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古代言情›攝政王不講武德,醫妃快點跑
攝政王不講武德,醫妃快點跑 連載中

攝政王不講武德,醫妃快點跑

來源:google 作者:衿北 分類:古代言情

標籤: 古代言情 墨南州 沈姝憶

(空間+1v1+女強+虐渣+攝政王+穿越+醫毒)現代金牌殺手穿越成丞相府痴傻嫡女,生母早死,父親不疼,狠毒繼母和白蓮花妹妹一夜之間,那痴傻小姐似乎是換了個人?剛回府就下狠手,眾人嚇破了膽沈姝憶一聲輕笑,這才剛剛開始,有些人要慢慢毀才有意思只是她明明和他談了場合作,為何揪着自己不放?「憶兒,本王要喝你親手釀的葡萄酒」某王一臉玩味的說道「你!」「憶兒,本王好像又病了,你快給本王扎兩針,來點葯」某王一臉壞笑沈姝憶強忍怒火,擠出一抹微笑,「你莫不是有什麼大病?」咦,王爺要去打仗不帶她!沈姝憶覺得叔可忍嬸不忍,表示:我有武器,你確定不帶着我嗎?某王兩眼放光:「這麼粗魯的東西,還是交給本王吧,憶兒還是做個溫柔的女子好......」沈姝憶:我怎麼就栽到在這麼不要臉的人手裡了......展開

《攝政王不講武德,醫妃快點跑》章節試讀:

「殿下…….」沈泛清拉了拉墨君澤的衣袖,「姐姐病才好,太子殿下就不要和姐姐計較了。」

這時,墨君澤才回過神來,「你病好了?」

「嗯,跟屁…….太子殿下。」沈姝憶內心翻了個白眼,但還是強忍着演戲。

沈泛清看到墨君澤無視掉了自己,頓時怒火中燒,但又不能發作,只能強忍着擠出一抹微笑,「太子殿下,大姐不是故意的。」

「清兒。」墨君澤看見沈泛清微微泛紅的雙眸,撫着她的肩膀,心疼的開口:「你真是太善良了,只要她不傷害你,孤不會針對你姐姐的。」

「太子殿下和沈二小姐的感情真的好。」

「這沈二小姐搶自己姐姐未婚夫,真是不知羞恥……」

沈姝憶輕輕勾起唇,這麼在乎名聲,先慢慢毀掉再說……

聽到議論聲,沈泛清臉色有些慘白,怎麼會這樣?

見狀,沈姝憶冷淡的看了一眼沈泛清,表情卻沒什麼變化。

「你這是和二妹情投意合嗎?也是,臣女這些年在府中養病,確實沒什麼時間和太子殿下在一起,既然如此的話,你便向皇后姨母請旨娶了二妹吧!」

墨君澤沒想到沈姝憶會這樣說,愣了片刻之後說道:「你當真願意?」

「願意。」

「太子殿下,如今姐姐病好了,你還是多陪陪姐姐吧,臣女怎麼能搶姐姐的男人呢 ……」沈泛清楚楚可憐的說道,眼中的眼淚要掉不掉,柔弱無依的樣子極為動人。

「這沈二小姐和太子殿下情投意合,愛這種事情也怪不了旁人。」

「是呀,誰讓這沈大小姐生病呢!」

一句話,眾人的議論聲就變了風向。

沈姝憶忍不住笑了出來:「你要是真不想搶我男人,怎麼會和太子殿下情投意合呢?」

「姐姐可是嫉妒太子殿下喜歡妹妹?」沈泛清輕輕開口,聲音無比委屈。

「我?嫉妒你?你有什麼好讓我嫉妒的?我母親可是神勇將軍,你母親不過商賈之女,還是我嫡女的身份比不上你庶女的身份?你真不會以為你娘姨娘抬正你就可以和我相提並論了吧?要不是我生病,你怎麼能打着丞相嫡女的身份在外面招搖撞騙?」

沈姝憶話音一落,所有人都驚了,也真正想起了眼前少女有怎樣高貴的身份。

眾人看向沈泛清的眼神多了幾分探究,原來這沈二小姐不過是個妾生之女。

頓時多了幾分嫌棄。

「姐姐,無論母親是什麼身份,那都是我的母親,」沈泛清聽到沈姝憶的話,不由的臉色漲紅,頓感羞怒,但當著這麼多人的面,又不好發作,只得楚楚可憐開口。

眾人看向她的眼神,變得有些心疼。

是呀,這出身又不是沈二小姐自己能選的。

沈姝憶掃了眼眾人,冷冷說道:「有些戲,我沒心情陪二妹演,我不是男人,對二妹這般楚楚可憐的模樣無感,你既然和太子殿下在我生病期間情投意合,只要太子求旨,我便什麼也不會說,今日還是別在他人府中鬧了笑話。」

「安和長公主到!」

忽然,太監尖銳的嗓音響起,身穿一身尊貴宮裝的墨南婉走進眾人視線。

一時間,眾人皆行禮。

花園中,男女分席而坐,男子和女眷之間隔着小小的碧波池,遙遙相望,更平添一番神秘浪漫之美。

男客那邊談笑風生,早已開懷暢飲,好不熱鬧。

而女眷這邊,墨南婉帶着自己女兒柳琪雅坐在首位,有幾個丫鬟魚貫而入,將幾盆鮮花擺放在**。

眾人看着這些大部分沒見過的品種,頓感稀奇。

墨南婉身邊的嬤嬤將這些花一一介紹,眾人聽得仔細,唯有男客那邊時不時傳來爽朗的笑聲。

很快,嬤嬤將花介紹完畢,墨南婉微笑着說道:「這些花縱然是好,但常言道,人比花嬌花無色,花在人前亦黯然,該進入正題了。」

終於來了,眾人眸中一亮。

到了青年男女展示才藝的時候了,想要憑藉才藝獲得心儀之人青睞得男男女女不在少數。

下人搬來一座高台置於眾人中間,隨着一聲鑼響,很快便有男男女女自薦上台。

這些人中,男的多表演一些武術力氣,也有展示書法墨寶的。

女的則多是樂器和舞蹈,雖大多平庸無奇,也還是引來陣陣掌聲。

沈姝憶只覺得看的乏味,心想着有這功夫,還不如多跑步多鍛煉呢。

「沈大小姐,不上來嗎?」

正當此時,台上的人剛表演完畢,便出聲對沈姝憶說道。

「沈大小姐?」墨南婉順着眾人的視線望去,看的沈姝憶的一瞬間,眉間一喜,柔聲道:「莫非是雨柔姐姐的女兒?」

「回長公主,正是臣女。」沈姝憶強忍着心中煩悶,起身回答。

「沈大小姐,你不展示才藝嗎?」台上的人又開口道。

墨南婉眉頭一蹙,心中不喜,但是這往年叫人比試爭奪的規矩也不是沒有,也無法反駁什麼。

沈姝憶看着台上的女子,如果她沒有猜錯,這應該是尚書府的嫡女,沈泛清的好姐妹,蘇晚秋。

「我不會彈琴。」沈姝憶擺了擺手,一臉無奈的模樣。

你想替你的好姐妹報仇,哎,我就不應。