的兒子同樣不行。

身居高位,對這些最為忌憚。

「皇后說的對,這幾個孩子和靜嫻一起長大,朕覺得,應該先問問她的意思。」

皇后臉色一沉,沒想到皇帝會把問題拋到梁景嫻的身上。

梁景嫻與皇子們一起長大,從小耳濡目染,當然明白皇上的言外之意。

她微微上揚嘴角,自己愛了這麼多年,無論在外人眼裡他變成什麼樣,在自己的心中他永遠是自己的意中人!如今,終於可以名正言順的嫁給他了,他也一定會選自己!想到這,梁景嫻露出了天真的笑容。

「回稟皇上,皇后娘娘,臣女不妄求太子妃之位,想必太子也只是把我當成妹妹看待。」梁景嫻一臉淡定從容,側過身子含情脈脈地看向顧傾煜。

顏茹之也看出來了梁景嫻對三王爺的愛慕之情,但她沒想到,三王爺那樣的殘疾人,居然有人能瞧得上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